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会海因缘

Share on Google+

盛夏热浪,直压中原,郑州城大街小巷,热气逼人,人们自中午等候到黄昏,希望老天能起点凉风,可是天公偏不作美,黄昏时整个城市仍然异常闷热。

某大学家属区的草坪花架之下,几个老人,手摇芭蕉扇,不住埋怨老天无情。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走过来,说:“叶教授,您家的空调装好了么?”一个西瓜形脸庞的老教授说:“汤教授,我要是装得起空调,还在这花架下找凉气么?”另几个人说:“汤教授,你装了么?”汤教授说:“我早装了。”几个人齐问:“哪为啥不在家里凉,到这儿干嘛呢?”汤教授说:“我看几位德高望重在此,就来玩了,想学点真知。”几个老人呵呵一笑,说:“那就请叶教授给我们讲讲红学吧。”叶教授也不客气,猛摇几下大蕉扇,说:“《红楼梦》是一部奇书,是众所周知,我最近作了考访多考证,断定曹雪芹是曹操的四十代孙,身上有祖传的文学细胞,他的牙齿是三十七颗,所以与众不同。脂砚斋是曹雪芹的京都艺妓。”抬手擦额上的汗说:“死天气,太热了,真像曹雪芹写的热天一样,鹤儿也热得打盹。”汤教授说:“叶教授不愧为红楼博导,世界名家,一翻宏论,今人受益,不过教授为什么不利用红楼学专长,到市场经济中开拓开拓呢?”叶教授与几个老人说:“红学怎么与市场经济挂钩呢?”十来只老花眼睛紧盯汤教授,汤教授:“诸位老先生,晚辈不揣浅陋,请勿笑我鄙俗。窃以为,市场经济铺天盖地,随之者富,逆之者穷,我们校园净地亦不能免。试看如今娼妓有别墅轿车,教授无好衣好食。我们必须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才能改更窘境。”一个长着蛤蟆嘴的教授说:“汤教授,刚才算作是引论,快切入正题吧。”汤教授说:“红学是伟大的迷人的,为举世无数人瞩目。你们看到报刊上’康尔阴’香粉的广告么?”另一个长番瓜脸的教授说:“快点谈谈红学与市场经济的挂钩方法,讲话,做文章不能离题太远,不要让自己的思路成脱缰的野马——乱奔。”汤教授说:“别急嘛,时代变了,讲科学、经济,不能像做绝句,三言五语就成。我是说那’康尔阴’香粉的策划成功的,那厂家先做广告,说是凡购买此物的人都可以参加抽幸运号码,抽到者可以参加培训班,就得生产此物的权利与列入’康尔阴名人大辞典’的权利,辞典每人立小传,使之流芳百世,那培训班是收钱的,入名人大辞典是收钱的,听说全国报名者极多,狠狠地赚了一大笔。”叶教授说:“电视广告常讲洁尔阴,这康尔阴是洁尔阴的同胞么?”汤教授说:“差不多,它们的姓名是欧美式的,名前姓后,改成中国人的习惯,应该是’ 尔阴洁”尔阴康’,都姓’尔阴’,正是同胞。”一个老者说:“汤教授年富力强,几天不见,学问长进许多,逻辑性也大大提高了。”汤教授说:“言归正传,咱们红学要比尔阴类更有魅力,咱们可经先登广告,说要编汇《红学爱好者人名辞典》。但报名者必须经红学讲习班培训三个星期,入班费与入典费各三百元。你们各位前辈想想,这样我们一下子就可以脱贫致富。”叶教授与几个老者,停住手中的芭蕉扇,说:“收这点费,怎么能使大家一起脱贫呢?”汤:“全国红学爱好者何止千万,欲攀龙附凤,名垂青史者更好似大漠沙尘,广告一出,少说也会有三、四百万人报名,按三百万人算,一人收六百元,三六一十八,就是十八亿的收入呀!,就算我砍掉三分之二的不确定因素,实打实我们能弄到六个亿。”手中的扇子一挥,像能飞挥舞长矛一样,很有些英武之气。叶教授等数人吓得目瞪口呆,说:“你这是真话?疯话?”汤教授:“看来几位先生的思想还很稳健,好,这事以后再谈,我可以先为大家策划一个快乐的暑期言讨会么?”叶教授数人说:“现在东西这么贵,天又那么热,冰箱电扇老是坏,怎么能快乐起来。”汤教授说:“诸位老先生,现在资本家不吃香了,知本家吃香了。你们都是知本家阶层的大员,为啥自暴自弃。”接着挨个问:“您研究什么专业?”一个老者说:“我是研究社会主义与东欧俄罗斯的。”汤教授说:“您是什么专业?”一个老者说:“我的专业可老掉牙了,原始社会研究。”汤说:“加叶教授共四人,我恳请你们每人填一项学术研究会的经费申请表,大家申请经费,经费一到手,我们就去庐山、北戴河、烟台、青岛那些凉快的地方开会避暑,到时还有好酒好菜。”除叶教授外的几老者说:“我们这些专业都老了些,现在是新兴学科当道的年代,怕是申请不到经费。”汤:“事物都是变化的。如今吃研讨会时髦,也算是靠山吃山嘛,我来给大家策划个题目。”接着研究俄罗斯的那老者说:“您就申报’俄罗斯的社会主义制度与经济现代化之关系研讨会’的经费申请名目。”指着研究原始社会的那教授说:“您就申报’现代原始经济——摩梭社会与市场经济撞击之研究’的经费申请。”指着那位动物分类学教授说:“您就申报’动物保护与经济现代化的互补关系研讨会’的经费申请。”最后说:“叶教授,您的专业是可是一向红得发紫的,就申报’红楼梦与改革开放’研讨经费申请。”众老教授说:“红学新见我们听得很多,唯独没有听说过红楼梦暗示改革开放。”汤教授:“诸位先生有所不知,红书中说到过许多的舶来品,包括西洋画儿,挂镜等等,要没有开放,这些东西怎么进来,书中又说到探春代理管理大观园一段话期内,将菜地、农田、果木承包到个人,实行了联产承包,多余为已,这不是改革么?”叶教授说:“没想到后生可畏,看来我们红学界又要有名星突起。”突然一老者说:“申请研究会经费要以学会名义,我们又不是学会的秘书长,又不是系领导,怕是校领导那里过不了关。”汤教授:“各位放心吧,只要你们想到风景区开会,旅游避暑,所有的手续,我来代劳,到时只要你签个字就行了。”众人喜气洋洋,又闲聊到其他话题,一直至夜深人静之时,才各自回家。

