遐思客:历史终结之美与文明冲突之痛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冷战甫一结束,美国政治学领域两位有师生关系的重量级学者,塞缪尔·亨廷顿 (Samuel Huntington) 和弗朗西斯·福山 (Francis Fukuyama) ,就掀起了一场有关国际关系路线的争论。虽然引发争论的两位主角都以学者身份享誉知识界,由于该争论事关二十一世纪世界的走向,他们针锋相对的学术观点很快就超越了学术领域,引发世人的广泛关注。 2016年的两个重大政治...

保罗·塞格尔:最后之苦笑

历史终结被误读,福山是特朗普现象的真先知 翻译:贺晓朦 导言 近日,弗朗西斯 ·福山在英国《展望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美国已成为失败国家》的文章,称特朗普的当选可能使“自由主义的世界秩序分崩离析”。许多评论家认为这与福山在历史终结论中对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鼓吹自相矛盾。事实上,正如保罗·塞格尔在其文章《最后之苦笑》中指出,把历史终结论看作西方必胜主义是对福山的误解。福山的确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

福山:反对身份政治、新部落主义以及民主的危机

屋子里的树 8月31日 新保守主义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最近在美国《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最新一期撰文谈身份政治,值得一读。文中他指出左右两派都在搞身份政治,也都不能正确地解决财富不平等这个根本症结:左派的身份政治使得社会碎片化,右派的身份政治又以多元化为敌。一个重新定义的身份政治必须提出,即以西方启蒙思想的根本,自由、平等、博爱为精神认同的国民身份,...

未普:读福山,谈选举

2018-09-19 还有一个多月,美国中期选举就要正式登场,这场选举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共和党会不会失去众院甚至参院,特朗普总统会不会被弹劾,更是中国官方和许多大陆知识分子特别关注的问题。在这个时候读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新作,似乎别有一番意味。 福山在他新作“反对身份政治、新部落主义以及民主的危机”(Foreign Affairs,8月14日)中,试图用“身份政治”这个概...

弗朗西斯·福山:中国的“坏皇帝”回来了

作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 译者: 听桥 自1978年以来,中国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迥异于几乎所有其他专制政权,部分原因在于,执政的共产党遵从了职位继承方面的规则。任期限制发生效力,高层领导每隔十年定期轮换,这已经发生三次;党栽培新领导接替即将离任的领导,这样的干部培养体制令其得以避免埃及、津巴布韦、利比亚或者安哥拉之类国家出现的停滞局面,在这样一些国家,最高领导人掌...

余英时:民主制度和美中台三边关系

福山(public domain) 最近在台湾的一个演讲对话,弗朗西斯·福山,我们都知道他最早成名的一个作品就是《历史的终结》。所谓《历史的终结》就是他认为,民主自由是人类最终都要采取的。而专制极权像苏联、中共或者是伊朗这些国家最后也要走上这条路,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他这本《历史的终结》就是在苏联崩溃以后写的。他很乐观地认为,从此以后只有民主自由这条路可走了。所以历史就终结在这里了。 “历史终...

英顺:浅谈福山的“历史终结论”

日裔美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1954—),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曾经提出了“历史终结论”,认为冷战结束以后,人类政治历史发展就到达终点,从此之后,构成历史的最基本的原则和制度就不再进步了。“资本主义与自由民主的现代体制已经超越了历史和意识形态矛盾,但其他的世界角落还在追赶历史。自由民主制度也许是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和人类最后一种统治形式”,除了自由民主制和资本主义,人类社会...

福山:特朗普的美国与新全球秩序

福山: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将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在那个时代,美国对世界各地的人们而言就是民主的象征。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选举中意外击败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仅对美国政治而言标志着一个分水岭,对整个世界秩序也是如此。我们似乎正进入一个新的民粹民族主义时代。在这个时代,自上世纪50年代构建起的主导的自由秩序,受到了情绪激愤的民主多数的攻击。世界...

茉莉:当外宾学者进过中南海

——从福山和郑永年看学术人格 日裔美籍学者福山是国际学术界的一位泰斗级人物。就学术成就和国际声誉而言,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不能与之相比。之所以把这两位学者联系在一起,是因为他们都由于某种原因被邀进中南海,成为当今皇上的座上贵宾。   笔者不是学问中人,因此,对这两位学者进中南海前后的态度,所表现出来的人格特征,比对他们的学问更有兴趣。将两位外宾展现出的学术人格做一个对比,...

江棋生:惜叹福山掉链子

我第一次读福山,是在1998年。那年七月,福山《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一书中译本问世。一个月后,我手持贵宾卡,在北京月坛北街的“翰林阁书屋”将其购之。而书屋的老板,就是当时的“曾粉”、现在的“习粉”:吴稼祥先生。在1992年出版的《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这部著作中,时年39岁的福山先生所提出的重大命题:“自由与民主的理念已无可匹敌”和“历史的演进过程已走向完成”,以及他所展开的宏阔而又厚重的论证...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这篇谈话的关键信息在于,王岐山拒绝了福山关于司法独立和问责政府的建议,发誓要将“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的道路走到尽头。王岐山通过中纪委控制了中国的司法和情治部门,周永康时代耀武扬威的政法委在降格之后,也得乖乖臣服于王岐山麾下。所以,公检法都得听命于王岐山一个人,王岐山成了人人谈虎色变的阎王爷。如此,他又怎么会自废武功,实行司法独立呢?然而,如果没有法治和政府的自我设限,民主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

胡平:点评王岐山4.23讲话

015-05-14   图片:中共新领导层成员王岐山所主导的反腐斗争,引发各界关注。(AFP) 日前,在《共识网》上读到一篇文章“难忘的会谈--记王岐山与福山、青木的会见”。文章说,4月23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在中南海会见了政治哲学家弗朗西斯.福山和比较经济学家青木昌彦以及在北京长大的日本人、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德地立人等三名日本裔的政治经济学者。这篇文章的作者...

綦彦臣:误读里面仍有出路

——回应曹起曈先生与《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作者福山 2015年5月8日 前言:文献·两种情报学 在进入正文前,不得不涉及文献问题,或者中国重要媒体的春秋笔法(删削而后定,既可能造成作者原意被扭曲也可造成压缩性的过度诠释)。我在常读的《参考消息》上看到了也研读了曹起曈先生对福山的访谈录(2015年5月4日,第14版),据该报介绍,原访谈录载于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015年4月30日。 通过在百度网...

张友谊:福山依旧在,历史未终结——政治学三巨擘圆桌纪实...

摘要:福山还是福山,世界已经不是世界。在快速变动的世界秩序中,我们可以预料福山会继续与米尔斯海默和卡赞斯坦所代表的理论观点进行争鸣,福山本人也会继续摇摆在马克思、李普赛特和亨廷顿之间。 导语:2014年11月18日,入冬不久的康奈尔大学迎来了她的三位杰出校友:福山、米尔斯海默、卡赞斯坦。三位政治学巨擘在四十年后重新聚首母校,围炉而坐,重拾“何为历史的终结”这个永恒的话题。中美君特邀此次学界盛会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