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英国的自由是从哪里来的?

本文为世界文明的阅读与行走《自由的基因》读书会辅导讲座录音整理,主题为“英国的自由是从哪里来的”,2019年5月1日。 大家好,感谢大家抽出5月1日的时间来参加这个活动。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的题目是《英国的自由是从哪里来的?》。依据的书就是大家正在阅读的《自由的基因》。 下面这句话,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印象: “本书讲述了自由的故事,解释了为什么自由与其说是‘英国的’,毋宁说是‘英国的’独特发明”。...

刘军宁:保守主义与自由主义之间——从哈耶克到中国...

[内容提要]: 保守主义在根本上是人类自由主义大传统的一部分。保守主义的实质是自由主义,是自由主义与传统主义的结合。中国的保守派与保守主义有着质的区别。保守派主张保守旧的文化传统、保守不尊重自由的旧制度,强调无条件的集权与政治权威。保守主义只保守自由的传统、保守充分尊重个人自由的新制度,强调能够增进自由的权威和有限的政府。中国过去那种把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截然对立,却又把保守派与保守主义混为一谈的...

刘军宁:自由主义与公正:对若干诘难的回答

刘军宁 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 一、不同的理念 二、不同的诊断 三、不同的对策 1998年以来,中国知识界掀起了批判自由主义的小高潮,罗列的罪名又重又狠,所用辞汇既尖且刻,大有把自由主义批倒批臭之势。起初批判者所援引的多半是西方后现代主义的思想资源,后来他们又渐渐转向直接动用西方的新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思想资源;他们挪用一切可以挪用的对自由主义的批判性理论,而不管这些理论本身是如何地相互冲突。为...

刘军宁:移民与传教

大家早上好!感谢石门坎研究教育公益基金会,感谢浩武老师给我一个机会,再次来这里跟大家分享。其实我讲的不是研究成果,只是一个分享,分享一点感受,题目叫做“移民与传教”。 在过去的几年中,移民的话题被不断地掷到我的面前。且不说,铺天盖地的移民广告、移民讲座,以及朋友们纷纷出走,因为这些并不直接与我有关系。直到今年春节前,我在美国待了一个月,常常和一些华人朋友在一起。我看他们过得很好,空气也好,工作也...

刘军宁:北大传统与近现代中国的自由主义

“今天,我们在这里回顾北大的自由主义传统并不仅仅是为了怀旧,而是为了这个传统不被世人忘却。北大从其孕育时起,就与中国的自由事业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没有自由的时候,北大的使命是争取自由;有了自由的时候,北大的使命是捍卫自由。” 值此北京大学诞生100周年之际,北大百年同行会邀请我今天来与大家谈谈北大传统与现代中国自由主义。我的心情是十分复杂的,可以说是一半的欢欣,一半的叹惜。欢欣的是大家对北大传统与...

刘军宁:理性主义的僭妄

人类的政治思想中始终有两种倾向,一种是理性主义的倾向,一种是现实主义的倾向。理性主义(rationalism,又称唯理主义)倾向于认定,人们头脑中抽象的、想象的法则和原理可以用于现实世界。在近代政治中,许多理性主义政治家试图把现实世界塞入其对人的行为持过于简单化看法的理想蓝图。现实主义认定,政治家所能做的,只能是积极主动地、创造性地适应现实,而不是让现实服从于头脑中抽象的空想。 理性主义的核心是...

刘军宁:财产权:文明和野蛮的分水岭

文:刘军宁 编:先知书店 本文已获先知书店授权 千字君按:将人类和动物区分出来的,究竟是什么?什么才是人类最重要的自由?有人说是言论自由,有人说是信仰自由,还有人说免于恐惧的自由。然而,这些自由能够成立的前提是什么?推荐刘军宁老师的一篇文章,供您参考。 财产权的观念,是伴随着人类文明的自然史而形成的。 财产权是人的天赋权利,而不是动物的天赋权利,享受财产权是人及其生存的一个重要特征。失去了这个特...

刘军宁:自由主义的今天与明天

  中国的自由主义思潮,自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非正式登场,至今已经有约20个年头了。这些年来,它一直处于亚正式的生存状态。一个试图在中国寻找自由主义的人,在餐桌上、微博上、沙龙讲座中、学术文章里都能够很容易地与中国自由主义碰面。但是,在执政党的决议与文件里、领导人的讲话里、党媒官媒里、官方的高校教材里,则见不到中国自由主义的踪迹,即使出现,也是作为批判对象。   然而,2012年以来,似乎出现了...

刘军宁:托克维尔的“法国大革命启示录”

  多数的暴政自由的国家未必尽是民主的国家,而民主的制度也未必不会妨碍自由。历史上有许多自由的国家,但其公民对政治的参与却受到严重的限制。自由与民主,尽管是同为世人所追求的两个目标,但却有着各自的内在逻辑。一旦这两种逻辑互不相容,两者就会发生冲突。   这是我读罢法国自由主义思想家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年)的最大感想。因为,纯粹民主的核心特征是建立在平等主义的多...

刘军宁:为了每个人眼中那尊严的眼神

当代中国社会,正在孕育着一场思想和文化的变革,这个事实呼之欲出。我把这一过程称之为中国的文艺复兴。文艺复兴的价值中枢是人文主义。对中国而言,人文主义的觉醒和归来,也已是不可逆转的潮流。文艺复兴在中国的使命就是要复活长年冬眠的灵魂,使每一个人真正成为独立、自主、平等的人,具有完全人格的人。 在中国,人文主义所要达成的是:一切回到人的立场,一切以个体为中心。“再波澜壮阔的历史,也由一个个鲜活或曾经鲜...

