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威:先生的遗著

老威:先生的遗著 作者: 廖亦武 这本《白鱼解字》是流沙河先生的最后一本书,2014年4月,小说《轮回的蚂蚁》德文译者白嘉琳受我之托,从德国专程去成都大慈寺对面的家中看望老人家,交谈了好久,先生托她带给我。 我如获至宝,从此经常翻阅,其乐无穷。 偶尔也给先生去电话,他总是气息微弱,却吐字清晰:”它能陪你打发时间,解字的我,就满足了。 ” 先生说:”先民穴居,从...

谢显宁:街子镇三访铁流

打电话,听铁流说已经找到了《往事微痕》百期精选第1册和足本的《四川文艺界右派集团反动资料》(会议参考文件之九,四川文联1957年11月10日编印),即刻直奔街子。 赶到时,老先生正在手机上写帖子,让我等半小时,写完帖子就给我拿资料。我便趁机溜达,观看“铁流水榭”。这地方确实选得好。走廊在水榭二楼,放眼望去,楼下就是味江,也就是“大蜀王祠”正殿大门两旁“日暖味江茶岭白,旗开川峡阵云红”那副楹联上写...

谢显宁: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金)元好问 昨日接到九九兄电话,今天应约前往九兄家茶聚。一进门,九兄便把何洁先生惠赠,委托他转交我的《何洁往事》及随书附送的一盒“普洱花草茶”递给我。我接过书,见封面上除书名之外,还另有“何洁”两个大字。那两个字,一看就是流沙河手笔。翻开何洁亲撰的“写在前面”,得知此书系她本人亲选亲编。何洁写道:“书中的文章都是曾经在各大报纸杂志上发表过的,因它们都是...

陈奎德、冉云飞:悼念流沙河先生

2019-12-05 2019年11月23日,中国著名诗人、文字学家,在中国知识界广有影响的学者流沙河先生在成都逝世。(图源:百度百科)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冉云飞先生,中国学者、作家,成都 中国著名诗人、文字学家,在中国知识界广有影响的学者流沙河先生于2019年11月23日在成都逝世,引发了众人深切的怀念与追思。 冉云飞兄对流沙河先生执弟子礼,长相切磋,颇受教益,情感深挚。正如他所说,流沙...

曾伯炎:哀悼流沙河中向冒出的流言辨诬

流沙河走了,举世悼唁,仅灵堂致哀挽联,便如珠泪挂滿,反映文化与文学界的哀恸。这身后哀荣,足以说明他在当代文化天秤上的份量,文化人流沙河在这文化名城的地位。这些哀挽,不仅来自大江南北与京沪等学界,还来自读过他诗文素未谋靣的民间,甚至海外众多网站,也发他的诗,重播他的著名获奖文作悼念。且有学人评价说:“流沙河在犬儒化的天朝是一座良知的灯塔,”皆从其一生在文化与文艺界业绩总览,并非拘朿那星星诗案之冤说...

冉云飞:妙联趣对忆先生:送流沙河先生出殡

流沙河先生11月23日去世,引起不少人的关注,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的名望及操守,学问与才情,在这个时代都是稀有的。 先生于我们一家特别是我本人,无论是为人,还是做学问及写作上,都有很深的影响。所以我的挽联里有“深恩难言报,一家痛失真先生”之语。虽然很想藉此追念近三十年来,先生予我春风化雨般的影响,但形格势禁,有些事情尚无表达空间,况且那些往还细节尚需要时间来深入钩沉。 故这次仅以众多挽先生之联...

曾伯炎:流沙河挽联辉映他生前著联

11月23日夜,在流沙河家至爱亲朋10余人,商定丧事程序后,归去,已近10时。凌晨,从6点到7点拟就的三副挽联选定一副较满意的,便赶往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我正在寻较长的纸书写,陈墨来了,我说你的字比我的更有功力,由你书写吧?他展我联文一看,眼泪便滂沱了。联文如下: 流沙河仁兄千古 弥留时,醒来犹问港仔近亊,忧国忧民,如此精英,今遗几? 文化界,通今博古大家风范,文香诗馥,泽恵华夏,无尽期。...

蔡楚:沙河老师走好!《野草》同仁怀念您

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于11月23日下午在成都平静去世,享年88岁。 1993年流沙河老师为《鸡鸣集》题字 沙河老师非常支持民间诗社的活动,他的字官员用钱买,他不写。而对我们,他不但免费给《鸡鸣集》题字,题写了书名,还写了一幅对联送给我们。 沙河老师在成都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 沙河老师走好!《野草》同仁怀念您! 蔡楚:《鸡鸣集》出版前后 (组图) http://minzhuzhon...

王中陵等:悼流沙河一束

王中陵 悼流沙河 祖龙派右命何如?谁敢推辞御膳书? 斗兽場中无错划,过年莫羨健康猪。 []被派右者无不大喊错划,唯余勋坦先生说真话:“如果不是反右把我揪出来,我也是左派队伍里的一个打手。”精辟,可敬。 车天启 悼余勋坦先生 著文开智是良心,劣迹从疑厄世寻。 因有前师醒后事,流沙河里可淘金。 汪廷奎 悼流沙河 少小神童晚大师,成名坎坷各依时。 虎伥不作非干禄,雅士风流擅古诗。 远志忍抛装健者,黄连...

曾伯炎:送别流沙河挽联中的离情别绪

11月23日夜在流沙河家至爱亲朋10余人,商定丧事程序后,归去,已近10时。凌晨,从6点到7点拟就的三副堍联选定一副较认可的,便赶往长寿路名士公馆林中的灵堂,正在寻较长的纸书写。陈墨来了,我说你的字比我的更有功力,由你书写吧?他一看联文,眼泪便滂沱了。联文如下: 流沙河仁兄千古 弥留时,醒来犹问港仔近亊,忧国忧民,如此精英,今遗几? 文化界,通今博古大家风范,文香诗馥,泽恵华夏,无尽期。 我是从...

