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如果中国偷袭珍珠港——彼得·格奥格、斯·柯尔《幽灵舰队》(四)...

2019-03-07 民主和自由需要军事实力来捍卫 在现实世界中,中国若要攻打夏威夷,必定先攻打台湾。如此,中国才能突破太平洋第一岛链之封锁。解放军退役中将、原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王洪光在鹰派官媒《环球时报》撰文宣布,中国的主要攻台部队几十年来一直「枕戈待旦」,战备等级极高,一旦台海开战,台军「最多坚持个把星期」,「我军指战员就能坐在台北街角喝冻顶乌龙茶了」。可见,战争的阴影并未远去,若要避免《幽灵...

余杰:如果中国偷袭珍珠港——彼得·格奥格、斯·柯尔《幽灵舰队》(三)...

2019-03-07 没有共产党的中国仍然是危险的霸权? 在中国国内及海外,有一批“反共专业户”,号称反共不反中、反共不反华。意思是说,共产党是坏的,中国或中华是好的,只要推翻共产党统治,则民主、自由、共和、法治皆可从天而降。我并不如此乐观,在我看来,没有共产党的中国未必能顺利成为民主国家阵营之一员,未必能容忍台湾、香港、西藏和新疆等地以公投的方式走向独立,更未必会像二战之后的日本那样成为美国在...

余杰:如果中国偷袭珍珠港——彼得·格奥格、斯·柯尔《幽灵舰队》(二)...

2019-03-07 晚近一百多年以来,美国国土唯一一次受到来自外国的军事攻击,是日本偷袭珍珠港(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本身算不上是一场战争)——不过,日军发起偷袭时,夏威夷尚未正式成为美国的一个州;而偷袭之后,日本的远征舰队迅速逃离现场,日军并没有意愿与能力占领和统治夏威夷诸岛。 以单一的一场战役而论,日本的偷袭珍珠港确实取得了巨大胜利。但是,正如英国历史学家伊恩·克肖(Ian Kershaw)所...

余杰:如果中国偷袭珍珠港——彼得·格奥格、斯·柯尔《幽灵舰队》(一)...

2019-03-07 据《彭博商业周刊》爆料,包括苹果、亚马逊等近三十家美国科技企业,都被中国情报机构植入一种微型“恶意晶片”。如此一来,中方就能不费吹灰之力,秘密访问这些企业的内网。 此种微型晶片小如削尖的铅笔尖,结合了记忆体、网路能力和足够的处理能力,被中国工厂放进全球最大主机板销售商美超微(SuperMicro)的主机板里。它们可以破坏服务器,进入数十家公司的资料中心。当安装并打开服务器时...

余杰:绥靖主义不是走向和平的捷径——“中美国”构想刻舟求剑,美国对华政策已天翻地覆...

2019-03-05 川普执政以来,像基辛格和艾利森这样的“拥抱熊猫派”已被美国政府决策层抛弃,并不像台湾亲中政客许信良一厢情愿的想像那样——艾利森对川普有重要影响力。川普周围的幕僚,清一色地全是鹰派,而且是“鹰派中的鹰派”。 艾利森认为,避免修昔底德陷阱的一种方式,是甘迺迪总统(John F. Kennedy)曾呼吁的「保留多样性的世界(the world safe for diversity...

余杰:绥靖主义不是走向和平的捷径——从冷战到新冷战:中美冲突是自由与暴政的价值冲突...

2019-03-05 艾利森在使用“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时,掏空了雅典和斯巴达之战的本质:不仅是争夺希腊城邦国家盟主的利益之战,更是民主制度与独裁制度的竞争。虽然艾利森承认“斯巴达到今天仍然是军国主义象征”,但他对此一笔带过,更是对雅典的民主特征视而不见。历史学家约翰·黑尔(John R.Hale)在研究雅典及其海军的专著《海上霸权》中指出:“雅典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社会,其统治者不是国王...

余杰:绥靖主义不是走向和平的捷径——对中国的无知是绥靖主义的根源:被误读的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梦...

2019-03-05 艾利森并非中国问题专家,却敢于写一本中美关系的著作,这种“学术跨界”必然带来巨大风险。本书论及中国部分,处处是常识性的错误,实在有损国际关系领域大师级学者的声誉。比如,作者认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毛泽东信任的同事”,可实际情况是,习仲勋是刘志丹、高岗一派的西北系官员,并非毛泽东的嫡系人马,早在延安时代就颇受猜忌,从未受到毛的信任。作者又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已有九百多...

余杰:绥靖主义不是走向和平的捷径——艾利森《注定一战?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

2019-03-05 资料图片:美国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美联社) 二零一五年九月,习近平访美期间,哈佛大学教授、哈佛大学甘迺迪政府学院创建者之一、国际关系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Allison)在《大西洋月刊》上发表了一篇题为〈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和中国正在走向战争?〉的文章,指出快速崛起的中国必将冲击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并有可能爆发战争。「修昔底德陷阱」这个古老的国际关系学的术语一...

余杰:“三个中国”夹缝中“边疆”的存亡——刘晓原《边疆中国》...

2018-12-06 中共对边疆地区的统治日渐法西斯化,尤其是维吾尔人和藏人人权状况急剧恶化,引发全球关切。 新疆维吾尔人的处境,类似于纳粹治下的犹太人。二零一八年七月,在高级别的全球宗教信仰自由大会上,美国副总统彭斯表示,中国将数百万少数民族送到收容中心“再教育”,是试图让人们失去宗教和文化归属。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改善全球信仰自由环境是川普政府的优先事务,“中国应该避免使用反恐调查来迫害宗...

