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哈贝马斯在中国谈人权

哈贝马斯的结论是:只有重视人权,通过民主程序将政治法律化,才能有助于现代化加速过程中不断出现的冲突和紧张。要想用现代法律手段来解决高度复杂社会中的一体化问题,关键要看基本人权能否得到落实。(阅读全文)...

徐友渔:哈贝马斯在中国

哈贝马斯这次来华访问,被有些人称为可以与80年前罗素、杜威来华访问讲学相媲美的学界盛事。此喻当然不确,因为时代条件大不相同了。80年前中国知识界、文化界把西方大哲奉若神明,而这次不少人对力倡人权的哈贝马斯是敢于顶撞的。有一相同之处,哈氏几次讲演下来,人们不难得出结论:参加听讲者人数众多,热情有余,但知识准备显然不足,这和80年前情况差不多。 我于4月17日听了哈贝马斯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作的首场讲演...

哈贝马斯:不能容忍知识分子变得犬儒

今天是德国思想家于尔根 · 哈贝马斯(Jürgen Habermas)90岁生日。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哈贝马斯扮演了现代德国的牛虻角色,就像古代雅典的苏格拉底一样。哈贝马斯也被认为是目前在世的最重要的思想家,“当代的黑格尔”和“后工业革命的最伟大的哲学家”。正如本文作者所言:评价一位哲学家的遗产并没有客观的标准。但是哈贝马斯在哲学工作和公共知识分子角色上所取得的成就超越了我们时代的任何思想家,将具...

徐友渔:哈贝马斯访华与人权问题之争

徐友渔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 哈贝马斯因支持北约出兵科索沃而遭中国学人责难 哈贝马斯在中国大讲人权的普遍性 科索沃事件引发的思考:正义如何扩展落实? 法律和权力:关于《安提戈涅》之争 【注释】 德国著名学者、左翼思想家于尔根.哈贝马斯2001年5月中旬到中国访问,历时半个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共中央党校、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作了7场盛况空前的讲演,...

“看在上帝份上,别再提什么哲人王了!”——哈贝马斯八十九寿辰答问录...

哈贝马斯 在89岁生日之夜,这位当今最有影响力的在世思想家看起来精神矍铄,在他位于施塔恩贝格的家中,他就民族主义、移民、互联网、欧洲等我们时代最为紧迫的一些议题提出了他的看法。 “看在上帝份上,别再提什么哲人王了!” ——哈贝马斯八十九寿辰答问录 BORJA HERMOSO & Habermas 若望/译 在距离慕尼黑约50公里的施塔恩贝格湖周围,一排排高山小屋前后相继,其间冒出一座有着...

徐友渔:李慎之非常了不起,新左派利用哈贝马斯

萧三匝:你跟李慎之先生交往也比较多,他原来也是你们的领导,在你眼里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徐友渔:我跟李慎之当然极谈得来,极要好,他也非常信任我,有很多事情我跟他也一起在做。当初北京有一个清一色的自由主义的圈子,大概有十几二十个人吧,我们是定期聚会的,都以他为首,我对他的印象是非常之好的。 我对他的推崇有两点:一是他人品好。他是社科院的副院长,但他不是教授。他说,我是学官,但不是学者,我学问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