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论习共的“甩锅”

李锐在世时,悔恨自已任组织部副副长,圈了只小学文化的小习入接班人队列,这是他插着氧气管向美国之音记者说的。还留下一句睿语:“毛病成习,积习难改”在网上流传。 习学毛专权,改了宪法的任期制,要定于一尊,并且把政治局的同志关系改为君臣关系,都要向他汇报、听他指示。毛的专断恶习传导在习身上,伟光正那光环却罩不住。当前这武汉肺炎冠状病毒爆发的责任,无法不追责到一尊本人,他担不起了,于是让湖北武汉两书记为...

曾伯炎:《大国战疫》大马屁出笼即收回透析

前年,刚出笼《厉害了,我的国》且伴以中国军舰像下饺子似的扩军下海,还有2025计划,要崛起世界称雄时,没几天,就赶快从书店下架,不见了。 最近,又推出《大国战疫》两百万字巨著,而武汉疫情未缓解,瘟疫源头正被追究,且瘟疫正向世界扩大流行。使歌颂习近平领袖为民情怀,引起中外强烈反感,又叫下架了,据说还有5种外国语版,尚未出世。更不知是否胎死腹中。 只见他们讲中国的厉害,立即尝到特朗普贸易战的厉害。香...

曾伯炎:多难兴邦还是多难穿帮

中国近现代史,多灾多难。当年李鸿章曾惊叹:遭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可百年过了,竟然还变出“定于一尊”来。资中筠先生问:“上面是垂帘听政,下面还是义和团〔红卫兵保皇〕,变了吗?”有识者评议:以革命名义夺权,以改革名义分赃,毛泽东55次政治运动的互斗互害之灾,变坏了人性、人心,十年文化浩劫,更毁了三千年文化文明。眼前,武汉病毒之灾,从封口、封城闹到被封国,历史鲜见。多难兴邦这成语,不是被改成衰邦、封...

曾伯炎:网上金句警句点赞

新的冠状病毒使人隔离,隔病毒传染,也隔了人际交往与交流。乡下贴出的警示口号已是:今天串门,明天上坆“可是,笔者发现:互联网早被网上长城隔断,仍难绝对隔死,遛网上读到的金句与警句,忍不住点赞于此,也通一通网友的窍,开一开读者的心,更识破这病毒亊件,如何由专制体制惹出这世界级的大祸大灾: 集权一集怨一集祸 权力,绝对的权力,除了克洛齐说的必然绝对腐败,病毒也来告诉权力者:利与弊和祸与福也处于共同体,...

曾伯炎:新病毒随贸易战再逼向中南海

迅猛异常的二次瘟疫性病毒爆发流行,跟踵美国贸易战引发的经济瘟疫,再起病毒性瘟疫,二疫齐逼中南海,真有祸不单行之感,引老夫也调寄沁园春,打油填词一阕,倾泄心中之愤,体恤民生之艰也,其词曰: 赵国风光,千里瘟疫,万里恐慌。望国门内外,唯瘟漫漫。豪言壮语,顿失喧嚣,官场失序,权威变色,只剩封城这绝招,智囊幕僚,不抒文采,众多上将,难逞风骚,两个百年,小小病毒也笑嘲,困围矣,数风流物品仍是口罩! 当年老...

曾伯炎:习时代的各色包装正在撕破

改革已死,复辟正紧 红色革命,封皮磨掉,仍是打江山的现代版。争斗难平,江山难稳,改弦更张的改革,改了三朝,仍难以避免“坐江山”的危机。那“维稳压倒一切”口号,从8964后,喊到今天,仍是不稳,还有香港难安,新疆与西藏久经高压隐患难平。中国历朝兴亡的周期律:“兴也勃焉,亡也忽焉”恐怕仍是宿命。当年毛泽东在窰洞向黄炎培说他找到跳出这王朝宿命的新路:民主。他不兑现,却做了穿马克思时装的秦始皇,不是又回...

曾伯炎:阿P先生外传

作者:曾伯炎 当年,阿Q被砍了头,死前,嫌划的那圈儿没画圆。可是,他投胎再生,遇上造反的机遇,从前他唱的“手执钢鞭将你打”已变为红歌,要手执枪炮把命革了!过去,赵太爷说他不姓赵,很使他伤心,今天,他不仅已混进显赫的姓,还持枪把赵太爷毙了,赵家财产与女子,也被他分了占了,他那些柴门弟兄,已变豪门显赫,名字上的头衔,不叫长官,也叫总裁了。 这便是阿Q的N代子孙阿P的时来运转,从底层的人渣、人痞,摇身...

