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昨夜,她的来信象摇摇的旌旗 墙上的风筝又撩动放飞的希冀 思念在晚风中撒落如雨 用飘零的花瓣酿造成蜜 把剪裁过的记忆缝合在一起 依依是熨平后的珍惜 或许,有一缕细细的光缆 能穿透时空与大墙的隔离 使太多的声音不串成叹息 够担得起今天,不辜负往昔 把磨损的纸张粘贴在一起 沉沉是挥不去的珍惜 今夜,热带的飓风识别彼此 辗转于没有街市的雨季 梦中的行客已杳不可及 心底的死水却泛起涟漪 把放置的笔依然拾起...

蔡楚: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寂寞地追寻了四十余年, 满纸不平溢于字里行间; 一首《三峡》透视着杀戮的历史, 一曲《海螺》吹响了刺耳的异见。 二十六年的茅屋,十八年的油灯, 《螺丝钉》钉死你大半生的苦难; 教堂的钟声敲不醒你沉溺的梦, 黄包车却拉来一部梦稿的心酸。 人的存在是你专注的视角, 喜怒哀乐唱得平实又前瞻; 《公孙树》是你不弯腰的灵魂, 价值关怀始终突显于笔端。 狗窦大开,脚生鸡眼, 全不顾有人指点边缘的荒诞; 生命...

蔡楚:致大海——流星的歌

海浪是你的皱纹, 海啸是你的呻吟。 亿万年潮起潮落, 礁石也站成背影。 假若你停息一日呼啸, 天空会奇怪你的宁静。 把水珠交给浪花,还给云朵吧, 这是流星在夜空中划出的声音。 2001年1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别梦成灰

野塘里探出一支莲蕾, 盈盈的眼含不坠的泪。 惯看白云自在地飘飞, 放翔的梦却沉没于水。 没有了梦的完美,草的蔓翠, 没有了她的伤悲,我的心碎; 摇不落山头上高挂的冷月, 拾不起茅檐下漏泄的星辉。 似岚,似霭,似夜已阑珊, 子规枝上声声不息的迷醉; 是漂,是泊,是金乌西沉, 人如大洋亘古呼啸的憔悴。 再不听唢呐咿呀地吹, 今天的行客别梦成灰。 2000年12月31日夜于美国杜鹃花城 文章来源:作者...

蔡楚:怀想

象飞蛾在旷野里扑火, 我的怀想在蜀乡坠落。 柔柔地泊在溪涧的青石上, 黏黏的贴在野菊的花蕊上。 它来时带着竹簧的清啸! 它是一轮红白相间的纸风车, 涩涩的,转动着冗长的岁月; 它是细碎的溜溜马的马蹄, 遥遥的,踏响我久远的记忆。 它是碧绿的溪水, 叮叮咚咚流过童年。 它是七月的木芙蓉, 缀满我粉红的依恋。 它是三月的风筝, 放飞我幼小的心愿。 哦!三月的浣花溪, 它来时一定戴一顶斗笠, 披一件蓑...

蔡楚:献给“野草之路”

要走新路就是要创造, 甘于平庸背离了《野草》。 诗友间最敬重真性情, 请跳出转型期的浮躁。 既然曾经是海螺, 发出刺耳的长啸。 那么,把你的身躯, 铸成大海中颠簸的航标! 2000、5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再答明辉兄

归来岂料定早已白头, 归来也挥不去淡淡的乡愁。 牧歌似的田园渐行渐远, 何计客程漫漫,生事悠悠。 聚谈与传杯确足慰平生, 浊眼却长恨经书淹留。 斩不断的少年情,江楼意, 叹锦水已沦落于大漠荒丘。 君吟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我唱长亭短亭,春江东流。 故园风情催我们老去, 草堂人日我梦临神州。 此生既定作一棵野草, 岂能不高歌被桎梏的自由! 1999、9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答明辉兄

跨海徙居是为了生存, 绕不开故土仍是梦魂; 君问我漂泊到何时, 听自由的风撞开国门。 那时我会乘电子邮件归来, 在聊天室庆贺崭新的世界; 然後悄声问明辉兄, 《野草》诸同仁安在? 1999、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最初的啼叫——献给《野草》二十周年

看惯了春花秋月的浅笑, 听腻了夏虫井蛙的聒噪; 才知你草一样青的呼唤, 是生命不肯倒下的思考。 这块黄土有过多的神庙, 容不下青青蔓延的野草; 万籁俱寂不必去盼春雷, 只需要婴儿最初的啼叫。 19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微笑

花儿开了,花儿败了, 我们自然地微笑。 当温存的手触摸到 带毒的刺时, 我见你宽恕地微笑。 当爱妻在情人节收到 粉红色的丘比特卡时, 你见我会心地微笑。 穿过小径,踏着落英, 我们拾起一串串的微笑。 在红木林中,朦朦胧胧的 我俩合抱不下一棵树时, 记得儿子有童年的微笑。 在纯白色的沙滩上, 赤裸裸地沐着阳光, 梦神托给我们七彩的微笑。 当车过小熊湖时, 我请你停下来, 看这碧绿的透明的微笑。 你...

