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追念老友刘昌炽

半夜醒来,想起昌炽悄然撒手就去了阴囯,辗转床褥,怎么也睡不安稳,还未拂晓,便坐电脑前,来哀悼他这读书人家读书种子的殒没,不久前才送别他画水彩的四哥,他又突然离世了。能不哀恸吗? 25岁时,他就是北京邮电大学助教,被教育部选去留学英国深造,但校党委书记的儿子也艳羨这美事,正遗憾无可奈何花落去时,1957年的整风反右运动驟临。于是,权力者不费吹灰之力:将刘昌炽划入右派,就空出这名额,让他儿子李代桃僵...

曾伯炎:给改革40年毛病把一次脉

今年,攺革开放40年。说改革已死或改革还活着的,甚至称前30年与后30年都伟光正,不能否定,乃至“十年浩劫”叶剑英说死了两千万、祸害1亿人,攺说是“艰辛探索”了的。而且文革的某些烂事恶行,再死灰复燃的这些人,当下,他们也在高喊“将攺革进行到底”在庆祝改革40周年了。这傒侥与吊诡的现象说明:改革与开放,确已变性变质,它正被欺世盗名者利用来做反改革的掩护与伪装,玩打着改革旗帜反改革矣。 改革新舞台仍...

曾伯炎:“政审”呢,还是该“自审”

惊闻“政审”又回来了 最近,重庆媒体披露“政审不合格不能参加高考”新闻,引网上与家庭像炸了锅地愤慨。于是,重庆考试院又出来解围说:是“思想政治品德考核”的误传,以为审核加上“思想品德”几字,就可冲淡、稀释政治歧视的恢复,他们有过几十年用政审进行政治迫害的历史,这惯性,从未中止,现在,不过更强调,从隐蔽转为公开罢了。 实际是:他们这种政审,早已密布在大学与中学老师的課堂,不仅用学生告秘,还用摄像审...

曾伯炎:专制难转型的几个死结

专制,经现代化科技化世界化扩张,更集权化纳粹化巿场化变态,因其悖离文明,仍行丛林法则,被政治学者定性为:制度型的黑手党了。用作家王朔通俗的话形容,便是:“我是流氓我怕谁?”而毛泽东那无法无天承传下的肆无忌惮。最近,国际刑警组织在职主席孟宏伟,也不依法律程序,像国内709律师一样悄然失踪,岂非毛规习随,青出于蓝盛于篮吗? 这政治怪魔。才叫:厉害了!我的国〔魔〕吧?世界著名霸道的苏共与专横的纳粹,在...

曾伯炎:杀妈红卫兵孔繁路的悲剧

几年前,尽我晚年这绵薄之力,终于从中江兴隆镇的族侄汉之那里,获得孔繁路在乡下的居住地是兴隆乡阳关村,还传给我孔家的电话。我十分兴奋,因为我与恢弟一到民间去探访文化革命造成中江武斗的惨酷历史时,孔繁路疯狂到把去阻止他武斗的妈也杀了,就比北京红卫兵薄希来踹断他爸三条肋骨的事,更赫人听闻了。当我把能记下的武斗故事与原委和情景就力所能及记录完后,留着篇幅,就等待这很典型的文革故事的访问。 电话打去,这位...

曾伯炎:逃亡专制的百年进行式

一一从脱北、逃港到逃资、逃智的演变 在我这耄耋老汉的脑海里,有几代人脱逃专制的历史长卷,从戍戌的康梁维新党人到百多年后的魏京生、王军涛、杨建利与王丹等民主自由价值信念者,一代又一代,今天,已扩大到中产阶级,乃至娱乐界的范冰泳等了。而且这逃亡专制的人群,还在东亚这片土地暴涨。 当年,受欺骗奔延安那一代的李锐、韦君谊包括王时味、萧军等,奔向共党宣扬的“民主圣地”,结果,一个个尽如林冲误入白虎堂,乃是...

曾伯炎:道鸿呵,你走得太早太突然了!

偶然,彭大泽告我:沈道鸿走了,我不信,我说,不久前,他还带着画册来开我的眼界,我惊异他用宣纸与水墨把人物画出油画的效果。这小我近乎一代的道鴻,当我还能吃能走能写,他应该是出辉宏大作品的盛年,哪会突然而殒呢?我几乎是难以置信,只祈望这信息是误传。 但是,回家上网一查,噩耗非讹传,是被心肌梗死的,我拍案而啸:为何死神专看中优秀才人呵! 认识交往道鴻,在他成名的40年前,文革结朿,生机勃发,财院的旧同...

