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题 S 君骨灰盒

两旁雕满呆板的荷花, 过往的一切都轻易地装下, 正中嵌着你昔年的小照, 这就是你死寂的永远的家。 可是我忘不了我们共同的语言, 那是一只亲切而高亢的歌—— 再见吧,妈妈…… 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1968、8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枪杆子下面

枪杆子下面阴风惨—— 八百万!一千万?两万万? 民族的儿女从地府齐声嘶喊: 枪杆子下面出皇权! (选自《野草》总第32期,1988年4月)

蔡楚:悼彭总

那时候土高炉吞尽满山林木, 吐出了值得馆藏的铁疙瘩。 那时候食堂熬大锅清水汤, 水肿病险些葬送掉巍巍中华。 那时候胡夸风吹涨了卫星庄稼, 圣殿上摇摆着狗的尾巴。 那时候神州大地一夜间就天堂化, 五湖四海被强扭成一家。 那时候当官的象石头一样沉默, 唯有你象火山一样爆发。 喷出了无私的岩浆,诚实的泥沙, 喷出了牺牲的异彩,召唤的红霞。 如今,你早已含恨九泉, 你的骨灰曾被几片木板装下。 这就是历史...

蔡楚:题照——梦断香销四十年……

你的承诺象啼鸟的娇音﹐ 消失如檐冰与春的约定。 仿彿一个不经意的错过﹐ 从此人生陌路一路伶仃。 如果花注定凋落﹐ 一片冰心依旧透明﹗﹖ 花自飘零﹐花自飘零…… 随流光香消玉殒。 我已用一生来依偎﹐ 那十七岁时氾滥的春情。 2002年4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黃色的悲哀

排在黄色的庙堂后面﹐ 孔庙﹑关帝庙﹑土地庙﹑宗庙…… 世袭的香火燃自贫瘠的山村﹐ 寄生于数千年战乱的城镇。 於是﹐黄色的庙门大开﹐ 黄色的图腾吞噬着人生。 排在黄色的始皇陵后面…… 十三陵﹑清陵﹑广场陵﹑祠墓…… 窒息死民族的精英﹐ 葬送掉民族的子子孙孙。 叶落归根啊叶落归根﹐ 助燃起陵穴中皇权的长命灯。 这些庙堂﹐这些陵墓前﹐ 跪拜着一代代循规蹈矩的灵魂﹐ 象血红的夕阳永远润染着黄昏。 线装书...

蔡楚:唢呐

一支唢呐﹐咿咿呀呀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我想起少年时 学校教我要听话 成年后漫长的日夜 单调又杂沓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一支吹起乡愁的唢呐 我想起童年时﹐豆灯下 母亲教我说话 一个茅草屋顶 在我心中悬挂 咿呀……咿呀…… 象紧裹着死亡的白布帕 母亲坟头的野草 年年发出新芽 那陪葬的虬柏 从未脱掉过老桠 召唤我们零碎的步伐 古老的曲调吹不开春花 多么忧伤 一支牵动别情 改缠青纱 咿咿呀呀的唢呐 1...

蔡楚:仲夏梦语

曾有过的美好的一切﹐ 都消逝得无影无踪。 烦恼却象蝉噪一样﹐ 来惊扰我的午梦。 知了……知了…… 梦月残雾重﹐ 知了……知了…… 梦烛摇青红。 烦恼象雾一样弥漫﹐ 过往象月一般朦胧。 而希望会象花一样盛开﹐ 开在仲夏缤纷的梦中﹖ 让未消逝的都快消逝﹐ 让情侣在林深处相逢。 我仍愿痴迷地午睡﹐ 在蝉噪声中入梦。 1974﹑仲夏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给北风

不要吹吧﹐凛冽的北风﹐ 别来闯入我熟悉的梦﹐ 因为在我的梦里﹐ 同样是雪柱冰峰。 让我沉沉地睡在这儿﹐ 象一片落叶﹐如一条僵虫﹐ 不管希望的芽已绿到窗前﹐ 成功的花正开得火红。 也不管在什么别的晴空﹐ 阳光已透过恶雾的深浓﹐ 古老的树昂起了低垂的头﹐ 幽闭的泉又缓缓流动。 不要吹吧﹐凛冽的北风﹐ 即使你带来了春天的信息﹐ 请告诉我沉默的父兄﹐ 告诉我忍耐的亲朋。 1975﹑12 文章来源:作者文...

蔡楚:寂寞──戏赠某君

一朵花开在幽闭的院落﹐ 一片云跌入狭窄的山窝。 若要问我的寂寞是什么﹖ 它是夹在尘封的书中的残叶﹐ 把一个褪色的故事对你诉说。 无表情的电脑终日陪伴着我﹐ 聊天室里的化名古怪而繁多。 若要问我的寂寞是什么﹖ 它是趴在我膝上的一只花猫﹐ 不息的呼噜声把静夜划破。 2001年12月5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勇敢是信念和智慧的果实

对于一个诚实正直的人来说,无论在哪种社会形式下生活是完全没有区别的。诚实而富有进取精神的意志会为自己开辟道路。——歌德 我的床头,放着一本长四十一公分、宽二十九公分、厚三公分的大书,这是一本由三期《野草》和八十一期《诗友》的复印件,自行装订成册的地下读物。我常常捧读这沉甸甸的、真实地记录着我们的心路历程的大书,诗友们那狂躁的心跳声(邓垦语),那满足于一吐为快的心理本能的冲动状(阿宁语),那具有蓬...

