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西藏抗暴60周年,世界各地游行及纪念活动

Share on Google+

3月10日,全球100多个城市的藏人和支持西藏自由的人士在这一天上街抗议。

近千人包括居住在台湾的藏人与台湾人权团体代表周日(3月10日)参加了在台北举办的“310西藏(图博)抗暴日六十周年大游行”,纪念西藏“抗暴”60周年。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游行,台湾行政院发言人谷辣斯。尤达卡(Kolas Yotaka)参加;同时,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获得授权参与声援,六四民运学生领袖吾尔开希站台。这也是蔡英文就任总统三年以来该党首次“公开”站台支持藏人权益。

3月10日,大约3000多名来自纽约及其附近地区的藏人在雨中举行纪念“抗暴日”60周年的活动。 他们从布鲁克林卡德曼广场,游行到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在这里举行和平集会,传达即使被中国政府压迫西藏运动仍在不断发展和壮大的信息。

披着雪山狮子旗,唱着西藏流亡政府国歌,纽约及附近地区的藏人在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抗暴日”60周年。“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的执行主任多吉才旦(Dorjee Tseten)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说:“中国政府已经占领和压迫了西藏60年,但西藏运动仍在发展。我们在这里要纪念这一天,并向西藏境内的藏族人民传达信息,他们没有被忘记,我们在不断地为他们战斗,我们也想向中国政府传达一个信息,我们不会停止,西藏将会自由。西藏人民和西藏运动都在发展和壮大。”

数百名流亡和生活在海外的藏人与法国西藏问题同情者们在周日下午,聚集于巴黎埃弗尔铁塔对面的“人权广场”(特罗卡迪罗广场),表达了他们对发生在60年前的西藏310事件的纪念,以及对在中国当局管控下西藏境内所存在的藏文化生存、人权、生态等问题的担忧和不满。

英国加拿大等多城市提前纪念西藏310自由抗暴60周年。英国北安普顿市政厅连续20年以升挂西藏国旗的方式进行纪念。加拿大多城市的藏人与援藏者提前在渥太华举办集会,并在中共大使馆前示威抗议。

1996年起,德国西藏动议组织(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每年3月10日在数百个德国城镇公开升起西藏旗帜,以期唤起对西藏形势的关注,并致声援。

星期天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至少有3千名藏人纪念西藏起义60周年。他们手持西藏旗帜和印度国旗,以及达赖喇嘛的图像,步行3公里通过市区,高喊“西藏自由是印度的安全”等口号。主张西藏独立的非官方组织“西藏青年会”将从10日开始在新德里展开为期三天的大型纪念活动,包括集会和示威游行等。

▲美国之音(VOA)3月7日报道:在台藏人呼吁台湾谨慎面对与中国的任何谈判,不要重蹈西藏覆辙

台北 —台湾公民团体及藏人社团将于3月10号在台北举行西藏抗暴60周年的游行活动,在台藏人呼吁台湾谨慎面对与中国的任何谈判,不要重蹈西藏的覆辙。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扎西慈仁表示,如果台湾政府要和中国共产党进行任何的谈判,必须非常的小心,不要重蹈西藏的覆辙。

他说:“不能忘记西藏,历史在旁边,香港在旁边。今天我已经是台湾的国民,不想再当第二次难民。”

扎西慈仁还说,1951年西藏政府和中共签订十七点和平协议之后,不到10年的时间,西藏就爆发大规模的抗暴运动,达赖喇嘛与8万藏人因此被迫流亡到印度及海外。

台湾在野党国民党主席吴敦义日前表示,如果未来国民党重新执政,将依照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与中国大陆洽签两岸和平协议。

台湾公民团体及藏人社团星期四举行310西藏抗暴日60周年游行行前记者会,包括民进党、时代力量等政党代表也出席力挺并发表看法。

模糊空间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表示,当今天台湾同样面对中国的威胁,希望全世界表达支持的时候,台湾怎能不站出来支持西藏,因为自由、民主、人权是普世价值,没有模糊的空间。

他说:“毫无疑问,民主和独裁在做选择的时候,我认为民主和独裁没有模糊的空间,人权和极权也没有模糊的空间,我很高兴民进党可以维持一贯的立场做这种坚持。”

罗文嘉还指出,诚挚地希望国民党的秘书长或是主席,台北市长及高雄市长也能在民主与独裁,人权与极权之间,清楚表达你站在哪一边。

社会民主党台北市议员苗博雅表示,中国国民党宣示中华民国仍然拥有中国大陆的主权,可是对于在西藏发生的压迫事件却不敢批评,这是非常可笑、扭曲的情况。

苗博雅还说,声援西藏的台湾不同政党,可能在一些政策上有歧见,但是基于民主、自由、法治的价值,还是愿意共同站出来对中国的极权独裁说不。

达赖喇嘛

时代力量党立委、台湾国会西藏连线理事长林昶佐表示,希望达赖喇嘛能尽快到台湾访问,不论是弘法或是进行文化交流,民主自由的台湾将会和他站在一起。

主办单位表示,西藏自古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拥有自己的语言、文化和信仰,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于1913年也发表过西藏独立宣言。

一些批评人士指出,1949年,中国解放军入侵西藏之后,西藏从此失去自由与人权,更受到歧视与屠杀,中国政府也以现代化之名汉化藏人成为中国人,西藏的语言、宗教和文化因此严重流失。

不过,中国政府表示,在西藏进行民主改革之后,彻底废除了政教合一的农奴封建制度,让各族人民群众获得平等的社会地位,并改善了藏人的生活,正常的宗教活动和信仰都依法受到保护。

▲美国之音(VOA)3月7日报道:西藏起义敏感年拉萨市长罕见确认限制宗教活动

华盛顿 —在1959年3月10日西藏起义(中共称西藏叛乱)60周年敏感纪念日前夕,中共拉萨市委副书记兼市长果果,星期三下午在中国人大西藏代表团会议上明确表示,拉萨会依法加强宗教领域管理,将寺庙管理主动权牢牢掌握在中共手中,减少大型宗教活动举办天数和参与人数,并会指派专人对前往境外的穆斯林做好跟踪服务管理,规范整治伊斯兰教的非法礼拜地点。

据港媒报道,果果在罕见地明言限制拉萨宗教活动时还表示,拉萨把维稳作为首要政治责任,要牢固竖立整体国家安全观,坚决打击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暴力恐怖和民族分裂活动,以及宗教极端势力。

英文的南华早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评论报道说,中国当局对藏人宗教活动的限制非常详尽,已实施多年,退休官员、公务员、大中小学学生等被禁止参与宗教活动,禁止在公共场所,甚至私家内悬挂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画像等。

报道表示,对中共当局来说,如此公开地确认限制藏人的宗教活动还是相当罕见的。

国际人权团体不断批评中国当局广泛限制藏人的人权。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去年6月表示,西藏的局势在迅速恶化。中国一直否认这些指控。

2019年3月10日是1959年藏人反抗中共统治的西藏起义60周年。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当年3月17日带领数万追随者流亡到印度。中国视反对西藏独立,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达赖喇嘛为危险的分离分子。达赖喇嘛则强调他只是主张西藏真正自治。

▲德国之声(DW)3月8日报道:达赖喇嘛流亡届60年 中国加强宗教管制

西藏拉萨市市长周三表示会加强宗教领域管制,将维稳列为首要政治任务。 此外,捷克首都布拉格不顾中国反对,四年来首度升起雪山狮子旗。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前夕,西藏拉萨市市长果果周三 (3月7日) 在人大西藏代表团会议上表示,西藏当局会加强管制宗教,让中国政府牢牢掌控寺庙管理权,并减少大型宗教活动的天数及参与人数。