汤教授见老婆孩子已睡,便悄悄走到写字台前,打开抽屉,拿出一叠表格认真填写,写好后,反复看了数遍,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去卫生间简单冲个澡,就在老婆孩子边上躺下睡了。心想:“这次要是弄到钱,想法重新买套房子,按星级标准装璜一下,这旧房子可以租给那些有钱的学生。”又突然爬起来在电脑上忙了一阵,然后才倒下休息。

次日一大早,汤教授提起公文包,直奔叶教授家门,敲门许久,叶教授才懒洋洋开门,问:“汤教授,一大早准备干啥去?”汤自公文包内拿出研讨会经费申请表及相关的表,说:“叶教授,您老请签字。”叶教授按汤手指的地方签了名,说:“刚才我正梦到与林黛玉幽会哩。”汤教授说:“这也是好的研究课会,可以叫作’林黛玉与红学专家之梦的关系研究’,还可以上网,设立一个’梦见林黛玉’的网站。”叶教授:“你先去,让我再睡一会,看看能否再梦到’薛宝钗、史湘云’几个女子。”汤教授匆匆离去,跑了另外几个教授的家,让他们一一签了字。便直奔校长办公室。对校长说:“最近几个老教授合计一下,想为党校创点财富和知名度。”递上一叠经费申请表。校长一一看了,摘下老花镜说:“汤教授,最近部分学生和老师反映你不安心教学,我希望你还要以本职工作为中心,再说国家现在反对文山言海,你这五个研讨会,总共申请五十万元费用,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供你们开会。”汤教授说:“我不安心教学?是人们的旧观念的思想在作怪,我这策划专业,如果没有实践活动的经验作为理论基础,我就无法向学生传授货真价实的知识。另外您认为五十万会务费昂贵,其实点钱真是算不得什么,据说广东一个公安局长为十二岁的儿子办了个生日聚会,花了百多万,更重要的是,只要校长肯出这个数目,我包管给你赚回一百二十万。”校长一听,深思片刻,说:“那你说说创收的具体计划吧。”汤教授这才坐到椅子上,说:“首先这六十万会务费也不要您出,只要您给我一纸委托书,委托我全权办理这些会务安排,我们去找城里的几个阔老,这些些阔老,钱很多,但文化不高,经常想弄个儒商的身份,要他们出钱,是没有问题的,另外,将来的红学会议中,我加上几个子会议,比如《与红楼梦有关的金瓶梅中春药成份分析研讨会》,会招来许多好奇者与会,按一万人想参加算,每人收四百元会务费,就可以有四百万元的收。大赚头还不在这里,你想那个《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潘金莲用的秘方,现在社会人很多开发商都在研究,企图解秘,用于生产,我可以动员四五家来先投资点作为研究古方的经费,每家只要先出三百万元,我们就可获得一千多万元可支配资金。到时您可作为顾问,拿到百把万工薪。”校长慢思慢理,饮了口茶,说:“难怪有人讲,你是策划奇才,好就这么办,你去努力吧,为学校创收应该是符合改革开放精神的,也符合广大教职员工的利益。介绍、证明一类你找找陈秘书。”拿起电话,说:“陈秘书,按汤教授的要求,全力支持他展开工作。”汤教授转身离开校长办公室,至隔壁秘书室,半小时后,便满面春风,出门下了楼,打的消失在人海车流之中。

