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栋:批评的效用

茅于轼先生提出“知识分子要力戒情绪化批评”,立意不能说不好,但把一切不悦耳的不同意见都贴上“情绪化”标签,且将政改陷入僵局的责任推到知识分子身上,责备他们的议论“牢骚多,发泄多,冷静分析的少”,好像是把错了脉。茅于轼先生是有为之人,亦是有德之士,而且是我所尊敬的同道,相信不会把我的言词看作对他的冒犯。 批评的目的,除“一棍打死”者另当别论,往小处说,是改过补缺;往大处说,是治病救人;上纲上线,就...

王思睿、何家栋:民族民主主义在中国

余英时认为,在当代中国人的意识里,民族主义和民主之间存在着紧张和不安。但从历史上看,我们可以说:近代中国人追求民族独立是和追求个人自主同时起步的,民族主义与民主是一对双胞胎。民主或民权的概念在十九世纪末叶已传到中国。最早宣扬这一价值的主要是受儒家文化熏陶但同时又主张改革的知识人,像王韬、郭嵩焘、薛福成等初到欧洲,亲见西方民主制度的实际运作之后,几乎都异口同声把它和“三代之治”相提并论。在整个二十...

王思睿、何家栋:民主在中国的本土资源

“民主在中国的本土资源”这一命题背后,隐含着需要首先说明的两层意思:其一,在中国本土虽然不乏潜在的民主资源,但毕竟没有原发自生出根深叶茂的民主大树,没有形成源远流长的民主传统;其二,如果要向中国移植民主,通过传统的“创造性转化”,不难发现有助于民主发育成长的本土思想和制度的资源。然而,近来有些学者强调“本土资源”,并不是要帮助“民主在中国”的实现,而是要培育“中国特色”的“另类民主”。 一、历史...

王思睿、何家栋: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

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国的民主化经历了一条极其曲折和艰辛的道路。本文所要探究的是民主的“世界潮流”(包括“另类民主”的“反潮流”)对其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在中国的内在因素中,对民主化进程产生主要影响的是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还是特殊的时代背景与特定的当事人的选择。 一、中心与边缘 四十岁以上的中国人大多知道毛泽东《矛盾论》中的话:“社会的发展,主要地不是由于外因而是由于内因。”“社会的变化,主要地是由于...

何家栋:美日同盟,同床异梦

【编者按:1月11日,日本媒体披露,日本政府正着手研究修改《周边事态法案》,计划将“台湾有事”纳入“日本有事”范围,未来只要包括台湾海峡在内的“周边事态”有事,美军即可使用日本机场港口。此前,日本与美国还举行了夺取岛屿的联合军事演习。以日美同盟为依托,日本继续向国际社会鼓吹“中国威胁”,其防卫厅长官访问英国时鼓动其继续在对华军售解禁问题上持审慎态度。种种迹象显示,日美联手干扰台海问题的可能性进一...

王思睿、何家栋:论中国革命及其反对派

——兼析李泽厚“告别革命论” 经过一系列革命尤其是“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后,“革命”二字的意义变得暖昧起来,其价值也受到了质疑。“革命不如改革,改革不如改良,改良不如保守”日益成为强势话语,觊觎着学术话语的中心地位。有的人公开挞伐革命,有的人则悄悄收起了这个用语。本文将对一个世纪以来的中国革命重新进行审视,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中国的反革命。反革命有两种,举个例子来说明。在“文革”中,既有...

何家栋:鲁迅为什么不谈民主?

梁启超在1922年的《五十年中国进化概论》中,把五十年来中国人的学问进步分为三期。第一期,先从器物上感觉不足。曾国藩、李鸿章一班人是其代表。第二期,是从制度上感觉不足。从甲午战争起到民国六七年间止,这二十年间,都是觉得我们的政治、法律等等远不如人,恨不得把人家的组织形式一件件搬进来,以为但能够这样,万事都有办法了。那急先锋就是康有为、梁启超一班人。第三期,便是从文化根本上感觉不足。革命成功将近十...

何家栋:老调重弹

一 九十年代,民族主义在中国成为热门话题,作为一种文化现象,原是可以理解的。一个民族在大变革时代,经过剧烈的震荡和冲击,需要冷静地观察一下自己所处的方位,以便重整旗鼓,继续前进。否则,像黑旋风一样,只顾抡起板斧,排头砍去,难免误入歧途。但是略作审视之后,人们发现所谓正常民族主义是很不正常的。据倡导者说,这是从八十年代“逆向民族主义”自虐狂热向正常的、较为平和、较为多元化的心态的回归。那么,八十年...

何家栋:经济特区与政治特区

据《南风窗》报道,柯云路《新星》主人公的原型吕日周,2000年到长治市担任市委书记后,推出了一系列的“变法”措施。在干部人事制度方面,长治市两年来先后6次公开选拔局长、区长、县长。长治市委、市政府决策、用人、花钱公开,干部住房、用车、医疗、出差等情况公开,市委会议纪要(除了事关安全保密外)全部在报纸上公开发表。吕日周经常带着干部到市府大楼前的中心广场现场办公,接受群众质询,被称为“广场对话”。他...

何家栋:后现代派如何挪用现代性话语

——评“经济民主”和“文化民主” 进入90年代以来,一些风头正健的青年学人热衷于议论现代性的危机,鼓吹“后现代”、“后殖民”理论。他们一方面宣布人权、自由是“现代性所创造的”“虚幻的”“拯救意识”和“臣属的”“普遍性”话语,一方面又对同属于“现代性”话语的民主进行了“挪用”,大谈所谓“经济民主”和“文化民主”,例如崔之元在《读书》和《二十一世纪》上发表了多篇有关“经济民主”的文章,又如张颐武在《...