根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果果在会中强调拉萨会把维稳列为首要政治目标,并竖立完整国家安全观,坚决打击各种渗透、颠覆破坏、民族分裂活动及宗教极端势力。 此外,西藏当局也将派人跟踪和管理出国频繁的穆斯林,并彻底规范和整治穆斯林的“非法礼拜地点”。

鉴于2019年为藏人运动和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中国政府已下令限制外国人前往西藏,称外国旅客无法适应西藏的高海拔。 中国共产党的西藏党团书记吴英杰周三 (3月6日) 表示,不少西藏居民发现一些外国人因无法适应西藏险峻的条件而不幸身亡。 他说:“有些西藏居民向我们表示他们发现一个帐篷内有几具尸体,估计是因缺氧而死。 在评估了特殊环境与气候条件后,中国政府决定根据法律限制外国人进入西藏。 ”

吴英杰也批评美国想透过早前通过的《西藏旅行对等法》来干预中国内政,称该法案完全不顾事实。 他表示,中国当局坚决反对美国以所谓对等原则,对中国采取歧视性的政策。

布拉格欢迎西藏流亡领袖

根据捷克布拉格电台报导,布拉格市长贺吉普于周三 (3月6日) 接见了正在出访捷克的西藏流亡领袖洛桑森格。 为了表示对西藏独立的支持,布拉格市政厅将在相隔四年后,再度升起西藏的雪山狮子旗。 除了布拉格外,上百个捷克城市也参与了60周年纪念活动。 此外,布拉格市议会也在商议更改与北京的姊妹城市协议内容,预计将移除布拉格支持“一个统一中国”的相关条文。

西藏流亡领袖洛桑森格正在布拉格出席《一个世界纪录片影展》,而他在接受布拉格电台访问时表示,今年也代表西藏分裂的第60年。 他强调任何象征性的纪念活动对西藏社群来说都相当重要,因为那不仅代表一种反抗,也是西藏人表达身分与尊严的一种方式。

他说:“一旦我们放弃了希望跟象征,我们便放弃了生命中许多东西。 欧洲许多城市都参与了纪念西藏起义的活动,而这会释放出一个讯息,那便是西藏的雪山狮子旗是民主、人权,而非暴力的象征。 ”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9日报道:布鲁塞尔纪念西藏310事件60年

数以千计生活在欧洲的西藏民众预计周日(2019年3月10日)汇聚布鲁塞尔参加310拉萨事件六十周年纪念活动。

1959年3月10日,西藏拉萨发生被藏人称作起义、中国政府称作叛乱的事件,并迅速蔓延,同年十月达赖喇嘛离开西藏,在印度成立流亡政府,其后续影响持续至今。

来自布鲁塞尔的消息说,3月10日星期天当天预计将有五千多在欧洲的藏人聚集当地,参加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活动。

此外,2019年西藏310事件六十周年前夕,欧洲议会援藏团体(Tibet Interest Group)第110次会议在布鲁塞尔召开。据《西藏之声》(VOT)报道,前政治犯顿珠旺青与藏人行政中央驻布鲁塞尔办事处代表扎西平措等人一起,参加了在当地举行的一次听证会。顿珠旺青介绍了他制作的一部名为《不再恐惧》或《远离恐惧》的西藏纪录片,以及因此而被中共判刑六年的痛苦遭遇。

另外,来自达兰萨拉的消息说,3月10日当天,将有来自德国?加拿大?斯洛伐克和台湾的议员出席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活动。

▲美国之音(VOA)3月10日报道:西藏起义60周年纪念日前夕中国官媒加紧抨击达赖喇嘛

华盛顿 —星期天3月10日是藏人在拉萨起义反抗中共统治(中共称西藏叛乱),以及达赖喇嘛和数万藏人流亡60周年。在这个敏感纪念日前夕,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和西藏日报近日加大火力,对流亡的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展开痛批,并为中共的西藏政策辩护。

上世纪50年代初中国占领西藏后,在藏区暴力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引发了藏民的强烈不满和抵抗。1959年3月10日,拉萨爆发起义。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七天后无奈出走到印度。

西藏日报从星期五(3月8日)开始一连三天在头版推出痛批达赖喇嘛的评论文章。8日打头阵的文章标题是“图谋”西藏独立“的分裂主义的政治集团总头子-认清十四世达赖反动本质系列评论”,当中说达赖喇嘛投靠国际反华势力为西藏独立寻找靠山,打着民族宗教文化环保的旗号进行分裂活动,是2008年的“3.14”事件以及自焚等分裂破坏活动的始作俑者。

西藏日报9日则直指达赖喇嘛是“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10日则以“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为题,批评达赖喇嘛周游列国苦心经营,就是要美化和企图复辟封建农奴制度,企图割断西藏人和故国的历史血脉。文章还说,达赖喇嘛的“险恶算盘和花言巧语根本蒙骗不了各族干部群众。历史和现实都反复证明,十四世达赖分裂破坏的下场注定是彻底失败!”

新华社英文版在星期六发表题名为“藏人享受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权”的文章则没有直接提到10日西藏起义60周年事件,而是著重在西藏展开“民主改革”的成就上,以此为中共在西藏的政策提出辩护,还说那些批评西藏政策的人心怀偏见。

新华社的这篇评论文章说“划时代的西藏民主改革60年以来,高原地区的人们已享受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权;不可否认的事实与数据揭穿恶意诬蔑西藏人权的重复谎言与指控”。文中提出的数据包括藏人寿命从1950年代的35.5岁到现在的70岁, 西藏地区的GDP增长,以及贫困减低。

3月6日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否认不少藏族民众仍然热爱达赖喇嘛,他回答外媒记者说,西藏民众格外感谢中国共产党为他们带来富足的生活。

达赖喇嘛和现在的西藏流亡政府都主张走自治而非独立的中间路线,但是多年来,中国政府拒绝与达赖喇嘛见面,坚称中央政府永远不会接受这种“所谓的中间道路。”

尽管新华社文章为中国的西藏政策辩护,但是数十个监督西藏组织所组成的联盟“国际支持西藏网络”(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表示,中共对藏人的迫害和强迫性的政治灌输不会在历史上消失。这个联盟写给媒体的信中说,”中国藐视公民的人权和政治权利已经太久了。随着藏人如此坚强与积极的抵抗,现在是国际社会回应他们的勇气和信念的时刻了。“

依中国官方说法,今年3月28日是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也是第10个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预期官方将高调举行纪念活动。另一方面,海外纪念西藏起义60周年的活动已经展开。

星期天在印度首都新德里至少有3千名藏人纪念西藏起义60周年。他们手持西藏旗帜和印度国旗,以及达赖喇嘛的图像,步行3公里通过市区,高喊“西藏自由是印度的安全”等口号。主张西藏独立的非官方组织“西藏青年会”将从10日开始在新德里展开为期三天的大型纪念活动,包括集会和示威游行等。

藏人行政中央噶厦星期天说,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北京政府残酷镇压西藏人民,剥夺我们的基本权利,并一直用系统性的政策来消灭西藏语言文化、独特的身份,以及求真务实的精神实践。

西藏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桑盖在西藏抗暴六十周年纪念会上发表讲话。他说,中国政府采取“零和一百战略”,流亡藏人消息零进入西藏,而中共的宣传却要百分之百地传播到国际与流亡藏人社会。他说,从本质上讲,中共旨在从地球上消除西藏文明。

