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徒步上海老城厢

2019年4月13日9点50分地铁大世界站4号口集合并出发,12点40完美结束,我们步行了十公里,终点董家渡路中华路。 我们从49后黄金荣扫过的大世界门口的那条一代袅雄曾被羞辱的马路出发,经明清斑驳的旧城墙,这让我想起方文山的新古典主义歌词,文庙和龙门邨,一对上海滩旧时活宝,凝和路乔家路闪烁的历史的磷光,徐光启故居紧邻的警钟楼在尘烟中叹息,清心堂及教会学校的旧址见证了战争和一次次教难,普育路普育...

老酒葫芦:今天是我的生日

应马克先生盛邀,今天全民皆荤。 (前略)岁寒的一语道破天机。 所有的我们相见恨晩,这个年代的我们或他们总觉得见一次少一次,这话是郁郁说的。我总觉得人在世和女人做一次少一次,酒桌上美酒喝一杯少一杯,无问西东销魂的春梦得一次丢一次,春夏秋冬所有的阴差阳错得多一次,也就仅此。 烟酒文字和我同步的非国强莫属,直感觉今天的酒席上各路英雄都不近女色。一如多年前北京的那次所有人都在政治独老酒葫芦心怀红尘美景。...

老酒葫芦:留住家驹:我们去未来等雨

不止一次的和朋友通宵K歌不止一次的K到黎明将临一个个昏昏欲睡之际,先知先觉的我只要点上一曲beyond的《真的爱你》,睡着的马上惊醒,装睡的立马跳起,没精打采的即刻神采飞扬,全场霎时一片欢腾,随着激越亢奋的前奏旋律翩翩起舞继而众口开怀共唱: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罗嗦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这是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一种根植于人心深处的音乐精神,以至于每次K歌下来若没唱...

老酒葫芦:为孟浪送行

他是这个时代唯一的声音。 这时代总是人山人海中传来的一阵阵空寂。 他是那唯一的声音。 ~孟浪 孟浪则天走了,时间2018年12月12日。 那天阿钟来电约我同去香港看望孟浪,我们一拍即合,我说这世界只有老酒葫芦能陪着你说走就走,当然看望病中的孟浪也是我所愿,那阵我和阿钟,我们同在上海。 第二天即今年的6月1日我晚了阿钟几小时到达香港,那个香港的夜晩已不是zhan中前的香港夜晩,我们的天空和大地也已...

老酒葫芦:所谓影子及其他

进入21世纪的中国电影自“英雄”一片首次使用剧场型离间效果,弱化情节淡化故事,大尺度强化视觉声浪重视场景喧染,运用表现主义多层次泼墨,植入当代存在主义艺文观??中国电影从“英雄”开始便告别僵硬教条的现实主义走向主题的模糊性和结局的可参与性,所谓英雄怎么定义如何佳人不重要,现代电影重在演绎,一如抽象主义绘画重在表现,邂逅的情侣只认当前。 和那年的“黄金甲”“夜宴”题材相近演绎迥异,今年的“影”和“...

老酒葫芦:也许无双

当人们固执的认为世界只需要一个梵高,而他就是人们眼中的那个只会模仿既没创意更没价值的第二或第三甚至第一百个梵高,他的画注定一文不名;当一次画展他会.,女友的画一幅不剩的被人买走,而他唯一展出的一幅他认为的天才作品却无人问津;当整个世界无情的对他说不,当所有的结局都不指向未来,只有他女友说不清为艺术还是为爱情还是什么都不为的在风中凄凉的徘徊,在夜晚孤寂的守候,在梦中无望的漂浮??于是在一个念间,他...

老酒葫芦:江湖,江湖……

如果不是环时胡大主编一句观看“江湖儿女”感觉“太负能量”而且据说看了心堵,走在路上胸闷,睡到梦里神散,我差点忽略了这部电影。 本人从不以好或坏优或差评价一部电影,就像我不以美和丑衡量一个女人,或以高和低见识一个男人。我们早过了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非好即坏的年代,因为我们的电影早过了黑白分明的哄小孩讲故事年代,我们的电影终于轻故事重表现了:一种或多种指向,挖掘或者渲泄,甚至冰冷。 一个女人为一个男人坐...

