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畜生蓄之与骨灰拌饭

武汉封城之後,习近平首次踏入武汉之际,武汉市官方安排发放食品,以安定民心。然而,青山区钢都花园居民在领取所谓「爱心肉」时,发现运送肉的竟然是一辆满是污渍的垃圾车。 该社区业主表示:「这些平价肉是分批次送到社区的,我们有的人收到的瘦肉只有一层保鲜膜包裹,我是直接把肉放冰箱了,还没吃,这个事情发生後,谁还敢吃啊,也不知道之前肉是不是垃圾车送的,甚至群里还有人说垃圾车送完肉之後顺便再把垃圾给拖走,也不...

余杰:儒家非宗教,孔庙非教堂

儒家思想以孔丘为代表。孔丘关注的焦点是人伦,而非天道,其思想是世俗文人政治规范和社会礼仪的统合。孔丘重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君臣」丶「父子」丶「夫妇」丶「长幼」所代表的「五伦」构成社会秩序的核心。依韦伯看来,儒家所阐扬的「身份伦理」深根植於中国人的「灵魂」之中。 人文理性建构的神权疏离 孔丘不关心形而上的问题,不关心彼岸世界的问题,不关心灵魂永生的问题,也不承认一个有位格的丶有爱和公义的丶创造并...

余杰:失明症与武汉肺炎哪个更可怕? 萨拉马戈《失明症漫记》...

疾病与仇恨:患病的不是肉体而是心灵 “武汉义务送药人被举报赚差价”——《新京报》的一则报导,日前引发关注。二十五岁的中学实习物理老师吴悠在武汉封城後的一个多月,骑着电瓶车为网上求助者特别是一些孤寡老人义务送药。花清瘟丶口罩丶酒精等物资都是免费送给求助者,奥司他韦丶阿比多尔等稍贵一些的药品则收取低於市场价的费用。吴悠和朋友们为六百多户求助者送去药品和防护物资,他自己投入上万元储蓄。然而,吴悠却被人...

余杰:锦衣卫治国:中央政法委取代中宣部

习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说:「我们改进和加强对外宣传,运用多种形式在国际舆论场及时发声,讲好中国抗疫故事,及时揭露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污蔑抹黑丶造谣生事的言行,为疫情防控营造了良好舆论氛围。」习近平讲话之後那半天时间,官方发布的疫情实时追踪显示,新确诊人数和新死亡人数都归零了︱︱真是厉害了,习皇帝和习大圣!中共公布的疫情数字,不能用统计学来判断,只能用政治学来测度。 在习近平讲话前五天的二月十八...

余杰:中国政治传统就是君主专制传统:张君劢与钱穆之辩论之辩论...

辛亥革命之後,帝制的最坚韧的鼓吹者,不是清帝国的遗老遗少,也不是支持袁世凯称帝的「筹安会」诸君子,更不是导演溥仪复辟丑剧的张勋和康有为,而是文质彬彬的儒者钱穆。钱穆的弟子余英时说,「钱先生有明确的价值取向——他信奉儒家的价值系统」。 然而,钱穆的思想和着述与他的现实生活是脱节的。余英时回忆了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在香港新亚书院的一个细节:「我最初在新亚,听钱先生的课,留下一个难忘的印象。钱先生当时气...

余杰:宗族制和科举制:中国乃“病梅馆”

作为意识形态的儒家思想,落实到政治权力和社会结构上,其如同飞鸟的两翼般不可或缺的就是宗族制和科举制。 宗族的事业,是祭祀祖先神灵丶繁衍宗族子嗣。因此,把宗族这个理念推广普及的理学家朱熹,就等於中国的孟德维尔(Mandeville):宗族的自私自利,能够为国家与社会带来公益。[1] 朝廷对进一步发展家族组织似乎具有很大的兴趣。朝廷感兴趣的是家族组织的集体性——这种集体性将排斥那种以家庭为最小的单位...

