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惟有饮者留其名

——读《花间一壶酒》 作家不学、学者不文曾经是舆情忧虑的现象,因此人们一度呼唤“作家学者化”、“学者作家化”,希望写作能够承载丰厚的文化底蕴。这在今天早已不是一个问题。近年来,在我们社会里影响最大的写作品种就不是创作,也不是论文,而是文化随笔,是学者或学者化的散文。然而,这类散文读多了也腻。这些散文要么跟专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要么跟学理、知识谱系勾搭得太紧。这些散文仍是小众的,它跟社会通约的关怀...

刘苏里、李零:“文化人也不是善茬儿”

知识分子在骨子里非常排他 刘苏里:《放虎归山》是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初的作品,《何枝可依》是最近几年的作品。你1983年读《德意志意识形态》的“读《费尔巴哈》章”放在新集子里,有什么考虑? 李零:没什么深义。《何枝可依》叫“待兔轩读书记”,只是个读书笔记的汇编,是个自己教育自己的东西。那篇东西写得最早,当然得排在最前面。我这个集子,收的都是挺严肃的东西。这篇东西,不是我以前那种杂文。不...

李零:笨蛋总比坏蛋强

2002年9月8日在北大中文系研究生新生与导师见面会上的讲话 同学们好!欢迎大家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来念研究生。领导要我和大家讲几句话,谈一点学问上的问题,我恐怕讲不好。 在做学问的问题上有很多老生常谈,这里不必讲,我也不会讲。比如啥叫“严谨”,啥叫“求实”,我就不会讲。至少比起老同志,我不会讲。我想和同学讲另外两个问题,供大家参考。这就是我希望我们的同学,大家在今后的求学道路上,第一要有志气,第二...

李零:东方既白——写给湖南省博物馆春秋战国文物大联展...

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是个天下大乱、民不聊生的时代,但这一时期,中国的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却空前繁荣,其中先秦诸子对中国精神影响之大,无论怎么估价都并不过分,他们留下的精神遗产一直影响到现在,甚至可以毫不夸大地说,这是中国的第一次启蒙,可谓“东方既白”。 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古人盛言三代。三代既是三个朝代,也是三个彼此平行的地理板块。夏、商、周三分天下,最后一统于西周。西周是三代的集大成者。后来,西周亡...

李零:我的老师,我的老师梦

天地君亲师,师很重要 鲁迅的第一个师父是个姓龙的和尚。他说,龙师父的屋里供着块金字牌位,上面写着“天地君亲师”(《我的第一个师父》)。 什么叫“天地君亲师”?这个说法很古老,如《荀子·礼论》就有类似说法。 礼有三本:天地者,生之本也;先祖者,类之本也;君师者,治之本也。无天地,恶生;无先祖,恶出;无君师,恶治。三者偏亡,焉无安人。故礼,上事天,下事地,尊先祖而隆君师,是礼之三本也。 天、地、人,...

李零:七十年代:我心中的碎片

发布: 2008-11-01 11:45 | 作者: 李零 什么叫“七十年代”? 生命总是重复着同样的故事。人的一生就像一片树叶,同一棵树上的叶子,每片都很相像,秋天落了,明年还会长出来。 反正都是这么一辈子。在年龄面前,人人平等,谁也不用骄傲,谁也不用惭愧。 古人说“百年期颐”。其实人,没几个能活到一百岁。现在有种说法,谁都知道,人活十年算一张,一辈子顶多十张,花一张少一张。过去,十块是大票子...

李零:所谓国粹,其实很多是国渣

来源 | 《放虎归山》 01 所谓国粹,其实很多是国渣 前一阵儿,各地申遗,什么都申,很多就是这类东西。其实不少是这两年刚造出来的东西。要知道,真正的宝贝是“西化”化不动的东西,只能毁而不能造,能造出来的都不是国宝。 我们中国,历史悠久,文明辉煌,当然很自豪。古迹、古物和古书,尽管使劲糟蹋,留下的东西还是不少。物质文化遗产,实实在在;非物质文化遗产,虚虚假假。 古董,很多本来也是普通玩意儿,日用...

李兆富:评《唯一的规则:孙子的斗争哲学》

2016-12-23 一直以来,我选书其实只有两个简单原则,一是题材,二是作者。今日推介的《唯一的规则:孙子的斗争哲学》,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李零。 我自小对兵法己经有种著迷。尤其是我们在男校长大的,青年时期,总有一些同学爱在闲时讨论兵法军事等题目。记得自己第一次接触到的是《孙子兵法》,当时应该是十三、四岁左右。 在《唯一的规则》的序言中,李零说他最初接触《孙子兵法》也是初中的时候,之后他毕生研究...

秦晖:《论语》是怎么成为经典的?

提要:今天有些人把《论语》抬高到近乎“儒家圣经”的程度,就像当年把一本薄薄的《毛主席语录》说成是马克思主义“顶峰”一样,今天的“《论语》热”对于儒家,与当年的“’语录’热”对于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弘扬,还是糟蹋呢? 丧家不是贬夫子 看家方为污仲尼 李零教授的《丧家狗:我读〈论语〉》引起不小的轰动。这本书我看了之后获益良多,也向李零兄请教过关于《论语》的一些看法。总的来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