老酒葫芦:继续欢迎达世奇夫妇:情聚“美酒私享家”...

第一个直奔我家的除了不近女色却又满腹才气其实内心闷骚的诗人韦东人称韦大侠,第一个外省青年来自南京几分阳光些许忧郁的红糖豆浆提前一晩直奔我家,第一个来自姑苏城内提前一晩差点被上海地铁挤成秋叶的空谷幽兰来到我家差点晕倒在我怀里,第一个从遥远的山西运前一天上半夜降临浦东机场下半夜飞来我家一路风尘的彼岸下午茶。 欢迎达世奇夫妇,2018年10月13日上午11点准时开场,地点美酒私享家,晚上7点结束,整个...

老酒葫芦:欢迎达世奇夫妇:情聚“美酒私享家”

欢迎达世奇夫妇回沪,开始准备本次聚会安排在大光明电影院顶层花园雅科餐厅。不仅因为上海大光明曾贵为远东第一影院,当年意译风卢燕小姐开启同步嗲音配译(卢小姐后为好莱坞颁奖形象大使)。三十年代的大光明戏院连续数年好莱坞电影独占影院,其间只映了一部国产片,故而当年的爱国愤青一把火烧了大光明。现在的大光明乃战后重建,重建后的大光明宋美龄、梅兰芳等社会名流隆重剪彩盛大欢庆。 但只是“光明顶”玻璃包间只能容纳...

老酒葫芦:相聚苔圣园

张帆先生从澳洲一回到上海甚至来不及颠倒时差就被我们这帮群友逮个正着,直接酒桌上伺候于是从穿越珠峰的人间神奇到多年土澳的所见所闻,直拍的众美女一脸的惊奇,众先生则把酒论短长,本没打算问鼎国事然一开口竟全是家国情怀而且一个个当仁不让。 每次聚会朱先生都是最先到场这次也不例外,况且本次他和张扬一个财务大臣一个出纳公子,虽说本次聚会不大不小咱也五脏俱全。只是菜要点到恰好价也要恰好可是累苦了账房朱先生,张...

老酒葫芦:2018随想

好端端的一场美声音乐会其中夹了一首红歌,这样的感觉像不像一杯白富美混进一粒老鼠屎。这就是2018,我们所处的时代和我们时代千万朵奇葩中的一朵。问题是除了本酒葫芦,在场的所有观众依然是全体鼓掌,就像是我们的芸芸众生全民麻辣后的大呼过瘾。 进入2018好看的电影越来越少倒贴也不看的电影越来越多。好喝的酒越来越少喝了头晕眼花四肢无力的酒越来越多。按摩房里不正规的服务越来越少正规的服务越来越破。猪肉的味...

老酒葫芦:行走如风王亚法

《看中国》夏主编多次推荐澳洲文坛侠客王亚法,据夏先生介绍王先生为文坛奇才著作等身,夏说你俩文风都不常理若能以酒纵横最好,只可惜今天老夏安排的是饮茶,直害得本酒葫芦空怀酒胆却无用武之地,而且四个老男人竟无佳人抹色添香,难道偌大的悉尼美色消隐。好在这一壶普洱算是凑合,好在这里的点心不算敷衍。 我几位刚一坐定亚法先生不远处一个招手快步前来。看其个头不高的敦实身板行走如风态我不禁联想到沙叶新,不知是从王...

老酒葫芦:上帝的手——电影《欧洲攻略》随想

有时我在想,究竟是那索命的子弹飞的快,还是我如花的笔尖游的快;有时我又想,是女人的芳心跳的快还是我追魂的舌尖走的快。 整部电影都在寻找那只手,那是只上帝的手,据说萨特有只肮脏的手,毕加索的手除了绘画还抚摸女人,但我始终没能明白这部电影里那只上帝的手为何物,我甚至分辨不出上帝的左右手有何区别,那只手指向哪里去向何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只手曾经存在或正在存在并将继续存在下去。 当这个男人和这个女人对...