▲德国之声(DW)3月10日报道:在台藏人纪念西藏起义60周年: 返藏是首要目标

将近200名在台藏人与台湾民众参与了今日在台北举行的“西藏起义”60周年游行,而数个政党也派员到场声援。 西藏台湾人权联机理事长札西慈仁表示,对流亡全球各地的藏人来说,返回西藏是第一目标。

(德国之声中文网) 在“西藏起义”60周年的这天,西藏台湾人权联机与多个支持西藏议题的非政府组织在台北举行了“浩劫一甲子,西藏要自由”的纪念游行。 连日来的阴雨并未阻挡将近200名在台藏人与台湾民众前来共襄盛举。 长期关注西藏议题的台湾人权促进会理事长邱伊翎在游行开始前表示: “为了提醒大家持续关注西藏境内的人权问题,我们每年在3月10日与在台藏人团体合作,举办游行。 ”

西藏台湾人权联机的理事长札西慈仁强调,对大部分藏人来说,首要目标是回去西藏。 他说: “当初第一代藏人流亡海外时,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在海外定居。 他们要的是回到原来单纯的西藏。 没有达赖喇嘛且无法讲藏语的西藏,还算是西藏吗? ”

西藏流亡政府在台湾的代表,也出席了今日的游行。 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董事长达瓦才仁表示,过去六十年,中国政府残酷镇压西藏人民,剥夺他们的基本权利,并用系统性的政策消灭西藏的语言、文化及身份。 他强调: “从本质上讲,中国政府旨在从地球上消除西藏文明。 ”

流亡台湾的中国民主运动者吾尔开希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台湾现在面临的挑战,跟几十年前西藏面临的挑战很类似,因为两者都必须对抗一个强大的专制国家。 他说: “过去几十年我们看到西藏的自由、语言跟文化都在流失,所以台湾要捍卫自己的价值、自由与尊严,并支持西藏人民的运动。 ”

跨党派呼吁台湾人勿信“两岸和平协议”

包含民进党与时代力量在内的多个台湾政党,也派员参与这场纪念游行。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与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不约而同呼吁台湾政治人物跟民众应该以西藏的历史经历作为借镜,不要轻易相信台湾能透过和平协议跟中国政府达成任何协议。

罗文嘉指出,中国政府60年前与西藏签署和平协议却又片面撕毁的例子,应该足够让台湾政治人物跟民众了解,与中国政府签署和平协议并不能换来和平。 他强调: “自由不会从天上掉下来,而自由也有可能消失。 台湾的自由民主必须靠大家一起捍卫,而这也是今天大家站在这边最重要的目的。 ”

曾亲自到印度与达赖喇嘛见面的时代力量立法委员林昶佐则表示,从西藏到近期的新疆与香港,历史一再告诉台湾,中国政府是不可信任的。 他批评国民党到现在仍相信中国政府愿意与台湾建立真正的和平,并呼吁参与的民众,联署支持达赖喇嘛访台。 他说: “我们要展现我们自己邀请达赖喇嘛来的意志,因为这是证明台湾与中国不一样最快的方式。 ”

游行从228公园的台湾博物馆前出发,经过台北车站、北门站、西门町商圈,最后抵达西本愿寺。 主办单位将该处布置成“布达拉宫广场”,并举办宗教仪式来让参与的藏人及台湾民众一起纪念“西藏起义纪念日”的60周年。 现场也设有宗教、文化与语言的摊位让民众更加了解西藏的历史及文化。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0日援引西藏之声:英国加拿大台湾等地提前纪念西藏310自由抗暴60周年

图为西藏抗暴60周年纪念画2019年3月10日DR西藏之声

据西藏之声报道,英国加拿大等多城市提前纪念西藏310自由抗暴60周年。英国北安普顿市政厅连续20年以升挂西藏国旗的方式进行纪念。加拿大多城市的藏人与援藏者提前在渥太华举办集会,并在中共大使馆前示威抗议。台湾藏台人权连线完成了“为西藏自由而骑”的骑程,呼吁各方支持3月10日当天在台北举行的大游行。

今年3月10日是西藏自由抗暴六十周年纪念日,世界各地支持西藏团体与流亡藏人社区都在积极筹备纪念活动。也有部分国家的政府和议会,以及民间团体,以集会、示威、升挂西藏国旗等途径提前纪念。

台湾“2019为西藏自由而骑”

西藏台湾人权连线按照传统,在今年310西藏抗暴日前夕又发起一轮“为西藏自由而骑Cycling for a Free Tibet”活动,先后在台北、高雄与台中举办共计9场骑行与西藏议题推介活动。

今天是“2019为西藏自由而骑”在310自由抗暴日前的最后一次骑程。藏台连线在直播活动中强调,这并不是纪念活动的结束,希望大家在3月10日抗暴日当天,参加由台湾多个民间团体联合举办的“浩劫一甲子西藏要自由,310西藏抗暴日60周年大游行”。

藏人行政中央驻台办事处与在台藏人福利协会也于3月3日-15日,在台北自由广场举办“西藏流亡一甲子纪念展”,希望让更多台湾民众与来自中国的观光客能够了解西藏议题。

英国北安普顿市政厅升挂西藏国旗

英国北安普顿市的市长托尼。安塞尔(Tony Ansell)在其官方脸书发布声明表示,3月5日当天,他与该市行政官员杰妮。 克罗夫茨(Jayne Crofts)和多名市议员、藏人行政中央驻英国代表索南次仁、西藏人民议会议员索南诺布,及当地民众约百人,聚集在市政厅前,以升挂西藏国旗的方式,向争取自由的藏人致意,纪念西藏抗暴六十周年。

北安普顿市已连续20年在西藏自由抗暴日前后升挂西藏国旗,以示对藏人的支持。

据藏人行政中央英文官网消息,英国国会支持西藏小组与援藏组织“英国西藏社区”也于3月5日提前纪念抗暴日。

英国国会支持西藏小组共同主席克里斯?罗(Chris Law)、议员蒂姆?劳顿(Tim Loughton)等四名不同党派的国会议员,及西藏人民议会议员欧珠索南、英国援藏团体成员与当地藏人聚集在伦敦西敏寺外的“无辜战争受难者”纪念碑前,举办献花仪式提前纪念抗暴日。

加拿大藏人在中共大使馆前集会

据西藏人民议会秘书处发布的消息,加拿大渥太华、多伦多、蒙特利尔以及温哥华等城市的藏人协会,联合加拿大全国藏人协会,于3月1日提前纪念西藏310自由抗暴六十周年。

数百名藏人与援藏人士手持西藏国旗于加拿大国会大厦前集会,宣读了部分国会议员的支持声明,有不同团体代表致词。之后,众人一路呼喊口号,游行至中共大使馆前再度集会示威。

捷克首都布拉格将升挂西藏国旗

捷克首都布拉格市长贺吉普(ZdeněkH?ib)日前宣布将于3月8日至11日间,在市政厅前升挂西藏国旗,纪念西藏自由抗暴日。

布拉格市从2004年开始,在310西藏抗暴日升挂西藏国旗。但在2014-2018年这个传统被中断。因为在此期间,布拉格更换市长,由一名竭力同中共建立关系、不惜牺牲人权的市长执政。

现任布拉格市长贺吉普表示自己不会为了经济利益,而像他的前任那样无视中国人权与自由问题。

之前,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抵达布拉格,出席“感谢捷克”的活动,在捷克国际电影节担任颁奖嘉宾,与布拉格市长会面。

