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血腥镇压事件已经过去18年了。

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曾说过:“人与强权的斗争,即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在196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之后的情形也是这样。中共当局一再开动各种宣传机器,极力掩盖与回避“六四”血腥镇压的事实真相。而海内外的许多有志之士,却一直致力于“毋忘‘六四’”的工作,尽管也有些人在配合杀人者,呼吁人们忘记这件事,忘记这一天。

“六四”血腥镇压事件虽然已经过去了18年,但由于种种原因,许多事实真相至今仍然不明不白或争议不断。对于一起曾经震惊世界和改变了世界格局的重大历史事件而言,这是很不应该,也是令人颇为痛心的事情。

本人作为一个“六四”血腥镇压事件的亲身经历者,尤其是作为一名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接受七年专业训练的历史文献学者,有义务和责任为该事件留下一份可靠的历史记录。为此,在1992年3月初一个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过海湾,穿过密布中共军警的小岛,爬过齐腰深的漫长海涂,遍体鳞伤地来到自由的彼岸。尽管自由是血淋淋的,但我依然由衷地感到庆幸,因为我终于获得了自由发言的权力和机会,以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

长期以来,本人念兹在兹,始终没有放弃努力。直至今日,本人终于完成了本书的定稿工作,了却了多年来的一桩心愿。

本人曾在北京大学古典文献专业就读七年,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深受中国考据学传统的影响,崇尚实证;后又在法律专门院校──中国政法大学任教,深知法律的尊严。在此,我谨以人格和良知起誓,本书所记叙的一切,都是历史的真实,绝无丝毫的虚妄,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愿意并完全能够承担一切责任。

本书的写作严格遵循中国历史学的传统和规范,主要记录本人的亲身经历,但由于个人的亲身经历总是有限的,不足以反映一个曾经引起世界瞩目的重大历史事件,因此本书中适当引用了一些身分可靠的当事人的回忆和其他相关的资料,凡是引用的部分都一一注明了出处。

本书主要记录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时间从1989年6月3日中午开始,到6月4日上午10时结束。这是迄今为止最完整的一份记录,也可以说是唯一一份记录。本书初稿完成于1990年5月,字数约50,000字。从1990年6月至今,香港《当代》杂志、美国《北京之春》月刊、美国《世界日报》主办的《世界周刊》、加拿大明镜出版社出版的《欲火重生──“天安门黑手”备忘录》一书,先后摘录发表了本书稿10,000余字的内容,题为“天安门广场清场纪实”或“天安门事件的最后一幕”。这也是目前海外各中文网站有关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事件完整记录的唯一一篇文章。本书目前的字数逾30万字,内容更为丰富详实,分量远远超过上述的这一篇文章。

本书不仅完整地记录了1989年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的整个过程,而且对一些重要事件和人物作了具体而突出的描述,例如:刘晓波、侯德健、周舵、高新绝食四君子与解放军戒严部队的接触谈判情况,柴玲、李录、封从德等学生领袖从拒绝撤离到决定撤离的过程,六部口坦克追逐碾压学生撤离队伍事件,学生领袖郭海峰企图烧毁天安门城楼一案的真相,医务人员在枪林弹雨中舍生忘死抢救伤员、记者冒着生命威胁记录历史真相的英勇事迹,积极抗命的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和消极抗命的第39集团军第116师师长许峰的故事,立功受奖、升官晋级的解放军戒严部队官兵,等等。

本书也着重阐明了一些长期存在争议或读者感兴趣、有疑问的问题,例如:

1、天安门广场有没有死人。本来解放军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以外杀人和在天安门广场杀人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毋须特别予以讨论或说明,但由于在这个问题上长期争论不休,许多读者也心存疑问,因此本书具体叙述了北京农业大学学生戴金平和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程仁兴在天安门广场遇难的情况。

2、清场过程中坦克是否曾经碾压帐篷及帐篷中是否有学生。

3、解放军戒严部队和公安部门销尸灭迹,导致许多遇难者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4、各个解放军戒严部队的进军路线、承担的任务和表现,明确指出陆军第38集团军在镇压过程中杀人最多、最为卖力,其次是空军第15空降军。

5、解放军戒严部队向天安门广场的进军命令和开枪命令何时下达。

本书在围绕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这个主题的同时,对复兴门、木樨地、西单路口、天安门城楼附近等主要开枪杀人现场的情况也有大量的叙述,期望读者因此能够对整个“六四”血腥镇压事件有一个较为完整的了解。

