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意外

所有的生命都是意外,包括我们的思想。 ~老酒今题 1, 这是一场意外 这些文字出现在这里 也是意外 这场雨也是意外 那只舌头像一艘小船 那个女人有一种弯弯的风情 2, 他总喜欢把牙齿磨成历史 或把千年的历史 磨出现在 他还用陈年的祸水 书写着千古昏鸦 用一壶浊酒 去唱歪红尘 3, 据说人老了容易梦见过去 一个民族也是 那个梦很老了 都几千年了还躲在梦里 4, 这个故事早撕破了将来 怎么当晚的柔情...

老酒葫芦:继续我眼中的艳丽

上海人家静安店酒后我们一伙载着艳丽直奔美兰湖我府。一路上我们谈笑风声,我说艳丽妳干脆不走了,妳看上海的我们这么多救美英雄,即便哪颗子弹从哪个角落飞来,至少我们不缺挡子弹的英雄或者美女,怎么也不能让艳丽在黎明前的上海倒下,更不能在我们的圣地美兰湖。 一小时后各路同道齐聚美兰湖,那个晚上我的三层灯火通明,大家都是初次相见又像是久別重逢,人们继续着前面酒桌上的亢奋并且有增无减。于是我翻箱倒柜整箱的啤酒...

老酒葫芦:我眼中的艳丽

最早认识艳丽是在大约是五年前或者更早的新浪博客上,应该说是她的文章吸引了我。其实我很少关注别人的文字,除了这文字足够耀眼以至让我驻足。艳丽的文字让我停留不是来自她的耀眼,而是她直面惨淡人生正视淋漓鲜血的文字勇气,这样的不留情面这样的文字担当就我目力所及还不多见,被她批驳的无论今上还是旧圣,一概淋漓彻底的不留底裤,而且直呼其名。当时我真为她捏把汗,一种隐隐的感觉希望她别成为鲁迅笔下的今版刘和珍,但...

老酒葫芦:​酒批各路歌喉

老酒葫芦2 2018-11-24 第一次听梅艳芳《似是故人来》我吃了一惊,在我印象中粤语歌词很少有词味,第一次听周杰伦《东风破》我也吃了一惊,同样在我印象中很少中文歌能唱出外延。 同样一首歌有粤语也有国语,我当然喜欢粤语歌,同一首歌词有国语也有粤语,我必然喜欢国语歌词。粤语歌听起来有味因为粤语的发音象抛物线能随时飘出又能及时收回,声线走的是弯弯的弧线,国语发音是横竖斜直线形态,歌者只能照本宣唱个...

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黄昏、亚文化、先锋诗人...

老酒葫芦2 2019-03-04 【酒侃亚文化】 对今人来说,亚文化当然不是一个新名词,对文艺人来说,她的前倾性让后人向背,她曾是一段开始,她没结束。 海派文化自五四新文化至今,其间历经大悲大喜风云跌宕,直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亚文化风暴,其渗透力穿越这古老的土地直达大洋彼岸。和以往的沪上文化相近,亚文化的个体之独立性,精神美学之西化性,诗话情境之神秘性,文本之结构性,每个作者每部作品个性之绝...

老酒葫芦:有关生与死的断想

——谨以此旧作祭奠人类共同的灾难 老酒葫芦2 2019-01-28 一生要走多远的路程 经过多少年 才能走到终点 梦想需要多久的时间 多少血和泪 才能慢慢实现 ~Beond《光辉岁月》国语版歌词 我们的世界表面上一切祥和,转瞬间便会改变你的一切,人类在上升阶段的巴尔扎克曾放言:我可以摧毁一切障碍,仅仅几十年后,到了卡夫卡的城堡里,他说,一切障碍可以摧毁我。进入20世纪直至21世纪,人类的摧毁能力...

老酒葫芦:沪版电影《雷雨》后……——批阅红尘系列(4)...