以上转载西藏之声报道。

▲德国之声(DW)3月10日报道:西藏起义60周年 德国城镇、NGO“亮出旗帜”

2019年3月10日,是西藏起义60周年。多年来,德国西藏动议组织每年3月10日在德国数百个城镇举行升旗活动,以期唤起外界对西藏的关注。与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等组织一道,这些NGO致力于维护藏人的自由与自决权。

(德国之声中文网)1996年起,德国西藏动议组织(Tibet Initiative Deutschland)每年3月10日在数百个德国城镇公开升起西藏旗帜,以期唤起对西藏形势的关注,并致声援。

3月10日被认为是1959年西藏起义的纪念日,今年迎来60周年。

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负责人格拉夫曼斯(Axel Grafmanns)表示,藏人受到很大的孤立,需要得到声援。“他们以非暴力追求正义的斗争,值得受到我们最大的尊重。”他说,唤起人们对西藏严峻形势的关注,责无旁贷。

这一名为“为西藏亮出旗帜”(Flagge zeigen für Tibet)的升旗活动,过去两年的名誉主席是达姆施塔特市长帕尔齐(Jochen Partsch,绿党)。今年1月,名誉主席正式交接给居特斯洛(Gütersloh)县长斯文-格奥尔格。阿登纳(Sven-Georg Adenauer,基民盟籍)。

斯文-格奥尔格。阿登纳是联邦德国首任总理康拉德。阿登纳(Konrad Adenauer)的孙子。他对西藏动议组织表示,最重要的是,不断地指出西藏的严峻境况,“我们必须公开施压,不能放松。这样,我们才能表明立场:不能对不公义的事情置若罔闻,不能对痛苦视而不见。地理上的距离并不能构成阻隔。人权是普世的。”德国西藏动议组织在对他采访时问道,举行升旗活动的城镇受到来自中国驻德国外交机构的压力,他本人是否有这样的经历?斯文-格奥尔格。阿登纳回答说:“事实上,我的确曾有一次接到中国大使馆的电话……他们想说的是:您怎么能为西藏而努力呢?言下也有点威胁之意。在这一背景下,我的建议是放松一点。权利和公理在我们这边。我完全不受恐吓,如果其他人也这么做,我会很高兴。”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表示,举办升旗活动的德国市镇从数量上最近两年略有下降,其原因是来自中国政府方面的压力。

2005年和2016年,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曾两度与参与3月10日“亮旗”活动的德国市长县长在柏林和班贝格市会面。北京视达赖喇嘛为“分裂分子”。

NGO参政:“您是否支持下任总理接见达赖喇嘛?”

德国西藏动议组织创立于1989年,在德国有约2000名成员、50余个志愿性质的地区团体及联系点。该组织由流亡藏人以及德国的西藏活动人士创立。其政治立场是支持藏人的自决权、保护西藏的人权。

作为公民社会的一部分,德国西藏动议组织以及国际声援西藏运动(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德国分部、在德藏人联合会(Verein der Tibeter in Deutschland)发挥政治参与的作用,在每次德国联邦议会选举(即德国大选)前,都会向各大政党议会党团发出问卷,询问其在西藏事务上的具体立场。

最近的一次德国大选是在2017年。在这一年的问卷中,三个非政府组织共提出11个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您所在议会党团是否支持下任德国总理会晤达赖喇嘛?

在这份公开的问卷中,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的回答是:联邦总理默克尔曾于2007年9月会见达赖喇嘛,由此发出联盟党致力于支持藏人及其权利的明确信号;2017年2月9日,联邦总理默克尔会见理查。基尔(Richard Gere),他是“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主席;此外,基民盟和基社盟也寄望于与中国政府的人权对话。

社民党的回答则是,未来的德国总理将根据时政局势决定,是否以及在何种框架下与达赖喇嘛会晤。绿党的回答只有一个字:“会”。左翼党议会党团则表示,这取决于流亡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以何种身份访问德国:如果是私人会晤,那是左翼党所乐见的,但不应该是国事接待。

关注藏人命运

德国西藏动议组织曾致力于关注失踪十一世班禅喇嘛确吉尼玛的命运。他现在应当是29岁了。他在6岁时与家人一起失去下落。

此外,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还关注藏人政治犯的处境。根据该组织的数据,目前仍有超过600名藏人因政治原因系狱。2010年,该组织曾邀请系狱西藏电影制作人顿珠旺青(Dhondup Wangchen)的妻子来德国,呼吁人们关注藏人的处境。顿珠旺青曾在2008奥运年拍摄名为“离开恐惧”(Leaving Fear Behind)的纪录片,讲述藏人对举办奥运的看法,为此入狱六年。获释后,2017年,他得以逃亡美国与家人团聚。

2008——“命运之年”

2008年,达赖喇嘛曾应德国西藏动议组织的邀请在德国5个城市举行演讲活动。

德国西藏动议组织在其官方网页上称2008年是“命运之年”,因这一年西藏发生严重骚乱。同时,这一年,在德国声援西藏的抗议活动也格外强烈,并延续数月之久。

与在德藏人联合会携手,德国西藏动议组织在数月时间里组织了70余次声援集会、示威和静默集会。在慕尼黑的一次大规模集会中,有超过3000人参加。德国绿党主席罗特(Claudia Roth)、田径奥运冠军保曼(Dieter Baumann)以及演员鲍尔(Ralf Bauer)也参加了集会。

自焚

自2009年2月以来,至少153名藏人在藏区自焚。在尼泊尔和印度等地另有11人自焚。单单在2012年,就有至少83名藏人出于抗议自焚。这一年,德国西藏动议组织在柏林总理府门前摆放了一些自焚藏人的照片,以引起人们关注。2014年,该组织在中国驻柏林大使馆门前摆放了自焚藏人的照片以示纪念。

在该组织的网站上可以看到一个自焚藏人的不完全列表,上面有150余位藏人的照片、姓名、自焚时间与地点以及现状。最近的一次是在2018年12月8日或9日,一位名叫确吉加措(Choekyi Gyatso Drukho)的20岁左右的藏人在阿坝藏区(Ngaba)自焚,目前状况不明。

支持自由与自决的声援西藏组织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的德国分部则成立于2002年。总部主席是好莱坞演员理查。基尔。该组织致力于使藏人能在自由和自决中生活,其人权得到重视。

该组织通过与政府、联合国机构的对话,向北京施加压力,同时也通过调查,撰写有关藏人文化、宗教自由、言论自由的报告,作为非政府组织政治参与的基础。该组织的工作还包括人道主义援助,比如为逃往印度的藏人孩童在印度的就学和生活提供筹款资助。此外,该组织以及德国西藏动议组织也致力于保护西藏的自然环境。这涉及到当地的自然资源开发、水坝建设项目、牧民强制迁居等。

布鲁塞尔大规模示威活动

西藏起义60周年之际,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组织与欧洲的藏人团体以及瑞士藏人友好协会一道,呼吁今年3月10日在布鲁塞尔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以示对藏人的支持。

当日,德国汉堡等地也会举行示威或静默集会,由在德国的关注藏人的NGO负责组织。

此外,在 “亮出旗帜”活动的框架下,德国西藏动议组织也发起了筹款活动,计划于3月10日在德国的著名建筑,如勃兰登堡门上,用灯光打出西藏旗帜图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0日报道:印北大批藏人纪念西藏抗暴60周年 达赖喇嘛没出席

