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13)

第四章(4) 阿尔贝托想:“我真笨。”他听着特莱莎踏在石头路面上的小碎步。她迈两步才赶上他一步。他看到她微微低着头,两臂抱在胸前,嘴巴紧闭着。蓝色的缎带显得发 黑,同乌黑的头发混在一起,难以辨认;只有经过路灯下面的时候才显出缎带的本色,但是黑暗随后就把它又吞没了。他们默默地一直走到家门口。 “谢谢,多谢,多谢。”特莱莎说。 两人握握手。 “再见。” 阿尔贝托转身走出几步,又折了回来。 “特莱莎。...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12)

第四章(3) 阿尔贝托坐在椅子边上,显得十分严肃。这把椅子能撑得住吗?通过隔开两个房间的布幔留下的空隙,阿尔贝托看见床边有一双女人乌黑的大脚。姑娘站在他的身旁。 “阿拉纳不能外出,”阿尔贝托说,“他运气不佳,今天上午宣布不准他外出。他告诉我,他跟您约好要见面,所以让我来请求您原谅。” “罚他不准外出?”特莱莎问道。她的脸上露出不快的神色。她的头发用蓝色的缎带系在脑后。“他俩亲吻过吗?”阿尔贝托这...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11)

第四章(2) 这个男人毫不发窘地关上门,把皮包往沙发上一扔,现出一副笑容可掬、精神十足的模样。他自己坐下来,同时向阿尔贝托打个手势,让他坐到自己身边。阿尔贝托望望母亲:她依然待在原地不动。 “卡尔梅拉,”父亲高兴地说,“过来,亲爱的,咱们谈一谈。可以当着阿尔贝托的面谈,他已经长大成人了。” 阿尔贝托感到高兴。父亲与母亲不同,他显得年轻、健康、精神饱满。在他的举止和言谈之中,有着某种难以抑制、急于...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10)

第四章(1) 阿尔贝托在阿尔甘弗莱斯站下了公共汽车,快步走过通向他家的三个街区。穿过马路的时候,他看见那里有一群小孩。接着,一个嘲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来:“你卖巧克力吗?”别的孩子听罢放声大笑。几年以前,他和街道上的孩子们也管军事学校的士官生叫过“卖巧克力的”。天空是铅灰色的,但是没有一丝寒意。阿尔甘弗莱斯这条胡同显得毫无生气。母亲给他开了门,一面吻着他说: “阿尔贝托,你怎么回来晚啦?” “到...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9)

第三章(3) 我可真是汗流浃背了,简直像个喷泉。长蛇,你别跑。玛尔巴贝阿达,你老实点,别咬我。我的两只脚,真是糟糕透顶,好像穿了冰鞋一样地打滑。我觉得身 上某些 地方要散架了,后脑勺上的血管仿佛要破裂。谁在那里松劲?别蹲下去呀!谁要松劲,谁就是叛徒!抓紧这条蛇!请你们想想整个年级的名誉吧!一、二、三,加油 呀!拉拉队出什么事了?“美洲豹”这个鬼东西!结果拉成平局啦。不过他们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8)

第三章(2) 不玩足球、不爬悬崖、不围着街道赛自行车的时候,他们就去看电影。星期六他们成群结伙地去埃斯塞肖尔电影院或者里卡多?帕尔马电影院看早场,通常都买顶层 楼座的票。他们坐在第一排,故意大声喧哗,把点燃的火柴投向池座,扯着喉咙争论着电影里的情节。星期日的情况就不同了。早晨他们都得去米拉芙洛尔区的香柏 纳学校做弥撒,只有埃米略和阿尔贝托是到利马城里念书。一般情况下,他们于上午十点在中央公园集合...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7)

第三章(1) 那时我住在萨恩斯·培尼亚,出门上街的时候,经常要拐到贝亚必斯塔大街去。在那里我常遇到依盖拉斯。他是我哥哥贝利戈入伍前的朋友。他总是问我:“他有什么消息吗?”“没有。自从把他们送进大森林以后,一直没有来信。”“你急急忙忙上哪儿去呀?走,跟我去聊一会儿。”我想赶快走上贝亚必斯塔大街,但是依盖拉斯比我岁数大,他邀请我的样子就像我和他是同年一样。他带我走进一家酒馆里,问我:“你喝点什么?”...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6)