蔡楚:黄色的悲哀

排在黄色的庙堂后面, 孔庙、关帝庙、土地庙、宗庙…… 世袭的香火燃自贫瘠的山村, 寄生于数千年战乱的城镇。 于是,黄色的庙门大开, 黄色的图腾吞噬着人生。 排在黄色的始皇陵后面…… 十三陵、清陵、广场陵、祠墓…… 窒息死民族的精英, 葬送掉民族的子子孙孙。 叶落归根啊叶落归根, 助燃起陵穴中皇权的长命灯。 这些庙堂,这些陵墓前, 跪拜着一代代循规蹈矩的灵魂, 象血红的夕阳永远润染着黄昏。 线装书...

蔡楚:致岸

曾经在你的淤滩上搁浅 使我不肯靠近你唷,岸 分明是海洋连着海洋 你规定着航程 高高地招手 指挥水手驶进你备战的港湾 分明是海洋连着陆地 你用你的高位 把祖国切成两半 我是一条失去国籍 但插着龙旗的小船 我的生命属于海洋 我只听从风暴的评判 因为风暴是龙的力量 同时拍打着海峡两岸 如果要我属于你背后的江河 那么,掘去淤滩吧 掘去你这条僵硬的界限 1984、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星空

太阳象一滴血 染红了地球的一半 月亮象一滴泪 尾随着另一半黑暗 黄色的星辰升起 中国的星空 长——五千年 宽——一千万 记住东方苍龙等二十八宿 记住轩辕、内平、天相 天稷等星官 记住紫微、孔圣、关圣 圣圣圣圣圣 圣化的恒星一大串 肉眼望去,已经嵌满 中国的星空次序井然 记住恒星就难了 还要按行星的轨道 作一颗卫星运转 或者 在宇宙的无限中 图个新鲜 花钱买一个不发光的“黑洞” 还分什么恒星、行星...

蔡楚:岁月

这季节象熟透的桃, 在地面留下一圈水渍; 而守林人却依着树干, 怕阳光窃取枯木底的杂菌。 隔着栅栏我伸出双手, 用心去交换一块土地; 种下鲜红的记忆, 开出洁白的纸花。 岁月已凝成一块石头, 或者是一根硅化木; 让后人去发掘, 它当初存在过的价值。 1983、9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荒凉

不是冤魂幽灵徘徊于旷野山冈 不是信仰的迷宫里分不清方向 不是河流乾涸、大海枯竭 生命的绿色从此萎黄 不是地球母亲的乳汁已经流尽 人类将向另一个星球逃亡 不对,这些都象噩梦一样 荒凉绝不是一种迷茫的幻想 荒凉如同仇恨的刀剑 代代嫁接在生命的树上 年年结出血红的果实 喂养着形形色色的帝王将相 荒凉如同人们冰冷的目光 石头一样地相互碰撞 落下一束束种子一样的火花 散开象一星星拾不起的希望 1982、5...

蔡楚:古长城

记忆中你是祖国的屏障, 现实里你象民族的脊梁。 雨蛀风蚀、燕去燕来, 记录下王朝几番兴亡? 我明白春天不能长驻—— 从你破损的楼台上, 识别出跋涉者的脚迹, 创业者留下的亘古断想。 1982、2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M像速写

你的手指是竖直的石林, 再不能抚弄江河织成的古琴; 你的胸脊是崩紧的弓弦, 依旧弹射出箭矢的长鸣。 古老的冷月, 是你青幽的眼睛; 在夜空中盯住, 闪烁不定的星星。 尘土是你的大衣, 麻雀是你的精灵; 你用你背藏的那只手, 握死带往坟茔的权柄。 尽管你的花岗岩 脑袋高耸入云, 岂能阻挡 永恒不息的天体运行? 还有你模糊的阴影, 仍随着阳光梭巡; 全都留给人们, 去回忆那些过去的事情…...

蔡楚:古隆中

走进一串“三”的数字里 象走进古老的金字塔 三角体的构造曾压迫过世界 民众不过是塔底的泥沙 三顾茅庐、三角鼎立、三分天下 只有塔顶的帝王才不受挤压 我说孔明你不如就呆在乡间 多创造些木牛流马 1980、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转移

山上下回宕着虔诚的祈福声, 香客们比“三忠于”时更真诚: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请保佑我, 今年无病痛,明年五谷丰登”。 头缠蓝布帕的贫下中农, 从那尊神转移到这尊神。 那尊神是肉眼凡胎, 这尊神是泥塑金身。 1980、 选自(峨嵋杂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