藏人聚集在印度达赖喇嘛寺庙纪念藏人起义反中国统治60周年2019年3月10日

今天2019年3月10日大批藏人汇集在印北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一座寺庙内外,纪念西藏抗暴60周年。但达赖喇嘛本人没有出现在这个纪念会上。

大批拥戴达赖喇嘛的藏人涌向印度北部达兰萨拉一座寺庙,他们手拿标志自由西藏的雪山狮子旗,聚集在达兰萨拉寺庙周边举行纪念大会。大会开始之际,与会者们首先为60年前在起义中被中国军队打死的藏人默哀一分钟。据流亡藏人政府说,当年有数万藏人死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镇压。

今天在达兰萨拉的纪念活动,有诵经和祈祷,还有藏人身穿传统服装舞蹈,唱西藏歌谣。一些人在脸上或身上图写西藏自由的字样,有人将脸画成自由西藏的太阳图案。

83岁的十四世达赖喇嘛没有到场出席。但西藏流亡政府其他高级代表和来自10来国的国会议员及重要人士出席了这个纪念会。

达赖喇嘛在1959年3月10日西藏爆发反对中国占领的起义后,与他的支持者们流亡印度。法新社说,达赖喇嘛当时化妆成士兵模样,经历了艰难路途,翻越喜马拉雅山,来到印度北部达兰萨拉,建立了西藏流亡政府。然后达赖喇嘛开始在国际间积极斡旋,为西藏获得真正自治而努力。他因为寻求以非暴力方式进行抗争,而在198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中国一直拒绝让西藏实现真正的自治,达赖喇嘛也就一直是中国的眼中钉。而一直宣称和平解放西藏的北京当局经常被指控在政治和宗教领域对西藏进行镇压。中国当局则驳斥外界的谴责,宣称藏人享有广泛的自由和经济发展带来的福利。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0日报道:海外藏人巴黎集会游行纪念西藏310事件60周年

海外藏人于法国巴黎纪念310事件60周年资料图片DR网络图片

数百名流亡和生活在海外的藏人与法国西藏问题同情者们在周日下午,聚集于巴黎埃弗尔铁塔对面的“人权广场”(特罗卡迪罗广场),表达了他们对发生在60年前的西藏310事件的纪念,以及对在中国当局管控下西藏境内所存在的藏文化生存、人权、生态等问题的担忧和不满。

1959年3月,时年23岁的第十四世达拉喇嘛受中央政府驻藏及军方代表邀请,计划会前往西藏军区内观看军区文工团演出,随后由这一消息引发的系列效应导致在拉萨藏人对达赖喇嘛人身安全的严重担忧,部分藏民开始上街粘贴海报,高呼口号要求达赖喇嘛不要前往军区观看演出,并呼吁中央政府势力离开西藏。此前原本并不平和的当地局势随之升级,数日内藏人武装和解放军驻藏部队的活动被称加剧。事件发生的过程及细节在双方之间争议至今,但可以肯定的是,该事件发生后达赖喇嘛及亲信班底流亡印度,宣告成立“西藏流亡政府”。达赖喇嘛的出走也得到了在不久后8万藏人的跟随。而留在西藏的藏人武装和民众在当月与驻藏解放军于拉萨等地发生严重武装冲突,藏人势力遭到解放军的镇压,北京当局在事后将该事件称之为“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而“西藏流亡政府”则将其称为“西藏310自由抗暴”事件。

活动当天有数百名海外藏人及家属来到了巴黎著名的“人权广场”,与全世界多地的流亡藏人一道参加了,对这一西藏近代史中重要一页的纪念活动。在巴黎的活动于当地时间下午1点半左右展开,活动组织者在等待纪念示威参与者们纷纷聚齐后发起集体祈祷,并伴随着藏民音乐歌唱。部分组织者后发表演说。高举着西藏“雪山狮子旗”和诸如“自由西藏”、“西藏对外媒开放”和“停止文化灭绝”等标语的示威人群,在结束了第一阶段于“人权广场”的聚集和演说活动后,按计划汇成人流向步行约20分钟外的中国驻法使馆前进发,举行和平示威游行。在巴黎初春的大风中,他们不乏相貌年轻的藏人男女,及携带儿童的藏人家庭。同时,这一集会游行活动还得到了法国当地等西方西藏问题同情者们的参与。值得一提的是,该活动明显可以看到公开主张“西藏独立”,同时又提出要遵循达赖喇嘛教导的海外最大流亡藏人团体“西藏青年大会”的身影。而达赖喇嘛和达兰萨拉方面则对外宣称,坚持“放弃极端”以“中间道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

在这并不大一统的政治理念下,一名身着“西藏青年大会”工作人员黄背心,名叫弹杜克(音译)的青年藏人告诉记者称,“他本人及这些数百名前来参加活动的流亡藏人,是在内地藏人无法自由发声的情况下,希望于自由的社会中对60年前的310抗暴事件加以纪念。”他表示,“认同应按照达赖喇嘛所提出的 ‘和平非暴力’路线,来改善在西藏今天存在的人权及藏文化生存等问题,并支持高度自治。”与此同时,游行人群中除了有在中国遭到禁止的“雪山狮子旗”的出现,例如“西藏不属于中国”此类被北京称为是象征着“分裂主义”的标语,也被部分示威者高举。就这一话题,达赖喇嘛中文秘书才嘉在近日受访中,则以达赖喇嘛从务实角度坚持“中间道路”和平解决西藏问题,但尊重藏人在民主社会中政治观点多样性的方式作出间接回应。

中国方面,《西藏日报》从3月8日起,一连三天在头版刊登痛批达赖喇嘛的评论文章。该系列文章将达赖喇嘛称之为是“分裂主义的政治集团总头子”、“国际反华势力的忠实工具”、“在西藏制造社会动乱的总根源”。此外,同样到场的部分法国参与者们表示,他们选择参加此次示威集会是出于对人权、维护自由民主理念、及保留西藏文化和当地生态环境等多方面问题的关注。一名叫弗洛伦斯自称从达赖喇嘛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就开始关注西藏问题的女教师说,“我认为中国在当今世界上举足轻重,无论是在与人、动物还是和环境有关的问题上,我们都应维护民主社会中的自由。”另一名叫杰里米的男企业主称,“对我来说西藏问题象征着对人和人的身份认同的尊重,同时也包含对环境问题的考虑。”他说,“参加这一活动显示我们的存在十分重要,尽管目前对西藏问题的支持属于低潮,但要证明它仍然存在并能重生。”

特罗卡迪罗广场又称“人权广场”旁的夏乐宫是1948年12月10日联合国大会通过《世界人权宣言》的所在地,因此当地也常年举行意在表达各种政治和社会诉求的集会示威活动。而就在藏人于巴黎集会示威纪念西藏310事件的当天下午,离他们不到数米的数十名法国男女摩托手们也开始在骑警的陪伴下,以骑行的方式庆祝刚刚过去的国际妇女节,和近年来在当天举行每年一度的“法国女性摩托车节”(Toutes en Moto)。

▲德国之声(DW)3月10日专访:藏人仍需面对压迫和被同化

在西藏起义失败、达赖喇嘛出走印度60周年之际,伯尔尼大学西藏问题专家鲍伦茨教授接受了德国之声专访。她说,藏族年轻人学习中文不代表他们因此而受到压迫,但压迫现象的确存在。

德国之声:您上回去西藏是什么时候?