本书还用相当多的篇幅叙述了北京各界民众为了保卫天安门广场,为了保护在天安门广场和平情愿的学生,奋不顾身地用血肉之躯阻挡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戒严部队的英勇事迹。为此,北京各界民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正如本人在书中所指出的:“我由衷地敬佩北京的工人弟兄们,他们虽然文化素质不是很高,也不善于辞令,但是,他们却在关键时刻表现出惊人的英勇无私精神。实际上,在89民主运动中,最具有道德勇气、牺牲最惨重的不是学生,更不是知识界人士,而是北京市的工人弟兄和市民。为了保卫天安门广场,保护天安门广场上和平请愿的学生,他们一直在用血肉之躯阻挡着武装到牙齿的解放军戒严部队,浴血奋战,奋不顾身。他们绝大多数人手无寸铁,少数人手中仅有的‘武器’,也无非只是些砖头石块和棍棒而已,与解放军戒严部队军人的冲锋枪、机枪以至于装甲车、坦克相比,显得多么的微不足道!”时至今日,本人仍然认为,北京各界民众视死如归、舍身取义的精神,是89民主运动留给历史和后人最宝贵的遗产之一。

在完成本书写作之际,本人特别要感谢的是不久前被中共当局以莫须有的间谍罪名判刑五年入狱的香港资深记者程翔先生。1990年3月初,在本人流亡香港之时,得到程翔先生和他的同事刘锐绍先生的热情鼓励和支持,写出了关于天安门广场武力清场、字数约50,000字的文章,并在他主办的《当代》杂志上首次发表。后来洛杉矶华侨韩妈妈捐助了2,000美元的印刷费,由《当代》杂志将这篇文章印成方便于送入中国大陆的小册子。

最后,谨将本书献给所有的“六四”血腥镇压事件的牺牲者、受难者和89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同时也献给我的80高龄的母亲。当年为了死难者,为了狱中的好友同道,为了向国际社会说明真相,呼吁营救,我舍弃了个人的大好前程,在一个只有摄氏七度的风雨之夜,九死一生地游过海湾,抵达自由的彼岸。对此,我永不言悔。但是,我始终舍弃不了亲情,对守寡多年辛苦抚养五个子女成人的母亲的愧疚之情日益深重。我知道,当年自己不告而别、远走异国他乡之举,对母亲的打击和伤害有多么地大。16年了,我不仅不能对母亲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上一面都难以做到。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

后记:这篇文章于2007年5月21日发表于“独立评论”论坛,以下是网友的部分跟帖,以及我的回帖。“小平房六号”是我的网名。“黄喝楼主”是中国异议人士杜导斌的网名,他目前在狱中。

作者: 吕京花 纽约的朋友,在6月3日晚领事馆前,我会带来一些书。 2007-05-22 18:44:41 [点击:146] 为了节省时间,不提倡收支票和信用卡,只收现金。^&^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北京工自联老朋友! 2007-05-22 19:05:14 [点击:156] 多谢民运的老朋友们!民运老朋友莫逢杰无条件垫付了二千五百美元的出版费用。他也是穷哥们,年过六十仍然打两份辛苦工,每年给六四遇难者捐二千美元。这么多年来,他给政治受难者的零星捐款不计其数。

作者: 新大陆人 来晚了,致敬! 2007-05-22 09:14:38 [点击:169] –16年了,我不仅不能对母亲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上一面都难以做到。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1吴老师不拿米国护照,也可以申请旅行证件,前往香港,或台湾,与老夫人见一面,尽一下孝。有人都早已把父母接出来尽孝,忠孝可以两全。中共国是伪国,不用承认。中华民国才是祖国,中华民国承认双重国籍。

–在195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 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2布拉格之春好象是1968年,请吴老师查一下。布拉格之春后21年,1989年,捷共倒台。北京屠杀21年后,2010,也是民国99年,99归一,中共伪政权也差不多了。

致敬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是1968年,新书中没有错。 2007-05-22 13:29:55 [点击:122] 朋友在转发此文时,将文中大写数字一律转换成阿拉伯数字时出了错。另一处“1992年3月初”应是“1990年3月初”之误。

作者: 旁观者昏 我肯定会买老兄的书。 2007-05-22 06:22:01 [点击:124] 吴兄多年来不能回家探望亲人足见吴兄多年来作为与他人之巨大差别。如果我意在鼓励你永不回家则天地不容。但由己推人,回家时看到父母思念孩子的泪水,看到海内外那么多当年无比激进的人都可以快活地来来往往,更有人发家成为富豪(做反革命就要做大可以得到优待是小时候就懂的道理),也知吴兄付出的巨大个人牺牲,你这书一出,回家的日子就更遥遥无期了–你自己把路堵死了,老兄称得上个仁义汉子!

好话不多说了,不是老兄不配,而是说了让人难受,TMD世道!