唁讯: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流沙河去世

沉痛哀悼:独立中文笔会荣誉理事、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四川省作家协会前副主席、著名诗人、作家、汉文字学者、书法家流沙河先生,因患喉癌,于2019年11月23日下午3时45分在四川成都与世长辞,享年88岁。独立中文笔会同仁们为此感到非常的难过和不舍。 流沙河先生一生热爱诗歌,坚持自由写作,其著名诗篇《草木篇》歌颂人类的自由精神,触怒极权独裁者毛泽东,被打成“大毒草”,他本人被打成右派分子,为此饱受苦...

流沙河:我12岁时修过的机场,曾是抗战时轰炸日本的起点...

大家-腾讯新闻 2017-09-18 我是1931年生的,全面抗日战争爆发的时候我才7岁,1945年日本投降的时候我才14岁。我这一生想不到我也间接地参加了二战,你们会觉得非常奇怪,因为那个时候我只是初中一年级的学生,满了12岁尚未13岁,这件事情发生在1944年。 当时,中国大陆绝大部分地区东北、华北、华东、华南都被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了,连首都都是沦陷了的,国民党迁都重庆,叫陪都。我生活在成都市...

狗老师:流沙河与“失足妇女”梭叶子

顶尖读库 2019-11-23 今天,四川文坛重要人物,诗人,文字学家流沙河去世了。 成都是多事之秋;年初右派作家张先痴先生故去,年末,流沙河先生归西。 最先听流沙河这个名字,还是小时候看西游记。西游记第82回:八戒大战流沙河 木叉奉法收悟净。流沙河是吴承恩笔下的一条河流。 后来上了高中,学到《草木篇》,才知道有个作家和西游记里的河流同名。 1931年11月11日,(光棍节) 流沙河出生于四川金...

肖姗姗、边钰、黄微:流沙河去世:前面是终点站,下车无遗憾了……...

四川日报 2019-11-23 四川日报记者 肖姗姗 边钰 综合 川报观察特约记者 黄微 、封面新闻 “劳我一生,博得书虫之名。 前面是终点站,下车无遗憾了。” 2014年,四川日报记者吴传明采访流沙河,为其拍下照片 2019年11月23日下午三点四十五分,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岁。 流沙河女儿给四川省作协党组书记侯志明发来短信,确认流沙河于今天下午三點四十五分去...

徐琳玲:流沙河 前面是终点站,下车无遗憾了

2019年11月23日,著名文化学者、诗人、作家流沙河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8岁。流沙河,本名余勋坦,1931年出生于成都,故乡四川金堂。主要作品有《流沙河诗集》《故园别》《游踪》《台湾诗人十二家》等。诗作《就是那一只蟋蟀》《理想》被中学语文课本收录 平和、柔顺、不争,这是流沙河面对外部世界的姿态,他自称是庄子2300年后的门徒。骨子里,他保留着一个读书人的清明、孤傲。“沙河老到晚年越活越明白,...

张丰:流沙河逝世:成都失去了它的灵魂

骚客文艺 2019-11-23 刚刚度过自己88岁生日的流沙河先生,真的离开了我们。他去世的消息一波三折,人们对“误传”他去世非常痛恨,因为无法面对他的离去。但是,他终究还是离开了我们。 我早上确实想到了流沙河先生。看朋友圈转发成都商报这个周末的读书版,右上角的“读书”两字,是十几年前我在该报做第一期读书版的时候,当时的记者请先生写的。 媒体人何三畏早上给流沙河的夫人发了一条消息,询问先生的身体...

著名诗人流沙河逝世: 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

松果生活 2019-11-23 2019年11月23日,著名作家、诗人、书法家流沙河在成都与世长辞。四川日报报道称,流沙河于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去世,走得很平静。而就在十多天前,他才刚刚度过了自己88岁的生日。 流沙河是中国家喻户晓的现代诗人、作家、学者、书法家,不少年轻人熟知他,是从中学课本的选诗开始。流沙河一生产出大量作品,诸如《流沙河诗集》《故园别》《游踪》《台湾诗人十二家》《隔海谈诗》《台湾...

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之谜,是中国学者说文解字的一种传统...

大家 2019-06-11 一般说来,说文解字方面的著述,要么流于质木无趣,要么变为“滑者,水之骨”的游谈无根。流沙河的《白鱼解字》(排印本名《流沙河认字》)出版后,比起其他文字学著作读者要多一些,其原因在于他解字的方式,与此前不少学者有异。因他的说文解字,既有学者的严谨,亦有作家的有趣,且不犯游谈无根之病。但有一个问题,却也被认真的读者严肃地提出来,即读完《白鱼解字》,似乎寻不着流沙河解说汉字...

谢显宁:吴茂华写真流沙河

——《草木之秋》读后 (该书封面) 本来计划好大假第一天去高庙,那里粮食酒的诱惑难以抵挡,而且昨晚已经告诉老太,7点前一早动身,避开大假“瓶颈”,直赴高庙。主意是在睡觉前改变的,因为下午收到了吴茂华先生惠赠的厚礼——她刚出版的新作《草木之秋:流沙河近年实录》。 对我而言,这确实是一份厚礼,一份出于意料、从天而降的厚礼。前天上午,忘年交张先痴先生夫人杨文婷女士微信要我的详细地址,说吴茂华要送我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