科尔马-鲍伦茨(Karénina Kollmar-Paulenz ):2008年。那以后研究者无法取得到西藏进行实地考察的许可。作为藏学工作者,我们使用社交媒体,但不是畅通无阻,因为如果我们的问题太具批评性,会影响到当地朋友和熟人的安全。于是,我们不会提太敏感的问题。

德国之声:就您研究掌握的情况看,藏人在他们的家乡的确受到压迫吗?

科尔马-鲍伦茨:我想可以这么说。这是因为中国政府实施的少数民族政策。这一政策数十年来没有发生变化。理论上,少数民族享有地区的自治权,他们在当地的机构里都有代表,但不是没有前提:如果少数民族的文化认同表现强烈,藏人还要加上宗教认同,会被看作“国家统一”的最高原则受到危害。而这一倾向会被试图化解,或者打压下去。

德国之声:在藏区存在着支持藏独的倾向?

科尔马-鲍伦茨:存在。我想,尤其在年轻一代,不满情绪在加强,过去二十年来,西藏修建了许多基础设施,尤其在西藏东部。本世纪初以来,原来的游牧生活形式逐渐改成了定居,这是对藏人自决权的干预以及对其自我文化认知的侵犯。青年藏人从事收入低廉的工作,被外来移民抢走饭碗,因此他们发展的前景暗淡。再加上中国政府不断对达赖喇嘛妖魔化。这些因素引发人们不满,助长“我们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民族”这一趋势。

德国之声:您是否认为“西藏文化受到威胁”?中国政府在此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科尔马-鲍伦茨:这里很难做一个过于简单的评估。中国政府为保护藏人文化的确做出了很大努力,比如,出版了大量包括藏传佛教在内的藏文书籍,尤其是在西藏东部。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推动和落实了很多藏文项目,藏人当中也有藏学研究者。一些藏传寺庙被修复,多半在西藏东部,那里吸引了更多的游人。在西藏其它地区则不是这样。与此同时,出现了另一个发展趋势即“博物馆化”,比如原本在寺庙进行的宗教舞蹈现在挪到舞台上,给游客观看,这样,这些舞蹈原本的含义便丧失了。

德国之声:这些年间,中国的西藏政策是否发生过变化?

科尔马-鲍伦茨:1994年中国政府发出对藏传佛教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呼吁,此前,喇嘛以及僧侣可以短期前往印度听佛经课,包括听达赖喇嘛讲经。后来这种旅行受到限制。

最明显的变化发生在1995年,北京政府指定了十一世班禅喇嘛,此后,西藏的寺院受到更严格的监督,其管理机构添入了外人,这些人监督寺庙内的行动。与此同时,增加用于监督的技术设备,为达赖喇嘛祈福的仪式也被取消了。喇嘛和僧侣都需经过培训,他们必须对国家表现忠诚。另一方面,国家让喇嘛和高层僧侣担任官职。目前,大概有为数过半的喇嘛担任着行政官职。但这样的做法在藏人当中反响并不好,他们认为这是受贿或者被收买。在分析了自焚者的最后声明后,我们看到,僧侣自焚的地点多是在国家机关附近,而尼姑自焚总选择寺庙附近。这是再强烈不过的抗议手段了!一般而言,这些最后的声明不是同达赖喇嘛有关,就是同藏人的民族认同有关。由此可以说,中国政府并没有控制住西藏。

德国之声:很多汉人到西藏旅行。当地人怎么看待这些人?会把他们看作是文化入侵吗?

科尔马-鲍伦茨:这倒不一定。有两方面因素。首先是经济因素:谁从中获取好处?大型酒店都掌握在汉人手中。但在拉萨,导游也从中受益。另一方面,尤其自20世纪初以来,汉人佛教徒同藏传佛教的僧侣之间存在着频繁的交往,当下,这种交往表现得很明显。汉人中的中产阶级把西藏视为西方的香格里拉,即人间的乐园。这种想象在西方已过时,但在中国却很兴盛。一些汉人佛教徒将藏传佛教的喇嘛作为精神上的领路人。

德国之声:那么,真实的西藏曾是怎样的一个地方?

科尔马-鲍伦茨:西藏当然不是什么“香格里拉”,决不是仙境,它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宗教地位突出,社会等级分明,这一点跟其它国家没什么不同。不过,那里没有发生过饥荒。说西藏人极度贫困,奴隶制等,这些说法来自中国,西方意义上的“奴隶”概念在藏语当中不存在。还有“农民”,藏人中的农民有的不在自己的农田耕种,而是在地主的田里,但他们往往比地主富裕。

德国之声:典型的当代西藏青年是什么样子?

科尔马-鲍伦茨:比如说中产阶级,上了高中的,都会中文。中文是最重要的语言。我不认为,中文是压迫的表现形式。中国政府希望少数民族有更好的发展机遇,这便需要语言技能。如果只会藏语,便无法去北京上大学。他们考大学录取时会被优先。这样做背后的考虑是,有利于让他们融入社会,以及同化少数民族。事实上,受到同等教育的藏族青年同汉族青年没有很大区别。

德国之声:您说到“融入”和“被同化”,二者中谁的比重更大?

科尔马-鲍伦茨:我想“被同化”的比重更大。因为所有的一切,最终都指向这个目标。藏人希望自己来定义民族认同、文化认同和国家认同,藏人的这些认同与占大多数的汉人的认同有着本质的不一样。这里便是一条临界线,如果藏人丢掉了民族认同,他们就被同化了,也就基本上成了汉人。这不应该发生。他们也不愿意这样。

科尔马-鲍伦茨(Karénina Kollmar-Paulenz )是瑞士伯尔尼大学宗教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西藏历史以及藏传佛教。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3月10日要闻解说:廖天琪:北京在西藏采取政治同化、经济掠夺的野蛮政策

今天是3月10日,西藏抗暴起义迎来60周年。60年来,西藏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藏人的处境却始终受到多方质疑。德国西藏动议组织负责人藏人格拉夫曼斯(Axel Grafmanns)表示:藏人受到很大的孤立,需要得到声援。今天,全球多个支持西藏权益的组织纷纷在多个大城市举行声援西藏活动。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女士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法广:路透社报道,北京政府今天加强了对西藏地区的监管,在西藏暴动60周年之际,严格禁止外国记者和外交官进入西藏。北京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的措施?

廖天琪:三月份正是两会期间,我们都听到关于中国内部有不少问题(的消息),比如经济发展触焦,李克强已经把经济增长下调至6%.而且国内的民心也在变,大家慢慢地已经感觉到这个政府在某些方面的做法使国家陷入一种险境。在这种情况之下,人们对民族问题也逐渐增加了一些敏感性。

为什么北京不让西方的记者和外交官去(西藏)呢?大家都知道,(目前)在国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承认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但是特别是西方(当然也有东南亚的国家、日本等等)是非常同情西藏的。比如说,今天是西藏抗暴60周年的日子,全世界有几百个城市都挂上西藏人的旗,同时进行一些纪念活动。而且我们也知道,在全世界有成百上千的支持西藏的组织。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形:北京不让西方人、外交官、记者到西藏去,当然是非常清楚:他们不愿意外国人到了那边去、看到真相,害怕他们会把这些真相透露给外面,就会更加增加世界各地的人对西藏的同情。正因如此,北京采取了这样的措施。

法广:达赖喇嘛在流亡生涯中提出“中间道路”解决西藏问题的主张,希望西藏能够实现自治,却未获北京政府认同。60年来,北京在西藏推行了怎样的政策?

