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岐是商朝西伯侯家族发迹的所在, 民风古朴勤奋。先有周文王姬昌求贤若渴,请来直钩垂钓的高人姜尚字子牙道号飞熊。后有周武王姬发拜姜为太师,率兵东进。

公元前1046年太师姜子牙先生率兵大敗商軍於牧野。从此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吊民伐罪,周发殷汤。”概括的就是这段历史。

武王伐纣之后, 姬氏政权采取轻役薄赋,百姓逐渐过上丰衣足食的生活。 西周、东周合起来享寿845年,三军统帅姜尚姜子牙先生功不可没名垂青史。时至今日, 仍然有人在摩天大楼上尊一排位,“姜太公在此”,用来驱赶妖魔魑魅。

西岐的百姓深明大义, 感恩戴德。他们在岐山之左搭起一座庙宇。能工巧匠在里边堆起一尊太公塑像,按真身放大一倍并图上染料。太公白发美髯,正襟危坐。左手握有杏黄旗,右手举起打神鞭。左侧墙上配有太公乘坐四不像的彩画,哪吒、杨戬侍立两旁,上边是龙飞虎,下边土行孙。右墙有篆体颂词: “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当初讨伐成功, 太公封了诸神,唯独自己保留了人身。故而百姓在庙外高悬一匾《太公祠》。百姓立约,每年要在太公封神那天, 各家各户按序烧香上供,供品是8个包子。在一个大木盘上摆三层。第一层4个,第二层三个。顶层的一个须又白又大,为包子之首。只能用猪肉大葱外加小磨香油做馅儿。不可造次。

无奈天长日久,风吹雨打,再加上兵荒马乱,不出百代,太公祠竟已面目全非,破旧不堪。杏黄旗与打神鞭不知去向。但是西岐的百姓还在恪守祖训,不管对生活的探索如何艰辛,只要能凑出一斤白面,就把包子按时送到太公跟前。

然而人治朝代,毕竟难逃轮回兴衰。皇家穷奢极欲,苛政如虎。终至百姓缺衣少食,自顾不暇,哪里还有闲心重建庙宇,再塑金身。 以至太公塑像坍塌成硕大的土堆。朴实的百姓继续供奉。希望有着一日, 太公显灵,给他们带来幸福美满的日子。尽管接踵而至的还是失望。

童颜无忌。一日,草民南宫纯带家人朝拜。他对儿子朴说“给太公磕三个响头。”孩子说:“爹爹,这儿哪里有太公,分明是一个土包子。难道,土包子成神了!”南宫训斥孩子:“吾儿休得胡言乱语,切勿亵渎神灵。”

孩子他爹万万没想到,此子非同寻常,乃文曲星转世,带有复兴皇权的使命。一句“土包子成神”惊动了天界。玉皇大帝马上召开大东亚神仙会,如何满足文曲星的要求。

众神无语,只有太上老君斗胆进言:“南宫朴的要求或许戏言,真假难辨。我看不妨分两步走。先让供桌顶端的包子头晋升为半仙之体,具备托梦和沟通的功力。然后,如果当地草民能把半仙之体捧上九霄,再获封东亚护神不迟。”玉皇应允。

一天下午, 响晴白日,万里无云。百姓正在田间小憩,猛然狂风大作。一片乌云聚作黑龙形状。只听哗的一声,龙口吐出一阵暴雨,状如倾盆。雨后, 百姓惊恐万分,带着农具和幼童回家躲避。

是夜,百姓刚刚入睡,忽闻呱呱巨响,连叫三声。长辈们对孩子说,这就是常说的凤鸣岐山,要有事了。

果不其然,第二天一早, 县里的衙役四处敲锣鼓噪:“巳时三刻到县衙广场集合,听知县训话。”

这一龙一凤,一昼一夜,令百姓疑云惑惑,百般猜忌。都恨不得快点儿前来听训,求得天机。

知县姬国昌善于五行八卦和阴阳风水,在附近州县小有名气。面对惶恐不安的子民,知县笑容可掬,双手手心朝下,意在安抚百姓。他说:“昨晚,太公派土行孙、邓蝉玉伉俪前来传达上天的旨意。供桌上顶端的包子已经荣获半仙之体,百姓可以跪拜,与他对话,过问寒暖。包仙还会在梦中与诸位相见。为了推陈出新,太公宁愿把祠堂让给包仙,只需改名为包子庙。今后,包仙会与我们同在,保一方水土。我们必须虔诚以敬。”

百姓一看又有了新的希望,不住地高呼:“包仙万岁!包仙万岁!”