曾伯炎:文革仍在进行时观察

这题,乃笔者对文革的感悟与观察,是动态的。R兄说:巴金念念不忘文革博物馆,文革的人和亊天天见到,这社会已是活的文革博物馆,还用得着建吗?他观察文革,又是看出常态与固态了! 而文革留下的数字,字字都是罪孽,让我们回顾1966一1976这10年已解密的数字,它们是: 关押审查:420余万,死亡:172,8万,以反革命处决:13,5万,武斗死23,7万,伤残:703万,毁家:7,12万。已不逊于8年抗...

曾伯炎:从骂与捧效果看两种制度优劣

特朗普上台年余,骂声不绝,习近平继位6年,捧声不断。世界政坛出现骂与捧鲜明对立与有趣的对比。还真看出制度优劣,一目了然了。 你看《纽约时报》天天扭着特朗普骂,横挑鼻子竖挑眼,嘲他商人不懂政治,查他通俄门犯规嫌疑,笑他天天用推特发言发令,但在言论自由的美国,总统只能洗耳躬听,不敢侮谩与无礼舆论。 总统这么被评头品足,横挑鼻子竖挑眼,还有那些讽刺漫画,用中国臣民眼光看,便是大逆不道,犯上作乱,甚至皇...

曾伯炎:又说姓马了,也查下他们三代

从前年任志强当一回焦大说起 前年,新闻界出的新闻,是CCTV迎接习近平视察,迎面的标语:“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你检阅!“如向当年江青同志献媚,向老毛表忠,被有官系背景的企业家任志强诘问:“人民政府,何时改党政府了?”如《红楼梦》里焦大说两句不滿话一样被封口。谁不明白:挂牌人民政府,从来就是一党专制的政府。当年儲安平不满说一句党天下,打成右派,文革中,还从人间蒸发了呢。 任的异议一出,也像捅了马...

曾伯炎:读《敬寄李锐》转寄读者

《敬寄李锐》是101岁的李锐老还活着,提前敬寄挽联、悼文的致敬活动,他女儿李南央把父亲的追悼追思活动,由离世后提前到生前,改自古盖棺定论之习,为生命犹在之议,不亦破旧规陈习之举,移风易俗之变吗?即变对着失去知觉死者的赞颂,远不如在他还能感知时听人们对自已的评价了。 中囯的礼崩乐坏,也表现在虚荣、虚悼与虚哀上,我们看到许多人,生时卑汚邪、假丑恶,死后却要争伟光正,及什么“伟大马克思主义者”头衔。这...

曾伯炎:习近平个人专权前因后果观察

习近平上台,以放浪形骸充雄才大略,无法无天搞个人专权,反腐立威实排除异已,追慕虚荣撒币外交,仿效普金弄权恋权,普金说他专权20年,就可还民众一个强大的俄罗斯,可钻宪法空子,玩总统总理二人转。习只会修改宪法来长期霸权,改任期制为终身制,把自已弄到火上烤,毛泽东没玩成的党天下变家天下,他的权威,达到不需修宪来加固,也失败了,失败得陪了夫人又挫折得读庾信《枯树赋》咽了气。习近平不过凭世袭接班侥幸获到权...

曾伯炎:致二十一世纪再闹个人迷信的造神者

你们在中世纪造神,不奇,在文盲占多数的国家造,不怪,今日,科学已普及,文盲已稀少,进入信息网络智能时代了,还闹这种千多年前的愚民活动,能叫新时代,或打了中国特色习近平印记的新时代,还是在狂奔旧时代呢? 若没有百年前德先生赛先生(民主与科学)的启蒙,没有60多年前赫鲁晓夫揭露苏联个人崇拜神化斯大林的灾难,没有审判造神、拥神、护神四人帮与拨乱反正,今天再闹起个人崇拜的造神运动,也不奇不怪,但是,历史...