几天以后,汤教授、叶教授等几个人坐在一辆郑州至北戴河的大巴之上。望着沿途烈日之下稍显萎蔫的树叶、禾苗,一个老教授说:“到底是进口的大巴好!空调那么凉快,去年我乘过一次国产空调大巴,像是闷笼一般。也不知那空调的作用跑到哪个国家去了。”另一个老教授说:“汤教授,从前我们申请过研讨会经费,申请了半年也没有得到批准,为什么你的效率这么高,几天就得到批准,而且弄到这么多钱。”叶教授也说:“为什么那些大款肯出钱?”汤教授说:“大款也是人,也有成就需要,荣誉需要,有钱只满足他们的部分需要。他们还想荣誉和另外一些成就,我就在大胆地满足他们,我答应他们,到时研讨会论文集的编委有他们的名字,还要请学校在读的硕士、博士替他们提刀,写些论文,跻身名人学者行列,闭幕会,由他们出席讲话,他们当然就乐意掏钱了。再说,他们的钱也不是正正派派赚得来的,还不是靠权钱交易,从公家的口袋里拿去的。”至此,打开身边手提电脑,说:“你们聊吧,我要抓紧联系客户哩。”几个老教授便不作声,静静看汤教授操作电脑,汤教授飞快按了一些键,眉飞舞色地说:“各位教授,现在你们各自主持的研讨会,都已有上百家单位报了名,钱已汇到我的网络帐户上,尤其是要参加红学研讨会,与《金瓶梅与我国性保健品开发的关系研讨会》的人已达到四万人,那些想上《红学研究名人大辞典》的人已有二万六千人。就凭这些,我们几百万的收已到手了。”几个教授说:“你啥时做的报告,一下子就有了这么多报名与会的人。”汤说:“那天晚我们花架下聊天结束后,我回去开的夜车,通过电脑,我们的广告、启事,就发出去了。好,请你等等。”又按了几下键,说:“好,现在已有十几家药品制造商要与我们联手研究开发发西门庆用的性保健药品。到时要叶教授施展才华,拉住合作者。”叶教授说:“《金瓶梅》是《红楼梦》的奶奶,我这个研究红学的,平常自然是离不开《金瓶梅》的,那些药方是知道一点的。”一个老教授说:“细想之下,西门大郎真有了不起的地方,要是现在,准能弄个性学研究会的副会长的头衔。”叶教授说:“那三个姐儿,也必是出色的台姐。”汤教授:“我看送到学院学好外语当个部长副部长的去套外国人,能引进大量外资哩。”众人哈哈一笑,车窗外的青树绿禾,瓦舍专楼,迅速朝相反方向逝去。

