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三日上午,《书屋》编辑胡长明先生到成都,萧雪慧老师、孙文兄、南江在三一书店喝茶,邀我也去。

喝茶会友聊文化,在中国,没有比天府之国的成都更好的地方了,况且是与这样智慧的师友。

话题宽广:湖南与四川的人文景观比较,中西文化的差异,基督教的演变,中世纪的黑暗和神权皇权的二元格局,佛教与皇权暧昧关系之辩诘,自由主义与新左派,美国与世界文明的承担,文明冲突与弱势群体……
天气很好,使人感觉是生逢了太平盛世。

这种妙语连珠的文化场景,我自然还是倾听为妙,害怕有所遗漏。可惜萧老师的嗓子突然沙哑了,否则还会更妙。

到正午,各人吃一碗方便面,然后继续进行。

 

孙文和南江各有事先行离去,我就陪胡先生与萧老师到弘文书局。

出租车司机说:东城根街到人民西路不能左转。

不能左转就只好绕道了,从天府广场旁一小巷过去。

到地方坐了一会儿,友人打电话说:“天府广场发生爆炸案!”

手机没电了,还限制呼入。

我不愿思考太多,我不愿在师友面前显出恐慌和惊讶而打断话题,干脆就关了机。

 

晚上在府河边散步。夜风袭袭,波与光闪烁,我沉浸在对我妻我子的思念中。

警车比平时多,这没有引起我多大的兴趣。

 

昨天没骑自行车回家,赶车上班。人们也议论,还说前几年出现过工交车爆炸事件,血肉奋飞,飞上树梢。

忙完手上的工作,看成都日报,在城市报道B1版上觅到一块豆腐干,然后摸上新浪,说是正午12时的事。

正午12时,天气很好,我前面说过:感觉是生逢太平盛世。那时,我们在三一书店外的大树下吃方便面,然后或分手或到人民西路的弘文书局。

爆炸地点与我们绕道经过的地方不远,时间间隔不到两小时。然而,对于伤者,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谁干的?

爆炸制造者要干什么?

受伤者与此事有或有什么干系?

如果我偶然在那里挨上炸弹会怎样?

如果我偶然挨了炸弹别人会说我或者我妻我子是前世或现世的因果报应吗?

 

还有,这类爆炸似乎在别几个城市也发生过了。

还有,有一年,一劫机分子将飞机劫走,紧接着飞机被劫持的事件连续发生。

还有,四川仪陇拖欠教师工资,从此教师工资被普遍拖欠。

还有,四川遂宁市市中区发生教师奸淫小学生恶性事件,从此同类事件连续暴露。

还有,前年一银行被抢劫,从此银行被抢劫的案件不断发生,现在的钞票转接,真枪实弹外加狼牙棒。

去年911事件发生后,也有人开始动脑筋学习本?拉登。

 

很多时候,我是胆怯的、软弱无能的。

我怕想下去。

 

我还想活下去,自己想活是一个原因。

同时我90岁的祖父祖母也要争取活到一百岁。

同时,我的父亲和辛勤劳苦一生的母亲也应该活下去。

同时,我的善良贤惠的妻子应该有与我过上好日子的时候。

同时,我们纯善的儿子应该有我补偿给他足够多的父爱的时候。

同时,我十余年思索以及到成都后与师友们智慧碰撞出来的火花需要有时间来表述。

 

但是,现在,这炸弹可能会突然掷到我或者象我这样想好好活着或者努力改善生活的人们的头上。

想起了一句话:自己活,也让别人活。

我想,现在,我只好苍白无力地祷告,祈祷和平降临。

我祈祷:一切神祗,赐我们纯善!

我祈祷:所有的人,化解怨怼和对立,大家一起好好活下去。

我的祈祷是卑微而软弱的,但我祈祷一切神祗和所有象我一样卑微的人,能够听到我卑微的、软弱的声音。

2002年4月4日14时 成都

附:

4月4日夜,也几位编辑喝茶,22时许,听说红照壁再发爆炸案。

4月5日,成都各媒体无相关报道。

4月5日,成都媒体有关于加强安全生产的报道。

4月5日,成都媒体有新南门工地发现“万人坑”的相关报道

4月5日,新华网有巴基斯坦军事统帅“忍无可忍就要动用核武器”的相关报道。

《议报》第40期2002年5月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