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早知道《冰点》复刊要刊出批判袁伟时的文章,但对谁会第一个下场,还是不无好奇。窃以为,即使是“狼奶”一词的发明者邓力群,怕也不肯蹚此混水,为封了自己嘴巴的中宣部打先锋叫阵作伥。除了中宣部的“新闻阅评组”,眼下还有谁会如此不惜羽毛?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张海鹏先生的《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我实在不胜惊讶!堂堂研究员的大作竟如此漏洞百出荒谬绝伦。陈腔滥调,简直就象刚从墓穴里爬出来几十年未食人间烟火似的。“以己昏昏,使人昭昭”!大跌眼镜之余,只有这八个字的感叹。

张研究员在《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的主题》《近代中国的主要任务》一节中说:

“反帝反封建,是近代中国历史发展的基本主题。在基本上完成了反帝反封建的任务后,在人民掌握了国家的主权后,国家的现代化事业才能够比较顺利地进行。”

历史而有“基本主题”,自亦应有布置“主题”之主。距“9.18”不足两个月,在江西端金成立洋里洋气的“苏维埃人民共和国”,“武装保卫苏联”,撕裂中国,缩海棠叶为“大”雄鸡,抑亦“反帝”之壮举乎?奉林则徐为民族英雄,却全然不理会林少穆之预言:“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反封建”,“封建”早在2,000多年前就已被始皇帝废了,哪里还须尔等来反?“封建”的涵义在中国文献中早就史有共识。放眼九州,而今除了中宣部这部气焰熏天、权重超越明代东西厂的“封”杀之“建”,哪里还有别的“疯剑”?“反封建”这活儿,显然不是中国人吩咐下来的。假人民之名义“掌握了国家的主权后,”在“反封建”烟雾弹的掩护下,专制极权“才能够比较顺利地进行”,得以登峰造极。

柳宗元作《封建论》,把由部落、方国(方伯连帅)、封建(裂土田而瓜分之)至秦的“裂都会而为之郡邑”,“公天下之端自秦始”看作时代脉络,并认为这个“势”无法逆转。殊不知不肖子孙吮足狼奶,即获神奇力量。既敢不畏鬼神逆“势”横行,出卖几个老祖宗又何足道哉!

数年前读华东师大历史系教授王家范先生所著《中国历史通论》时,作过一点笔记。在《封建时代》一章中,先生说:

“西欧的‘feudal system’(‘feudalism’),直译应为‘领地分封制度’。据日知先生的考证,将‘feudalism’转译为‘封建’,始作俑者为严复。黄仁宇则说,其事最先是由日本人以‘封建’一词移译‘feudal’,庶几近之。想不到经出口转为内销后,我们却连自己的家当也闹糊涂了,中国原来的‘封建’也成了‘feudal system’或‘feudalism’。”

其实,我们后来所采,不管“老封建”、“新封建”,也不尽是按着西欧中世纪“feudalism”的模式,而大都是照着斯大林《联共(布)党史》教程里的“经典定义”去解说的。斯大林是属于最教条、武断的一个人物;他最喜欢下钢铁一般坚硬的“定义”。但话一经说死,就承当不起活泼泼历史事实的严格检验,现在已众所周知。(王家范:《中国历史通论》p43页)

原来如此!对斯大林钦订中共奉行的经典“新封建”,李慎之先生认为:“是政治势力压倒‘知识分子的人文精神’的结果”。“完全是中国近代政治中为宣传方便而无限扩大使用的一个政治术语”。力透纸背,的是谠论。

“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毛泽东语),马克思为人类社会发展规定了五形态,一定要经过奴隶社会,一定要经过封建社会,一定要经过资本主义社会,一定要经过社会主义,只有这样才能到达共产主义。列宁批示:“中国是处于半殖民地地位的国家,是落后的半封建的农业国家”。虽然众多历史学者根本就不同意洋人这一说、“全盘西化”。终是斯文敌不过“马腿”。[注]

先秦的“封建”遭此强暴,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镇压法轮功,源源不绝接二连三的人祸又从何而来?

痛定思痛,人们沿着灾难之路溯流觅源。袁伟时先生说,在经历了反右派、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等史无前例的三大灾难后,人们沉痛地发觉,这些灾难的根源之一是:“我们是吃狼奶长大的。”“20多年过去了,偶然翻阅一下我们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我们的青少年还在继续吃狼奶!”

正视中学历史教科书,提醒国人注意“狼奶”有毒、误“人”子弟。这也正是中青报冰点周刊为什么对袁文予以关注之所在。而张研究员却竭力要证明我们的历史教科书非但不是“狼奶”,而且是富含各种维生素有益青少年身心发展的“马乳”。敢问研究员,“要武,不要文质彬彬。”(毛泽东语)六亲不认的红卫兵也不是狼奶喂出来的?

难怪袁先生要忧火如焚:“……如果天真纯洁的孩子吞食的竟是变味乃至有意无意假造的丸丹,而其中大多数大都无缘重新学习,只能让偏见伴随终生,甚至因而误入歧途;这样的损失是难以数计和无法弥补的。不幸,现行的《中国历史》教科书正在扮演这样的角色。”

“……大多数大都无缘重新学习,只能让偏见伴随终生,甚至因而误入歧途;这样的损失是难以数计和无法弥补的。”初读这番话时,我心如遭雷击。我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种切肤之痛,特别是在读了张海鹏研究员这篇大作之后,对狼奶的“后劲”或会有更直接更客观的认识。

围绕《冰点》被封,檄涌如潮。“所有知识策略中最卑劣的就是自以为是地指责其他国家中的恶行,却放过自己社会中的相同行径。”用萨伊德的这番话来对照一下我们身边形形色色的文化人,平面或立体的研究员、诗人、作家、导演、责编、各级政协人大代表、栏目主持人等头面人物,关注他们有无狼奶后遗症,关注他们有无复制兜售“狼奶”的嗜好,不无意义。揭露“新闻评阅组”的恶行,进而折断中宣部这柄诛杀民主自由为王前驱的“疯剑”,掐断狼奶的源头,窃以为,这才是我们今天应该齐心协力去做的头等大事。

[注]王家范:现行教材“敕令”一致的古史分期,根据我的记忆,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或60年代初由当时的教育部“定于一”的。在此之前,新史家中间,也包括吕振羽、范文澜、翦伯赞,主西周“封建”的是主流。建国后出现过三四家纷争的局面。我就读的大学也属“西周封建”派,且戏称为“老封建”。后来由教育部颁订的教学大纲,决定以郭沫若《中国古代史的分期问题》为“经典”定于一。但它之所以成为“经典”,完全是因为当年毛泽东主席赞成此说。(王家范:《中国历史通论》华东师大出版社2000年11月第一版p42页)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