第二章(3) “狗咬狗。”那个声音说,“它们会互相狂叫、扑打、撕咬。” “奴隶”不记得那个和他一起接受新生“洗礼”的少年的面庞。大概是八、九、十班中的某个新生,因为他身材矮小。由于恐惧,那张脸已经变了形。那个声音刚一 停,小伙子便朝他扑过来,一面狂叫着,一面喷吐着白沫。突然,“奴隶”感到肩膀上被疯狗咬了一口,这时,他的身体才有了反应。他在边叫边咬的同时,以为自 己真的长了一身皮毛,嘴巴也是既长又...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5)

第二章(2) 五年级进来入座。四分之三的桌子是空位,餐厅显得相当宽敞。一班占了三张桌子。从窗户望出去,草地在闪闪发亮。那只小羊驼一动不动地站在草丛里,两耳直直 地竖着,两只湿润的大眼睛凝视着远方。“你以为没有人看见,可我就看见你像个成年人那样用胳膊肘开路,好在我身旁坐下。你以为不可能,可是当巴亚诺问谁打 饭时,大家都喊‘奴隶’,我才说为什么不是你们的爹妈,说说看为什么?他们于是唱起‘哎呀呀’来。...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4)

第二章(1) 晨风吹进拉白尔拉区,把浓雾推向大海。莱昂西奥?普拉多军事学校这块地方,仿佛是一个刚打开窗户的充满烟雾的房间,逐渐明亮起来。这时,一个不知名的士兵出现在棚子门口,他一面打呵欠,一面揉眼睛,向士官生的宿舍走去。他手中握着的铜号,随着身体一起摆动,在晨曦中闪着金光。他走到三年级的院子里,在四面距离相等的院中央站住。他那件深绿色的军装,在残余的雾气里褪去了颜色。这个士兵看上去像个幽灵。他慢...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3)

第一章(3) 阿尔贝托说:“真见鬼!你没看见为了给你搞一件军装,我可能丢掉外出的假日吗?我讨厌胆小鬼。夜间哨兵都在七班的洗澡间里。他们在那里赌钱。” “奴隶”跟在他后面。夜雾越发浓重了。他们一直向看不清的寝室走去,靴子上的铁钉踏弯了潮湿的野草。海风伴着有节奏的涛声呜呜地吼着,吹进教室和军官宿舍之间那些没有门窗的建筑物里。 “咱们到九班或十班去。”“奴隶”说道,“小家伙们睡觉像死猪。” “你缺什么...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2)

第一章(2) 阿尔贝托迟疑了片刻才听出了那个声音,想起那是离他较远的另一个哨兵。他又一次听到了喊声,这一次声音更大。“那个士官生出什么事情了?”这一回他有些不 安。于是,像站在拥挤的人群中那样,他抬起头向警卫室那边望去,看见了坐在板凳上的几个士兵,和那个高举出鞘的剑怒指浓雾和夜空的英雄塑像。他想象着惩戒 簿上自己的名字,心在狂跳;他感到恐惧,舌头与嘴巴难以察觉地颤抖着:他看见不“您在这里做什么?...

诺奖得主发文戳中共“痛点” 其文学作品在大陆遭下架...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略萨发文,指来自「中国的病毒」令西班牙陷入恐慌,批评中国专制政府封锁资讯致疫情蔓延。该文章引发中国官方强烈批评,并下架略萨的作品。有中国作家指当局反应过敏反加深国际反感。(吴亦桐/程文 报道) 2010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秘鲁作家略萨(Mario Vargas Llosa)周日(15日)在西班牙《国家报》(El Pais)发表文章,指来自「中国的病毒」在西班牙引发恐慌,...

