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接到朋友老赵从美国打来的电话,说马上就要回家看看了,要我做好接驾的准备。老赵是2002年去的美国,去干吗?治残废。那年,一场车祸,撞得他差点见了马克思,好不容易把命救回来,倒不如不救——下半身全部瘫痪,你说这还有什么意思?幸好老赵外公在美国,美国好呀,医学发达,说不定能把瘫痪整直了。抱着一线希望,老赵头也不回的登上了美国的飞机。

现在老赵回来,难道就不瘫了?我觉得奇迹会有,但出现的概率肯定不大。果然,老赵在机场门口出现的时候,依旧是他老婆推着轮椅,他说,美国嘛,也就那样,那里的医生也不见得就都是神仙。

接下来,老赵便开始走亲访友了。见见老同学,见见老同事,乃至见见老情人。几天下来,老赵说,没意思。我说,怎么没意思。他说,不自由,很不自由,因为总要老婆推着轮椅才能出去。我扑哧一笑,说,难道在美国你就不用老婆推?老赵说,那当然,在美国,我可以一个人出门,从纽约跑到洛杉机都没问题。我说,那怎么可能,你以为你的轮椅能飞起来哦。老赵说,还真让你说中了,我的轮椅就能飞。

原来,在美国,对残疾人士格外照顾,无论哪条街道,无论哪一个公共设施,都有专门的为残疾人士设置的特色设备。譬如电梯的大门,全部安装有为残疾人士设置的低矮位置的开关,残疾人士一摁开关,门就可以打开。如果是要乘汽车,汽车会有专门的为残疾人士设置的通道,不用他人协助,自己就可以将轮椅开上去。另外,几乎所有的马路都为残疾人士开辟的专门道路,就算有楼梯的地方,也会设置上下坡,方便残疾人士出入。一句话,残疾人士在美国完全可以跟正常人一样通行无阻。

当然,如此设置,所花费的成本是巨大的。据统计,单就电梯安装残疾人士开关一项,就增加了公共建设百分之三十的成本。然而,美国政府一句怨言都没有。不但没有怨言,相反还在努力改进,生怕有什么纰漏没解决被老百姓骂。

时下,中国老百姓抱怨看病难、上学难、乘车难等等,这还只是正常人所应该享受的公共福利,然而,就算是正常人所享受的福利,都难以充分享受得,更毋庸残疾人士了。解决的办法当然是增加公共建设开支了。但中国是穷国,没有钱呀。中国真没有钱?

6月27日,中央审计署署长李金华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了2006年度中央预算与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情况,结果触目惊心,以国家发改委、文化部为首的政府部门,违规挪用资金27.54亿。联想到之前的上海社保资金案,政府部门随意挪用公共资金有多么的严重,由此可见一斑。

政府是什么?在美国人看来,政府其实就是公众的管家,它所花的每一分钱都必须受公众的监督,如果滥用,就得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公众怎么监督?美国政府的做法很简单,那就是把钱用到能让公众看得见的地方,譬如给残疾人士设立特殊公共设施。我想,这一做法或多或少能给中国的政府部门做一个借鉴吧?如果规定钱必须用到公众能看得见的地方,那么还会有多少资金可以继续挪用呢?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