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死亡诗社(4首)

一、死亡诗社 钟声掏空了深秋的胡杨林 像我的诗 回荡在整个黄昏的酒气中 黑色唱片围绕着 墓碑,跳着太极之舞 我们头顶上方,恐怖的寂静在吟诵这死亡之声 二、夜读张枣 那吉他,弹奏出一个 熟悉的名字,像落叶 总归联想起遥远的秋天 这张笑眯眯的脸叫做 张枣 他的胸膛里,藏着一片 死亡的波澜 我从来没有与他相识、相逢 也不会与他的生命 有任何遗憾 我曾有一个机会与他 在图宾根的疼痛 一起感应一段 月光之...

​师涛:夜读宋琳

穿过十月黑沉沉的夜色 仿佛到达你在巴黎的地铁口 你沉思着,就像一位 街头肖像艺术家的模特 你用心中的笔,画出 飞越千山万水的旅人的疲惫 欧洲大陆上空的雪,哦 你思念的孩子,寒气被你暖在怀里 你像一头患了失忆症的狮子 昂首塞纳河畔,遥望喜马拉雅 你把与家乡无关的地名 都叫做墓地—-哦,那些墓穴还空着 虚无的巴黎的旅愁,你为我们 讲述域外写作,讲述灵魂自救 如何让门厅自动打开,让孔雀 啄...

师涛:无声的预言(节选)

89、 我手上的最后一张底牌 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贫穷、焦虑、愤怒、无奈— 胃里的食物早已被扫荡一空 整个书房就像一张巨大的病床 挂满沉重的液体,又 一次一次 淌过女人的河流 诗歌的气泡里诞生出 无数个畸形的共和国 我们像泥塑的婴儿 在母语里打坐、假装沉思 许多年以后,我们也会 像一首诗的结局那样 选择最美丽的姿势自尽 90、 先知身上有一股子糖炒栗子的味道 那从火中取出来的信物 ...

师涛: 人面桃花

1、 批评是冬天寒风中的一团和气 是历史神怪们眼中 那一闪而过的 声音的次品 《山海经》中的人物,乾坤大挪移 来到了美丽新世纪 说什么清者自清,那是因为 支撑中国的钢铁还没有炼成 2、 此鸟说话,声如呻吟语。 它冷漠的表情,似在解读一部古经。 所有的山脉都有历史遗留问题,所有的 河流都有人文的污点。我相信此鸟,亦如是。 古墓里的千年一叹,如倦鸟呢哝。 最解禅意的是阴阳师:”山左右,溪南北R...

师涛:唱支山歌给她听

政治这个东西,很有意思 就像一只不锈钢老鼠 坚硬,顽固,却又 时刻躲避着人们的视线 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 又将往何处去 我用民间七十二种灭鼠法 也对付不了它一分 只好为它伪造了一个窝: 民主 诱导它进去,关它个终身监禁 但是呢,它也 打着自由的旗号,和我玩虚无的游戏 说: 自由,它是邻居墙上的花草 看起来美丽,对我却全然无用 还不如一枝红杏出墙来 我会唱支山歌给她听 2015-9-2 呼笑山庄 ...

师涛:我什么都没看到

挖掘机的巨轮辗过一具又一具 热血的肉身 但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只是让我的手指 愉快地在屏幕上划了一道 弧线 一切有为法便被我 无情地抛在了脑后 渤海湾的死鱼漂满 全世界每一家报纸的封面 但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只是让我的舌头 在美少年红润的嘴巴里 啜出一滴又一滴蜜汁 直到他像木乃伊 静静地躺在我的遗像里 2015-8-30 呼笑山庄...

师涛: 毛(外一首)

死灰复燃的夜里去看望 死灰复燃的你 你的面相上停摆着一只 宇宙之鹰。 你说话的权利只是一根手指: 食指向上,成仙得道 兰花指向下,立地成佛。 一万年太久 只争朝夕 非男非女的狐狸成为 哲学史上唯一的知音。 天书不在天上 地狱不在地下 人间不在人间。 我也不在夜里 去看望死灰复燃的你。   谁又可以独善其身 来来去去 我们的名字 在黑名单上高悬 我们的头颅 像没有骨头的 面具 张贴在 邮...