终于看了沪剧版电影《雷雨》,其实我不是太喜欢沪剧,尽管我是上海人,但我还是走进了影院。如果女人说上海话还有那么几分的顾影自怜,我相信女人在床上说上海话一定是不可抗拒的温柔枕边风,那么男人,男人一旦说上海话就是娘娘腔。 所以当一个人夸你为极品上海男一定是饱含贬义,当一个人说你不像上海人,他一定在赞美你,当一个美女说你不像上海人,那么恭喜你,今晚你们有戏了。 孟庭苇曾说要嫁上海男人,她是真诚的,因为...

老酒葫芦:上海堡垒:利奇马即将肆虐式——批阅红尘系列(3)...

在强台风利奇马来临之际看IMAX版的「上海堡垒」,电影里面对外星人全面入侵的生死对决,坐在影院里看着银幕上高逼真末日搏杀,遥望着一幢幢摩天大楼积木式的一个个倒塌,想象着大街上即将到来或力拔山河摧枯拉朽的狂风暴雨,想象着当我和小美女走出影院,当我们上了车或到了家,当狂风把我们连根拔起,当暴雨把我们送到天边,是不是此情此景也像「一步之遥」中的舒淇被一个老男人紧紧拥抱飞向那只硕大无比的蓝色月亮。 本片...

老酒葫芦:再批崔健

老酒葫芦2 2019-01-14 并不可惜 也并不可气 我经过基本的努力 接受了基本的教育 凭直觉崔健的这把蓝色骨头还没活够,一个男人活到不怕折腾且继续折腾的份上,这个男人一定会发情在下一个春天里。 毫无疑问崔健在雪地上撒野的日子已成历史,那年头一首诗能颠覆一段历史一支歌能撕裂整片天空,那个年代我们一无所有的可以,那个年代的崔健让我们彻底一无所有。 当若干年后王杰问起“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是的...

老酒葫芦:徒步上海老城厢——批阅红尘系列(2)

行走于老城厢内外 观赏历史建筑风貌 品味民情时空变幻 2019年4月13日9点50分地铁大世界站4号口集合并出发,12点40完美结束,我们步行了十公里,终点董家渡路中华路。 我们从49后黄金荣扫过的大世界门口的那条一代袅雄曾被羞辱的马路出发,经明清斑驳的旧城墙,这让我想起方文山的新古典主义歌词,文庙和龙门邨,一对上海滩旧时活宝,凝和路乔家路闪烁着历史的磷光,徐光启故居紧邻的警钟楼在尘烟中叹息,清...

老酒葫芦:酒批中外艺术之二

老酒葫芦2 2019-01-16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酒批毕加索》 毕加索对传统艺术的颠覆早已超越的艺术本身,他的艺术理念渗透到20世...

老酒葫芦:地久,天长,人短

——批阅红尘系列(1) 感觉这部片子三十年前拍的,旋律是老慢四步,节奏是咕里咕噜的破水车,人的面部表情像还没睡醒的牛二或者三八,连孩子也没丁点灵性,唯一的女教师只闻其声不见背影,仅有的一次偷情只有结果没有过程,名为《地久天长》实际上全在苟活而且没有滋味,有的只是漫漫长夜,而且,岁月并不静好。 一次次唱响的这首苏格兰民歌一次次诉说着眼前的苦难和不幸,一如那个年代的一伙一个个慢吞吞的走来,走成了今天...

老酒葫芦:酒批崔健

老酒葫芦2 2019-01-12 没想到《蓝色骨头》作为崔健的音乐电影这么奶油,男人一恋母就奶油,崔健也是。 在中国还没有摇滚的年代,我祈祷中国早日摇滚,毫无疑问中国摇滚从崔健开始。直到今天崔健那“快让我在这雪地上撒点儿野”依然让我热血沸腾。那是八十年代中后期大约是首都工人体育馆,那次崔健唱疯了,全体观众跟着崔健疯了,那一刻,全体中国人民和崔健一起疯了。 整个演出崔健一边唱一边上下跳动,观众也是...

老酒葫芦:【老酒眼中的顾城】文字补充

老酒葫芦2 2019-01-11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昨晚【老酒眼中的顾城】的群讲座似乎说了許多又好像什么都沒说,尤其顾城和他的女人,这...