廖天琪:这个问题可以从几方面来说。一方面,当然可以从政治、文化、民族问题上来说。北京采取的是一种同化政策。就是要把西藏的语言、文化、甚至宗教,纳入到汉人的文化领域里面,把藏人变成汉人。我先把这一点放置在一边,主要我想从经济的角度来谈谈。

北京政府真的把西藏看作一块风水宝地。举一个例子:有一些食品公司发现西藏的环境非常地好。那里的水如同神仙水,比如:娃哈哈食品公司到那边去调查,打算在那边采取西藏的水,他们办了一个“西藏好水,世界共用”的宣传活动。他们表示:中国有好水,好水在西藏。因为冰川是几十万年、甚至更长时间以来冻结在那里,它的水非常非常地纯净。这种纯净的水孕育了生命。西藏高原的水质非常地丰富,而且质量非常非常地高。他们就想在那个地方开采这个水源。同时制作饮用水。这是2014年的事情。但是一、两年后,他们再进行调查时,发觉西藏的水已经污染到非常严重的地步,里面有重金属。这是因为很多很多的(企业)、完全不顾环保的规定、在那边胡乱地开采各种各样的矿,而且在开采的时候、在排水的时候,没有进行处理,使得当地整个的地下水受到严重的重金属污染。德国有一位环境问题专家、水力学专家王维洛先生写了一本书,叫做“亚洲的水塔、西藏高原的生态危机”。他在这本书中就提到(相关问题)。

这虽然好像是一个环境问题,但实际上也是一个政策的问题。北京政府从来没有把西藏真正看成自己真正完整的、一个好的国家的领域。就是利用它、掠夺它、破坏它,毫不留情。这么一块风水宝地今天被他们搞成这个样子,令人十分痛心。北京在西藏推行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政策?就是在政治上同化,经济上掠夺,而且是用一种野蛮的方式。

法广:2009年2月以来, 150多名藏人选择自焚,您如何看待这种抗争形式?

廖天琪:我感到非常非常地痛心。其实我是非常反对这样一种抗争形式的。我们这个世界太过于冷漠。(极端)伊斯兰组织使用暴力手段来推行他们的宗教信仰和政治诉求,用暴力、血腥手段杀人、杀无辜的人,虽然大家都痛恨他们,但他们却吸引了全世界的注意力。

藏人呢?藏人不去危害生命,不去危害别人,他们只用自焚的方式来警惕我们,替我们这个世界来敲响警钟。但是令人痛心的是,这么多的人白白死亡,虽然有一些报道,但真正关心此事的人又有多少呢?实在非常非常的少。因此我是非常不赞成这种方式的。达赖喇嘛尊者也说过他不赞成这种方法。

我想,做任何一件事情,不要只从一种道德的诉求和一种理念的追求出发,也要考虑是否能够收到效果。藏人的这种自焚方式,事实上是一种惨痛的付出,但是受到的反馈和效应非常非常地低。我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我觉得也是带有罪孽的一个汉人(因为中国共产党在那里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我们都感到耻辱。我有一种强烈的希望,希望藏人不要采取这样的方式,用其他和平的方式、理性的方式来争取他们的自由和权力。

▲美国之音(VOA)3月11日报道:各地藏人纪念“抗暴日”60周年 北京称西藏“60年民主改革”成果丰硕

纽约 —3月10日,大约3000多名来自纽约及其附近地区的藏人在雨中举行纪念“抗暴日”60周年的活动。 他们从布鲁克林卡德曼广场,游行到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在这里举行和平集会,传达即使被中国政府压迫西藏运动仍在不断发展和壮大的信息。

披着雪山狮子旗,唱着西藏流亡政府国歌,纽约及附近地区的藏人在联合国总部对面的哈马绍广场举行集会,纪念“抗暴日”60周年。“自由西藏学生运动”的执行主任多吉才旦(Dorjee Tseten)是此次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说:“中国政府已经占领和压迫了西藏60年,但西藏运动仍在发展。我们在这里要纪念这一天,并向西藏境内的藏族人民传达信息,他们没有被忘记,我们在不断地为他们战斗,我们也想向中国政府传达一个信息,我们不会停止,西藏将会自由。西藏人民和西藏运动都在发展和壮大。”

全球100多个城市的藏人和支持西藏自由的人士在这一天上街抗议。在纽约,尽管下着雨,仍然有大约3000到4000人参加今天的游行和集会。

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学生会会长齐美。拉莫(Chemi Lhamo) 专程从加拿大飞来纽约参加集会。她告诉美国之音:“我今天在这里是想和世界上所有的藏人团结起来,纪念60周年西藏人民起义日。我今天谈的主题会围绕字母‘R’。 我对这个字母特别熟悉,这个字母是我曾经作为一名难民被多次告知的一个说法,因为难民这个词就是R开头的。但是现在这个字母对我来说不再是难民,而是坚韧(Resilience), 抵抗(Resistance)和崛起(Rising up)这三个词。”

1959年3月,藏人与进驻拉萨的解放军发生武装冲突,之后达赖喇嘛和八万藏人流亡印度。流亡藏人称那次事件为藏人反抗中共非法占领西藏的“抗暴运动”,中国政府称之为“武装叛乱”。

今天,除了纽约及附近的藏人,达赖喇嘛北美代表欧珠次仁(Ngodup Tsering),89民运参与者、政论家陈破空,前加拿大世界小姐林耶凡,哥伦比亚大学宗教学系教授罗伯特。瑟曼 (Robert Thurman),世界维吾尔大会前主席热比娅等也前来支持西藏人权与自由,并发表讲话。热比娅告诉美国之音:“数百万无辜的维吾尔族人正在被中国政府所谓的再教育营,但我们称作集中营里的不人道的行为折磨着……我们今天在这里给藏族人民、蒙古族人民,维吾尔族人民,甚至一些无法发声的汉族的兄弟姐妹们发声,我们来这里是为了确保我们的声音团结起来反对共产党。”

西藏流亡议会的两名议员也出席了集会。其中一名议员次旺仁增(Tsewang Rigzin)说:“60年的压迫是漫长而悲哀的。但是藏人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在许多西藏境内的藏人的牺牲下进行的60年的非暴力反抗,我们都应该为此感到骄傲。大家都说中国有军队,中国有经济力量,但是60年来我们仍然活着,西藏将继续活着,藏族人民不屈不挠的精神一直活着。”

集会之后,他们会游行到中国驻纽约总领事馆对面继续抗议。“人道主义中国”创始人周锋锁,守护台湾自由组织的汪采弈,南蒙古人权信息中心执行主任恩赫巴图和香港民主运动人士張迦晞会在那里发表讲话。

同一天在首都华盛顿,一些藏人团体高举雪山狮子旗在中国驻美大使馆前集会,并游行到白宫前。他们高呼捍卫西藏人权的口号,呼吁中国当局停止对藏人的打压。

西藏行政中央也在印度达兰萨拉举行纪念活动,来自多个国家的政界和人权人士出席了活动。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活动家、公民力量创始人杨建利在纪念大会上说:“今天,西藏仍然处在中共帝国的统治之下。西藏的严峻形势是对人类的良知、特别是对华人良知的挑战。”

北京称,西藏在民主改革60年来在社会、经济和文化等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雪域高原正奔走在宽阔明朗的繁荣之路上”。

