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伦特:所谓极权国家

第一哲学家 2019-10-17 汉娜·阿伦特著,选自《极权主义的起源》 林骧华译,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 本文转自《哲学人》,ID:philosophs 历史教导我们,取得权力和担负责任,会深刻地影响革命政党的性质。经验和常识很好地预示了执政的极权主义会慢慢地失去它的革命动力和乌托邦性质,政府的每日事务和拥有了真正的权力,会减缓运动在执政前的主张,渐渐地摧毁它的组织的虚构世界。看来它毕竟具有...

李怡:致命弱点

美国众议院迅速通过参院版本,使《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只要总统签署就生效。中共与港共均提高反对声浪,中国骂得性起,指这法案是一页“废纸”。如果美国接收到中国这个讯息,那么对香港人会是好消息,因为这将加快让美国政府去证明它不是“废纸”。 香港人权法在美国国会如此快速过关,实在得力于中共和港共助攻。从NBA事件,到两天前人大法工委干预香港高院的判决,加上“废纸”论,都是快速和精准地对香港人权法的助攻。...

廖天琪:极权政府的压迫是现在进行式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指出,德国传奇诗人比尔曼的传奇经历,对争取自由人士极具鼓舞与启示。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接受《民报》专访时表示,从香港反送中到西藏丶新疆,中国各省市的诸多维权运动,人们该警醒极权政府的压迫绝非被埋葬的历史,而是正在发生中的进行式。 廖天琪特别推荐德国传奇诗人比尔曼的新书《唱垮柏林围墙的传奇诗人》,强调比尔曼的种种事迹,让此刻正奋力争取自由民主的朋友为之一振。比尔曼认清...

江棋生:后极权概念的份量与价值

2018-03-27 江棋生先生资料照(江棋生提供) 今年2月20日,吴思先生抵达美国哈佛大学,任费正清东亚研究中心访问学者。不久,受民间性双周学术文化沙龙——哈佛沙龙之邀,他在沙龙第50期作了主题演讲,题目是:关于当代中国社会性质的争论。无疑,这是一个我非常感兴趣的课题。数天前,当我拿到吴思的《哈佛讲座修订稿》电子版后,就一口气读了一遍。然后是一而再、再而三,一连读了三遍。 春分时节,刚看完贺...

江棋生:新极权,还是翘起尾巴的后极权?

关于习近平上位以来搞新极权的说法,我虽早有所闻且难于苟同,但直到写作《重读零八宪章》一文,我也只是点到为止,没有正面给出自己的明确见解。近日,相继读到冯崇义先生的断言:习近平“想把中国从邓小平的后极权主义带回极权主义社会”,和张博树先生的描述:宪政自由主义者将“习近平新时代”称之为“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终于使我下决心公开言说自己思索良久的一些不同看法。 应当说,自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到...

陶旺:效忠极权政治势必扼杀人权

文革“忠”字舞(网络图片) 中国大陆的确极具特色——政体荒诞,民族健忘。在毛泽东时代,大陆极权登峰造极,全国人民只效忠服从于“毛神仙”一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层层级级方方面面都以虚无缥缈的“效忠毛”的邪恶符咒,肆无忌惮地扼杀文明和人权。在毛极权意识形态的魔罩下,政治运动此起彼伏,没完没了,及至十年文革浩劫,人性和人权意识被全面彻底毁灭,恐怖遍布华夏每一个角落,惟有伟大的导师、领袖、统帅、舵手“...

胡平:非暴力抗争不适用于极权专制国家吗?

我纳闷:在一系列东欧国家和蒙古,人民用非暴力行动战胜了那里的极权专制20年之后的今天,怎么还有人坚称非暴力行动不适用于极权专制国家?然而,在中文世界,一直有不少人写文章在重复非暴力行动不适用于极权专制国家这种观点。其中,陕西作家狄马那篇《甘地的限度》(国内和海外不少中文网站刊载)很有代表性。我们不妨从这篇文章谈起。 狄马在《甘地的限度》一文里断言:“说到底,非暴力是什么,它是一种建立在道德基础上...

王德邦:后极权社会的恐惧综合症

序言: 研究一个社会除了要看这个社会的人们做了什么之外,还应该看这个社会的人们应该做什么却没有做。通过这一对比我们能够更好地看清社会的本质,挖掘出社会病态的深层根由。一般说来,导致人们应该做却没有去做的原因主要有二,一是无知,二是恐惧。如果说在古代社会人们主要是出于无知而犯错的话,那么在今天,无知的人虽然还不少,但大部分罪恶是由于人们知法犯法、知义而行不义造成的。因此,造成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集体...

艾莉尔:孤独与孤立是造成极权的先决条件——思想杂谈系列之三...

前几天的小文章引发了大家的质疑,后来我仔细检讨一下,发现是由于我写作时思维的跳跃造成的,我自以为不言自明的,也许别人并没有想到。看来人都会想当然地认为别人很独裁,自己很民主,以后得注意。下面这些话也接受大家的批评与质疑。 汉娜·阿伦特在《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人类的孤立与孤独是产生极权的先决条件。今天想拿来好好说说。 何为极权主义呢?阿伦特认为,是某一人以独裁的方式垄断政权。凡...

郑贻春:共产极权信息之垄断及其破解(结论)

极权信息垄断(网络图片) 九、信息时代与信息社会 1、信息技术及其发展 信息技术是能够扩展人类信息功能的方法、工具和技能,是利用计算机、网络、广播电视等各种硬件设备及软件工具与科学方法对文图声像各种信息进行获取、加工、存储、传输与使用的技术之和。大规模地开发与应用信息技术,不但能够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和经济效率的提高,而且对文化发展、文明建设与社会进步都可以产生深刻而广泛的积极推动作用。 随着信息技...

