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盛典模式

【网上一派议论北京“阅兵”,依我看多数人不懂“仪式”的政治含义,尤其不懂近三十年来中共的一种统治方式“盛典模式”,那其实是江泽民借〇八奥运打造的,习近平不过是萧规曹随,虽然他恨不得马上灭了江和上海帮。我有一段文字议论这模式,是我即将出版的新书〖鬼推磨〗中的第十五节,现抽出来以飨读者。】 “中国领导人,也包括它的大众,不遗余力地准备一场大秀,向世界宣布他们收复了国家尊严,抗议它势必点燃民族主义,引...

唯色:北京奥运对藏人说“不”

3月以来,藏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发出的声音震惊了世界。这声音是一种纯藏式的呼啸,惟有藏人而且更多的是乡村的、牧场的藏人才发得出的呼啸,被中国的媒体形容为“狼嚎”。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重要细节。 北京奥运火炬在拉萨传递时,没有特殊证件的藏人一概不准出门,余剩不多的僧人不准离开寺院。约有200多受到怀疑的藏人被拘押。拉萨的友人怨叹:为什么中国其它城市传火炬,市民可以去看,而藏人就不能去看?我们不是这个国家...

英顺:也谈国家,奥运及国旗

窃以为“国家”一词含有两层意义:广义的和狭义的。广义的国家,应当是指由土地,人民,政府组成的历史地理共同体(英文country 或nation)。这种含义的国家,基本上是一个自然存在或者地理概念,没有很多政治色彩,但有很强的感情归属感,类似于人们常说的“祖国”,“家乡”,“故乡”等,甚至有人将其形容为“母亲”。它也是爱国主义的起源,因为不分阶层,性别,信仰,理念,人们对于祖先居住和生我养我的地方...

胡平:北京落选后的沉思

第二部分 论中国大陆时局 北京落选后的沉思 围绕着二零零零年奥运会主办权的争夺战结束了。上期《北京之春》注销了于大海先生的一篇文章。其中的观点我都是赞同的。照说,此事既已尘埃落定,再讲似无甚必要。不过,考虑到在这场争论中,不少观点涉及到诸如人权、民主、爱国主义和民族情感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其影响远远超出了申办奥运的狭隘范围,故而仍有认真检讨之必要。 人权不是政治 先说人权。众所周知,在这次争论中,...

力虹:抵制北京奥运

国际社会的正义和良知 仿佛听到了海内外有识人士的呼声,也仿佛是对欧洲议会副主席爱德华。麦克米兰。史考特先生和加拿大独立调查报告的及时回应,8月7日,奥林匹克观察、记者无国界、国际人权协会、Solidarite Chine和劳改基金会等组织联署发表一封公开信,谴责中共恶劣的人权现状,号召抵制北京奥运。作为一个生长并仍生活于中国大陆极权暴政下的体育爱好者,我终于等到了国际社会这一充满人类正义和良知的...

盛言:从里约丢脸到杭州“宽衣”

中国民间向有“流年不利”一说,而今年八、九月对中共当局来说则颇有些“流月不利”的味道。八月在巴西里约奥运会和九月杭州的G20峰会,本来都是中共十分重视的“面子工程”,志在必得,最后却搞得很没面子,丑闻、笑话此伏彼起。在里约一言以蔽之是“丢脸”;在杭州则有个“关键词”叫“宽衣”。前者令人摇头,后者令人喷饭。 丢脸,并不只因成绩20年最差 竞技体育,本是一种成年人的游戏和艺术,更在于通过它提升国民的...

刘在中:告别旧体制才是迎战奥运的利器

女排教练郎平 经过17天的激烈交锋和精彩表演,31届里约夏季奥运会曲终人散落下帷幕,各国健儿盘点成绩打道回府,巴西终于实现承诺,贡献了一届既体现桑巴风情又通达世界的奥运会。 开幕之前,大陆官媒着力渲染问题:罗塞夫总统被剥夺权利,巴西群龙无首,难以统筹安排;预算资金不足,出现经济危机,有的比赛场馆未能完工;警察罢工,市场萧条,志愿者服务水平堪忧;里约地区,盗抢频发,危机重重……似乎非得停办不可。结...

王丹:奥运会的体育之外

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出现的投射在场地上的用各国文字表达感谢的光影中,有三个藏文字清晰而夺目。(视频截图) 各位听众朋友: 里约奥运会正式闭幕了,大多数人当然关心的还是各项赛事的竞技过程和结果,不过我觉得,在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巴哈(Thomas Bach)说的一段话更能凸显奥运精神。他在致辞的时候特别提到了难民队的运动员,他说:“我要特别感谢难民队的运动员,你们用善良人性和运动天赋,启发了全世界...

胡平:“被举国体制”可以休矣

2012年8月9日 围观伦敦奥运,国人议论纷纷。我注意到,和四年前相比,批判举国体制的声音有了十分显著的增长。当局感到很大压力,不得不派喉舌出马替举国体制辩护。 8月3日,《北京日报》发表文章“举国体制是好体制”。文章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评价一种体制优劣,光靠嘴上说说不能服众,最根本的还是要拿事实说话。以竞技体育为例,哪种体制能培养出优秀的运动员,创造好成绩,帮助人类挑战极限,这种体...

胡平:京奥VS人权

2008年8月9日 北京奥运是历史上最戒备森严的奥运,最劳民伤财的奥运,最政治化的奥运,也是最严重侵犯人权的奥运。 我们早就断言,北京举办奥运会非但不会促进中国人权的改善,反而会导致中国人权的恶化。从中共当局在奥运前夕大张旗鼓侵犯人权的种种举措来看,事态比我们估计的还要严重。 最近,中共当局提出新口号“平安奥运”。有人说新口号表明当局要用“平常心”办奥运。其实不然。所谓“平安奥运”,就象口号“稳...