师涛:诗三首

一、从前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从前,有过很多从前 像火柴的微光闪闪发亮,又 回到从前的黑暗与 寂静 从前,那谜一样的从前 有过很多 从前,像火柴的微光 闪闪发亮,又回到 从前的黑暗与寂静。 二、无尽的空 那些洒落在石桌上的 词语 在狠敲键盘 手指的血印 “哐哐”弹着节拍 月光的奏鸣不像诗句 而是哀乐 聆听沉默之音的驯鹿 撞向一颗自由飞行的子弹 金刚之沙冲动着从指间 滑落 我和死神抱紧 轻轻...

师涛:远方(给宋琳)

远方(给宋琳) 黑夜中翻开一张冷峻的脸 摸上去,有湿湿的眼泪 像一张邮票粘贴在 古老的信封上 我从那双眼睛里 寻找地址,却发现 他的目光早已 越过我这一颗 黑暗之心 投向不知名的远方 2015-8-6 远方(给宋琳) 自由十四行颂章仍然只是一个传说 书里的知识凝聚于欲望的塔尖 青砖灰瓦砌不成一道漫长的国界 白发苍茫如芦苇的风景里也看不到你。 你 失踪在语言的雪夜里 用诗占卜,用脚印传口信 用爱情...

师涛:出狱两周年感言

【喜报】今天8月23日,是我从狱中重回人间两周年的纪念日。2005年,湖南长沙中级法院和湖南高院判我十年重刑,并剥夺政治权利两年。从理论上讲,从今天起,这个附加刑可以宣告结束了。理论上(或然并卵),我就重新拥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公开出版作品、接受公众媒体采访等多项公民权利。我已被善意提醒,接受美国之音等境外媒体采访仍须非常谨慎。我已委托陕西德伦律师事务所宋文利律师代我处理出版方面的版权业务(宋律...

师涛:无声的预言

我相信这个夜晚一定被诅咒了 上帝就像根本不存在了一样 巨大的火球烧毁了整座城市 人们赤身裸体跑出已经垮塌了的围墙 祈祷有什么用? 十字架也被从精神上拆除 修道院成了危险的敏感词 我只能在眼泪中为自己驱魔 对抗壁画上面那些无言的牧师 两个月亮在互相亲吻和回忆 像某种变了形的脸 又像乌鸦们在互相啄食 就连石头也砸出无数闪闪的红星 整片大地都已进入魔鬼的射程 (为天津大爆炸而作)   2015-8-1...

师涛:就“7.10数十名维权律师被抓事件”的声明

惊闻7月10日各地数十名维权律师被有组织、有预谋抓捕、恐吓、限制人身自由,本人表示极度震惊与高度关注! 一、希望当局在不涉及国家秘密的前提下,尽快向全社会公布有关案情,以回应各界人士的关切,平息恐慌情绪; 二、近期以来,中国社会对公民言论的打压已经到了空前离谱的程度,对维权人士特别是维权律师合法执业权的侵犯已经偏离依法治国的轨道,向着令人极其担忧的危险方向迅速滑行,希望这些非常态的行政与执法手段...

师涛:向亲友们致意

我的微信朋友圈被屏蔽后,又开通易信号。易信号直接登录不上去。只好又增开一个微信号。很难保证很快又会被哪一只脏手给屏蔽掉。生活在这样一个无比荒谬的时代,连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都无法保全,何况一个小小的微信账号?在权贵们和一部分亲友的概念中,言论自由似乎是可有可无的东西,是可以随随便便被封杀剥夺的。但是,他们完全想错了,言论的自由是一个国家与社会文明的基石,是依法治国的明镜,是人之所以高贵于动物的精神...