黎学文:极权下的道德焦虑

为声援郭飞雄全国发起接力绝食 今年六四之后的某个晚上,余兄自京返穗,友朋一起饭聚。酒过三巡,谈及郭飞雄在狱中生病、狱外公民接力绝食声援的事情。余兄竟然痛哭失声,他说自己没有参与绝食对不起飞雄,他与郭飞雄有多年的友情,飞雄曾经对他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话。余兄的痛哭让我感动而感慨,我很理解一个人对于良心犯老朋友的内心愧疚,这是一种深沉的道德焦虑。余兄是心性纯正、正直善良的知识人,作为前南方系...

邵文峰:共产极权体制下的中国能走向民主宪政吗(上)...

什么是“极权”?就是顶级的专制,全方位的、天罗地网般的专制。 首先使用“极权主义”这个词是墨索里尼。1922年他在意大利建立极权主义制度,宣称“我们是一个能控制自然界一切能动力量的国家,我们控制了国家的政治力量、道德力量、经济力量……总之控制一切”。希特勒的纳粹党对德国的统治(1935—1945),俄共(布)在苏联建立的列斯体制(1918—1991),毛泽东在中国建立的统治制度(1949—),都...

莫之许:拙劣的新极权文艺路线

1986年,我从偏远的西南内陆,来到了台湾海峡的西岸,那时候,收音机是主要的娱乐工具,台湾的流行音乐吸引着正当青春的大学生。地利之便,校园里也能收听到台湾本地的中波电台,很快,我就发现,大陆一样,每天早上七点,台湾也有各地电台的新闻类节目联播,不过,随着台湾解除戒严,走向民主,这一现像在我还在就读期间,就迅速消失了。那时的我还不懂什么是极权主义宣传,但也朦胧地感觉到,联播之类,应该是不民主的一个...

郑贻春:红色共产极权之垄断及其破解(上)

垄断,在中国大陆是随处可见的社会现象。垄断,是限制竞争、排斥竞争、消除竞争的支配性状态;垄断,是反对开放、否定开放、取缔开放的封闭式存在。垄断适应计划经济模式,是计划经济观念的产物,因而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背道而驰。市场需要竞争,需要各种各样的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市场更没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允许、提倡并鼓励竞争,也必然形成尽其所能的开放。开放,是展开竞争的行之有效的途径。 垄断是不开放的封闭之...

张俊森:警醒极权下人性的摧残与扭曲

——文革五十年祭 今年中文革发起五十周年。六十年代的中国,毛泽东大讲阶级斗争,文革中,毛泽东把阶级斗争推向极致,当时流行的一句话:“亲不亲,阶级分。”在这种阶级划分的过程中产生了社会最为卑下的“地富反坏右”分子,这一批人是当时受压迫最重、遭受社会歧视最重的一个阶层,这个阶层派生出一个世袭承受苦难的群体即他们的子女。当时,党为了分化所谓黑五类的子女,把这个群体中一部分人划为“可以教育好子女”。有这...

伊凡·克里玛:极权主义始末

对极权的思考,是很多作家都会触碰的主题,但对于同时经历过极权时代和民主时代的大多数东欧作家来说,这一思考尤为迫切。在捷克著名作家伊凡·克里玛的《极权主义始末》这篇文章里,他从捷克自身的历史谈起,简明但却深刻地阐释了极权主义怎么兴起,人们为什么会放弃民主转而拥抱极权,极权又是怎样走向终结。 本文选自《布拉格精神》一书,一部思考威权与民主的代表性作品(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购买)。文章的结尾显得意味...

吴强:告别1984?缅甸的番红花革命与缓性群众

在那些高度威权甚至近乎极权的国家内部,尽管革命总是难以避免,但是只要革命尚未发生,无论内部还是外部世界,通常都对革命的发生持着怀疑态度。1989的“苏东波”如此,西方社会规模巨大的苏联问题研究和情报机构几乎没有人做出正确预测,2011年的北非茉莉花革命同样如此。主流研究者们,如亨廷顿或斯考奇以来对阶级、官僚、制度等等的结构分析,解释的是传统革命为什么会发生;而近年来学界对威权体制及其镇压能力的关...

仲维光:〝意识形态〞与〝后基督教社会〞问题(下)...

——二谈意识形态问题 四.意识形态与当代中国问题 毫无疑问,无论从方法论还是文化思想问题上看,意识形态问题都是西方文化产生的问题,近代化产生的问题,而不是东方文化传统及社会产生的问题。然而,意识形态问题之进入中国却不仅与西方的崛起,全球化密切相连,而且与中国自己知识精英的变化,及整个社会的偶然的政治形势的发展密切相连。尽管如此,对百年来的当代中国研究来说,依然可以如同对当代西方社会思想研究一样,...

曹怀宁:从《浪潮》看极权组织的产生根源

所有的集权团体在一开始,都是以这种归属感来聚拢人心,然后向之前空虚而盲目的人们灌输特有的价值观,把具体的路线和目标“写入”他们的大脑中,让本就缺乏思辨力的人们相信,以这种方式行动、生活,就可轻松获得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成就伟大的事业。   今年是二战胜利七十周年,世界各国都以不同的方式来庆祝七十年前的这一伟大胜利。中国以最喜大普奔的方式——放假,表达了人民群众最由衷的喜悦之情。 纳粹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