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1)

第一章(1) 凯恩说:“有人扮演英雄,因为他是怯懦的。有人扮演圣徒,因为他是凶恶的。有人扮演杀人犯,因为他有强烈的害人欲望。人们之所以欺骗,是因为生来便是说谎的。”—— 让保尔·萨特 一 “四!”“美洲豹”说道。 在摇曳不定的灯光下,几个人的脸色都缓和下来。一盏电灯,灯泡上较为干净的部分洒下光芒,照射着这个房间。除去波菲里奥?卡瓦之外,对其他的人来说,危险已经过去。两个骰子已经停住不动,上面露出...

桥东里:“辱华作家”略萨的中国往事

“略萨先生,你长得太好看了!” 1 “略萨先生,你长得太好看了!” 仿佛是肖战粉丝对偶像真情表白的这句话,出自莫言之口。 每个拿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来中国都会引起围观。略萨也不例外。 距今九年前的一个下午,2011年6月17日,刚从瑞典国王手里接过诺贝尔文学奖的略萨,出现在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 这位当今最负盛名的拉美文学大师,面对的是一群中国的作家、翻译家和文学评论家,他们尽情地向这个七十五岁...

略萨:返回中世纪?(张裕 译)

瘟疫贯穿历史,一直是人类最糟糕的噩梦之一。 冠状病毒将是一次过往的流行病, 不至于发生像阴影一样陪伴着我们的死亡恐惧。 冠状病毒开始在西班牙造成严重破坏。 更确切地说,由这种来自中国的病毒引起恐怖,占据了所有新闻、电台和报纸,中小学、大学、图书馆和剧院关闭了,瓦伦西亚的法雅节瘫痪了,国会的全体会议取消了,体育比赛将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举行,尽管分销商表示会有准备,但超市的货架上却半空了,表明人们存...

傅正明:活人祭和社会暴力的探究

——读略萨的《利图马在安地斯山》 在《利图马在安第斯山》中,略萨对秘鲁内战中的统治者和革命者两种权力结构,均有精彩描绘。革命者杀红了眼睛。平叛的秘鲁国民卫队也同样不分青红皂白施暴,除此以外没有任何控制局势的能力。 《旧约》中的恶人该隐杀了他兄弟亚伯之后,建了一座城。他的祭品并不被上帝悦纳。威廉.布莱克在<亚伯的鬼魂>中写道:“该隐之城是用人血建造的, 不是牛羊的血。” 本届诺奖得主、...

秘鲁诺奖得主说“病毒源于中国” 中方讽:不知他有没有贡献...

去年底爆发于中国武汉的新冠肺炎疫情已成为全球大流行,秘鲁15日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关闭该国所有边境。秘鲁曾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巴尔加斯·略萨(Vargas Llosa),近日在西班牙国家报 (El Pais)上刊文指,病毒起源于中国,如果中国不是一个独裁国家,疫情不会演变至此。他还指摘中国曾阻止疫情消息的传播(原文链接)。 随后,中国驻秘鲁使馆发声明称,巴尔加斯·略萨的言论不负责任地攻击指责...

中国对疫情忙“甩锅”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尤萨遭封杀!...

撰稿编辑:黄绢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尤萨(Mario Vargas Llosa)的书籍在中国国内的网上遭下架。(资料图片) 曾经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殊荣的秘鲁文学巨擘尤萨(Mario Vargas Llosa),3月15日在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发表文章,指责中国隐瞒疫情,导致俗称武汉肺炎的2019冠状病毒疾病在全球大爆发。中国驻秘鲁大使馆今天(16日)立即发表...

美联社: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略萨在中国批评专制政府

核心提示:秘鲁作家、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家得主巴尔加斯・略萨在上海的发言中批评了专制政府,但国营媒体皆略过了此节,未作报道。 北京——专制政府会腐蚀社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里奥・巴尔加斯・略萨告诉中国学生,而国家媒体上的报道没有提及他的政治意见。 这位秘鲁作家周二在上海外国语大学被授予名誉教授时发表了讲话。他没有直接提及中国,而是说在他1969年的小说《大教堂的对话》中想表现的是,“独裁和专制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