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永远不要高估人性的善和低估人性的恶!

“人能从洁白里拷打出罪恶,也能从罪恶中拷打出洁白。”我们都希望生活是充满爱和善的。但似乎随便哪一天点开新闻,事实就会告诉我们绝非如此。永远不要高估人性的善,永远不要低估人性的恶。而最深的“人性之恶”,往往存在于你平静的生活。—— 柴静 1、一场关于人性的行为艺术 1974年,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进行了著名的行为艺术表演——“节奏0”。 她把自己麻醉后绑在了椅子上,旁边是一张桌子。 桌子上有72种...

章诒和:我们和前辈最大的差距在于人性

我觉得上一代人和我们这代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人性。那一代真是很美的,美就美在他的心灵,人性是很完善的。 我们不讲空话,举几个例子,比如梅兰芳。梅兰芳胆子很小,梅兰芳很听话,梅兰芳很知进退。一般来讲,他不太会在政治上怎么表态,他非常想演戏,但是国家认为你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总结自己的艺术经验上,所以由秘书执笔,他写了《梅兰芳舞台生活四十年》,仅此而已。 梅兰芳从49到61年,活了12年,一本书、一个戏打发...

天落:“翻白眼”的人性战胜了党性

蓝衣女记者翻白眼的视频火爆网络,这种走红也表明了,当人性全面爆发时,党性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人性是什么,人性就要要追求自由,就是要自由表达,说出真话,说出心里想说的话,人性的语言是生动的,有吸引力的,用人性的语言相互交流时,容易相互产生共鸣的,而共鸣多了经常迸溅出火花,激发出灵感,创造出新的表达方式,新的思想观念,这些被记录积累下来就成为了知识,人类社会就是依循此种基于人性的观念进化而进步和不断...

胡平:赞《911人性辉煌》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和有世界之都之称的纽约,遭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恐怖袭击。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美国人,尤其是纽约人,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坚毅、团结和理性。一时间,涌现出多少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展示出令人感慨赞叹的人性光辉。 这里,我向读者郑重推荐香港明镜出版社最新出版的《911 人性辉煌——来自恐怖袭击现场的报告》。书中收录的文章,大部份先前在多维新闻网上发表过,我当时读了...

傅国涌:一个“右派”的文学人性观——听吴式南先生讲文论...

十几年前,我第一次听到吴式南先生讲文学理论,内心豁然开朗,一片光明。原来干巴巴的概念也可以以那么生动的形式来表达,原来空洞的理论也可以变得如此有血有肉。我就这样走进了吴先生的文论世界。他的文论不是干燥乏味的照本宣科,而是他对生活、对人、对文学作品的心灵体验,是他长期以来对这些问题的深入思考,是从人本身出发的,充满了丰富的人性内涵,我把他的文论称为文学的人性观(也不知道吴先生认为是否妥当)。 吴式...

去为:匈牙利见闻(三)人性与党性

前言:当纳吉被害后,法国人在杜拉雪兹神父公墓为他建了一个衣冠冢。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我。伟大的音乐家或画家,他们的作品之所以能跨越国境线,在于表达了人类共同的语言。像纳吉那样受到世人敬仰,也在于他的行为被世人所理解。不久前一个流亡美国的前中共高官,为了“落叶归根”或“党纪”,至死不愿说一句真话。令人唐突的是,如此不论之辈依然被一帮思想“前卫”,万句不离普世价值的海外精英们当成了楷模。但愿他们能放眼...

赵越胜:人性还是党性?文革大屠杀反思——文革五十周年(6)...

问: 今天这个题目有点沉重,它让我们回想起文革中的死难同胞。但是为了深入反思,我们不得不揭开伤疤。 答:说得对,我们不得不,也就是说有些事情你做与不做,面临的是一个道德上的选择,中国人爱讲“皇天在上”,康德讲头顶星空与心中道德,都说的是“绝对律令”。尤其是前几天,大陆河南省有位法院院长声称,如果党性与人性发生冲突,应该“只论党性,不论人性”。中国那位不知天高地厚的宝贝王外长,在记者问起中国人权问...

艾莉尔:美国电影彰显的是对人性的关怀和对生活真相的探寻——思想杂谈系列之四...

相较一部中国的电影,我更喜欢看的是美国的电影。原因出在哪里呢?经过反复的比较之后,我找到了两者的不同。美国的电影,更多地是彰显对人性的关怀,和对生命真相的探寻,它善于通过细微地表情变化,对人物的心理进行细腻地刻画。而中国电影是做不到这些的,中国电影大多是通过夸张的肢体语言或者满篇的道德说教来呈现,深入不到人物的内心去,因而也流于表面及脸谱化。 当一部电影或者一个人物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说教的时候,本...

廖亦武推出第一部揭示文革时爱情与人性关系的小说

2016-05-06 中国异议作家廖亦武(资料图片/©Elke Wetzig/CC-BY-SA) 在西方文学界享有广泛影响的流亡作家廖亦武第一部文革题材的小说已经交付出版。这部小说将围绕人的原始冲动、人性与爱情在文革时的图像,揭示在五十年前的中国的青年人的生活。 人究竟是什么,究竟什么样的生活才是人的生活?这是千古以来的人类不断追问的问题,也是古希腊著名的斯芬克斯之谜产生的基础。在这个问题中,人...

张俊森:警醒极权下人性的摧残与扭曲

——文革五十年祭 今年中文革发起五十周年。六十年代的中国,毛泽东大讲阶级斗争,文革中,毛泽东把阶级斗争推向极致,当时流行的一句话:“亲不亲,阶级分。”在这种阶级划分的过程中产生了社会最为卑下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这一批人是当时受压迫最重、遭受社会歧视最重的一个阶层,这个阶层派生出一个世袭承受苦难的群体即他们的子女。当时,党为了分化所谓黑五类的子女,把这个群体中一部分人划为“可以教育好子女”。有这...

葛云松:请不要忘记思考

毫无疑问,对权威的服从是一个社会、特别是现代社会得以运转的的必要条件。但是,仍然请你记住,不要忘记思考。请你记住,不要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思考能够让你努力去辨别是非,让你知道羞耻,让你和各种声称的真理保持距离,让你不会简单地服从。 ——北大法学院2015年毕业典礼致辞   亲爱的同学们: 祝贺你们!祝贺你们圆满完成了学业!只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遵循强世功老师的教导,在湖光塔影之间,谈一场风...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与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这位法国高师的哲学教授,启迪拉康、德里达的后结构学先导,最后时期的自我瓦解却是履行一个心理分析的意识恢复过程,自我揭示一个共产党人一辈子自我欺瞒的恶果。 理性的大厦可以70年不倒,它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