老酒葫芦:陈蝶衣和陈歌辛

老酒葫芦2 2018-11-23 陈蝶衣和陈歌辛,民国年代流行音乐的两大才子,前者是歌王后者为曲仙,实为那个年代上海流行乐坛的一对奇葩。蝶衣作词三千,首首玲珑剔透的如《南屏晚钟》、《人面桃花》、《春风吻上我的脸》,歌辛虽没蝶衣那么大量,但他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是中国乞今差不多唯一的一次被西人倒翻唱,当法兰基·雷恩把这首中文小曲翻唱成《Rose, Rose I Love You》,很快荣登195...

老酒葫芦:​夜阑静,问有谁共鸣

老酒葫芦2 2019-04-01 八年前的一篇旧作,再次打开依然沉静如烟,风华不再烟雨依稀,隔世的风流不减,花之颤人弥漫岁月的轻烟袅袅,夜阑静,独呜言情。 纪念张国荣,纪念这逝去的孤独。 ~~老酒新题 夜深人静的时候,女人寂寞,但寂寞并不是女人的专利。都以为男人醉不成欢,即便醉不成欢又当若何?风萧萧路遥遥,谁说莫道前路无知己,哥哥的前半生注定孤独无寂。掌声是门面,鲜花是虚荣,女人是一个男人的世俗...

老酒葫芦:五千年大梦初醒,江山垂暮

老酒葫芦2 2018-12-18 中国的这一场大梦整整做了五千年,这一场梦做足了山雨欲来却并不惊魂之烟花糜烂,这一场梦做红了千古红颜姹紫嫣红之美景良辰,这一场梦做足了款款之古道西风嫣嫣之曲径通幽孤烟之芳魂袅袅,风花醉里更欢,这一场梦做熟了书声正浓西厢黄花背后的黄粱一枕。梦里花落,何必知多少。轻舟过不过万重山不重要,有心便可以,春风绿不绿江南岸不挂惜,风调雨顺自在千里飞花间。 是风总要溜走,是烟总...

老酒葫芦:毒液,毒液⋯⋯

老酒葫芦2 2018-11-26 给我打赏的朋友,因本人不知哪里找你并且致谢,敬请您在打赏后加我微信好友,以便本人谢过,以图加强交流,谢谢! 自从斯坦·李开启了电影动漫的成人化真人化,漫威电影宇宙一个个超级英雄强势扩张并疯狂撕裂着我们的视网膜,一部部超人类宇宙未来的主题电影一次次征服并瓦解了整个世界的电影传统更全面颠覆了几代国人的审美陋观,一如这部新近电影「毒液」中的反派所言,上帝拋弃了我们,人...

老酒葫芦:台湾校园民谣:一种奢华的精神逃亡

老酒葫芦2 2019-01-15 四十年前在台岛掀起的那股校园民谣风我相信早成经典,现在已没人敢怀疑那一个个才气逼人的名字是否当之有意受之无愧,那一首首不食人间烟火的歌谣在今天看来无疑是一种极尽奢华的精神逃亡,那样的纯净之仙况如过眼烟云,再无人敢破题问津,对于今天,我们惟有仰止。 那一代台岛的校园青年确实无路可走,尽管他们可以漂洋过海远渡重洋,尽管他们的内心早游遍千山万水,尽管他们一个个背负着济...

老酒葫芦:关于“丑陋”的某国人

昨天我的新作「我的中国人啊」发出后先后有张裕和另位先生指出我有关「丑陋的美国人」和「丑陋的日本人」及「丑陋的中国人」三本书的评述与史实有误,对此本人欣然接受并对二位表示感谢。 我的原文:“据说美国人写了本「丑陋的美国人」,作者后来当了议员,日本人写了本「丑陋的日本人」,日本民众把作者当作民族英雄,中国人也写了本「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杨被判刑坐牢,这还是在台湾。” 张裕:“柏杨坐牢与他写「丑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