曾伯炎:向重庆好汉王康谭松致敬

重庆有尚武风气,无论巴人为周灭商打先锋,电视中:袍哥军头范哈儿与江湖棒棒军逞武勇,或唱红打黑为薄熙来夺权抬轿子,若用刘欢唱的《好汉歌》颂扬,那“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拳头,很逼人,若比之司马迁列传中朱家郭解之义勇,荆轲刺暴秦之大勇,难免有匹夫之嫌也。 鲁迅赞勇士说的:“真的猛士敢于直靣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我看:今日重庆人里,敢直面与正视的猛士,乃王康与谭松也。 王康飘泊海外,在世界学术...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流沙河走了,举世悼唁,仅灵堂致哀挽联,便如珠泪挂滿,反映文化与文学界的哀恸。这身后哀荣,足以说明他在当代文化天秤上的份量,文化人流沙河在这文化名城的地位。这些哀挽,不仅来自大江南北与京沪等学界,还来自读过他诗文素未谋靣的民间,甚至海外众多网站,也发他的诗,重播他的著名获奖文作悼念。且有学人评价说:“流沙河在犬儒化的天朝是一座良知的灯塔,”皆从其一生在文化与文艺界业绩总览,并非拘朿那星星诗案之冤说...

曾伯炎:流沙河挽联辉映他生前著联

11月23日夜,在流沙河家至爱亲朋10余人,商定丧事程序后,归去,已近10时。凌晨,从6点到7点拟就的三副挽联选定一副较满意的,便赶往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我正在寻较长的纸书写,陈墨来了,我说你的字比我的更有功力,由你书写吧?他展我联文一看,眼泪便滂沱了。联文如下: 流沙河仁兄千古 弥留时,醒来犹问港仔近亊,忧国忧民,如此精英,今遗几? 文化界,通今博古大家风范,文香诗馥,泽恵华夏,无尽期。...

曾伯炎:为网上醒脑金句点赞

读网上卓识金句,拍案叫绝,忍不住借花献福,来点赞与传播,很有醒愚启智作用。那些被单一信息灌输,受单一观念封闭,弄成儍B,或害斯德摩尔综合症者。何妨读一读有如郑板桥说的:“隔靴搔痒赞何益,入木三分骂亦精”这么痛快的金句,绝对大扫眼障,驱走心魔。 几十年来,专制用暴力加欺骗愚民,当今,愚民却正转变为网民,再向智民与公民过渡的时代,无论如何讲毛时代革命,邓时代改革,又讲新时代叫治理,都是在加固其愚民工...

曾伯炎:送别流沙河挽联中的离情别绪

11月23日夜在流沙河家至爱亲朋10余人,商定丧事程序后,归去,已近10时。凌晨,从6点到7点拟就的三副堍联选定一副较认可的,便赶往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正在寻较长的纸书写。陈墨来了,我说你的字比我的更有功力,由你书写吧?他一看联文,眼泪便滂沱了。联文如下: 流沙河仁兄千古 弥留时,醒来犹问港仔近亊,忧国忧民,如此精英,今遗几? 文化界,通今博古大家风范,文香诗馥,泽恵华夏,无尽期。 我是从...

曾伯炎:为地主70年沉冤一辨

地主是传统文化的载体 地主,是乡村有产者,土地耕耘与经营的优秀者,更是皇权不下县自治社会伦理的维护者,以及传统文化与文明的传承者。他们绝非赤色文人插几个虚拟的标签,就都变成了黄世仁、周扒皮及刘文彩这样被丑恶化了的群体。中国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包括今天正在寻根的传统文化,能否认地主士绅乃其代表与载体吗? (网络图片:斗争地主) 以反封建为借口被打倒,在农民运动,其实是“痞子运动”,被暴力消灭了的地主...

