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胡温执政以来,国家对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投入的不断加大是不争的事实。但是由于历史欠账太多,仍未达到世界公认的合理水平,常为人诟病的一个例子就是政府的教育支出长期低于4%的目标。而政府的卫生支出所占GDP比例更是长期徘徊在2%以下。总量投入不足还可以说我国毕竟是中低收入国家,但政府公共服务支出分配严重不均,却成为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这在医疗保障服务上表现的极为明显。

医疗服务的公平性较差体现在几个方面。

首先,卫生总费用中城乡居民个人承担比例较大,政府承担比例太少。这种情况在2001年达到顶峰,当时个人承担60%,政府承担不到16%.2002年试点新农合,政府开始为没有任何医疗保障的农民看病提供支持。此后随着政府卫生支出增加,到2010年个人卫生支出所占比例降到了35%,而政府卫生支出比例增加到了28%.

根据财政部数据,2012年2011年,全国医疗卫生支出6367亿元,比上年增加1563亿元,增长32.5%.虽然增长比例惊人,但是占GDP总额47.16万亿比重只有1.35%,低于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发达国家的政府卫生支出占GDP比例一般在6%-8%,发展中国家大部分是2%-6%.

其次,不同人群享受的政府医保支持力度不一。目前我国针对不同人群,有三种基本医疗保险。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针对有雇佣关系的城镇职工;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针对没有工作单位的城镇居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针对农民和农民工。此外,还有离休干部的公费医疗。新农合及城镇居民医保筹资以政府补贴为主,而城镇职工医保以用人单位承担为主。

公务员本来也是公费医疗,但早在1998年国家就要求各地转为城镇职工医保。到2012年初,全国31个省份中还有7个没有完全取消公费医疗。

政府的医疗卫生支出用于个人的部分包括:对新农合的补贴,对城镇居民医保的补贴以及对公务员的医保支出,此外还有公费医疗支出。

目前新农合及城镇居民医保参加人数10.5亿,2011年每人政府补贴200元,共2100亿,也就是说只有1/3用于了补贴农民和居民的医保,剩下的4200元有325亿用于公共卫生,大部分用于投入医疗机构,一部分支付公务人员和离休人员的社保和医疗费用。具体为公务人员和离休人员花费多少,查不到具体数字,但2006年原卫生部长殷大奎曾言80%的政府卫生投入只为850万干部服务。现在由于对居民和农民的医保补贴,公平性上肯定有了很大改进,但医疗待遇的差别仍然是巨大的。

原载《小康》

2007年,中共十七大报告中提出,中国到2020年的卫生发展目标是: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其实早在1986年,中国当时的外交部长崔月犁就曾宣布,中国承诺实现1978年的《阿拉木图宣言》中所称,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

2012年2月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