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王朝循环的周期性规律

Share on Google+

一个王朝从建立到消亡,总是要维持一段时间的,但绝不会维持到永远,这是由王朝循环的周期性规律所支配的,并不以哪个君主的意志为转移。诚然,每一个君主都希望自己的江山万年长,但事实上却根本做不到这一点。江山再稳固,长的有几百年,短的仅有几十年,甚至几年,王朝就得轮回一次,亦即新的王朝就会在旧王朝的挽歌中宣告诞生。

王朝之所以一个又一个地覆灭,一个又一个地诞生,这种连绵不断的、似乎永远没有结尾的怪圈之所以能够形成,关键在于小农经济思想在政权方面所具有的必然反映,并且这种小农经济思想以其外延的形式凝结在国家政权的组织结构中。农民起义通过大规模的连年征战推翻了一个旧的王朝,但起义的组织者,即农民领袖却以自己的功名登上了权力的最高峰,又当上了新的皇上,建立了新的朝庭,组建了新的国家。这是以新的形式、以新的名义、以新的面貌对于旧有制度的全面的继承,这是换汤不换药的做法。

一、农民起义是中国社会王朝更迭的主要方式和主要原因之一。对于农民起义,现在所流行的史家看法是,它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推进了中国的历史行程,这一观点也就是毛泽东的观点。作为现代的农民起义领袖,毛泽东对于以往的农民革命和农民起义、暴动等等格外偏爱,也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但问题在于,农民起义究竟是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还是破坏了当时的生产力、造成了社会的停滞发展?每一次农民起义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去进行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样双方都去搞所谓的“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那么这种起义对于社会生产力到底起到了什么样的推进作用呢?它的进步意义究竟何在?

自相残杀,互相消耗,是几千年来一再证明了的中华民族所具有的根深蒂固的劣根性。每一次农民起义都被其组织者巧妙地利用了,亦即其组织者总是利用农民起义来达到他个人当权——当皇上的目的。饶有趣味的是,农民革命的组织者每每都获得成功,亦即其野心均能得逞,皇上总是能够当上的。朱元璋、李自成、洪秀全,莫不是如此。有的成功了,有的皇上没当几天,就被人又给推翻下来。

农民起义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讲,造成了当时社会生产力的极其严重的破坏,造成了全社会资源的普遍浪费,形成了无法弥补的空前损失。项羽一把火烧了阿房宫;李自成率部攻进北京,又抢走了多少金银细软?洪秀全打家劫舍,建立了所谓的“天朝”;等等、等等。一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到处充斥着“打打打”、“烧烧烧”、“抢抢抢”、“杀杀杀”的非文明的野蛮行径,似乎用“中华土着人”来称谓我们这个民族,倒是那么贴切、那么恰如其分。而“中华土着人”所作的一切奋不顾身、浴血奋战的努力,最后都以新王朝的诞生作为其发展的自然的和必然的结局。中华历史,何其悲哉?

二、新王朝的创建者以其狭隘的小农经济思想通过传统政权所特有的交接方式逐渐地使该王朝变成旧王朝,亦即由开始时的廉洁变成后来的腐败,由开始时的较为开明变成后来的昏庸,由开始时的可以容忍变成后来的不堪忍受。作为中国小农经济自给自足的当之无愧的代表,历史上所有的农民起义领袖都脱离不了权力私有的巢臼。这一方面在于他们“自信人生二百年”(毛泽东语),坚信自己能够长寿不老、不服老、“活到老、学到老”;另一方面,也在于他们自身素质所决定了的对于至高无上权力的情有独钟。换言之,权力私有乃是王朝制度的核心弊端。正是这一弊端使得王朝的存在潜伏着极大的动荡性、即不稳定性,因而说它是短命的,也就是实属正确的判断和估计。

三、所有王朝的朝纲尽管以维护王朝的统治为特色,以压迫人权为特色,以停滞社会的发展为特色,但阻挡不住历史进步的滚滚洪流。相反,历史的车轮总是以其巨大的压力将旧王朝辗得粉碎。这是不以哪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事实,这是决定事物发展的必然规律在起作用。因为一切都在变化,一切都要在变化中生存、发展抑或死亡。当一个旧王朝发展到自身的极限时,也就是它衰败的开始和死亡的开始。尽管中国历史向来以徘徊无进的循环的王朝制度为存在形式,但今天的信息时代已经把整个人类的各种文化交织在一起,把思想的斑斓多彩汇合在一起,把各种先进的东西都毫无遮掩地呈示给我们,在此情况下,王朝的覆灭和结束王朝的循环历史就必然地提到了议事日程。

四、王朝制度之所以循环,就在于从根本上没有改变王朝的纲领,亦即后一个王朝是对于前一个王朝的理论继承,或曰纲领继承。没有一个符合于基本人性需要的、没有一个以尊重人权为内容的纲领,是王朝制度的本质缺陷,因此也注定了王朝循环的基本框架。无论该王朝历经多少年,这个态势总是保持基本不变。即使王朝的名称被改变了,其实质却保持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东汉历13帝,共210 年;西汉历14帝,共190 年;唐历20帝,共290 年;北宋历9 帝,共150 年;元历10帝,共98年;明历16帝,共277 年;清历12帝,共300 年。无论中国的王朝换了多少班,产生了多少个皇帝,就其基本的社会制度而言,具有无差别的同一性。

五、王朝的覆灭到了近代,呈现出加速度的趋势。这是因为“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袁世凯称帝八十三天就被赶下了台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虽然不叫王朝之名但却完全地具备王朝之实的各种形式的隐蔽的王朝最多的不过几十年而已,估计也决不会超过百年。即使是存在了几十年的、仍然在苟延残喘的王朝也同样地给中华民族带来了难以尽述的灾难和耻辱,带来了空前的浩劫、潦倒的穷困和未经开化的野蛮状态。

六、探讨王朝循环的周期性规律,需要对于王朝的君主们的健康状况进行考察和了解。君主决定王朝的兴衰,甚至君主们个人的喜怒哀乐和健康状况对于王朝的生死存亡具有休戚与共、唇齿相依的紧密关系。君主的自然生命的消亡常常带来王朝的政治生命的终结。这是具有典型的中国特色或扩大地说具有典型的东方特色的君主与王朝的互相依存的关系学。不把握这把开启王朝的钥匙,还不能说把握住王朝兴衰的某种规律。

如果说第一代王朝的创建者,即开国元勋能够以其卓越的威望使人民崇信有加的话,那么他们的后继者们就显得毫无威望、也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丰功伟绩了,因此他们的宝座也就必定地处在极不稳定的飘摇动荡之中。到了第三代,第四代,就更是图穷匕道见,只得到处挥舞着鲜血淋淋的刺刀,以草菅人命为能事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5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