知县摆手让百姓安静。继续说:“如果想让让包仙名正言顺,永远护佑我们,上天要求我们群策群力,无论如何也要把它捧到九霄云外。百姓们,为了子孙千秋万代, 考验你们的时候到了。”

散会之后,有人马上去包神庙请安,有人去更换排位和门匾。有人在太公遗迹的土堆上浇水培土,拍出包子形状,上边个捏出几个粗褶,再涂上一层白漆。为了名副其实,土堆里埋进一个血淋林的猪头和两根大葱。

几个好动脑筋的年轻人则聚在一起,集思广益,解决如何让半仙升天的问题。

二傻说:“我虽然缺心眼儿,但有把力气。我只要用力一甩,包子不就上天了吗。”三嘎子说:“乱弹琴。你一个凡夫俗子,能把肉包子扔那么高?不信你试试。”二傻不服,随手捡起一块石头,用力向上投出。跟着,他瞪着俩眼朝上观看,不料那块石头坠落在他的脸上,流出一片鲜血。

喜欢猎杀狐兔的武彪说:“把包子拴在猎鹰爪子上,鹰飞上天时顺便就把包仙带上去了。”平日里爱动脑筋的文光说:“你这是要包仙的命。飞到一半,老鹰饿了,包仙岂不瞬间成了鹰粪。这跟肉包子打狗别无二致。”

大家正在愁眉不展,无计可施。肉杠的儿子朱图走过来问:“干嘛哪,瞧你们一个个愁眉苦脸的,如丧考妣?”小朱听了解释后,立马说:“嗨!这有啥难的。把包子放到猪尿泡里,吹一大口气,把口封严。它自己不就飘上去了。”

南宫朴说:“这主意有点馊,但却是个妙法。不仿一试。”屠户公子回家从几个猪膀黄里,挑了个大的。又拿出一个肉包子,放到膀黄里。憋足一口气,把膀黄吹得牛屁股那么大。在口上用麻绳拴紧。站到高处往空中一抛。膀黄飘上飘下,重复了几次。可最终还是落到地上。“哎!”众人失望地叹了口气。三嘎不满地说:“你这牛逼白吹了!”小朱有点扫兴:“别他妈阴阳怪气,有本事你吹。”

南宫朴双眉紧锁,哑然无语。忽然,他猛一起身说:“嗨!有了。”诸人说:“有了您就抱出来吧。”嘎子打岔说:“听这话茬怎么像要生孩子。”

南宫接着说:“把膀黄栓在风筝上,飘到上空后,再把风筝绳子剪断,包子不就借力飞天了吗?”

二傻问:“直接把包子栓上不就结了,干嘛还要膀黄围着着?放屁穿裤子。”

南宫朴认真地说:“那叫放屁脱裤子。不是穿裤子。包子原本是食物,需要保鲜。鲜又发音为仙 。保鲜就是保仙。更显得我们心诚。”

知县同意了南宫的方案。责令裱糊匠宋斯仁按纸人纸马的工艺流程制作大风筝一具。择良辰吉日在县衙广场送包仙归天。放风筝的任务交给南宫朴。南宫事先请来邻县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届时好与包仙联络。

风轻云淡,天蓝如洗。知县对百姓说:“包仙对我们的膜拜十分满意,就等着上天称神了。但是包子这名字太土,不文雅。今后你们要管包子改叫馅儿馍。包神庙的门匾也要改为馅儿馍堂。”

三嘎低声嘟囔:“扯淡,馅儿馍堂是啥地方,可以让我在里边瞎摸?”

