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军夜投美领馆,引爆了中共高层自六四以来最激烈的权力斗争。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仅仅是这场斗争的第一幕。

对于薄熙来的免职,外界评论如潮。有一种观点很流行。很多论者认为,薄熙来个性张扬,行事高调,违反官场规则,唱红打黑,独树一帜,挑战中央权威,所以遭到清洗。

在我看来,没有比这种观点更似是而非的了。事情正好是反过来的。薄熙来被贬到重庆后,正是靠着高调张扬,另搞一套,居然败部复活,咸鱼翻身,硬是给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成了十八大常委会热门人选。只因为发生了谁也预料不到的王立军事件,才给薄熙来的高歌猛进打上休止号。

不错,在中共官场上,薄熙来的做法看上去很是不合常规。那为什么他又能在一段时间内取得如此惊人的成功呢?其中道理也不复杂。

一般来说,在专制制度下,一个官员要上高位,必须让领导中意,靠领导提拔;他需要显示能力作出政绩,但必须是在顺从领导的前提下,否则只会适得其反。可是,薄熙来本来就是受胡温排挤,从中央贬到地方的,因此薄熙来深知,如果他还想在政治上更上层楼,非另辟蹊径不可。仗着政治局委员的高位和太子党背景,薄熙来很清楚胡温是拿他没办法的,是没法轻易把他打倒的。他完全可以在重庆这块地盘上别出心裁,另搞一套;大不了任满退休,搞得好就是出奇制胜,稳赚不赔。六四之后,中共唯恐失去政权,因此,右的、也就是政治自由化的那一套是严格禁止的,是搞不得的;但左的一套却大有发挥空间。重庆模式,不论引起多少非议,总是在“四个坚持”,是在加强党的领导,中南海诸公,就算有人不喜欢甚至厌恶,也很难给它安上什么罪名而取消。三五年下来,薄熙来搞成了气候,俨然成为中国某一派人的旗帜,让当朝大佬不得不刮目相看,让讨厌他的人也很难阻拦。要不是王立军事件,他就成功了。

薄王为何反目成仇,坊间流传多种版本,眼下还难以确认。就算是中南海有人暗施诡计,挑拨离间,促成薄王内讧;以薄熙来的权势和手段,多半还是罩得住的。偏偏王立军一脚迈进了美领馆,于是一切就此改观。

王立军进入美领馆,应是寻求政治庇护。之所以要寻求庇护,是因为他感到有被杀害的危险。王立军在警界几十年,结下众多仇家无数,经历很多风险,决不会有点风吹草动就惊慌失措去“叛国投敌”的。想来王立军一定掌握有薄熙来要加害于他的确凿证据,一定掌握有极其不利于薄熙来的材料。

索尔仁尼琴说得好:“无缺陷的制度要靠有缺陷的人去执行。”极权统治能够存在,是因为我们人民有缺陷,会犯错误。然而极权统治者也是人,他们也有缺陷,也会犯错误,也会做出对自己、对体制都不利的蠢事。极权制度看上去天衣无缝,固若金汤,但实际上总是千疮百孔,无法长命百岁。这就是因为统治者总会犯错误做蠢事,而人民总会不断地聪明起来。所以我们有理由乐观。

Radio Free Asia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2012年3月19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