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秋黄昏,石头城清香怡人。黄瓜园内热闹非凡,专家楼前停一辆卡车,四周有许多中老年男女,或白发满头,或红裙花巾,或面目猥琐,或相貌堂堂,自车上卸下的海鱼散发着腥味,那些人,大多弯腰,用手扒鱼,远看上去,只有一圈朝天的臀。有几个一边过镑,一边喊着:“张教授的,李教授的。”喊到名字的人迅速靠近,张开手中的提袋。这时有个高个子自远处匆匆赶来,对一个戴眼镜的老年妇女说:“颜教授,你手中的这份好,个头大。”颜教授说:“狄教授,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呢?”一边趁他人不备,自车厢上抓了一条鱼放进袋中。狄教授说:“在家跟老婆伴嘴的,没文化的老婆就是水平低,缺乏理解能力,不能心心相印。”颜教授有些魂不守舍,“嗯嗯”几声走了。

半个小时后,鱼分得差不多了,几个工人便清理车厢底的几斤微烂之鱼,狄教授提着鱼站在一边不走,有个人问:“狄教授,等谁呀?”狄连忙满脸堆笑说:“不等谁,我是站在这里吹吹风,让鱼去去腥味。”几个工人将那些微烂之鱼倒到边上的垃圾堆后,开着车子走了。狄教授等到夜色降临,望望四周无人,快步走近垃圾堆,将地上的几斤微烂之鱼,快速拣进提袋,然后直起身,望望四周,装着无事人的样子,往山坡附近的家中奔去。

刚进家内,狄的老婆便骂道:“你这个老不死的,一天到晚不愿归家,又趁分鱼的机会,在哪里跟哪个小妖精浪了。”狄教授说:“我处处为家里着想,你看我在哪家浪了?”狄的老婆说:“还赖帐,刚才有个音乐系的小妖精来找你,我看那眼神,红嘴唇,就不对劲。”将手中的物品摔到桌子上,坐到沙发上哭。狄教授放下手中鱼,说:“别哭了,我不是在哪儿鬼混,是刚才分鱼结束,工人将车厢底几斤剩鱼扔到地上,我在那等天黑拣鱼,所以才回来的晚么!”又哄了一阵,老婆止住哭声,说:“反正你在外头有名堂。”狄教授说:“别乱说了,快做鱼吧,两个孩子马上回来了,好久没有吃鱼了。”老婆接过袋子一看,说:“怎么尽是些烂的,我就知道你没用,分鱼人家也欺侮你,专拣烂的给你。”狄教授说:“好鱼在底下哩。”老婆嘟嘟囔囔,嘴撅得老高,走进伙房,说:“你也要像颜教授他们学学,私下带几个学生,弄点外快。”狄教授说:“不是我不想带,我虽然老眼昏花,难道认不得钞票么?我老了,没有什么能教人家的,再说现在家教太多,谁会要我老头子。”老婆说:“老什么?我看在校园里与那些唱歌的小妖精搭话时神气活现的,颜教授也老了,为什么带那么多学生,每月三、四千外快哩。”狄教授说:“他是老声乐家,有名望,有路子,能将学生推荐出去,我没有这些有利条件,谁会来跟我门上呢?”老婆说:“反正你要想办法弄外快,再不带学生,你等着瞧吧!”狄教授只得说:“好,那也考虑考虑吧。”老婆突然从伙房冲到狄教授面前,冷着脸说:“不许带女生噢1”狄教授说:“社会年轻人,除了很多女孩想学声乐外,有几个男青年想干这行的呢?你是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老婆说:“不许跟我胡搅蛮缠,反正不准你带女生。”这时红烧鱼的香味,渐渐弥满屋内。两个女儿进屋说:“爸妈,今天改善生活啦,好香的鱼,是啥鱼?”锹的老婆说:“是你们没用的爸拣回来的烂鱼!”两个女儿说:“妈,别乱贬爸了。”狄教授笑呵呵地说:“你们快洗洗手脸,准备吃饭吧,随你们的妈怎么讲吧,我从五七年到现在反正当惯了批斗对象。”