巳时,南宫朴举着红白相间的大风筝,朱护拿着大尿泡,知县亲自去堂里请来包仙,就是上边最大的那个供品。三位一体,组装完毕。知县跪下来请示包仙:“大仙,升天礼仪可以开始了吗?”包仙坐在尿泡里下旨“同意。”

南宫朴事先演练过10几次了,放风筝的技术已经纯熟掌握。只见他左手握着线轴,逆着风头,右手轻巧一挥,风筝飘了起来。百姓山呼:“大仙万岁!馅儿膜万岁,万万岁!”

风筝线长十丈,南宫小心翼翼,计划每个时辰放出两丈。千里眼先找到风筝位置,顺风耳则耳对风筝,听包仙指令。指令下达后,再提升高度一阶。每次包仙都说:“感觉良好,继续升高。”县丞用文字记下这个伟大的时刻。西岐人终于有了永远的保护神了,这就是他们千秋万代最美好的希望,但愿这次是真的。

酉时,线绳到了终点,南宫朴剪断绳根,包仙也到了五重天。他坐在尿泡里,感觉到自由腾空的快感,开始乐悠悠无拘无束地向九重飘去,享受着鸟瞰万物,主宰一方的惬意。

为了不让子民失望,包仙在告别凡界前发表演说,由顺风耳按句转达:“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到了五重天,开始有思想了。我会把我的思想通过做梦的方式传达给南宫朴,他将是下一个县丞。无规矩不成方圆,今后,你们一切言行都得以我的思想为标准,读我的书,听我的话。你们要把我的思想加进四书五经,作为修正。这样方可保住你们子子孙孙平平安安。

“为了显灵,我将向你们展示法力。崇拜我的人,无论男女老幼都会在今夜参与一个集体梦,实现你们憧憬已久梦寐以求的好日子。你们今天最好早点儿入睡,提前享受梦境的甜蜜。至于你们会梦到什么,对不住了,天机不可外泄。以后我随时会来指导你们。联络员是南宫朴。”

知县怕百姓不清楚,又强调一番:“你们必须知道,包仙的思想不是一般的思想,它是指导全人类的方针,它将控制世界万物,包括能出气儿的和出不了气儿的。”

老百姓麻木已久,对包仙思想无动于衷。但听说大仙显灵,却异常兴奋。一个个交头接耳,嘀嘀咕咕。“这集体梦是麻玩意儿呀?梦都是自个儿做的,难道还会几个人梦到一堆儿?还真TM有点邪性。”

老大不小的光棍儿想着“我要的好日子就是有个家。难道包仙要让我做梦娶媳妇?”

穷家破户没鞋穿的孩子想:“我要包仙给我换一个有钱有势的爸爸,让我老在起跑线的前边,坐得奖杯。多想有身份地位,不再受别人的讥笑欺凌。”

年轻的姑娘想梦见一位潘安美男,油头粉面,喜结良缘。叫花子老头儿只想要一口上好棺材,最好是金丝楠。活的时候不咋地,死了咱得风光一回。

那天晚上,串门儿的、聊天儿的、打牌的都没了。家家户户喝完稀饭就吹灯拔腊,提前入睡。说来也怪,刚刚入睡就不自觉地信步来到县衙广场。广场上张灯结彩,摆着250张圆桌,每桌周围有十把杌凳,足够全县两千多号人享用。有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不约而同,人们陆陆续续扶老携幼赶来入席。

不到半个时辰,满堂全福寿,大家都来了。 相互打招呼, 道万福,还都是熟脸。张三、李四、王二麻子抱拳致意。大人喊,小孩叫,衙役们则在席间来来去去,端上好酒佳肴。热热闹闹,喧嚣嬉笑,全县的人一起步进几辈子以来最欢乐幸福的时刻。

人到齐了,知县开始致辞:“吃完一顿天堂宴,千万不要忘记包仙的恩德。他正从天上看着我们呢。我话不多,别耽误大家的吃兴。下边,由县丞报出菜名,请大家洗耳恭听。”

县丞博闻强记,不看底稿,拿出灌口绝技。“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烧花鸭、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晾肉、……”

看着满桌子的美味,百姓不耐烦了,“得嘞,您就别费唾沫了。后边的我们都知道。板鸭、筒子鸡,外带爆炒冰糊儿。”