余杰:三光政策是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

——罗威廉《红雨:一个中国县域七个世纪的暴力史》 麻城的暴力文化传统与深具现代性的阶级屠杀 位于大别山南麓的湖北省麻城县,北面与河南接壤,东面与安徽临近,与黄州、蕲州一起形成了“积磅礴之万山”的高地次区域。若是在和平年代,这里堪称一处“如画紫云之岭”的风景胜地;然而,在战乱和政治动荡的年代,这里沦为盗匪云集、杀戮不止的人间地狱。 一叶知秋,一个县城可以透视整个中国。美国学者罗威廉以麻城为“主人公...

余杰: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下)

潘汉年为什麽必须死去? 《中共壮大之谜》一书以专章「潘汉年的悲剧」揭露了中共与日本军部勾结的事实。抗战期间,中共曾安排特务头子潘汉年等人到上海和南京与汪精卫政权及日本人接触,商量停战事宜。潘汉年的联络人之一袁殊,时任汪精卫政权中央委员丶中宣部副部长丶宪政实施委员会委员等要职,一九四九年之後摇身一变成为共产党政权的情报总署副署长丶中央军委联络部副处长。潘汉年通过袁殊与日本驻华最高特务机构「梅花堂」...

余杰:习近平打造“肺炎共同体”,治中国也治天下

毛泽东所说的「天下大乱,天下大治」,天下只是指他统治的中国。而习近平的天下,早已溢出中国的范畴,俨然要席卷世界。 习近平在二月二十三日的讲话中说:「一百七十多个国家领导人和四十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以电话丶信函丶声明等方式对我国表示慰问和支持。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努力防止疫情在世界蔓延,不仅是在对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是在为世界公共卫生事业作贡献。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采取的坚...

余杰: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上)

中共方面最终的目的,乃是打倒重庆政府,取而代之掌握全国政权。但是中共目前的实力还非常薄弱,并没有取代国民党夺取政权的实力。所以共产党军现有的任务乃是让日本和重庆政府尽量陷入长期的战争,并且在这期间积蓄力量。因此,国共两军冲突不利於扩大自己的军队,在表面上服从重庆政府,私下里却为了让重庆政府不和日本议和,进行阻扰。因为如果日本和重庆政府战斗的时间不够长的话,共产党军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壮大自身。 日...

余杰:“天下大乱,天下大治”? 武汉肺炎 习近平重演毛泽东的权谋...

新华社等中国官媒报道,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三日,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的讲话,从来就没有不「重要」的)。习近平的长篇讲话,可圈可点之处甚多,堪称剖析习近平政权本质的一个难得范本。 会场情形相当诡异,坐在主席台上的习近平等政治局七常委全都没有戴口罩,坐在下面毕恭毕敬地倾听和做笔记的数百名高级官员个个都戴口罩。谁戴口罩,谁...

余杰:等病床等到断气! 中国武肺悲歌“死不甘心”...

一八六零年来华的英国传教士麦高温(John Macgowan)指出:“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农业国家。这个国家的大部分人口都是农民,他们在遍及全国的无数农庄里过着农耕生活,并以此度过自己的一生。”[1] 在麦高温眼中,中国的穷困坚韧的农民既有让人“哀其不幸”的一面,亦有让人肃然起敬的一面:“从外表上看,中国农民与英国农民有很大差别,他们都郁郁寡欢,身材瘦弱,脸色苍白,一眼看上去就知道他们是干苦力的人。...

余杰:习近平梦断武汉肺炎

台湾媒体《上报》之「大家论坛」发表了一篇署名魏尚进的文章《武汉肺炎视角:中国GDP第一季恐下滑百分之一,全年仅减百分之零点一》。文章的基本观点是:「我最乐观的估计是该病毒只会产生有限的负面经济影响。它对二零二零年中国GDP成长率的影响可能很小,可能仅减少百分之零点一。对世界GDP成长的影响则更小了。」作者的身份很显赫:亚洲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丶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与经济学教授。在崇拜学历和资历...