作者: 云儿 办探亲有没有困难? 2007-05-22 04:48:46 [点击:221] 要是尊亲身体还过得去,想办法接出来见一面。有一招是去香港。我有一个朋友,不能回国,跟70多的老母亲,是在香港见的面。18年了,见一面,也是尽孝道。

[独评] 子欲孝而亲不在,许多人已无亲可探了. 钟馗 [0 b] 2007-05-22 08:26:08 [点击: 104] (699310)

莫非是钟馗兄的亲身之痛? 草根 [0 b] 2007-05-22 11:58:22 [点击: 103] (699355)

作者: 潘晴 仁华兄:历经十八载寒暑,您的泣血之作终于面世了! 2007-05-22 04:14:48 [点击:185] 仁华兄:

历经十八载寒暑,您的泣血之作终于面世了!为了拒绝历史的遗忘,为了还原”六四”的真相,您不光尽到了”履行自己作为历史见证人和历史文献学者的神圣职责”;您近二十年来的生命历程,更彰显出一代男儿为理想而承担苦厄,为正义而付出牺牲的道德勇气!您的大作将为向世界呈现一幅中国现代史上最重要的历史画卷!

以”六四”--血铸的历史!”八九”--不灭的希望!为图腾的、曾参与了那伟大的历史进程的一代人,都会从内心深深地感激您!作为以实现中国民主化为己任的民运中人,我由衷地祝贺您!

九零年,我曾在”民阵二大”上,见到过您演讲时那--犀利而激昂的豪情,至今仍记忆犹新。时光飞逝,一晃已是十七年了。最近,常和军涛聊起您,也不断的在网上看到您的文章,深为您这些年来的经历所感动!如方便的话,请告诉我如何购买您的作品。(我已发E给您)

再次向您表达敬意!

顺致:安康!

潘晴

作者: 草根 最后一段很感人。 2007-05-22 02:32:22 [点击:190] 你现在如果回家,是否不许入境?

实在不行就设法混回去,李洪宽就这样回家一趟。

作者: 小平房六号 不能入境。我没有任何国家的护照。 2007-05-22 02:39:49 [点击:238] 如果有美国护照,用英文名字,可以混进去。我已拿了十七年美国绿卡。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不针对任何人:以中国人的身份批判中共,或者再死磕一次,更来劲。

作者: 草虾 一个伟大的爱国者成了无国籍人 2007-05-22 06:38:10 [点击:133] 达赖喇嘛也没中国护照?

作者: 毕时圆 以前我一直想不通 2007-05-22 03:48:10 [点击:178] 孙大炮就是有几个国家的护照的。之后问过很多人:老魏、王炳章、倪育贤、杨建利、王军涛……等人才知道个中原委。向把一切献给咱们中国未来的诸位致敬。

作者: 草虾 中共法定一入外籍就自动失去国民资格 2007-05-22 06:19:28 [点击:151] 若以外国公民身份与共匪玩,共匪可说成外国干涉

作者: 贝苏尼 致以崇高的敬意! 2007-05-22 02:26:45 [点击:187] 经常有人问,“这些过去的事还说它干什么?向前看吧。”然而遗忘并不是空白,响应当权者号召“向前看”,“宜粗不宜细”的结果,就是掩盖血腥和反抗。中国独立知识分子应该学习捷克人的榜样。

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曾说过:“人与强权的斗争,即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在195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很多年前读过你的一篇文章, 2007-05-22 02:44:41 [点击:162] 记忆深刻,是写六四事件前后丹麦(?)留学生的活动,是你的亲身经历。文章写得很好。

作者: 贝苏尼 谢谢! 2007-05-22 08:02:00 [点击:128] 纪念六四十五周年时写的,标题就叫“遗忘是一种记忆”。请指教。当时我已经到丹麦了,参加的是留学生的抗议活动。

作者: 毕时圆 写得好。 2007-05-22 01:51:02 [点击:140] 写得理性:

捷克流亡诗人米兰。昆德拉曾说过:“人与强权的斗争,即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在1958年捷克布拉格之春血腥镇压事件之后,捷克统治 者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忘记这件事,而捷克独立知识分子所做的全部工作,就是要人民不要忘记这件事。

写得感人:

最后,谨将本书献给所有的“6.4”血腥镇压事件的牺牲者、受难者和89民主运动的参与者,同时也献给我的80高龄的母亲。当年为了死难者,为了狱中的好友同道,为了向国际社会说明真相,呼吁营救,我舍弃了个人的大好前程,在一个只有摄氏七度的风雨之夜,九死一生地游过海湾,抵达自由的彼岸。对此,我永不言悔。但是,我始终舍弃不了亲情,对守寡多年辛苦抚养五个子女成人的母亲的愧疚之情日益深重。我知道,当年自己不告而别、远走异国他乡之举,对母亲的打击和伤害有多么地大。16年了,我不仅不能对母亲侍奉尽孝,甚至连见上一面都难以做到。我苦难的母亲啊,您能原谅我这个不孝的儿子吗?