县丞觉到不知趣,只得见好就收。

知县依次到每桌敬酒,不断地提醒感恩,理解初心。可惜人们已经如狼似虎,眼睛紧盯着餐桌,恨不得一口全吞下去。

包仙责令第一夫人献唱助兴。原来知县夫人窦十三娘有铜嗓之称,昵称一唱千金。她曾到皇宫里唱过堂会,深得先帝器重。

此情此景,能不动心。十三娘张开玉口,唱了起来:“左手敲碟右打板,轻歌一曲谢包仙。全县老幼席上坐,吃喝玩乐在人间。包仙有耳天上听,馅儿馍有眼天上看。琼瑶玉液包仙赐,玉盘珍馐值万钱。香肉喷喷润唇齿,一杯美酒入心田。此宴只能天上有,落入寻常西岐县。吃水不忘打井人,宴席咱得念包仙。包仙思想放光芒,普救众生脱苦难。抬头含泪望包仙,低头屈膝跪包仙。包仙天上降吉祥,臣民地下祈平安。谢谢谢,谢包仙,包仙大法可擎天。”

十三娘使出浑身解数,讨好包仙。无奈芸芸众生更求爽口的食物,乱乱哄哄,没几个人用耳去听。十三娘有点扫兴,唱了一半就停了。她也找个空位,一边吃喝,一边目睹土老帽们的洋相。

咕老肉尚未囫囵进口,筷子又伸到清蒸鲤鱼。各类食物几乎是排着队,摩肩接踵,齐步走进一张张口腔。形成一条首尾衔接的固体食物链沿着食管向下移动。小孩子嚷:“我要那块肥的。”大人叫:“快吃扒肘条,就剩两片了。”女人们则撇着嘴:“我要吃瘦的,肥的太腻。时不时地还抓几口青菜。”只有叫花子舍不得吃,把跟前的美食全搂进事先预备好的口袋里。

菜肴按猪、牛、羊、鱼、素食,分作五类,每类十种菜,外加三道汤。有鱼肚汤、酸辣汤和锅巴汤。餐桌上的人就像回到古战场,把筷子当成武器,把菜肴当成俘虏,狠命地咬着,嚼着。生怕吃完这口,眼前的俘虏就跑了。

小孩子嚷着要撒尿。大人则在夹菜的同时,简单地吐出两字:“憋着!”实在憋不住了,小孩子就钻到桌子下边,哗哗地尿上一脬。男人内急,需要走肾。索性解开腰带,挽下裤腰,就地解决。对面的女人红着脸嚷着:“谁TM那么缺德,溅姑奶奶一鞋。”但她顾不上调查尿流的源头,继续大快朵颐,享受着疯狂现在。

吃了两个时辰,大家还没有吃饱的感觉。有人高叫:“斜了门了,吃了那么多美味,我肚子还是饿的,整个儿一个无底洞。遇上白骨精了。”

战争持续了两三个时辰,雄鸡唱了三遍,百姓们还没有回家的念头。直到知县宣布,宴席胜利结束。吃完了别忘了感恩,快点去给包仙烧香上供。说来也怪,知县今天成了魔术师,他前脚一说结束,后脚那250桌菜肴就顿时消逝,来无影,去无踪。

人道是盛筵难再,百姓们后悔没再多吃一口,一个个擦抹着眵目糊,懒洋洋地在自家土炕上吧唧嘴儿。再往左右看看,都是家里人。宴席中的热闹场景连遗迹都没留下。

男人对女人说:“我刚才好像去吃了一桌酒席,都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好东西。”女人说:“可不是吗,我看见你了,只顾自己吃,不光不理我,还不给我布菜。瞧你那点出息。”小孩子坐在湿褥子上,揉着眼睛,嘟囔着:“妈呀,我还没拿牛肉饼呢,您怎么就绰桌了。”

于是这家人弄明白了啥叫集体梦。梦里的所见,大家可以分享。集体梦原来就是透明梦,共同参与的梦,还都能想起来的梦。

村民之间只有一堵矮墙相隔。今天早晨有点怪,没人出来倒尿盆了。忽然自家的婆姨出来晒褥子。他才恍然大悟,昨夜里饭吃得太急,连去茅房都来不及。原来梦中餐桌的下边就是自家的褥子。