▲英国广播公司(BBC)3月11日报道:近千在台湾藏人和支持者参加“解放西藏”游行,《两岸和平协议》成焦点

游行千人参加

近千人包括居住在台湾的藏人与台湾人权团体代表周日(3月10日)参加了在台北举办的“310西藏(图博)抗暴日六十周年大游行”,纪念西藏“抗暴”60周年。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游行,台湾行政院发言人谷辣斯。尤达卡(Kolas Yotaka)参加;同时,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获得授权参与声援,六四民运学生领袖吾尔开希站台。这也是蔡英文就任总统三年以来该党首次“公开”站台支持藏人权益。

在当天的游行中,西藏居民代表与和与会团体特別提到,此次游行要以西藏经验,提醒台湾拒绝近日台湾政治人物提出与中国政府签订的《两岸和平协议》。

西藏“抗暴”60周年: 两岸和平协议成焦点

西藏“抗暴”60周年纪念活动10日在世界各地举行。在台湾本次游行则由“在台西藏人福利协会”、“西藏台湾人权连线”、“台湾图博之友会”、“台湾人权促进会”等团体联合举办。

此次游行行前说明稿声明 “西藏的流亡即将届满60年;经历了充满浩劫的一甲子,西藏的未来会如何,不管是独立或者中间道路(名符其实的自治),我们认为应该由西藏人决定”。

台媒报导,发起者在行前记者会上称,西藏60多年前与毛泽东簽订《和平协议》之后是军事入侵西藏。因此,他们对于近日国民党提及与中国簽署《两岸和平协议》提出警告。

生于印度藏人流亡社区,西藏台湾人权连线理事长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在记者会上称“拜托台湾政府你要跟中国政府做任何谈判的时候,不要忘记西藏,香港也在旁边,跟中国谈判要小心,我也是台湾国民,我不想当第二次难民”。

札西。慈仁对BBC中文说,60年前,西藏在半胁迫下与毛泽东簽订17条和平协议之后三年,中共便军事“入侵”西藏。许多藏人期盼早日回到家园。

然而,法新社报导,正在北京举行的中国“两会”中,中共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宣称,西藏人民“对中共给他们带来幸福生活充满了感激”。1959年,毛泽东说“达赖59年不回来,第60年他有可能回来。这里是他的父母之邦,生于斯,长于斯,现在到外国,仰人鼻息”。

两岸和平协议

此次游行,各方代表都将西藏的处境与目前台湾政坛热议的《两岸和平协议》对比。反对者称,西藏当时与中共簽订和平协议,随即便是中共军事占领。

跳过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中國國民黨 KMT结尾 Facebook 帖子 用户名 中國國民黨 KMT国民党的政治人物,包含宣布参选的朱立伦,王金平还有高雄市长韩国瑜则对和平协议持正面态度。国民党於社交媒体强调,两岸协议会在保障国家主权下簽订,在为两岸和平寻求出路。

国民党主席吴敦义发言,若国民党重返执政,将簽订《两岸和平协议》,以两岸和平统一为目标努力。吴敦义接受台媒专访时,改编毛泽东诗句《沁园春。雪》倡议两岸和平:“两岸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惟反攻大陆已成历史,解放台湾又嫌霸道,一国两制、或统或独,都为台海掀波涛。俱往矣,数当前明路,和平最好。”

民进党站台支持

此次游行发言人,西藏人权协会林欣怡接受BBC中文访问时强调,2009年,蔡英文担任民进党主席时,便有参与过抗暴50周年游行,此次是跨党派的声援,媒体似过度聚焦民进党此次声援。

札西。慈仁(Tashi Tsering)告诉BBC中文,在台居住20年的他,深感台湾或西藏前辈为追求民主做的牺牲。所以他希望年轻人可以了解过去的历史。他又提到这次游行许多党派,以及台湾民众参与比以往更多不同团体参加。

然而,罗文嘉这次声援,确是蔡英文执政三年多以来,首次民进党高层站台表态支持藏人。罗文嘉解释,达赖喇嘛能自由的去任何地方,包含台湾。“以西藏为明例,在极权与自由之间台湾人有权选择;台湾比起澳门以及香港,至少还有民主自由空气呼吸”,罗文嘉说。

民进党立法委员尤美女此刻也在印度达兰萨拉参与抗暴纪念会,与藏人社区“分享台湾民主化经验”。此外,台湾绿党,时代力量以及社会民主党等也参与游行。吾尔开希以新疆当下的处境表示与中国簽订和平协议绝不可行。

独立学者李江琳早前发表历史研究,提及毛泽动对西藏的两项重点工作是“占领”以及“改造”。

在台藏人处境

根据台湾官方统计,当下在台湾居留的藏人大概有一千位。但藏传佛教在台湾,约有五十万信徒,若加上泛佛道教的千万人口,在台湾宗教以及社会影响力不小。

早期蒋介石政府迁台后成立“蒙藏委员会”,于台北另立西藏“官方政府单位”,与在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产生矛盾。直至1980年代,藏传佛教开始传入台湾,台湾政府逐渐认同印度达赖喇嘛政府的地位,台湾与西藏关系逐渐亲近。

学者曾建元指出,许多藏人视台湾为转出到欧美的中介地,在台湾等候其他国家的政治庇护。在台藏民多半来自印度藏民社区,少数在台西藏居民,是从西藏逃至尼泊尔或印度,以“假护照”来台,待簽证期满,便逾期居留。

在台藏人团体表示,2016年以前,逾期居留的原因是因为台湾政府不承认由印度或尼泊尔发出的“西藏难民”证件,流亡藏人更不可能持中国护照入境,“导致多数人当初购买尼泊尔或印度护照入境,入台后才发现这些护照无法更新,也无法再出境”:“他们在台湾也因为无合法身份,无法享有工作、健康等基本人权,而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些藏民在所持证件不被允许下,形同国际难民。

台湾交通大学潘美玲教授研究发现,2016年以前,即便是与台湾人结婚“依亲来台”的藏民,由于台湾政府不承认印度发出的身份证件,藏人配偶只有部分居留权益,每次在台湾最多可住满180天,同时一年在台不少于183天,所以他们必须每年往返印度两次,造成严重的经济负担。

汪小姐告诉BBC中文,强调自2012年她们不断抗争, 争取权益,在2016年之后,政府通过立法,藏籍配偶权益等同外国配偶,大大减轻家庭负担。不过仍须先要在印度结婚,先生??申请依亲到台湾登入户籍。汪小姐笑说,藏人配偶当时才有22对,比相关业务的官员人数还少,政府或也觉得不需要再刁难, 终于修法。配偶外的家人来依亲还没开放。

达赖喇嘛在台影响力

此次游行现场,团体强调达赖喇嘛为其精神领导“达赖喇嘛要回家”,“Long Live达赖喇嘛”口号反覆出现,显示出达赖喇嘛在台湾藏民以及藏传佛教徒中的地位仍然崇高。

民进党秘书长罗文嘉于记者会上,公开表态欢迎达赖喇嘛再度来台访问。上次达赖喇嘛拜访台湾分別是1997年以及2001年以及2009年,之后,马英九执政时以“时机不宜”拒绝达赖喇嘛再次访台。

18日刚出刊的美国时代杂志封面以“幸存者”(survior)形容达赖喇嘛以及他领导的世界各地藏民。该报导指出,达赖喇嘛的影响力不减。达赖喇嘛知道中国正在“挑选”他的下一任继承者,但他表示,他的接班人由全体藏民决定。

2016年达赖喇嘛在接受BBC采访时谈到了转世问题。他说,转世制度是在封建制度下形成的旧思维,已经过时。他本人支持民主制度,要与时俱进。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1/2019

阅读次数:1,39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