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匡政:也说徐贲张鸣之争:别落入“公共越多,智识越少”的陷阱...

沉默是知识分子的“权利”吗——杨绛先生离世后,围绕知识分子的身份与责任的争论,会没想到会持续这么久。网络年代,这算是一个例外。此次参与争论者,大多是认同自由价值的,至于有人担心这是自由主义群体的一次撕裂,我看多虑了。 无论是张雪忠与笑蜀的“改良与变革”之争,还是徐贲与张鸣“知识分子的公共性与勇气”之争,按目前境况看,大概只有上述群体才会关心这个真问题。其他阵营的知识分子,不少早已把真理视为服务于...

叶匡政 :“571工程”纪要样本

《“571工程”纪要》是我看过的最奇特的一个文本。它的性质大家都知道,我不必说了。我总感到它有一首长诗的氛围,想得久了,便觉得这是一件要认真对待的事。倒不是想在文学中完成所谓的审判,审判官有好几个,我不知道历史会选择谁。所以,这绝不是一次审判。这是一个文学实验,把一个被人们遗忘的文本,变成一个可以阅读的诗样本,这其中的难度本来就很吸引人。 黑体字是原文本中的文字,为全文照录,基本保留了原标题、文...

叶匡政:汉语曾像音乐一样动听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诗乐的关系极为密切,这也形成了中国音乐与西方音乐的最大不同,就是“语言”之声成为音乐最基本的创作元素。俗话说“丝不如竹、竹不如肉”,这里的“丝竹”指的就是弦乐器和竹管乐器,认为它们的声音不如人的肉声。所以,在中国文化中,音乐总是效仿人声,并非人声效仿音乐。 这些年各地的音乐节和艺术节,多有专门的戏曲板块,如北京传统音乐节和上海国际艺术节等。除上演常见的京剧、越剧、评剧、豫剧外,...

叶匡政:《麦田里的守望者》与两大凶杀案

  美国两个惊天大案的凶手,都与一本书有关,这本书叫《麦田里的守望者》。 1980年12月的一个晚上,当马克·查普曼掏出手枪指向约翰·列侬——这位著名的摇滚乐歌手时,枪上盖着一本《麦田里的守望者》。查普曼向列侬开了5枪后,不慌不忙地坐在街道边,读起了塞林格的小说。他告诉警察:“这本书是写我的。”几年后,查普曼透露,他杀害列侬,就是为了把自己变成书中的主人公霍尔顿。 4个月后,里根总统遇...

叶匡政:诗人与母语

我不识字时,街头巷尾就贴满了大字报。站在大字报墙前的人非常安静,他们的目光被白纸黑字牢牢抓着。文字让大人们不说话了,这是我对文字最早的敬畏。 童年时,另一个人多的地方,是公共厕所边的牌局。看公厕的老刘住在那儿,总有人找他打扑克,当然主要是围观的人。他们看牌时,会评评时政说说人事,或互相攻击、揭短、打趣。我每天借口上厕所,都在那儿看一会,懂得了一些成人世界的秘密。理发室,更是一个人多的地方,有暖暖...

叶匡政:《云图》是一部全景敞视的“超电影”

电影《云图》有大野心,能否带来大震撼,却因人而异。它疾驶于6个时空,如过山车,在人类文明这一大谜团中急骤翻转。6个故事,就像苍天中飘荡的6朵浮云,色泽、形状、意味完全不同,但奇妙地交织在一起。当你仰视这雄浑磅礴的云图,不同的人,感受可能迥异。每个人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内心。你有细腻丰富的心灵,云图呈现的世界也会变得浩瀚瑰丽、奥妙无穷;那些迟钝麻木的人,或许只能看到一些抗争情节或意识形态的标签。 这...

叶匡政:土改中是怎样拉阶级仇恨的?

一、算剥削账 1949年后,中国的第一门学问,我们应该给它取个名字,叫土改学。 和老人们谈起土改,都说像一场梦。后来这梦醒了,但梦里的很多事理,我们还是要拿出来琢磨一番的。我们今天所思所想,我们今天的价值观和世界观,这里是一个发端。现今很多潜在的社会心理,追根溯源,这里都能寻出一些踪迹。土改即使对于今天的中国,也是革命性的,革命得超出了大多数人的理解,但那时还是发生了。 阳翰笙的《柳城土改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