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军宁:移民与传教

大家早上好!感谢石门坎研究教育公益基金会,感谢浩武老师给我一个机会,再次来这里跟大家分享。其实我讲的不是研究成果,只是一个分享,分享一点感受,题目叫做“移民与传教”。 在过去的几年中,移民的话题被不断地掷到我的面前。且不说,铺天盖地的移民广告、移民讲座,以及朋友们纷纷出走,因为这些并不直接与我有关系。直到今年春节前,我在美国待了一个月,常常和一些华人朋友在一起。我看他们过得很好,空气也好,工作也...

Lily Chen:加拿大承诺接受100万移民背后的真实原因

2018-03-27 Lily Chen 曼省财税信息分享 根据加拿大政府公布的移民计划,未来三年将逐年增加移民人数:2018年增至31万;2019年33万;2020年34万;3年收近100万新移民!本来这已经超过了以往多年保持的每年移民25万至27万的数字,可有专家认为这个新目标仍然不足。 加拿大记者兼作家道格·桑德斯(Doug Saunders)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这个国家需要更多的人,最...

老酒葫芦:什么样的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见到地沟油不太恶心,如果你对毒奶粉也不排斥,如果你什么样的空气都敢吸什么样的水都敢喝,如果你的口头禅是不干不净吃了沒病而且真什么样的路边摊都敢下肚,如果你什么样的陈年老油炸出的村姑白肚都津津有味并照单全收,那么我告诉你,阁下不适合移民。 如果你新到陌生国度第一时间撒尿第二时间找中餐馆,如果菜上了桌你只吃家乡的老根根其他视而不见,如果你的早餐只能接纳油条豆桨烧饼稀饭,如果你象个断不了奶的孩子...

老酒葫芦:我为何移民

不止一次的有人问我为何要移民,中国不好吗,上海不好吗——这让我想起前苏联一则笑话:美国移民局问一位苏联青年,你的国家不好吗,答很好;你的国家不自由吗,答很自由,那你为何移民——因为贵国可以说不好。 每次和人讨论起移民的理由时,我都会毫不含糊地告訴对方,相对于雾霾毒奶粉地沟油,我更需要自由的空气健康的食品明媚的阳光和一层不染的海岸线,还有不曾设防的心理屏障和坦坦荡荡的人文景观——问君,这些够吗! ...

彭涛:川普大遣返 白人优先重登政治舞台?

川普政府新近推出的移民禁令,授权美国警察驱逐非法移民,即使是轻微的交通违规者,也可能被遣送。受到该移民禁令威胁的非法移民大约有1100万人。新禁令扩大了对外来犯罪分子的定义,剥夺其隐私权,新建拘留设施,不鼓励寻求避难,及加快驱逐速度等。他还下令筑墙,计画在墨西哥建立多个难民营,将所有被驱逐(其中包括无法遣送回原籍)的移民遣送到墨西哥。这是川普此前签署的「七穆斯林国家移民禁令」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否...

陈维健: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上台一月有余,其大刀阔斧令人瞩目的莫过于移民政策,移民政策中又以驱赶非法移民触目惊心,弄得移民社区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美国的非法移民也就是所谓的“黑民”总数在一千万以上,是历年积累下来的,历届美国政府对这些“黑民”从来都是看一眼闭一眼,原因很简单这些“黑民”在美国社会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在美国干的活都是有身份的美国人不屑干的苦活,累活,脏活,为此每年为美国创造了七十亿的社保税。他们的...

林达:总统犯错后的制度制约与社会纠偏

在川普就任总统后,签署了一系列行政命令,第一周的最后一个行政命令,是在90天内暂停七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入境,包括了有绿卡的永久居民,并且暂停难民程序120天。 刚执行,立即导致入境机场大乱,甚至影响到国外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空公司。即便假设这个行政命令没错,从技术上来说,命令到执行没有给出一个过渡时间和空间,也是鲁莽和荒唐的:很多人已经在飞机上,一下地,说是风云突变、不让入境了;很多人拿到签证,要登...

移民小说获澳洲最高文学奖 奖金6万澳元

墨尔本作家帕特里克(A S Patric)凭借处女作《Black Rock White City》赢得2016年度澳洲最高文学奖——迈尔斯·富兰克林文学奖(Miles Franklin Literary Award)。 帕特里克独得6万澳元奖金。获奖作品着重描写了澳洲移民经历。 小说背景是上世纪90年代,主人公为一对诗人与学者夫妇。两人从饱经战火的南斯拉夫逃到澳洲,做清洁工为生。 新南威尔士州图...

徐友渔 :社会精英为何纷纷移民

大约在最近10年,国内越来越多社会精英移居海外,成为媒体、政府和公众关注与讨论的话题。 初看起来,这是中国在卷入全球化浪潮之后产生的人员流动的自然现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前期,人员流出与流入水平接近于零;上世纪70年代末改革开放后,人员的流动(主要是外流)开始产生并且规模越来越大,但与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地区相比并不引人注目。 只是在最近,这个问题才引起注意和谈论,事实上,主要原因还不在于流出的...

孙越:皈依东正教:华人移民俄罗斯的新门槛?

2013-10-25 2013年10月13日,莫斯科南部市民谢尔巴科夫,与阿塞拜疆移民劳工泽伊纳洛夫发生口角,结果谢尔巴科夫被刺死。此案在莫斯科引发了骚乱。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СергейСобянин)借谢尔巴科夫之死,严厉批评外国移民涌入俄罗斯,但不融入俄罗斯文化。 他还借机强调,莫斯科出于安全考虑绝不建“唐人街”,高调宣扬普京反对在俄罗斯建“唐人街”的政策。普京对“唐人街”文化有所了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