胡平:金牌体育政策符合人民的利益吗?

2004-09-01 这些天来,奥运会是热门话题。一九八六年我在国内时写过一篇“论体育精神”,发表在《走向未来》杂志;然后《新体育》杂志还对我作了一次专访。一九八八年我在海外又写了一篇“奥运会与政治”,发表在当时的《中国之春》杂志上。 这就是说,我算得上很老资格的体育评论家了。当然,我这个体育评论家不是从体育谈体育,我是从哲学的、社会的、历史的、文化的以及政治的角度谈体育。这一点需要事先说明。 ...

胡平:奥运会与政治

1988年11月 世界大同后,样样都会比现在好(最确有把握的好处是那时将没有战争);唯一不好的是,那时候,奥运会将不如现在这般扣人心弦;一旦没有了国与国的区别,我们又去为谁加油、为谁操心呢? 奥林匹克运动是超政治的(但不超国别)。不过现今人们总爱给它打上一层政治的色彩。不少人都容易认为:一个国家获得的金牌多,即表明这个国家强盛。我们的棋圣聂卫平常常说:国运衰,棋运衰;国运兴,棋运兴。 把国运和棋...

何清涟:2022冬奥:国际奥委会与人权界的共同尴尬

最近,北京申办2022年冬奥成功,国际人权组织纷纷发表声明,抗议国际奥委会的决定。这场迟到的抗议只能算是它们在履行职责,于改变结果并无帮助。事实上,这届冬奥会举办权花落北京,早在今年3月就成定局。当时,申办国仅剩下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两个国家的人权纪录是一百步与五十步之差,无论选谁,都逃不掉人权组织举牌抗议的结局。 因此,抗议可以如仪,但《华盛顿邮报》最近表达的忧虑,“办奥运似乎渐成集权政府领地”...

那片鱼塘:关于申奥,请听听一个张家口人的心里话

看到新闻,我的脑海中涌上的第一句话就是08年太原某地下乐队的名句:去年迈的北京,奥年迈的运。 作为一个张家口人,心里有着一大团的郁闷。听我细细道来。 张家口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北方小城,人们对他的了解真的不多,摊开祖国的地图,放眼望去一颗红色的大五角星落在北京,北京西北角的那个小黑点,人们大多不会留意到。就是这紧挨北京的位置,成就了张家口的宿命。 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可能对张家口还不会太陌生:它曾是...

韩戍:中国知识分子眼中的纳粹奥运会

——以储安平的奥运系列报道为例 当时已有中国学者指出,纳粹运动是一种极端的国家主义运动,必将造成军备竞争的白热化和同盟外交的复活,对世界和平实为一种严重的威胁。然而,储安平对此毫无认识。 关于1936年中国参加柏林奥运的史事,已有一些研究成果问世。这些研究主要集中于介绍中国参加柏林奥运的始末,考证奥运代表团的随团记者,考察报界对奥运会的报道等等,缺乏问题意识。[1]徐国琦在研究中国与奥运关系的近...

王金波:魔鬼的盛宴

1993年北京申奥,我正在上大学,那天晚上,华东地质学院有很多学生对结果破口大骂,唯有我是个例外,兴高采烈了半天(阅读全文)

《自由之笔》第十一期:高瑜:中南海“唱红”目的何在?...

2008年,在四川汶川地震和北京奥运之后,中共主管宣传的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中宣部部长刘云山,还有北京市委书记刘淇,都亲自撰文大肆赞扬“举国体制”能办大事,中共毫不掩饰地要把“中国模式”和“中国道路”推向世界。2009年,在金融危机在世界蔓延的形势下,这种宣传达到顶峰。 2008年中国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303名具有专业背景各界人士,共同发起联署《零八宪章》。当局于12月8日晚11点,以涉嫌“煽...

《自由之笔》第十一期:唯色:西藏:北京奥运之后

记得那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时,藏地的宗教法会被取消了,因为有人憎恨僧侣与信众聚在一起。许多民间习俗也被取消了,像在青海湖边,不准农夫们燃起桑烟,祭祀山神;康(Kham)传统的赛马节也不能幸免,望着空旷的草原,剽悍的牧人惆怅地说:“奥运会可能就像我们的赛马节吧,可是我们的赛马节没有了。” 那年并不远,如同昨天,历历在目。但是,就像我在《西藏:2008》书中所写的:“有许多事情,是没有多少人知道的。...

《自由之笔》第十一期:戴晴:潜规则 无时了

因为小时候不曾过过生日,所以终生不谈生日。不料去年一批年轻朋友好意为我找补这人生一乐,遂发生警察严令“不准”的小热闹。记得双方拉锯的最后一役,年轻人在茶会规模上让步,当局放行的条件变成“须有一名官员到场——她那么些当官的老熟人,来一个就行。” 此指令传到我这儿——是啊,老同学、小玩伴。不过呢……我把他们一个个想了一遍之后告诉年轻人:“现职而与我仍有来往的,眼下只有两位:原住海淀时候看(平声)我的...

《自由之笔》第十一期:沙叶新: 奥运之后的中国人权状况...

中国政府和领导人对外常说的一句话是:“中国人民说话是算数的!” 被中国政府强制性代表的“中国人民”,自古以来便是诚实、善良、重然诺、守信用,确实是“说话算数”的;而当今的中国政府和领导人绝非如此,他们完全背弃中国的诚信传统,无话不谎,无言可信,只是在需要进一步说大谎、行大骗时,或被迫地、或假意地将以前的承诺有限度地兑现一点,而过后则依然如故,甚至变本加厉。 比如,中国政府和领导人为争取实现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