作者: 文稼 为未来的六四清算与和解准备了翔实的资料, 2007-05-22 01:32:26 [点击:180] 多谢楼主的努力,希望心血没有白费。

另建议:尽管吴先生名士清高,不在意发行量,但还是搞搞促销活动为好,就在这个论坛上推销几本也好。

请广告一下如何购书,如何?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好意!论坛有论坛的规矩, 2007-05-22 01:59:41 [点击:173] 我得遵守,不能打商业广告。有兴趣的朋友可给我发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美国的朋友打电话也行:(626)3278855我不能装清高,出版的经费都是向民运穷哥们借的,必须还。本坛网友刘因全兄就在提供书号、注册出版社等方面给予不少帮助。

作者: 主妇丁 恭喜平网,贺喜平网! 2007-05-22 08:38:23 [点击:155] 本坛网友出书,但做广告不妨。酌删条内“纯粹”广告帖,指不相干的人来此乱作广告,如不加以限制,泛滥成灾就别讨论了。:)

作者: 草虾 20年磨一剑 2007-05-22 01:12:28 [点击:126] 从89前奏的86学潮算起,20年多了

作者: 根源 再次表达最高的敬意~~~~ 2007-05-22 01:04:07 [点击:146] 头①次读到吴先生的大作,就是那篇《最后①幕》,印象相当深刻,怼您的大名就牢牢地印在脑中了。虽然暂时木油机会弄到这本书,但我相信,这早是迟早的事而已~~~~

作者: 黄喝楼主 兄的大作出来了,可惜我没法子弄到手。 2007-05-21 23:31:43 [点击:139] 先拜读,然后写点书评什么的,造造舆论,弟能帮的忙,也就这个了。如此,岂不互利互惠皆大欢喜?我免费读书,兄免费做广告。我们成商业关系了:)

作者: 钱由 向吴仁公致敬 2007-05-21 22:37:01 [点击:182] 仁公这句說的好:“最具有道德勇气、牺牲最惨重的不是学生,更不是知识界人士,而是北京市的工人弟兄和市民。”其中道理很简单,在中共专制下,受教育程度越高,洗脑越深重。相比之下,“文化层次低”的还多少有点人味儿。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多谢!听说先生改了网名, 2007-05-21 23:14:08 [点击:158] 能否告知原来的网名,也好有机会拜读大作。我来此不久,孤陋寡闻,有此一问,请见谅。

作者: 钱由 没改,因此就谈不上有什么文字了 2007-05-22 09:53:12 [点击:115] 仁公独善其身的精神难能可贵,钦佩。作为信奉唯物主义的我们这一代中的一员,放着可捞的好处不干潜心执著地收集“没用”但是珍贵的历史资料,若无追求真理的热情和面对邪恶专制的勇气是很难做到的。

作者: 旁观者昏 向吴兄致敬。 2007-05-21 20:45:31 [点击:146] 天降大任於先生,也必保佑先生度过难关。在众多六四后逃亡出来的朋友中,吴兄的声音来得晚些却更实在。多年不懈努力写成此书以报百姓和亲人,算得上义孝双全了。

作者: 赛昆 吴兄是何时到香港的? 2007-05-21 20:02:43 [点击:185] “在1992年3月初一个寒冷的深夜,我冒死游过海湾…”

“1990年3月初,在本人流亡香港之时…”

莫非吴兄在1990年去了香港,然后又回大陆,再后又游回香港?

游过大海投奔米字旗的中国人,都可称为伟大的中国人。

作者: 小平房六号 编辑将时间弄错了。谢谢提醒。 2007-05-21 20:20:07 [点击:104]

作者: 小渔 还有,书封面设计的也不咋的,太死板 2007-05-21 20:37:37 [点击:146]

作者: 钱由 我觉得很好,死人的事情本来很沉重,“死板”就对了 2007-05-21 22:38:53 [点击:95]

作者: 小平房六号 抱歉!为了省钱,自己设计的, 2007-05-21 20:46:19 [点击:155] 二十年前的编辑水平。不过,省了六百美元。不,赚了六百美元:)

作者: 小平房六号 1990年3月初 2007-05-21 20:14:37 [点击:158] 我是先游泳到澳门,然后坐渔船偷渡到香港。

作者: 黄喝楼主 兄等偷渡投奔自由的故事,如果能拍成电影,效果肯定不错。 2007-05-21 23:38:48 [点击:134] 可以让更多的人,当然主要是外国的人,了解中国当代。

作者: 小平房六号 对,还有从未透露过的“情色”故事, 2007-05-22 00:22:38 [点击:205] 肯定符合好莱坞的要求,也可满足草根的兴趣。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