这一天,村民见面,谈论的都是这次集体梦。先是哪个菜好吃,哪个菜是纣王府的,哪个菜是幽王的。炫耀完了以后,都说,今天早晨吃不下稀粥烂饭了,都是这场梦宴闹得。你说这包神也怪,他怎么不来一点实实在在的恩惠,哪怕一斗米,一升面,也比这梦宴真切。

聪明一点的人怕报复,不敢明言。只好自言自语:“所谓梦宴不过是欺骗,超级黑。其实你什么也没吃着,难怪你老饿。”

还真有几位村民失去集体梦的机会。因为他们晚上太激动,失眠一夜。听说美酒佳肴琳琅满目,肠子都悔青了。好在他们的胃口没受干扰,继续保留在旧常态。那位叫花子下地去找夜里装满的祈食袋,又空又瘪,啥也没留下。都恨自己没那口福。还不如先吃了再说。

再说包神坐在尿泡里边,缓缓上升,羽化成仙。从包子到神仙的越迁让他过于刺激兴奋。以至于没注意围得贼严的猪尿泡。好不容易定下心来,忽然闻到刺鼻的骚臭,着实难忍。“哪个孙子出的馊主意,上天以后,先让他折寿百年。”

继而感到冷风刺身,馅儿僵硬,高处不胜寒。您还别说,幸亏有这么个个污秽物件遮掩,免遭冻裂之痛。

“也罢,折寿的事就功过抵消了。想我原本人间一普通食物,得道纯属偶然。几个时辰的功夫,就能青云直上,飞黄腾达。耀祖光宗,倍感庆幸。可惜腾飞太快,道黄尚浅,未得御寒之术,也是心中大憾。”

它心里正琢磨着到了灵霄宝殿,如何向玉皇述职。忽然一阵热风吹来。它睁开包子褶一看,原来是四大金刚摩里兄弟在值班巡逻。

大爷摩里红见包神不伦不类,便拨动琵琶,指着它厉声责问:“汝圆圆滚滚,耳目全无,何处妖物,竟敢擅闯天庭?”

包神从容以对:“吾乃新封一方护土之神,进殿候旨。”

三爷摩里青不情愿地用蛇头轻轻咬起尿泡,带到天宫。不表。

再说百姓吃了一顿梦餐之后,一想到梦中的美味佳肴,陈年好酒,就流口水,肚子也叽叽咕咕,开始嘴馋。一见自家婆姨的清茶淡饭,怎么也没有胃口。多数人都得了肠胃痉挛。

尽管如此,善良的百姓对包神还是毫无怨恨之心。朴实的他们即使再被戏弄一回,也不会不死心,不想有放弃那个古老的希望。希望包神今后让西岐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馅儿馍堂的香火因此源源不断。

包神上天之后,给新县丞南宫朴托过几次梦,说过几句客套话。年景还说得过去。

几年后,西岐大旱,颗粒无收。百姓成群结队,去馅儿馍堂寻求保护,望得甘霖。可是南宫朴却不能答复。他不再能梦到包仙。

一日,南宫朴对父亲说:“儿子不孝,近日将离人世,上天复命,另有委任。天庭对我推崇包仙一事甚为不悦,过于草率。加之包仙在天宫不务正业,整日遐思。欲以神仙的身份,永坐龙椅,掌管四方万物,野心勃勃。玉帝已经责成他去瑶池为奴。我走之后,会给您托梦几次。愿父母保重,好自为之。”

南宫纯文:“那包仙的思想呢?”

“东瓢西窃,七零八散。还不如一盘羊杂碎有嚼头。”

南宫朴仙逝消息传出后,百姓哀悼中又有批评。好好的日子,干嘛弄出个包仙折腾我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村里人一半都饿死了,包仙你在哪儿?联络员都死了,包仙断定也永别了。

活着的那一半人,拿着镐头铁锹,气势汹汹,满腔怨愤,把馅儿馍堂拆成平地。在原地为死难的乡亲立了一座石碑。他们终于明白了神仙皇帝全都靠不住,只有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才能开创美好的未来,才会有一个理性平等的时代。

华夏文摘第一四〇三期(cm1802c)

作者文集
2018-02-2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