王思睿、何家栋:顾准的议会政治思想

李慎之说:“有了现在的《顾准文集》,它使人们在人家问起20世纪下半期中国有没有独立的、创造性的思想家的时候,我们可以没有愧色的回答:‘我们有顾准。’”“我们有顾准”,不仅具有象征的意义,而且具有理论的意义。 顾准是20世纪中国思想家“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的转变的象征,正如李慎之所言,当顾准表示中国的问题只能“经验主义地解决”,自己面对“把理想主义庸俗化了的教条主义”,“所需的勇气,说得再少,也...

何家栋: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吗——与季羡林先生商榷...

几年来,季羡林先生一直鼓吹21世纪是东方文化的世纪,而东方文化的主要代表无疑是中国人所创造的文化,因此,东方文化的世纪也就是中国人的世纪。季先生带头“畅想”、“议论”之后,和者甚多,且调门越拔越高。直到此次东亚金融危机爆发,乐观乃至狂热的情绪才稍稍降了些温。 针对这种议论,茅海建在四十余万字的专著《天朝的崩溃——鸦片战争再研究》结尾处写道:“也有一些黑头发黄皮肤的人宣称,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

何家栋:20世纪中国的“新道统”——从梁启超到李慎之...

三年前,我在喻希来《世纪之交的战略性思考》一书的序言中写道:欲把握一个时代、一个社会的风貌,需全面了解它的政治家、学问家、企业家、军事家、艺术家,但提纲挈领的还是认识它的思想家。人们以往习惯于从孙中山(或袁世凯)——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这个“政统”的角度解析20世纪的中国,这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增补由思想家们所构成的“道统”。从某种意义上说,道统的重要性还在政统之上。如果在总结一个世纪经验...

何家栋:20世纪人类思想回顾——进步主义与保守主义之间...

现在已经到了二十世纪即将结束的时候。人类当前所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人类又应以怎样一种心态对待这些问题?在试图回答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一百年前的历史。 根据斯蒂芬·茨威格在《昨日的世界》中的回忆,十九世纪末的欧洲人认为自己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太平的黄金时代。”“十九世纪怀着自由派的理想主义真诚地相信自己正沿着一条万无一失的平坦大道走向‘最美好的世界’。人们用藐视的眼光看待从前充满战争,饥馑和动乱...

何家栋:丁家班的中宣部——致焦国标教授的一封信

国标同志: 一个热心人将你的网文《讨伐中宣部》下载寄给我,读后除震惊之外,且深有感触。想不到在一个天天讲提倡文明讲究法制的现代中国,作为中共中央的宣传部竟然能如此独断专权、遮天蔽日。文化大革命中,伟大领袖毛泽东发出“打倒阎王,解放小鬼”的号召,曾砸烂过中宣部。但纵观前中宣部之所为,比起现今的这个后中宣部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当年陆定一、周扬们并没有生杀之权,对文学艺术界、思想理论界的历次整肃...

何家栋:党政分开再探

现代政治是政党政治,法治既是对人治而言,也是对党治而言。所谓政治体制改革,就其起步阶段而言,和党政分开、建立法治社会其实是一个意思。党政分开是建立法治社会的前提条件。政治体制改革一波三折,关键在于对“党政分开”存在许多错误理解,“放弃党的领导”,就是最大的错误认识。党政合一,党凌驾于法律之上,就做不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更谈不上建设现代法治国家。因为专制国家也是讲“法制”的,政府可以任意制定法律,...

何家栋:重塑政治合法性

以德治国,声声入耳。如果是针对社会生活中出现的“缺德现象”,如不讲商业道德和商业信用,以欺诈手段损害国家和公众利益,那么,提倡道德教化,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不失为一剂良药;某些历史学家则认为是吸取历史教训,如秦王朝二世夭亡,就是因为没有“采纳”“儒家的德治主张”的结果。(《改革内参》2001年.6.39页)这就把“德治”提升到政治合法性基础的高度了。还有理论家说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发展...

何家栋:重建文明模式

一些小有名气的青年文人把民族主义当作解除社会危机的灵丹妙药,但他们对这种放射性治疗似乎不那么有把握,担心它也许会杀死健康的细胞。因此他们自称是正常的民族主义者,以示和狭隘民族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有区别。由血缘、语言等因素联结起来的人群,创造了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形成最基本的身份认同。这是正常的,也是狭隘的。马克思曾经指出,在人类早期阶段的生活中,带有一种畜群意识或部落意识。人们之间这种狭隘的关系制...

何家栋、喻希来:城乡二元社会是怎样形成的?

在世界各国,城乡分治只涉及行政建制与辖区划分以及政府组织与职能的繁简,而与居民的身份无关。市民抑或农民,只是一种职业或居住地的标识,并不存在一种行政上的身份管制或迁徙壁垒。在当代中国,却于城乡分治的行政建制基础之上逐步形成了城乡隔离的二元社会。这种社会制度的核心是僵化的、强制性分类的居民身份制度(户籍制度)。不同的身份享受截然不同的社会待遇,它是由一系列具体制度建起来的,包括:户籍制度、粮食供应...

何家栋:不要鹦鹉学舌——揭开“亚洲价值观”源流之谜...

亚洲价值观一词忽然名噪一时,李光耀、马哈蒂尔诸权威倡导于前,不少中国人叫好于后。这引起我的好奇。亚洲各国人民果然有这样一种共同的价值观吗?好奇之余,忙去翻书。一查才发现此说另有来历。 亚洲价值观是和西方价值观相对应的一个词。早在二战前,日本右翼著名理论家北一辉写的《日本改造方案大纲》,已经宣扬过这种思想。战前的日本右翼运动自称“革新阵营”,“主要目标”是“从根本上变革资本主义经济结构”,“限制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