吃饭时,小眼睛的大女儿说:“爸,我都二十七、八岁了,下岗也四、五年了,光靠在数学研究所这样的清水衙门打工,一月二、三百元,哪天才能攒到嫁妆的钱,听说深圳钱好赚,我想去深圳找工作。”小女儿,瓜子脸,文文静静,说:“爸,妈,我也不想当打工护士了,一天到晚,累得死,每月不到八百块钱,连双象样的皮鞋也买不起。”狄的老婆说:“怎么?几百块钱一个月还少,我跟你爸当年结婚也没花几百块钱。”女儿说:“现在九十年代都快结束了,几百块钱,一瓶好酒也买不上。”狄的老婆说:“现在外面坏人多,你看这黄瓜园,七老八十的人,个个整天骗女人睡。你们到几千里外的深圳,叫爸妈怎么放心。”吃了几口饭,又说:“老大你打工也是在有文化的单位,老二哩,你们医院应当有些外快呀,现在还有什么地方比医院好捞钱的,不是有人说坏不过贪官,黑不过医院么?”二女儿说:“医院当官的医生、药剂师,能串通弄到外快,我们小护士,有啥办法吗?”狄的老婆说:“听说你们院医生经常让病人吃错药,加重病情,然后又留他们住院,你是护士也可以插一杠子么?”二女儿说:“这事多缺德,我才不干呢?”狄的老婆筷子一掼,说:“这有多缺德,听说有的医生动手术,有意拿掉人好内脏、偷到其他地方卖钱哩。”二女儿说:“我宁愿膀大款,当小蜜,也不干害病人的缺德事。”推开饭碗说:“姐,我们玩去。”姐儿俩走了,狄的老婆在后面说:“九点前一定要回来!不要跟院子里那些不正经的小妖精学。”转过身问:“他爸,小二子刚才说要膀大款,当小蜜,是啥意思?”狄教授满脸不快,说:“就是跟有钱人吊膀子,做他们的小姘子!”狄的老婆说:“你说啥?说我听听?你看你,跟我耍什么脾气!”狄说:“本来二女儿回家想跟我们谈谈心里话,你一谈起老古板就是没完没了,他们就生气走了。”狄的老婆摔掉手中的碗说:“是我气走的?还是你不好管管女儿,我看你成天象个啥,只要跟那些学唱歌的小妖精一谈话,便眉飞色舞,跟我说话就变得象个判官,凶神恶煞的。”狄教授也不说话,将杯中残茶倒至一盘中,转身去了阳台,不一会,问:“茶叶,我晒的茶叶呢?”狄的老婆气呼呼地说:“让我倒掉了。”狄教授说:“倒掉干什么,最起码够来人再泡上十次八次的.”狄的老婆说:“你不觉得难为情,我还觉得难为情呢!提起来,算个教授,老是用这种泡过的茶叶,去应酬客人,我害臊,就倒掉了。”狄教授说;“这叫做物尽其用嘛,每次来人,加上点真茶叶,有个样子就行了,再说那些常来我这里的人,大多批斗过我,对那些没有良心的人,真假混合茶的招待很客气了。古人说’俭能养德’,哟,说这个你不懂。”狄的老婆一翻眼,说:“我不懂!你这个老没用的,除了和那些小妖精嬉皮笑脸,就是晒泡过的茶叶,还懂什么?”狄教授正待讲什么,有人敲门推门进来,狄教授一看是同系的年轻讲师,带着一女子,便说:“请坐,请坐。”又说:“孩子妈泡茶。”狄的老婆说:“你自己泡,看你高兴的样子象个啥?”转身进了寝室。狄教授只得自己拿了茶杯,走了阳台,将残茶一分为二份,放进两个杯中,又加几根新茶,冲了水,一手端一杯,转身进入小客厅,放在茶几上,说:“你们请喝水。”两个年轻人连忙说:“谢谢教授。”眼睛盯着茶水看,狄教授有些心虚,说:“茶叶虽然不好,还能凑合着喝,你们年轻人更不要被目前虚浮的浪费风气浸染,常言道’俭能养德’么!”两年轻人唯唯应声。

狄教授望着那女子问:“小姐是哪年级的?”年轻男子说:“教授,她是外面的,想学唱歌,我就想起了您可以收她做学生。”狄教授赶忙说:“小点声.”又谈了几句,狄教授说:“你们先回去,以后要等上下午,上班时到我的练琴房找我。”那对年轻男女便起身告辞,出门而去。几步之后,年轻男子转身回来说:“狄教授,马上评职称时间要到了,我晋升高职的事,您要多关照。”狄说:“你放心吧,你也曾关照我哩。”想了想又说:“把她领到我琴房,我马上就到。”摘下裤带上的钥匙塞到年轻男子的手中,又加上一句:“注意,别把我那里晒的茶叶弄撒了,我留着做中药的引子哩。”(完)

《杨天水文集》《教授集》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