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黎安友文章之我见

Share on Google+

十二月一日在纽约皇后区法拉盛图书馆由当代中国研究中心主持的有关中共十六大后的中国研讨会上,宣读了著名的美国中国问题专家、哥仑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书面发言,题目是“中共十六大对中共制度化的影响”,引起广泛注意。原稿是英文,将发表在明年第一期《民主》杂志上,《北京之春》编辑部征得作者同意,将在下一期《北京之春》上全文刊出。

黎安友教授指出,中共十六大是中共历史上“最有秩序、最为平和、最周密审慎、最守规则”的权力转移,肯定中共向制度化的重大发展。不少读者对此感到惊讶。长期以来,黎安友教授对中共专制坚持严厉批判立场,对促进中国的人权与民主事业不遗余力,现在怎么会对中共十六大给予如此高度的肯定评价呢?

我认为这里面有些误解。我们要知道,判断有两种,一是事实判断,它只涉及事实是如何,不涉及我们对该事物究竟是赞同还是反对,是喜欢还是厌恶,后者属于价值判断。当黎安友肯定中共十六大平稳有序时,他只是对十六大作出事实判断,这并不表示他对中共的制度化发展是赞同的和喜欢的。人们习惯于把“制度化”理解为褒义词,但是那也取决于你谈论的物件。例如一个人肯定他的对手的军队装备一流,训练有素,体制健全,那并不会使他感觉愉快。黎安友明确表示,他对中共能平稳地从极权体制转化为威权体制而拒绝民主转型是深感忧虑的。他认为,如果中共威权体制能够长期稳定地维持下去,那将是对关心与维护人权和民主的人们的严峻挑战。显然,这和他长期信守的价值观念是一致的,不是矛盾的。至于说黎安友对中共制度化发展的高度肯定是否有可商榷之处,那是另一个问题(我就有很大保留)。

在这篇文章里,黎安友教授并没有就美国的对华政策提出自己的建议。不过我们可以推测的是,如果美国政界接受了他的这番分析判断,很可能会对中共政权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

2002年12月12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1,23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