曾伯炎:评四中全会欲治理世界

正在开的四中全会,媒体透露出的内幕,避实就虚,回避困窘的现实,大谈空泛的名辞与理论,更奇葩的是,自已国家治得经济下滑,外资外企出逃,却侈谈强化现代化体糸与力量治理世界,很蹊跷、诡谲、还很可笑。间歇了20个月才开的会,开成如此怪异,用大话欺世,谎言治国,可看出中共权贵的的气数,确实已尽,没有辙也无招了。 海外观察家说中共,已由过去的扩张进攻,转入退却与招架,无论中美贸易战,香港街头战与台湾的选战,...

曾伯炎:彩车庆国庆,吐槽听民间

国庆称壮丽70年,有彩车多部展示,红二代如端灵牌,端着父辈画像出场,如图解红卫兵谭立夫那封建血统论: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夺权儿接班的谬论,。 他们是论资排辈,按封建等级禄位展示,无非用公侯伯子男的爵位,去显摆他们也分领袖级、正国级、省部级等排场,蹊跷的是:第一车上毛刘周朱等帝级偶像列里,敬陪末位的薄熙来的老子薄一波,竟改历史惯例的“毛刘周朱陈林邓”后,升位出副总理薄一波了。在邓时代,他也不过做了...

曾伯炎:偶然遇到5题

借鲁迅《忽然想到》之题,做了两篇杂感,不宜再借题发挥,上网碰到不少奇葩异闻,忍不住改以“偶然遇到“为题,这些开我眼界的奇亊,记录下来,也可开放读者视野。一鳞半爪的细节细亊,倒是启开许多重大历史秘密的钥题,请看: 中国女排四夺世界冠军,那狂欢与蹦跳的激情,使郎平教练激动得哭了!这为国庆献礼新闻下面,还藏着女排后续新闻,却不见诸党媒,不禁也令我要哭了,却与郎教练哭的内涵很不相同,乃是: 有河南籍排球...

曾伯炎: 右派劳教营铁幕里的烂事

夹边沟、峨边坟,抹不掉的罪证 1958至1979,笔者身陷四川峨边沙坪劳教营21年,精神与躯体所受残酷奴役,刻骨铭心。改正后返职又退休,晚年,白头老翁在,闲坐说牢营,翻出许多历史荒诞情节与故亊,效画家素描以笔彔之,人生炼獄中鳞羽,亦专制历史之斑斑遗迹、点点血泪也。 交替 陆清福遭五七之祸前。任宝兴县委秘书。1951年冬,兴三反、五反运动,他受命组打虎队入住公安局反腐。查出副局长张明,一虎也。遂围...

曾伯炎:又讲斗争课了,再回斗争路吗?

重走斗争老路 自邓以来,中共熄了老毛斗天斗地斗人之狂,韬光养晦,养出和气生财,养出巿场生机,还养出国运党运之逆转性大顺。不搞你死我活的斗争了,变成你富我富共赢,发财了,经济上称世界老二了。于是乎,得意忘形的纨绔仔脾性毕露,奢糜浪费、挥霍无度,倒称得上世界第一的老大哩!毕竟还有GDP增长,内可糊弄愚民,外以大市场吸引世界投资。但承诺后不断失信,不守世界市场规则,盜窃知识产权还称有理,尤其是习近平上...

曾伯炎:又提“学雷锋”引出的反思

孔子云:温故而知新。若历史错误不准说,弄成一本糊涂帐,能知新吗?惊闻又叫学雷锋了,雷锋,这本旧帐,也应弄清楚翻一翻吧? 旧雷锋已难胡弄新青年 老毛用运动治国,尽是整人运动,最后,把他老婆江青与毛远新都整进监獄,才收场哩。 邓小平改革治国,又兴整钱运动,权贵都整成亿万富翁,黑钱洗白藏匿海外,仍未收手。 几十年整下来,人心,整坏了,世风,整烂了,在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中,与人为善,变成与人为敌,人性劣...

曾伯炎:忽然想到六题

1993年于成都。流沙河(前排左一)、曾伯炎(前排右二) 后排:陈墨(左) 、蔡楚(右) 借鲁迅“忽然想到”之题,说点掏心的话,也消除那些捧话、导话、假话疲劳轰炸后,产生的思维堵障与精神板结,活跃一下心神吧! 人类是不听前辈的话才进步的 这话,颇有新意,想到多少人,只尊书本现成的话,只听权威不准质疑的话,便只在一种固化意识形态打旋,如驴拉磨,转着圈儿,何来进步?匍伏在神权下,精神萎缩?跪在君权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