曾伯炎:体育场上看专制与民主的较量

金牌,专制极权失效的春药 金牌,历来都是专制国家的面子工程,也是举国体制爱炫耀的惯伎,更是专制死相变活的春药。还是民族主义包装成爱国主义的花招。 战场上,专制逞强,只见:纳粹纷崩,苏联瓦解,金三拥核,仍求美保护,中共反美,也是口炮。而体育场上,专制称雄,仍是:市场垄断延伸球场到操纵破产,举囯体制对抗自由体制依然屡败。 历史上,纳粹重视体育,苏俄体育强国,前东德获的金牌,也曾排名世界苐三。炫耀金牌...

曾伯炎:中国与现代文明接轨的艰难与错位

中共当局(网络图片) 吾邦走向现代,历时已逾百年!在抗拒、曲折与趔趄中,由前清的:开口岸、通商贸,剪辮子、放裹脚,咸予维新,批桐城谬种,解放个性,复祟尚集体。读书,弃线装換洋装,留学,漂东洋再西洋,师欧美又苏俄,闹热斗又冷战,穷光荣后,再富骄傲,卷入世界潮流,农耕社会才向工商社会递变,时下,再向信息文明迈步。衣食由简朴而繁华,车行从两轮換四轮,城巿平面变立体,乡村由村落改星布,大学,大楼林立,大...

曾伯炎:建墙国,能强国吗?

墙国,是对网上长城之讽语,封网、删帖、消号、阻止翻墙等不满之怨声也。所谓强国梦,能由此墙国工程实现吗?网络信息时代了,如此压缩网民的视听,阻塞思路、萎缩想象思维能力,强国建于虐民与弱民之基础上,国能强吗?。 两千年前,秦始皇派蒙恬领70万6国奴隶筑长城,以防外敌,今日,党国命方滨兴领万千红色网工,建网上长城,防的内敌,尽是公民,还想造公民为臣民、愚民。而这种隔离自由世界之墙,东德昂纳克建在柏林,...

曾伯炎:造神,只造假话与笑料

如果说,当年中国造毛神,是以4伟大吹牛,吹毛上马列顶峰,栽下时,老婆江青也赔上,自缢于秦城监獄,北京正义路审四人帮,未必不是审毛的替身?今天,联合国审判忠实于毛主义却犯反人类罪的波尔布特等,未必不也在审他们的教父吗? 那么,今天咱东邻那金家王朝,按中共版本造的神更牛皮吹上天:造出的金三称宇宙大将军,是威镇大宇宙的超级伟人了,如此超级大神,奇怪:他既怕姑父张承泽,也怕亲哥金正男,尽要虐杀暗杀,这大...

曾伯炎:中国还是袁二、毛二演出的舞台吗?

今年两会:以任期制改终身制的修宪闹剧,恍若袁世凱复辟帝制重现、毛泽东终身专权复出,引天下大哗大惊。中国从戍戌走向立宪,辛亥走向共和,走了两个甲子,还在走向个人专权,如此荒诞与诡谲的循环与倒退,还可称走向什么打着习氏印记新时代,而非退回旧时代吗? 当人大会堂独裁者表演宣誓,列队军人扬威进场,便注解了这场闹剧:由手握枪杆子者的导演,并且这新的军主,又称什么领袖、舵手与领路人和大福星了,只令人讪笑。 ...

曾伯炎:“我说了算”是共党传家宝

看来,中共党天下向极权扩张,寡头专政向一人说了算的个人专权提升,已成规律。毛泽东如此走向极权,邓小平也这么达到专断,习核心上台,改革开放还剩点议论纷纷与众说纷纭气氛,不是由他的五不准、七不讲与不准妄议等,收紧舆论,统一话题,只剩他一人的声音,老毛的最高指示,每天只载党报报头一小块,习的会议、指示与行纵,竟可编造成一人垄断《人民日报》头版。就已在向毛邓那我说了算的独裁者攀爬,再经他反腐除异,修宪扩...

曾伯炎:再议“中国特色”

十九大出台习近平新时代,仍离不了“中国特色”作装饰,却早装饰过邓、江、胡各时代的执政,如贾宝玉胸前的那块通灵宝玉,视为命根了。奇怪,他们原教旨马列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世真理,放弃不讲,囯际主义也不要,改讲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称中国特色了,其中的隐秘,值得探究与辨识。 历史罪责的一块遮羞布 1991年,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溃灭,这之前许多年,毛泽东这神,受大跃进饿死近4千万,遭7000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