师涛:历史上的今天

2004年6月18日,我在西安,得知山西文学院举办诗歌培训班的讲座活动,请来了旅法诗人宋琳先生。宋琳是我的诗歌导师,且已有十四年没有见过面。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急忙乘坐大巴赶回太原,直接来到讲座会场,在最后一排与宋琳见面。我俩分别在讲台上朗诵了自己的诗歌。之后,主办方安排了几桌酒宴。那时我已听到风声,说中统特工四处搜集我的材料,心生恐惧。晚上把宋琳送上火车,有些依依不舍。宋琳安慰我说不必怕“他们...

师涛:严正声明

各位亲朋好友: 2015年6月5日,本人微信朋友圈被莫名定点屏蔽,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声称对此事负责,其阴暗与下作还不如某些恐怖组织光明磊落。陆续得知,越来越多的人也被定点屏蔽朋友圈。我还专门上网激活微信功能,发现系统功能正常,只能证实,微信这套社交系统已可耻地沦为权贵们的帮凶。对此,本人声明如下: 一,强烈抗议微信开发商这种助纣为虐的不良行为! 二,严厉谴责屏蔽微信朋友圈功能这种严重侵犯通信用户...

师涛抗议六四26周年期间微信屏蔽其朋友圈

作者 香港特约记者 甄树基 2015年6月4日香港民众纪念六四                                              REUTERS/Bobby Yip 曾因所谓非法泄密罪而坐牢10年的前大陆记者师涛,透过中国人权发表声明,抗议在六四26周年之际,中国当局进一步加强对网络的控制,包括对其微信朋友圈进行定点屏蔽。 师涛的声明强烈抗议微信运营商这种助纣为虐的不良行...

师涛:中国玫瑰

晚安,亲爱的死者 我的手心里还攥着一枝 带刺的玫瑰 我不想让梦境带走她 不想,在遗忘中丢失她的面容 你好吗,亲爱的朋友 谢谢你们在每一个夜晚守候 这个约定。像长在心脏里的肿瘤 夜风吹起,它会微微地疼痛 我用含混不清的口齿,讲述着 分离,四处散落的香气。千片万片 不同寻常地脱落。千千万万个寒冷、 寂静之静。俯瞰自己的肉体 盲目地崇拜:床前的明月 茫然凝固的眼泪和血 2008.11.2-湖南德山监狱...

师涛:在龙的国度

在龙的国度我小心翼翼 唱着“蚯蚓之歌” 在青砖垒砌的城墙里 我日夜憧憬着纸做的美梦 唐朝的明月抵毁过多少热血诗人 辉煌的诗篇,而今又用冷眼 算计我手中这支驱魔的金笔 多少愁云堆起一个时代 虚荣的笑脸 千错万错我不该写下 “国破山河在”这样 颠覆的诗句 风头一过,我就直接跳到二十一世纪 却又不得不在一部无字的 天书里,为自己累累犯下的 滔天罪行 做一次无用的自我辩护 怀揣一颗“鸟惊心” 一转眼 却...

师涛:天使的眼睛 — 给天安门母亲

一首小小的短诗,《六月》 我把它藏在我的钻石花园里 那么多小小的瓦罐 埋藏着同样多的秘密 只有一只是空的 空空的只剩下几滴封存的 眼泪   闭上眼睛,砸破它们! 哪怕溅出的热血已 不再年轻! 你听听我的头骨 敲击着地下的石棺 抱怨久远的寂寞 一行倒影,串联起遗忘的 灯火 一年一年的光景 风化了你们这些年轻的不归客   天使的眼睛 定格在历史的天空 一个叫“天安门母亲”的星座 ...

师涛:沿着佛的脚印

一路上 拖泥带水 跌跌撞撞 伏身在高原 血迹未干的 天葬台上。 梦见天空 开仓放粮 地狱之门洞开 里面空空荡荡。   在酥油灯前 返祖又 像模像样地 登上返程的 飞机 与我们对死亡的 理解相辅相成 俯瞰 满地碌碌奔忙的 白骨 恰似飞泻的云烟 激起花瓣似的 波澜 那一刻,天眼洞开 从任何一个陌生人的 背影上 读出人生六字真言: “人,总是要死的!”   2011.12.1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