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年初起,几乎是每月一起,中国发生了一系列引起社会极大关注的事件:柴静穹顶短片、区伯嫖娼、毕福剑戏评毛、庆安枪击案。这些看上去孤立偶然、互不相关的事件,事实上却有着一些内在的联系,透露传达出一些有关我们这个时代极其重要的信息,揭示出中国面临的一些重大挑战。也正因此,它们才具有如此广泛的影响。笔者就这些事件的意涵和成因等在过去几期中曾略有评论。

覆舟的隐喻古今中外文化皆然

不过刚进六月,第一天夜里就又发生了一件重大事件:游轮“东方之星”在湖北监利长江流域翻船沉没,四百三十四名旅客和船员死亡,酿成中共建政以来最严重的沉船事故。尽管该事故同样引起各种议论、批评、愤怒,但在笔者看来整体上并没有脱出过去这些年来突发灾难时出现的各种朝野的意见和反应模式,并不具特殊的分析意涵。或许,除官方邀请外国记者到现场的属新的公关举措外,实在是看不到什么官方甚至民间的反应有特别之处。但有一点似乎并没有引起人们特别注意,那就是与其他事件不同,“东方之星”沉船所具有的某种有关未来中国的隐喻。

船舟及其运作,恐怕是古今中外文化上最常被人拿来对社会或政治运作做比喻的;国家或团体的领袖或领导阶层中的人物也常常被人用舵手、船长、大副,二副等来比拟;沉船,往往成为各种政治、经济、社会的失败的一种同义词.许多文化里都有众多围绕沉船流传久远的故事和寓言,不断地给人们提出各种警醒和启示。正如一九一二年沉没的“泰坦尼克”号,被后人用来作诸种历史性的比喻,一些作者也将这发生在一战爆发前两年的悲剧,视为有关西方二十世纪后续诸种灾难迭起的预言,以及西方那种随近代工业文明的迅猛发展带来的自信开始崩解的象征。一战前几十年发展的黄金岁月行将结束,乐观的情绪将让位于某种悲观和怀疑。显然,这些都还不是那么容易能被灾难发生时代的人们所理解,直到多年后,人们才意识到该事件的某种隐喻含义.需要说明一点,即使事发当时的人们对这类事件关注和感受不同,这类事件都不会不在人们的心理和记忆上留下印迹,而这种心理印迹也往往会以各种方式成为影响后来历史进程中的一个因素。那么,对将来的历史学家来讲,“东方之星”沉没会否也被他们拿来作为一种历史沉沦的隐秘的象征,从而开始他们对这个时代中国历史的陈述呢?

“东方之星”的中国是否会翻船

毫无疑问,沉船事出偶然,人们总可以找出各种外界的理由比如天气状况不佳等等来加以解释。但沉船发生的突然性,包括那仅半分钟或一分钟的翻船过程,却不能不让人怀疑船体结构本身具有的问题,对这样一艘长七十六点五米,宽十一米,型深三点一米,并有足够之救生衣,吃水深度二点五米左右的游轮,在内陆江河行驶,却在如此短暂的瞬间翻转沉没,造成船载的四百五十四人中的四百四十三人死亡,仅十二人获救,这不能不让人们有理由相信,气候状况肯定不是翻船的主因。事实上,现在知道,尽管天气不佳,当时也仍有其他的船只在该水域行驶,并未翻船,可见用恶劣天气作翻船的主因是不能成立的。此外,即使气候不佳,如果船长操作判断上不失误,相信也不一定会酿成巨灾。一个平底船,压重不够,经几次相信是以商业考量为主的改造,安全系数低,对内陆航行自然因素造成的危险缺乏警觉,规范不严,等等,都从不同的角度最终酿成这场灾难.当然这些都有待进一步的调查。只是在中国的情境下,是否最终会有一份可观公正的调查报告公佈于众,也还是让人有相当的怀疑的。

这事件不期然给我们隐喻联想。首先,内部结构如具有缺陷是要带来致命的灾难的,这点,在我们大讲改革的必要的时候是尤其值得深思的。在一片自以为是的“中国模式”礼赞声中,我们是否对这模式的内部缺陷有过深刻的体认和分析,这是很让人怀疑。不对体制结构上的根本缺陷进行改造的改革都是假改革,正如装备有GPS导航系统,卫星电视,电话等先进技术设施并没有免除“东方之星”遭翻覆的命运,靠些管理技术上的改进最终也无法让我们避免灾难的降临.轻浮、缺乏持重的船体正如中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是很难经受风浪的考验的。

此外,船长的自负,相信航路路线绝对正确,不容质疑,遭遇些意外的天气,再加之船员团队操作上的失当,就可能发生沉船。航行上如此,社会和政治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对处于巨大的历史转型关键期的中国,就更是如此。还有在这类灾难中,船长和驾驶团队往往是负有某种责任,可恰恰因位置和掌握信息之便,又是他们比任何人都最先瞭解危险逼近的程度,因此,当灾难来临,如他们不具备对全体乘客的道义责任,置他人的生死于不顾,贪生怕死,我们很可能看到的场面就是他们最先逃出生天──这在类似的船难事故中多有发生。从人性的角度这是可理解的,但从道义和责任的角度讲这又是必须给予谴责和追究的。此次“东方之星”极少的倖存者中,竟然有船长和轮机长,就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联想到中国的许多精英特别是高干子女在海外的各种包括移民在内的保险佈局,实在让人怀疑他们是否已对中国这艘“东方之星”的行驶的安全已有担忧,早已做好在风险来临之际弃船、跳船的准备。

高速最为风光,也常最易翻覆

这些年,在世界舞台上,中国的发展可谓一帆风顺,高歌猛进,似乎风景这边独好。不过,常识告诉我们:世事难料,无往不回;高速最为风光,也常常最易翻覆。中国能否经受住各种风浪考验,在未来的某刻不因各种内外结构、情境和人为的因素发生颠覆,最近几年已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一个话题.没有人希望发生船毁人亡的悲剧,但我们也要清楚,如果内部结构存有缺陷,船长和驾驶团队的训练和认识不足,在外界发生不利的因素变化下,发生翻覆的概率绝对是要远远大于其它不具有这类问题的船只,这也几乎是符合逻辑的结论。但翻船也并不是必然的宿命,加速建设一种开放的体制,能保证不断地进行各种检修,不断发现问题,消除内部的根本隐患和缺陷,船长和驾驶团队有责任感和良知,遵守规则,富远见,不冒险,以乘客的生命财产为关心的要务,即使遭遇风浪,也不见得就会翻船沉没,而即使出现船难,也不见得会导致重大伤亡。只是,这是否只流于一种善良的愿望呢?

在笔者结束此文的时候,中国股市正在发生剧烈的跌荡,大有股市翻船的态势,让许多人有沉舟灭顶的感觉.不管这场股灾最后能否顺利结尾,平稳落地,这场“东方之星”沉船灾难整一月后发生的事件,将长久地影响人们对中国经济的未来乃至整个国家发展的看法,我们会在今后一段看到它造成的对政治和社会的重大影响。至少有关中国这艘东方巨星是否会沉没的讨论将由此更甚,担忧也会更强,这些大概都是一定会出现的了。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