2014-10-07

几天之前,9月27日出版的《瑞典日报》宣称:“下周一中国将超美国,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下周一”已经过去了,也就是说,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第一大国了。那位把中国人整得死去活来的英明领袖毛先生在半个世纪前所发出的“超英赶美”伟大号召,终于胜利实现!侧耳细听,似乎没有锣鼓声,世界安静的很。不仅全世界无人理会,就连中国也听不到欢呼。

但是,不能认为瑞典人在搞笑,《瑞典日报》很认真,他们语气肯定地说,“中国经济在世界舞台上的成功让人刮目相看。最近三十年的每年经济增长率都在百分之十左右。十三年前,中国超过了日本,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四年前,成为世界最大出口国。按照国内生产总值(购买力平价),周一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国。”瑞典北欧斯安银行经济部门主任博格奎斯特总结说:“如果没有不可预测的情况发生,……我认为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经济体很有可能会超越美国曾创下的一百四十年的纪录。”——实在应该感谢这位先知式的银行家,他预支给了我们未来一个半世纪的荣耀!

对于我来说,这位先知银行家的预言一钱不值。因为这与我们中国人的实际生活感受南辕北辙,因为他没有计算成本,因为中国现行的发展模式是以牺牲中国人的基本人权和生态环境为代价。他坐在高度文明与环保的瑞典来说这话,实在有帝国主义之嫌。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以来,单位GDP能耗始终是国际水准的3、4倍甚至更多。也就是说,投入相同数量的石油,中国只能生产出人家1/3、1/4甚至1/5、1/6的产值。能耗可视为不计成本的一方面代表。在所谓改革开放的30年间,中国模式创造出的GDP总量大约仅占世界的8%、9%,而所投入的钢铁、水泥、煤炭、有色金属却约占世界的50%.这还没把环境崩溃计入成本。

前全国人大环保委员会主任曲格平多年前就指出,这种不惜以牺牲环境和资源为代价的“高速增长”其实来源于一种过时的发展观。“这一发展观表现爲对国民生产总值、对高速增长目标的热烈追求。这种发展观认为,国民生产总值高的国家就是经济强国,……国民生产总值增长迅速的国家就是经济上取得很大进步的国家,因此,追求国民生产总值的增长就成了国家经济发展的目标和动力。这种单纯片面追求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的发展战略所带来的一个严重后果是:环境急剧恶化,资源日趋短缺,人民的实际福利水平下降,发展最终难以持续而陷入困境。”他深刻地指出:“在现行的国民生产总值指标中,既没有反映自然资源和环境质量这两种重要价值的丧失程度,也没有揭示一个国家为经济发展所付出的资源和环境代价。相反,环境越是污染,资源消耗得越快,国民生产总值增加也就愈加迅速”。曲格平先生真是不幸而言中:因爲环境恶化所带来的医疗保健事业发展,治理污染的费用和环保企业的发展,不仅没有合理地从国民生产总值中扣除,反而累计其中,——减号变成加号——使这个总产值更加膨胀,造成一种虚假的繁荣。

好像已经失踪了的环保部副部长潘岳先生强力推出所谓“绿色GDP”,就是要在经济评价中计入资源与环境的投入,并把这种投入货币化,列为“成本”。我早就预言他必将失败,因为“绿色GDP”会揭破中国高速增长的秘密,证实当局者是摧毁民族生存根基的古往今来最大的罪人。果不其然,“绿色GDP”遭群起而攻,“绿色信贷”也无疾而终,最后,连他自己也不知去向了。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