刘军宁:中华文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中国人在食品中完成了化学扫盲,从大米中认识了石蜡,从火腿中认识了敌敌畏;从咸鸭蛋、辣椒酱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蜜枣里认识了硫磺,从木耳里认识了硫磺酸。今天,三鹿又让同胞知道了三聚氰胺的化学作用。 外国人喝牛奶结实了,中国人喝牛奶结石了。日本人一天一杯牛奶,振兴了一个民族,中国人一天一杯牛奶,早熟了一个民族。 上面是近来许多人都读到过的民间段子。 段子里提到的事例表明,中...

刘军宁:地震的启示

滙達人5 2018-05-12 作者 刘军宁 失联号:池见新草(chijiancao2) 四川汶川发生8.0级大地震,灾情严重,举世震惊。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表现出了对生命的高度关爱,对人性的高度认同。这种现象的出现,表明国家和民间、终于达成了初步的一致。这是30年的变革与转型的初步成果。 经过这么多年的经济、社会与观念变革,人们对生命价值的越来越重视,对生命至上共识度也越来越高。改革开放以...

刘军宁:聪明的中国人,抑或高明的制度?

记得小时候常常读到,中华民族是勤劳、勇敢、聪明智慧的民族。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大批的学子出国留学,中国人聪明的结论不断得到新的证明。许多人认为,中国人和犹太人是世界上两个最聪明的民族,此话绝非空口无凭。中国人有举世羡慕的商业才能,尤其是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发挥得更为淋漓尽致。海外的华人科学家也取得了一项项骄人的科学成就。更让中国人骄傲的是,中华文明有五千年的历史,绵延不绝,举世无双。中国人没有非凡的智...

刘军宁:制度决定,还是观念先行?从文艺复兴到宪政民主...

中国是需要一场作为新人文运动的文艺复兴,还是需要宪政民主?很多人认为,中国现在的问题是制度问题,不是文化观念问题。提出文艺复兴作为解决方案是对中国问题的误诊。我的看法则是,中国既需要作为新人文运动的、中国意义上的文艺复兴,也需要由自由的个体构成的宪政民主。两者之间,不是一个或此或彼的选择。不仅如此,没有借助于文艺形式的新人文运动的先导,没有精神上挺立起来的个人,宪政民主就无法在中国扎根,而不论中...

刘军宁:中国文艺复兴答疑录:你就是大树,你就是大师...

中国的文艺复兴注定是一条艰难的道路。这种艰难不是来自自然环境,而是来自人心中的魔障。不破除这样的魔障,个人就无法挣脱自我生成的茧衣的束缚。用来质疑中国文艺复兴最常用的理由之一就是“大师难题”。其大意是,中国需要文艺复兴,道理没错,可是中国有思想巨人文化大师吗?你看看人家意大利的、乃至欧洲的文艺复兴,有一批又一批的大师在那里撑着,但丁、彼特拉克、薄伽丘、马基雅维利、拉伯雷、达·芬奇、米开朗基罗、拉...

刘军宁:中国,你需要一场文艺复兴!——写在即将到来的新人文运动前夜...

人与动物的一个根本不同之处,在于人不仅是吃饭的动物,而且是观念的动物。人靠食物充实自己的肚皮与躯体,靠观念与信仰充实自己的灵魂与思想。而一切观念中最为重要的是有关人类认识自我的观念。换句话说,人类不是在食物的摄取中提升自己,而是在观念的升华中提升自己的。人类文明的发展过程也是人类不断重新认识自身的过程。新的观念通过文艺形式的传播并被人们普遍接受,一场文化运动(革命)也就发生了。 这样的文化运动在...

刘军宁:为什么一切政治都是地方的?

在中国人的日常观念中,对“做官”与“从政”并不加以区分,而是一概通称为“从政”。也许,在中国,“做官”就是“从政”,两者之间没有什么区别,每个官员都是以政治为职业,每个政治家都是官员。在中国,从政的意思是从事政府工作,在政府中谋职,如报考公务员。严格意义上的“从政”,是以政治为职业,是参政议、政的活动。因此在世界上越来越多的地方,“做官”与“从政”之间的界线越来越明确。尤其是在民主政治下,“做官...

刘军宁:中国哪有什么利益集团

2005年以来,一个以前只存在于政治学词典的专有名词,开始在中国媒体舆论中频频使用,这就是“利益集团”。2006年“两会”期间的舆论更是把利益集团当作重点话题。不仅如此,这个本来流行于美国的中性词,在中国成了贬义词,甚至有点像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现在,人们纷纷谴责利益集团影响和操纵公共政策。“决不允许形成既得利益集团”的口号已经亮出。有人断言,利益集团越来越成为中国的内忧,成为改革的影子杀手。为...

刘军宁:天堂茶话之三:尚贤伤贤

孔子:每次跟您探讨之后,我都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虽然我不完全同意您的看法,但是的确因为能与您一起进行思想冲浪而享受刺激带来的惊怵与兴奋。对于今天的话题所涉及到的尚贤、愚民、有为无为,都是我非常期待的。我是主张尚贤与有为的,您是反对尚贤与主张无为的。但是,有很多人都把我们俩都主张“愚民”。不知我的归纳恰当与否?   老子:尚贤与否、愚民与否、有为无为的确是三个很大的话题,要想一次谈透,恐怕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