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谁挑起了朝鲜战争?

1950年6月25日,统治北朝鲜的金日成命令朝共(朝鲜劳动党)军队人民军,越过三八线,攻打南朝鲜(韩国),从而挑起了历时3年的朝鲜战争。最初朝共军队很快攻占汉城和南朝鲜大部分地区,一度将南朝鲜控制区压缩为包括釜山在内的仅1万平方公里的狭窄地带。

朝共之所以能在战争初期占据上风,乃是凭籍中共和苏共的强力支持。早在1949年,中共刚刚建政,就抽调解放军中的朝鲜族官兵,合计兵力6.9万人,编入朝鲜人民军,构成朝军总数的一半。战争爆发后,中共又将解放军中的朝鲜族官兵10万人编入朝鲜人民军,构成朝军主力。

1950年9月15日,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登陆仁川,协助南朝鲜反攻,之后迅速收复失地,攻占平壤,并推近至中朝边境。早已潜进北朝鲜、并为朝军后盾的中共军队(“志愿军”),与联合国军直接交战,号称“抗美援朝”。历经两年多大小战役拉锯后,各方达成停火协议。南北朝鲜回到战前的三八线,各归自守。

表面上看来,南北朝鲜或中美双方打了个平手。但鉴于南北朝鲜的分治又回到战前状态。作为战争的挑起方,金日成和北朝鲜无疑遭到可耻的失败。据中共自己的保守数字,中方军队死亡14万,受伤被俘失踪25万,共减员83万,付出巨大代价。战争结束后,在南朝鲜的要求下,美国驻军当地,至今依然;而北朝鲜却对中共军队下逐客令:“不得留下一兵一卒”。中共在战略上的失败,显而易见。

若干年后,南朝鲜(韩国)跃为发达国家,傲于全球;北朝鲜沦为饥荒之国,哀鸿遍野。从军事、经济、道义、地缘政治等诸方面合计,南北朝鲜及美中各方,孰胜孰败,一目了然。

37. 是“右派”还是“左派”?

1957年,毛泽东引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古语,号召民众“给党提意见”,还保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一时间,国内知识分子大喜过望,国际上也泛起“中共要搞民主”的幻想。几个月后,中共突然翻脸,反戈一击,把“为党建言”的知识分子,共计55万余人,统统打成“右派”。(包括“中右分子”、“反动分子”等,则共计160多万。)有人被迫害致死,有人被打入大牢,大多数则被下放劳改。毛泽东公开承认,他搞的是“阳谋”,目的是“引蛇出洞”。

中共“反右”的背景是:1956年在苏联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破除个人崇拜。对毛泽东而言,这是物伤其类,竟策动“反右”运动,清除本国异己。于是,当多数“社会主义”国家的专制相对减缓、政治气候相对放宽、民众苦难相对减轻之时,中国却逆向发展。“反右”开创了随后中国历史恐怖与血腥的20年。中华民族遭遇双重劫难、双重悲剧:共产党统治外加“共产主义阵营”中中共极端的暴政。

实际上,被打成“右派”者并非什么“右派”,而都是货真价实的“左派”。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当年从“国统区”(如上海)投奔“解放区”(如延安)的左翼亲共知识分子。满怀“解放人类”的理想,却落入极端专制的囚笼。1980年,中共重评“反右运动”,因当年“反右运动”乃毛泽东策划、邓小平主持,此时邓出于私心,坚持对“右派”不予平反,祇予“改正”。声称当年“反右”是“必要的”,仅仅犯了“扩大化”的“错误”。于是,邓亲自裁定,仍将包括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储安平、陈仁炳等在内的近百名人、以及各地知识分子一万多人,保留为“右派”,“不予改正”,留下尾巴。

事实上,未被“改正”的“右派”,仍然属于不折不扣的“左派”。“左派”们的下场,从一个侧面佐证:毛泽东和中共,破坏了古今中外所有道德底线与行为底线,甚至连“逆我者亡,顺我者昌”的封建行为底线,都变成了“逆我者亡,顺我者亦亡。”中共的霉暗心理和乖张暴戾行为,足为今日所有亲共媚共者戒。

38.是天灾还是人祸?

50年代末,中共发动“大跃进”运动。在“赶英超美”的口号声中,中共宣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毛泽东亲自鼓动各地“放卫星”,到处制造“亩产上万斤”的假新闻。一时间,高指标、瞎指挥,盛行全国:“共产风”、浮夸风,大行其道;“以钢为纲”,全国胡挖乱采:“大炼钢铁”,民众砸锅弃勺;乱砍乱伐,生态环境遭到毁灭性破坏;最致命的是国民经济由此崩溃,大饥荒接踵而至。到60年代初,3800万人(另说4300万)被活活饿死。短短3年,饿死者比中国历史上几千年间饿死人的总数还要多。而且,这等人祸,即因政府行为失当造成的惨剧,在中共之前的历朝历代,都不曾发生。

与此同时,中共赶制原子弹,不惜耗尽国库。中共造出第一颗原子弹,耗费41亿美元。如果将该笔钱用在老百姓身上,以当时的物价估算,“饿死的3800万人,本来一个都不会死。”(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面对大饥荒,中共谎托为“三年自然灾害”,毛泽东谎称“七分天灾,三分人祸”。连刘少奇都看不下去,当众揭穿: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因此被毛整死。