余杰:愚政进行曲!习近平宛如崇祯的孪生兄弟……

美国历史学家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W. Tuchman)在《愚政进行曲》一书中探讨了权力与愚蠢的关系。历史上有很多统治者作出了後来看来愚不可及的决策,如特洛伊人搬进要将他们屠城的木马丶文艺复兴时代的教宗催生了宗教改革丶英国失去了美洲殖民地丶美国卷入了越战。分析了这些历史事件之後,芭芭拉·塔克曼指出:「愚蠢行径是权力之子,我们都知道阿克顿勋爵重复过无数次的名言——权力滋生腐败。我们并没有...

余杰:制造恐惧、谣言、污名变向维稳 疫情后的中共将更加残暴...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副代表李松告诉媒体,部分国家对中国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措施,与世卫的建议严重不符,呼吁国际社会公正客观地看待新疾病,不要加剧恐慌。早已沦为中共大外宣工具的BBC中文网的脸书粉专,居然将李松的名言制作成大幅海报贴出来,这几句话看起来义正辞严丶掷地有声:「我们需要的是事实,不是恐惧。我们需要的是科学,不是谣言。我们需要的是团结,不是污名。」 然而,普通读者比BBC的编辑和记者...

余杰:中国人如何找回自己的灵魂?

——张彦(Ian Johnson)《中国的灵魂:后毛泽东时代的宗教复兴》  为什么更富有的中国人却更失魂落魄? 当世界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眼花缭乱之际,普立兹奖得主、《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张彦却对中国人灵魂的归宿更感兴趣。他发现:「中国正在经历一场心灵精神的复苏。这个发展中的国家正因为剧烈的社会与经济变迁而彷徨不安。人们涌入新而疏离的城市,在这样的城市中,他们既没有朋友,平日生活也没有愿意互相关照...

余杰:在共产党的新帝国,防疫有如一场资源调配失控的战争...

——刘绍华《麻风医生与巨变中国:后帝国实验下的疾病隐喻与防疫历史》 在中国,为什么灾难总是如预言般重演? 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凌晨,中国微信上的一则截图信息让人揪心——这段文字只能以截图的形式流传,否则它早已被网络警察删掉。中国最忙的似乎不是一线的医护人员,而是网络警察。在离武汉千里之遥的山东泰安,官方公布了一则消息: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侦查支队指导员李弦“因公殉职”。这位年仅三十...

余杰:拯救疫情泛滥的中国 不是解放军而是真相

习近平刻意模仿毛泽东,但武汉这个毛泽东喜欢去的工业城市(「无产阶级当家做主」的城市),习近平偏偏不去,因为那里有让人谈虎色变的武汉肺炎。 疫情泛滥,习近平的救星是谁?不是医生,更不是西方的医疗专家——中国已经先後三次拒绝美国派医疗专家前往武汉的建议。习近平害怕什麽呢?害怕美国人看到武汉不可被「外人」知晓的真相? 习近平的救星是解放军。中国官媒报导,习近平罕有地四度对解放军下令,要求解放军参与「救...

余杰:赵紫阳,一位不杀人的共产党总书记

  二○一九年十月十七日,被软禁至死的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在去世将近十五年之后,其家人终于与中共当局达成协商,他和他的妻子的骨灰入葬北京郊外的民间公墓,墓碑上干干净净地只有夫妻两人的名字。 赵家兄妹在〈祭先父赵紫阳百岁冥寿文〉中回顾了父亲的家世: 先父出生于河南北部的农家。我们的曾祖父丶祖父是乡绅:按后来的称呼叫地主。先父晚年说,就是农民。 中原地区殷实农民积累财富的手法不多,无非是勤...

余杰:武汉肺炎测试出习近平政权的无能与高效

武汉肺炎失控,中共丝毫没有从十六年前的萨斯风暴中学到一点教训。香港评论人颜纯钩指出,「定於一尊」的荒谬制度,是武汉疫情扩散的根本原因。 至高无上的统治 上下难应武汉疫情 颜纯钩认为,近年中共鼓吹习近平定於一尊,至高无上。中国每日万千大小事,习近平即使有三头六臂,都管不过来那麽多事。他的近身人员,谁敢将尚未成为大威胁的武汉疫情轻易报给他?武汉疫情被封锁,习近平当然无从得知,即使知道了,因高高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