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励之:真实是众多虚拟中的一个极值――北京四中演戏记...

北京四中的老礼堂上有一块匾额,颜体大字写着“寿与国同”。意指四中校名的正式启用,是与中华民国同年。到2011年,整一百年了。老礼堂早已不在,“寿与国同”一匾也早就没有人提了(那个国?什么同?)。但还记得六十年前四中学生在该礼堂演过的戏。演戏的哲学和物理启示――“真实是众多虚拟中的一个极值”,更沿用至今。 我们那一届高中(1949-1952),一直被一批酷爱表演艺术的同学把持。虽然他们的人数不比倾...

李芊:营救方励之的第一双手——林培瑞

六四后登上通缉名单的不只广场上的学生,还有不在广场的“黑手”——包括著名科学家方励之夫妇。 他们最为人所知的是,在美国驻华大使馆渡过了13个月。 但未必人人知道的是,首先伸出援手的并非外交官,而是一位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 当时出现了什么波折? 外国人的眼睛在北京看到了什么? 美国汉学家林培瑞(Perry Link)——六四后,他是营救遭通缉的方励之夫妇之关键人物。 (德...

胡平:既是德先生,又是赛先生,当推方先生

惊悉方先生去世,不胜哀痛。至今仍很难相信,一个那么有生气有活力的人竟然已经离我们而去。 印象中,方先生身体很好。前年他还写文章纪念他的母亲,说“特别感谢母亲让我有一副70多年不进医院的身体”。 但去年一年,方先生得了两次重病,住了两次医院。6月份,方先生得了极为罕见的“亚利桑那山谷热”,被送进医院,体重减轻20多磅,病重时不能站立,甚至躺着都不能翻身。不过很快就好了。11月份又得了一次大病,心脏...

胡平:在方励之先生追思会上的致词

女士们先生们: 中国人权与民主运动的精神领袖,著名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先生于4月6日与世长辞,享年76岁。 今天我们在这里举行方励之先生追思会,缅怀方先生的辉煌业绩与感人风范,并向李淑娴老师表达衷心的慰问。 方励之先生的一生,瑰丽多彩,成就非凡。五四运动倡导德先生(即Democracy,民主)和赛先生(即Science,科学),方先生在民主与科学两方面都作出了巨大贡献。既是德先生,又是赛先生,当推...

方励之:霍金教授的第一次访华

霍金教授的第一次访华 目击者告知,霍金在中国访问时的待遇,“很接近党和国家领导人”了。2006年,他的公众学术报告被安排在北京的人民大会堂举行。听众数千,有学者专家,有高政治级别的人物,也有霍金爱好者。相比之下,霍金1985年第一次访华,是被怠慢了。那一次,偏居合肥的中国科技大学是唯一的邀请单位。在中央北京找不到一个类似“级别”的单位招待他。后来还是请我的朋友北京师范大学物理系刘辽教授和他的小组...

方励之等:重温八九

致邓小平的公开信 中央军委 邓小平主席: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第四十年,也是“五四”运动的第七十年,围绕着四十年和七十年,一定会有不少纪念活动。但是,比之回顾过去,更多的人可能更关心今天,更关心未来期待着两个纪念日会带来新的希望。 鉴于此,我诚恳地向您建议,在这两个日子即将到来之际,在全国实行大赦特别是释放魏京生以及所有类似的政治犯。 我想无论对魏京生本人作如何评定,释放他这样的已经服刑大...

廖天琪:林培瑞解密历史,谈方励之“六四”前后真相...

林培瑞教授(Eugene Perry Link, Jr. ),哈佛大学哲学博士、著名汉学家,曾任教普林斯顿大学丶加利福尼亚大学河滨分校等。林教授学养丰富,精通数种语言,尤其是一口京片子,能说对口相声。他研究的专题是中国文学、语言,也包括社会、文化和政治等。他有关中国语言和文学的学术著作十分丰富,对中国社会的考察体验,对知识界的关怀也都表现在他的非学术著作如《北京夜话》、《半洋随笔》中。国际汉学界...

张裕:方励之误解刘晓波

《北京之春》2010年12月号方励之先生的《奥斯陆四日四记》,记述了他和夫人参加诺尔贝和平奖颁奖典礼的所见所闻所想所谈,其中在“刘晓波和辩论自由”一节中提到: “八十年代的刘晓波,人称是匹‘黑马’,也有称‘黑驴’的。因为,他几乎批判过(或骂遍)所有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 …… “看遍奥斯陆典礼上的参加者,似乎只有我一个是被刘点名批判过的。在大学里,刘氏的批判或‘开骂’(只要不涉隐私),就是一种辩...

方励之:康熙“盛世”是中国科学衰落之始——与席泽宗教授的电话谈...