事实上,在中共统治下,几乎每一场灾难的背后,人祸都胜似天灾,人祸叠人祸。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共官方于3年之后才公布伤亡数字:死24万,重伤16万。这场大地震,又创下多项人类历史纪录:死亡最多,损失最大,救援最不力,重建最迟缓。

屡犯渎职罪的中共,不仅从未向民众认错、道歉,更无意下台,还随时往自己脸上贴金,“变坏事为好事”。掩盖手法,至今未改。举凡萨斯瘟疫、禽流感、艾滋村、层出不穷的矿难,等等,中共的“舆论导向”,都着墨于“党和政府的关怀”、“灾情得到控制”,云云。人为松弛预警机制,再埋人祸于未来。

39.“文革”到底是怎么回事?

“文革”全称“文化大革命”,是毛泽东一手发动的政治运动之一,就像他从前发动的所有政治运动一样,“文革”也以整人斗人杀人为特征,惟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嗜血成性的毛泽东早就狂言:“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与人斗,其乐无穷。”

“文革”起源于毛泽东与刘少奇之间的权力斗争。在此之前,毛泽东发动“大跃进”,导致国民经济崩溃,数千万人被活活饿死。天怒人怨,不满情绪弥漫于民间,也蔓延于中共党内。毛泽东在党内陷于空前孤立。眼看“皇位”不保,私欲和权欲极度膨胀的毛泽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犯罪“进行到底”。不仅毫不反省“大跃进”导致的大灾难,反而发动破坏程度更为猛烈和深重的“文革”。

毛泽东煽动年轻无知的中学生或大学生起来“造反”,打倒了以刘少奇为代表的大批党内政敌,甚至将刘少奇等人从肉体上灭绝。党内权力斗争残酷如此,国家和民族本身,也连带遭受史无前例的浩劫。

“文革”导致中国经济彻底崩溃,与世界差距空前拉大:“文革”拖垮了中国教育,高等教育完全废止:“文革”扫荡了中国文物古迹,包括黄帝陵和孔庙等祖宗之庙,都尽遭损毁:“文革”毁灭了中国文化,传统的儒家文明和孔孟之道遭到肆意凌辱和践踏;“文革”破坏了中国环境,在“大跃进”重创的基础上,中国生态环境更趋恶化:“文革”摧残和屠杀了大量生命,数以百万乃至千万计的中国民众,死于非命,部分地区甚至上演“人吃人”的惨剧:“文革”冲垮了中国人的道德底线,同志出卖和亲情决绝,使人性泯灭而兽性泛滥……所有这一切,对国家和民众遗害至今。

毫无疑问,“文革”是毛泽东和共产党对中华民族犯下的天大罪行,铁证如山,罪不容赦。中共自知罪孽深重,至今将“文革”列为历史禁区,不准研究,不准评论,不准追溯。

40.亲共和投共的下场是什么?

有人以为,祇有反对中共的人,才遭到中共的迫害和摧残。事实上,半个多世纪以来,中共不仅迫害和摧残了无数普通中国人,也迫害和摧残了无数他们自己的同路人,即那些亲共和投共的人。

上世纪上半叶,中国知识分子普遍左倾,其中,许多人抱着天真的幻想,投奔延安,投靠共产党。不久就发现,中共独断专行,内部等级森严远甚国民党。当这些知识分子稍有微词,就遭到整肃。比如王实味,仅仅因为写了一篇批评中共官僚主义的《野百合花》,就惨遭杀害。其他如丁玲等人,则在“延安整风”中,被整得“脱了形”。

上世纪50年代初,因朝鲜爆发战事,中共为了“稳住后方”,不惜食言失信,突然集中屠杀先前投诚、起义、和被俘的原国民党官兵,共计100多万人。50年代末,中共掀起“反右”运动,一百多万人横遭迫害。这些“右派”(实为左派),都是当年从国统区出走(甚至从海外归国)投奔共产党的人士,比如林昭、储安平、章伯钧、罗隆基等等。

上世纪60年代,毛泽东发动“文革”,掀起更大规模的迫害狂潮。不仅令数亿生灵涂炭、数百万知识分子遭殃,就连中共党内的大小干部,都遭到批斗、羞辱,甚至凌虐致死,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陶铸,张志新等。无数早年亲共和投共的社会精英,不忍凌辱,纷纷自尽,比如老舍(著名作家,投水自尽)、傅雷(著名翻译家,上吊自尽)、上官云珠(著名演员,跳楼自尽)、陈琏(蒋介石秘书陈布雷的女儿,曾为中共充当内线,跳楼自尽),等等。

时至上世纪80年代末,中共两任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也因同情学生,触犯把持既得利益的中共特权阶层,而在党内遭到谩骂围攻、非法罢黜、乃至终生软禁,均含恨而死。

亲共和投共下场如此,可惜还有部分中国人,乃至部分海外华人,为中共宣传所惑,为中共统战所误,至今执迷不悟,继续亲共投共,与虎谋皮,与狼同行,甚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阿谀中共政权,诋毁民主力量。其下场可想而知:要么为中共所害,要么与中共同归于尽。定数难逃。◆

北京之春2007年3月29日

By editor

在 “陈破空:关于中国的常识(八)”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