老酒葫芦:继续的咫尺扫描:臆想万叶子

我的这支秃笔就像一个不安份的小弟弟时不时的顶顶,轻轻触碰并微微摇晃甚至彻底刷新那颗尘封已久却不甘枯竭的女人心。 ~老酒题记 那天我万一舔了万叶子就知道,这么舔下去可拍A片,而且必成网红。 有人问我和万叶子深浅几许,我说所有的暧昧都在纸上,所有的不轨都在梦里,所有的悲欢离合都在未来的路上,如果未来有路。 臆想中的万叶子舒舒展展的平躺在春风沉静的几案上,美人的每个幽幽的玄机都在轻声吟唱丹青默念都在微...

老酒葫芦:张扬的粉腿迷离的眼神骄傲的欲念温热的怀遇...

——咫尺的扫描:臆想万叶子 万叶子这双迷离的眼神一定是假的,尽管她自以为是真的,就像当年陈白露的眼神是真的,就像林黛玉的纤纤玉手永远是冷的,就像老酒葫芦握着万叶子的手差点让她叫出声来——女人在叫出声和没叫出声的那个刹那最美——只是中外文艺大家,他们虽倾其所有丹青至美,但他们集体忽略了似叫非叫中挣扎的女人,另是媚态——所以人间无绝唱,本酒葫芦认为。 一种欲破将息的即兴冲动,一次骤然变色的风景凌空一...

老酒葫芦:语无伦次

那些年语无伦次的活着 后来语无伦次的写着 再后来语无伦次的摆弄着 直到有一天,直到后来⋯⋯ 所有的语无伦次都躲进无所事事的梦里 所有的悲欢离合都卡在关节的缝隙里 所有的烟波浩渺都消失在美人的眼神里 所有的阴差阳错都发生在步步惊心的走廓里 所有的鸡飞蛋打都飞舞在志在必得的黑屋里 所有的坊间传说都隐藏在迷人的酒窝里 所有的烟花柳巷都流躺在历史的迷雾里 所有的花花肠子都纠结在淡黄的肤色里 所有的眉目传...

老酒葫芦:关于禁言刪帖封号还有其他

有朋友问,为什么说真话要被刪帖,禁言甚至封号,为什么越假大空越有市场,越指鹿为马越能大行其道? 为了不被禁言我不说这是中国特色,我不说,如果一种思想靠禁止其他思想就能长命百岁,那么这种思想一定不是思想;任何时候我都相信言论自由是有边界的,但我是不是可以说,如果真实的言论不能存活,那么自由就不是边不边界问题,而是有和沒有的问题。 我是不是可以说,如果我被禁言,如果我有一万个听众,你就一夜间多了一万...

老酒葫芦:北京,北京⋯⋯

临近北京这一路的高铁狂放一路的土色灰烬靜靜燃烧或者熄灭中等候的判决,一路的英雄恻隐惜玉怜香书写着昏黄的欲念,不堪破烂的诗句挣扎着涌向天边的窗口有鼻子有眼有去无回⋯⋯还真难为了我帝都的江山美人们,真不容易我京城的兄弟姐妹,漫天的雾霾攻心还得随处绽放幸福未来且不忘初心,满城的烟熏混炸步步为营的车水马龙就差步步紧跟貌似全票通过了。当这位中年滴哥山呼前芳华年代的人民平等公平之时,我说奶奶的放眼千年自己一...

老酒葫芦:海外华人的尴尬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第一次听说有中国人在日本只取店家的免费鸡蛋但不进店消费是在二十年前,那些年我在家整日蒙羞并立志让我的异域同胞早日让我...

老酒葫芦:相信爱情

这世界不相信爱情的人越來越多了,尤其女人。女人要么只相信爱情,要么彻底的不相信。女孩子通常相信爱情,女人不相信。当一位女性开始不相信,她已经从女孩子成为女人。当一个女子拒绝爱情,自以为曾经沧海的她看似在收获成熟,但其实,女人是成熟不得的。 女人总以为自己看透了男人,其实女人最看不透的就是男人,女人能看到的都只是男人的表面,只有男人能读懂男人。女人欲要深解男人得请教老酒葫芦这样的男人,不要相信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