老友席泽宗教授八秩在望。今年本有可能同他在柏林见面,因MG11大会邀请他做超新星1006千年回顾的报告。泽宗兄以他的“古超新星新表”(1955)在学界驰名半世。可惜,泽宗兄患眼疾,不能成行。八月,他来美治疗,住在Colorado州Denver市,距Tucson一小时飞程。我给他安排了两场在亚利桑那大学的讲学活动。但我不敢一个人接待他,一定要他的子女陪伴(八十不留饭之谓也!)。他子女太忙。讲学只得...

程映虹:大写的人,完整的人──《方励之先生纪念文集》推介...

在方励之先生离开人世四年后,《方励之纪念文集》(人文卷)最近由明镜出版社推出。文集分精装和简装两种,包括十二页的彩色和黑白照片,厚达五百九十页,捧在手里沉甸甸的。像这样规格的篇幅和装帧,在出版业严重不景气的今天,真是久违了。 用科学挑战文革 本来我知道这本书的组织和编辑,但当我收到出版社惠寄的样书时仍然感到非常意外。尤其是它的精装本,不知为什么让我立刻想起幼年在文化大革命后期的中国看到的新出版的...

杨力宇:客死异乡,壮志未酬──方励之的人生、理想、贡献与影响...

岁月无情,方励之(一九三六~二○一二)辞世转瞬已有四年。今年是他的八十冥寿,海外报刊发表颇多有关他的评析,让我想起一九八八年在北京与他的谈话,至今记忆犹新。在交谈中,我发现他是一位理想主义、良知良能的知识份子,相当孤傲,并坚持其理念与理想(特别是民主与人权)。当时在神州大陆,像他这样敢言的高级知识份子实在是少之又少。 中共体制培养的精英 然而,一九九○年七月流亡美国前,方励之从未在任何欧美国家接...

方励之回忆录:从著名科学家到中国头号通缉犯

几年前,在一份题为《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文件中,中国共产党列出了一些需要封禁的东西,其中包括“历史虚无主义”,显然这里指的是那些详述中共过往许多灾难性错误的著作。我们现在手边有两本书,作者皆为杰出的中国知识分子,从亲历者的视角痛陈往日的意识形态狂热,它们显然具备“历史虚无主义”的特征,然而季羡林的《牛棚杂忆》多年前实际上已经在中国出版了,当时的环境要比今天宽松一些。 而方励之的这本...

吴国盛:怀念80年代的精神导师

“六·四”之后20多年,方励之先生淡出了中国大陆人民的视野,但是,那些从80年代过来的一代知识分子特别是科技界知识分子,是不可能忘记他的。 作为一个杰出的科学家,在80年代那个激动人心的岁月里,他为科学和民主壮烈地鼓与呼,为争取自由和人权身体力行、身先士卒,为我们这些青年学者树立了新时代的人格典范和科学英雄形象。 他事实上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导师。 怀念方先生也是在怀念那个激动人心的80年代,怀...

陈明:余杰和方励之的是非

余杰在当今中国文坛上可说是一个有趣的人物。他对中共独裁政权大胆而激烈的批判一度让众多的人拍手叫好,击节赞叹。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余杰作为一个知识份子和写手的严重局限性甚至致命性缺陷也越来越多地凸显出来。 余杰所显示的问题是有趣的,也是重要的。余杰的问题牵涉当今中国公众以及自由媒体和媒体人如何应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等一系列重大话题,因此值得进行一点稍微细致的陈述和分析。 行文硬伤过于明显 余杰当...

余杰:中国的萨哈罗夫还在路上--方励之《方励之自传》...

  既然中国人的理性思考和道德判断都被情感化,因此,又会把“持不同政见者”视为“离心分子”,亦即是说:你在意见上与我不同,就是一种伤感情的“不友好”行为。 --孙隆基 一九八七年秋天,刚刚被邓小平下令开除中共党籍的科学家和民主倡导者方励之,认识了美国国家广播电台夜线新闻主播布罗考,布氏刚採访过新任总书记赵紫阳。布罗考建议,请方励之观看一份中国中央电视台不会播放赵紫阳的採访录影,因为赵紫...

《自由之笔》第十九期:许良英:痛悼方励之

4月7日下午2:30,王丹从洛杉矶来电话,说方励之于今天早晨(注)去上课前在家突然去世。我顿时如遭雷劈,脑子一片空白。清醒过来后,方励之的音容笑貌一幅幅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们是1977年相识的,媒介是刚出版的《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我们一见如故,随即成为至交。整个1980年代,我们都共患难,同命运。 《爱因斯坦文集》历经14载风风雨雨,终于在1976年12月印出第一卷的样书。就在拿到样书前的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