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抗:二月·回乡笔记

2019-2-28。湘潭县云湖桥镇。阴。12℃。 我是从泉坝湾小学那边过来的。翻过山坡,走到田垄中间,沿群英河渠道边一直走到公路上。 慢慢走。早春二月的田野,空旷开阔。空气湿润清新。一个人在田中间漫步,感觉很舒服,很自在。 照片拍不出来的是流水声和鸟鸣声。 什么树?不知道。远的那棵树是苦楝子树。 构图和色彩有点像十九世纪俄罗斯巡回画派的风景油画的味道。何多苓式的冷灰色调子。很想学画家的样子架起画...

子抗:雪意

雪线逼近南方 但不会 越过界岭 我只能回忆雪 一种罕见纯净的事物 雪带来寂寞和宁静 影像无法还原一场真切的雪 空气清冽 皮肤上的湿冷 我想起一部俄国片子 雪与冻原 狼群 安娜卡列宁娜 南方的雪很快会融化 像一切转瞬即逝的 生命 美 和爱情 此刻在远方 一场暮雪正降下无边的寂静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子抗:名字离去之后的井——纪念一位远去的诗人

子抗,2017-7-14 殉道者的名字躺着离去 腾出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 一间顶部开敞的房间 一口看不到底的井 没有人听说过井里的名字 如果二十岁没听见过 就再也听不见,也听不懂 那是震耳欲聋的静音 那个没有敌人的人走了 那个被当作敌人的人走了 他已经化成烟,飘出井口 不用再为那个名字担心 他成功地从太平洋非法越境 到达那把空的椅子 井底会出现下一个名字 连一把椅子也没有的人...

子抗:集句:此刻的状态

像沉船之后的海面 一样平静 像水消失在水中 像影子走入黑夜 像一片树叶 藏进一座森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子抗:旁白

我曾经在疾风中喊叫 就像某只著名的鸟 如今我栖身在屋檐下 披着一身散乱的羽毛 落日把我钉在墙上 一只无法归类的影子 暮色从四面向我收紧 我平静凝视着夜的来到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子抗:只

我缓慢阅读 像识字不多的人 我很少讲话 只发出必要的声音 我只写简单的句子 只跟一两件事情有关 我只走人少的路 只敲不存在的门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子抗:自传

我在虚拟的情境中度过一生 取得了实质性的挫折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子抗:说什么呢

所有的故事是同一个故事 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最低限度 也会像我一样 平静地长出无数白发 你终归会归于平淡 ……归于——淡忘 无论少年田野中荷花的清香 还是后来有几天里 让人惊异的湿润的玫瑰 你都忘记了,新鲜稚嫩的 美不能再伤害你 ——甚至神秘主义 你失去了毛茸茸的感觉 你的目光停留在世界的表象 任由玻璃反射 不再透视纸张和微笑的背后 你不再行动,很少说话 偶尔露出浮浅笑意仿佛高深莫测 在宇宙背景下...

子抗:三个北岛

(我无意写长文。不过有时因为写得太简略,有些话就没讲清楚,容易让人误解。我觉得需要在上次那篇《三个北岛》小感概中再插几句话。这次增加的部分放在方括号里面。) 1 第一个北岛,我们都认识,这是那个吹小号的北岛。他的小号声嘹亮,高亢,正派。他用他的小号声回答专政者的拷问,并且告诉我们,人可以像人一样挺立身躯站立,不必跪倒,甚至不必鞠躬。这是一个英雄的北岛。北岛无疑将以这种英雄的形象进入史册。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