余杰:彭湃:从“彭菩萨”到“彭魔王”

列宁的法律没有什么详细的,反动的就杀,他的工人农民,不用报告什么工会、农会、政府,直可把土豪、劣绅、地主、资本家杀却。……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将豪绅地主剖腹割头,无论任何反动分子,都毫不客气的就地杀戮,直无丝毫的情感。 彭湃 日本经过明治维新一跃成为亚洲第一强国,不仅击败清帝国,还战胜欧洲强国俄罗斯,使得清末民初的中国青年将日本当作留学的第一目的地——...

余杰:“殷门”败类王晓波

前些日子,我去探望历史学家、中研院院士张灏先生,聊起近期台湾调整历史课纲,操刀者正是同是殷门弟子的王晓波。 我说,如果是殷先生地下有知,知道王晓波堕落如斯,必定怒发冲冠、迎面痛斥。王晓波自己曾经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在一九七三年的台大哲学系事件中,他以“为匪宣传”罪名,遭警备总部的拘留,次年台大不再续聘,是为让学术自由蒙羞的台大哲学系事件。如今,物换星移,王晓波却认为,在历史课程中讲述白色恐怖是一...

余杰:威权回潮下的太阳花开

2008年、2009年以及2013年初,我三度访问台湾,感觉台湾社会风平浪静,波澜不惊。虽有两党争斗、族群对立,但打架都是在立法院里面,辱骂都是在电视里的名嘴之间,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宁静而温馨。未曾想到,沉寂了二十年的大规模社会运动,自2013年下半年来,一浪高过一浪。大埔案、反媒体巨兽、反核四、洪仲丘案、反“两岸服务贸易协定”一直发展到数百名学生一举攻占立法院的“太阳花学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

余杰:李鹏的女儿与连战的儿子

北京召开“两会”,一群权贵后人粉墨登场。 原本把会议当作时装秀的前总理李鹏的女儿、中国电力“一姐”李小琳,突然素面朝天了。去年的“两会”上,记者拍摄到她身穿的鲑鱼粉色套装的照片,这套服装价值一万四千元人民币。而在博鳌论坛上,香港媒体拍摄到她身穿突尼斯著名品牌azzedinealaia的套装,外套加连身裙逾三万元人民币,加上手袋、鞋和蓝宝石项炼、红宝石钻戒,一身行头至少折合50万人民币。既然执掌市...

余杰:是胜利的顶峰,还是失败的深渊? 理查德·伯恩斯坦《中国一九四五》...

2018-11-01 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中旬,在河北唐山的煤田和秦皇岛港口之间一条铁路主干线上一个名为古冶的村镇,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战斗。那时,日本投降几个月了,太平洋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这场军事史书籍上不曾记载的战斗显得异乎寻常。 美军的四星将军佩克(Peck)与他同行的部队,一队海军陆战队卫队,受到一支共产党军队的袭击。海军陆战队的一个飞行中队被叫来增援,实施攻击的共军迅速溜走了。美国学者、记...

余杰:基督徒社区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王怡长老访谈 王怡简历 王怡,一九七三年出生于四川三台。原成都大学法学教师,宪政学者和基督徒作家。曾任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独立中文笔会(ICPC)理事、副秘书长。二零零五年信主后,带领家庭聚会。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辞去教职,蒙召全职服侍。二零零九年七月,在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被选立为教导长老。 二零零四年,王怡入选《南方人物周刊》“影响中国的五十名公共知识分子”。二零零五年...

余杰:中共为何对城市新兴教会下毒手?

2018-12-19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成都秋雨教会同工传来消息,此前被宣布刑事拘留的王怡牧师被正式批准逮捕,但在家属签字后却没有给家属出具法律文书。家属拟前往律所办理委托手续,却被警察限制不得出门。与此同时,律师被司法局紧急约谈,要求不得介入此案。 有消息人士透露,成都警方把抓捕王怡牧师及秋雨教会会众的案子,列为成都近年来的一个大案。当局宣称,王怡等人是受美国指使、煽动颠覆中国政权的境外...

余杰:香港不是中国的孤儿,而是世界的新邦

2018-10-02 桑普《中国孤儿·香港人》(Public Domain) 桑普是我欣赏的香港评论人之一,他具有两个卓尔不群的特质。 首先,他非文史出身,是法学博士,评论非其主业,乃是其“副业”。他没有一般文士那种头巾气和腐儒气,不会刻意炫燿文辞和典故。他不以文字谋生,写作时保有“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既不用讨好权贵,也不必谄媚媒体和大众。在华人世界,即便是许多具备法律背景的评论人或人权活动者...

余杰:中国从来不是一个好学生

——何伟业《英国的课业:十九世纪中国的帝国主义教程》 2018-10-02 一七九三年,英王特使马嘎尔尼勋爵带着发展国际贸易的使命出访清帝国,却在自以为“天朝大国,无所不有”的乾隆皇帝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在回国路上,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一番话:“中华帝国是一艘破旧不堪的旧船,只是幸运地有了几位谨慎的船长才使它在近一百五十年期间没有沉没。它那巨大的躯壳使周围的邻国见了害怕。假如来了个无能之辈掌舵,那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