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国涌:高耀洁——德兰修女的影子

Share on Google+

12月27日,中国影响最大的报纸《南方周末》将“2001十大传播突破奖”之一授予并非从事新闻传播的高耀洁和桂世恩,前者是河南省中医学院教授,后者是武汉大学医学院副教授。高耀洁,一个76岁的普通老人的名字再次引起了世人的注目。《南方周末》在颁奖辞中说:

“在连续几年的时间里,他们各自出于本能地将河南上蔡县文楼村的艾滋病疫情告诉世人,他们竭尽所能地救治这些病人,还大力呼吁政府和社会正视因献血传播艾滋病的事实,并在国内外引起极大反响。……这一传播功绩超过了任何媒体。”

今年,高耀洁还因此获得了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健康与人权奖”。由于这个与现代文明对立的制度以及怕见阳光的地方权势集团的种种阻扰,她未能亲自出席联合国的颁奖仪式。但她得到了2万美元奖金和1万美元路费,对她而言这无疑是一笔巨款,她的住房马上面临拆除,这笔钱足够买一套房子,可是她却毫不犹豫地把这些钱全部用来印刷《艾滋病/性病的防治》一书,一次就印了12万册,全部免费赠送。

自1996年以来,她一直自费印制有关艾滋病的宣传资料,以各种形式向社会发放资料达40多万份。而在她自己即将被拆除的房中,记者看到除了堆满防治艾滋病的资料,简陋得只有几件陈旧的家具,没有暖气,仅仅靠一只小煤炉取暖。在中国北方的冬天,天寒地冻之中,她只能凑在小煤炉旁写稿,她还要以微薄的稿费资助30多个艾滋病人的孤儿上学、生活。

她以76岁高龄,心系这个几乎被世人所弃的艾滋病患者群落,为此付出了全部的心血,自己至今生活在贫寒之中,却那么乐观。她使我想起了德兰修女,尽管她所做的远没有那么多,她们所处的时代、环境也完全不同,但我相信高贵的灵魂都是相同的,尤其是在这个暗淡无光的年代里,在这块人性正在一点一点流失的土地上,高耀洁,一个普普通通的医学教授,以她多年来持续不断的默默努力,为我们找回了一点人的尊严。

长期以来,高耀洁坚守清贫的生活,执着地关注被这个世人漠视的艾滋病群落,救治病人,帮助孤儿,并不遗余力地把这一真相告诉世界,致力于传播艾滋病防治知识,而这一切都是她自觉、自愿的行为。一个古稀老人的选择,显示了人性中最为高贵的一面,与那些穷奢极侈、一掷千金的豪门权贵,与脑满肠肥、喝婴儿汤的大款、暴发户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她与他们的不同几乎超过了人与兽的不同。如果说我们这个民族还有什么希望的话,希望就在高耀洁这样的人身上,她人性的光芒足以照亮我们灵魂深处的阴暗与潮湿,老大民族因为拥有这样优秀的儿女就不至于永远沉没在无边的虚无、腐朽与黑暗之中。《南方周末》称她们的努力“超过了任何媒体”,我更是从她们身上依稀看到了德兰修女的影子,看到了超越一切宗教、政治、国界和种族的人道情怀。我甚至认为,正是因为有她们这些人的存在,人类才成其为人类。(学而思)(3/10/2002 2: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3,1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