蔡楚:浅析中国的大话文化

中华民族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史,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中国曾经为人类贡献过四大发明﹔早在两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就产生出诸如老子﹑孔子﹑庄子﹑墨子﹑孙子等世界级的思想家﹑哲学家﹑军事家﹔在人类科技发展史上,我国古代就有李冰父子﹑张衡﹑祖沖之﹑蔡伦﹑华陀﹑毕昇﹑李时珍等众多精英脱颖而出。中国在人类的文明史中确有突出的地位,不仅因为中国在人类漫长的文明史中曾经在较长的历史时期内走在世界的前...

蔡楚:漂泊

漂泊是人间苦。但漂泊又是人间苦中的一种积极的选择。我们的先辈在天灾人祸频频降临时不愿坐以待毙,因此而“走西口”、“闯关外”、“下南洋”,或许还可以求条生路。 今天,在我们赖以生存的两条母亲河一条曾经奔腾咆哮的黄河已经断流变成季节性的间歇河;另一条曾经万年清澈的长江变得浑浊不堪桀骜不驯时;我们还能象往昔一样“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么?显然,人口的压力和水资源的枯竭逼迫我们变得清醒起来:我们不...

蔡楚:结伴同行——赠茉莉、正明及笔友们

靠一缕光缆的牵引 风雨中,我们携手而歌 结伴同行 每当,我打开网页 她的身影,你的叮咛 款款地跳入我的屏幕 热切象老友高声的叩问 熟悉如亲人探视的脚步 轻 轻 浪迹天涯的友人呵 我们不寻求生存的峰顶 在每一个不眠之夜 和夜的不眠里 鼠标点击着人世的不平 键盘敲送出岁月的艰辛 消逝了 我们的青春和美丽 消逝不了 我们不屈的声音 靠一缕光缆的牵引 风雨中,我们携手而歌 结伴同行 既然日月依旧墨晕 大...

蔡楚:珍惜 ——园中野草渐离离……

昨夜,她的来信象摇摇的旌旗 墙上的风筝又撩动放飞的希冀 思念在晚风中撒落如雨 用飘零的花瓣酿造成蜜 把剪裁过的记忆缝合在一起 依依是熨平后的珍惜 或许,有一缕细细的光缆 能穿透时空与大墙的隔离 使太多的声音不串成叹息 够担得起今天,不辜负往昔 把磨损的纸张粘贴在一起 沉沉是挥不去的珍惜 今夜,热带的飓风识别彼此 辗转于没有街市的雨季 梦中的行客已杳不可及 心底的死水却泛起涟漪 把放置的笔依然拾起...

蔡楚:追寻的灿烂——《邓垦诗选》读后

寂寞地追寻了四十余年, 满纸不平溢于字里行间; 一首《三峡》透视着杀戮的历史, 一曲《海螺》吹响了刺耳的异见。 二十六年的茅屋,十八年的油灯, 《螺丝钉》钉死你大半生的苦难; 教堂的钟声敲不醒你沉溺的梦, 黄包车却拉来一部梦稿的心酸。 人的存在是你专注的视角, 喜怒哀乐唱得平实又前瞻; 《公孙树》是你不弯腰的灵魂, 价值关怀始终突显于笔端。 狗窦大开,脚生鸡眼, 全不顾有人指点边缘的荒诞; 生命...

蔡楚:致大海——流星的歌

海浪是你的皱纹, 海啸是你的呻吟。 亿万年潮起潮落, 礁石也站成背影。 假若你停息一日呼啸, 天空会奇怪你的宁静。 把水珠交给浪花,还给云朵吧, 这是流星在夜空中划出的声音。 2001年1月3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别梦成灰

野塘里探出一支莲蕾, 盈盈的眼含不坠的泪。 惯看白云自在地飘飞, 放翔的梦却沉没于水。 没有了梦的完美,草的蔓翠, 没有了她的伤悲,我的心碎; 摇不落山头上高挂的冷月, 拾不起茅檐下漏泄的星辉。 似岚,似霭,似夜已阑珊, 子规枝上声声不息的迷醉; 是漂,是泊,是金乌西沉, 人如大洋亘古呼啸的憔悴。 再不听唢呐咿呀地吹, 今天的行客别梦成灰。 2000年12月31日夜于美国杜鹃花城 文章来源:作者...

蔡楚:怀想

象飞蛾在旷野里扑火, 我的怀想在蜀乡坠落。 柔柔地泊在溪涧的青石上, 黏黏的贴在野菊的花蕊上。 它来时带着竹簧的清啸! 它是一轮红白相间的纸风车, 涩涩的,转动着冗长的岁月; 它是细碎的溜溜马的马蹄, 遥遥的,踏响我久远的记忆。 它是碧绿的溪水, 叮叮咚咚流过童年。 它是七月的木芙蓉, 缀满我粉红的依恋。 它是三月的风筝, 放飞我幼小的心愿。 哦!三月的浣花溪, 它来时一定戴一顶斗笠, 披一件蓑...

蔡楚:献给“野草之路”

要走新路就是要创造, 甘于平庸背离了《野草》。 诗友间最敬重真性情, 请跳出转型期的浮躁。 既然曾经是海螺, 发出刺耳的长啸。 那么,把你的身躯, 铸成大海中颠簸的航标! 2000、5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再答明辉兄

归来岂料定早已白头, 归来也挥不去淡淡的乡愁。 牧歌似的田园渐行渐远, 何计客程漫漫,生事悠悠。 聚谈与传杯确足慰平生, 浊眼却长恨经书淹留。 斩不断的少年情,江楼意, 叹锦水已沦落于大漠荒丘。 君吟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我唱长亭短亭,春江东流。 故园风情催我们老去, 草堂人日我梦临神州。 此生既定作一棵野草, 岂能不高歌被桎梏的自由! 1999、9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