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日内瓦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十七次会议侧记(2013年)

Share on Google+

受到国际笔会的邀请,本人会同伦敦总部的Cathy Mccann,美国笔会的Deji Olukotun一同参加了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UPR)第十七次会议10月22日对中国的人权审议。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制度(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简称UPR)是联合国近年来在人权问题上所设立的一个新的机制。它有别于以前的人权委员会。原来的人权委员会每年只开一次会,有选择性地对一些人权状况恶劣的国家进行调查和批评。但这样往往会引起被批评的国家的不平之鸣,声称选择过于政治化,而且有双重标准之嫌。因此在2006 年3 月15 日,联合国大会通过60/251 号决议案,建立了人权理事会来取代原来的人权委员会。同时推出了普遍定期审议机制,规定让联合国全部的192个成员国都参与审查和被审查。

普遍定期审议(UPR)是一个独特的程序,每年至少要召开3次常规会议,并且在一轮四年期限的时间内,审议所有的会员国。在开会期间,也允许公民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参加,一边开大会,一边开小会,让各个组织自己去游说、召开记者会并散发自己准备的资料。第一轮的四年是从2008至2011.目前是人权理事会的第二轮期间,将召集14次工作会议,每次对14个国家进行审议。10月21日至11月1日之间是普遍定期审议举行的第17次会议,这次所审议的14个国家中包括中国,因此中国政府于9月25日就公布了一份《国家人权报告》(全文见http://news.sina.com.cn/c/2013-09-25/025028291924.shtml)。这份《国家人权报告》是北京政府发动了外交部和近30家立法、司法、行政部门组成工作组,并取得了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中国人权研究会、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等近20家非政府组织和学术机构的综合意见,而完成的一个大部头的人权文件。并且还通过外交部网站广泛征求了公众意见。

如此人海战术的大手笔,写出来的报告自然圆满周全,但是正如所有政府的官样文件一样,它里面充斥了假大空的味道。当头一棒就是“中国政府努力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发展道路,建立健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人权保障制度,不断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人权理论”,三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金牌一股脑儿倒出来,用它当挡箭牌来封众人之口,给自己铺个下台阶。这份报告面面俱到,从立法到执法,从人权到生存权,从住房权、教育权、健康权,从食品安全、环境保护到死刑、酷刑,从职工权益到妇孺老残的照顾,从新闻媒体到宗教自由、少数民族,生老病死,上天下地,简直无所不包。粗一看来,令人动容,真是个体恤百姓平民的德政啊。包青天看了都会老泪纵横,觉得公堂清明,贱民无冤,自己可以乘黄鹤归隐了。可是,不知是否网络中毒,妖言惑众,如今一上网就满眼苍痍,惨不忍睹,怎么有那么多城管打死人、街头集会群众被暴打逮捕、异见份子被喝茶、被失踪、被精神病,维吾尔“分裂分子”被酷刑、被处死,还有那些“享有宗教自由”的藏人,是否有都精神分裂才去自焚?似乎《国家人权报告》早就洞悉了这些捣乱分子和反华敌对势力的阴谋,因此抛出了一卷精心绘制的和谐社会的人权浮世绘,展现了朗朗乾坤,盛世太平的虚拟世界。

面对这样动用了国家巨大的人力物力资源,准备出来的内容丰富得令人眼花缭乱的文件。这场审议中国的大会是由沙乌地阿拉伯、塞内加尔和波兰三国担任主席团,为时3个半小时,被审议的庞大中国代表有70分钟时间发言陈述,中国人权状况多么渐入佳境,人民幸福指数不断提高。其他成员国有140分钟的时间来反驳或提问。但是场子内外的非政府组织代表们都经验丰富,只攻其痛点,不及其余。22号这天除了国际笔会递交批判和建议稿之外,还有北美杨建利的公民力量所收集的5500人签名的呼吁反对中国继续担任人权理事会成员的联名信,维吾尔人的抗议团体、海外藏人组织和法轮功的代表都在场。

附录一:国际笔会对普遍定期审议第17届会议关于中国的建议

附录二:独立中文笔会就联合国普遍定期审查提交的关于中国言论自由状况的报告

阅读次数:5,39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