夜色降临之时,大巴驶进了北戴河地区下车后,汤教授领几位老教授到一家预选订好的酒店住了下来后,不免是一番海滨漫步。那凉风直往人心里钻,叶教授感慨道:“以后每年夏天,都要到这里开红学的研讨会,这风儿、水儿、树儿,这夜凉儿,是郑州从没有过的。”使劲做了几个深呼息,另几位老教授说:“叶教授莫非是练过法轮功夫。”叶教授说:“法轮功就是深呼息么?”一个老教授说:“对的,深呼息调节身体,真善忍静化人心。”叶教授说:“这样说,明天有时间,可要单独教我练练。”汤教授突然说:“法轮功?好,有了,明年夏天北戴河的红学研讨会的题目有了。”众教授静待下文,汤教授:“就叫做’周易之道和曹雪芹与法轮大法本源关系研讨会’,这名称听上去就有学问。”几个老教授只叫好。这时有几个男女也不远处谈论红学,汤教授上前搭话,那些人说:“是红学中原健将汤先生啊,幸会。”汤问了三五句,方知他们来自广东,是上午乘飞机来的,已玩了大半天了,心想:“发达地区到底不同凡响,比我们离北戴河远得多,竟然捷足先蹬,日后我们郑州人也要迎头赶上,坐飞机参加会议。”两群人又玩耍了一会,大家觉得累了,就回到酒店睡觉了。

次日上午,汤教授亲自主持报名接纳,与会自全国各地陆续到来。午餐后,汤教授仍坚持岗位,坐在报名处,一个高颧骨、大眼睛的矮子站在门口,有些欲进又止,汤教授看他不像是个学者,便不理他,随拣一张报纸翻阅。那人犹豫一会,问:“先生,请问,这里是红学研讨会的报名处么?”汤教授说:“牌子上写着的嘛!”那人嗯嗯几声,便进屋,汤教授说:“请坐吧,你是哪个单位的。”矮子说:“我是个体,从广西赶来的。”汤教授说:“你研究红学?”矮子说:“我是个红学的爱好者,”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钱,交了,又陶出一张名片,双手恭敬捧送汤教授。汤接过一看,上面写着北海××公司董事长,广西大学客座教授,广西军区宣传部文艺处顾问,南方红学会桂南分会/副总理事等等一大串头衔,心中不免有些懊悔,心想:“刚才有些以貌取人了。”站起身,自冰箱中拿了冷饮,递给那矮子。又自报了姓名,矮子摆下手,说:“我想听听汤教授的暑假避暑计划与创收计划?”汤教授心中顿时有些疑问,心想:“素昧平生,怎么一见面就单刀直入,点明我所有的秘密?他是南方的人么?难道我在南方的一些事发虚了么?”正在犹豫不决之际,那人和蔼一笑,说:“不要紧,汤教授,我们是自己人,我是来您合作,共同发财的。”汤教授心想:“看来是自己多疑了,从前在南方卷走人家百把万块的事,是神不知知鬼不觉的,当时用的假名假址,不要草木皆兵嘛!”矮子说:“昨夜海滨一遇,我侧面感觉到汤教授是开拓型的高知,本来当时就想拜教,可惜天黑夜深,所以今天才来。”汤教授说:“您有什么高见,请赐教。”矮子说:“开研讨会是生财之道,这个大家都明白,不过最好把这事做大,要想办法把银行、金融公司也拉进来。现在国际有上数千个亿剩余游资,我们要利用这个名目,套一套官场那些糊涂蛋。”汤教授喜上心头,觉得碰到了知已同道,又给矮子拿了杯冷饮,矮子也不客气,说:“如果你对这方面的合作有些兴趣的放,我们就一道干。”汤教授:“当然有兴趣了。”矮说:“那马上我们可以向全国上千家大企业发出邀请,就说是国际十大财团,准备在川西北九寨沟兴建大规模的大观园、园明园、西王母的昆仑园、玉帝的办公园,还有迷园什么的,总投资200亿美元,要如开一次大型的红学与中国文化以及开发九寨沟景区综合研讨会,与会者可以承包一亿美元以上的工程合同,但必须先交纳与会会务费五十万元。如果有一千家愿意与会,我们就可以立即弄得五个亿的款子。”汤教授激动地说:“先生真是高明,看来我是遇到商海奇才了,您愿意到我们大学做策划学教授么?愿意的话,我会为您尽力。”矮说:“我又不识字,做教授上讲台就会露馅的,我是要实干,找你做搭挡,就是因为您是个教授,又有经济头脑。”汤教授心想:“难怪从前毛老头子说实践出真知。果然不假,一个文盲,竟然有那么多头衔,又能想出那样气势宏伟的策划,不可低估。”喝了口冷饮,说:“那我现在就来做准备工作。”打开电手提电脑箱,忙碌起来。那矮也喝了口冷饮,满脸露出快乐的神情。(完)

《杨天水文集》《教授集》2

阅读次数:3,8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