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转移

山上下回宕着虔诚的祈福声, 香客们比“三忠于”时更真诚: “大慈大悲的菩萨啊请保佑我, 今年无病痛,明年五谷丰登”。 头缠蓝布帕的贫下中农, 从那尊神转移到这尊神。 那尊神是肉眼凡胎, 这尊神是泥塑金身。 1980、 选自(峨嵋杂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礼拜堂内

上帝保佑华主席,阿门 因为华主席解放了宗教 一位白发苍苍的牧师 这样闭目祈祷 牧师的双手向前伸向教友 仿佛要把背负的十字架扔掉 我的心因醒悟而痛苦--主啊 在中国你仍是人的发明创造 1980、7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人的权利

有人说 一棵树 就是云梯 可以爬到宇宙中去索取 有人说 一条船 沉到海底 能够穷尽 百慕大的奥秘 有人说 要象奴才那样活着并死去 做一台永远转动的机器 有人把马戏团内 排练出的狮吼 翻录成自由的歌曲 有人把石林中 一排排举手似的石笋 规定成民主的定义 有人把古旧的经书上 摘录下的一段文字 注释成神圣的法律 有人把人民 当作牛羊 驱赶向一片不长青草的土地 够了 我听腻了虚伪的呓语 我猜透了贪欲和王...

蔡楚:我守着

我守着无边的旷野, 我守着亘古的冷月; 告诉我有什么地方? 我守着固我的残缺。 我守着纷纷的落叶, 我守着深秋的萧瑟; 告诉我、春归何处? 我守着冬日的寒彻。 我守着,热望象泡沫似破灭, 我守着华夏的黄色…… 1980、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象池夜月

淡淡银丝披散于古寺山野, 一弯玉篦梳理着黝林密叶; 谁家竹笛吹醒了点点疏星, 影入平羌流不尽阴晴圆缺。 离月近了,何由伤别, 人生的路由此照彻? 听荒鸡石蛩远啼近吟, 一声佛号溶入这清幽的月色。 1980、 (选自峨嵋杂诗)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我是一朵野花

我是一朵野花, 不肯寄生于主人的篱下。 我同姐妹们在山坡上, 花开时灿若云霞。 我喜欢萧萧的秋风, 吹我到半空中飘撒。 我喜欢悠悠的流水, 带我去漫游天涯。 天上的白云是我的梦, 舒卷自如、穷尽变化。 谷底的幽兰是我的伴, 芳馨已埋入朴实的泥沙。 清晨,冷露沾湿了我, 暮昏,山岚缠绕着我。 这样广阔的大自然啊, 何惧风吹雨打、霜欺雪压! 一年一度我开了又败, 冬去春来我在希望中发芽。 在这喧闹的...

蔡楚:寄

寄出一纸遥远的问候, 撩起万缕缠绵的情丝。 在西去列车喧闹的窗口, 我在心底呼唤你的名字。 离别也不过几十小时, 相聚又何止百次千次。 我仍愿象光一般捷速, 化作问候来燃起相思。 1979年6月13日于宝鸡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铜像——“蓉美香”前

成年后曾读过你的“富强”, 那正是焚书屠肉的时光。 从此后我便认识了你—— 你也曾是民族的希望。 可是每当我来到这里, 来到这奇妙的“蓉美香”, 总看见孩子们问妈妈, “这是谁的 铜像”? 1976、6 “蓉美香”:蓉城春熙路一露天花店名,内有孙中山先生铜像。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游萤

我是一点游萤, 在夜的浓黑里飘行。 我有我的光亮, 不托付反光的星星。 我是一点游萤, 在夜的浓黑里找寻—— 一点、两点、三点…… 闪烁在夜的光影。 我是一点游萤, 飘飘地入你的梦境。 留给你醒来的希望—— 把生命扑向光明! 1975、12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透明的翅膀

工蜂嗡嗡,振起透明的翅膀, 沾着朝露,沾着花蕊的芬芳; 酿出蜂王的次序,明天的甜蜜? 是的,我有过忧伤。 是的,我有过忧伤, 蝉翼鼓噪出灼热的阳光; 那么流溢,那么红, 那么凝重,那样颠狂。 颠狂在蜻蜓的翅上, 展开一个个透明的希望; 那么脆薄,那么轻, 那么执著,那样张惶。 一群群,透明的翅膀, 在低空,迷茫。 天空啊!请告诉我, 这是不是下雨的征象? 1975、12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梦

多年来总做着同样的梦, 在梦里我们重又相逢。 象是第一次见到你时, 在那座熟悉的校园中。 虽然我们只有一手的温存, 却也激起心海的波动。 虽然你一去不再回来, 想起了仍会心跳脸红。 寄予无限希望的梦, 到如今无一个有影有踪。 但这一次也真如梦吗? 当过往在记忆里渐渐朦胧。 197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爱与愿

我爱蓝天浮云的卷舒, 我爱深秋金黄的稻谷; 我爱北去的风、南来的雁, 我爱梅花铮铮铁骨。 常常我梦着忆着爱着, 忍受着胸中的痛苦—— 假若我是一根枯木, 春天来了能否复苏? 我用自己的爱恋, 在心底建起一间小屋; 但它是不是经得起, 现实的霜雪、寂寞的风雨? 大海呵我愿作一粒闪光的水珠, 大地呵我愿是一撮平凡的泥土; 我更愿是一支蜡烛, 去照亮生命幽暗的道路。 1973年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油油饭

油油饭是一种极鲜美的米饭,是我少年时期梦寐以求的佳餚. 六十年代初期,邻家的小伙伴如果端一碗油油饭在我身边游走,我会馋得青口水长流,恨不得抢过碗来吞入腹内。 记得是六一年三月初,我就读的成都工农师范学校,举校下到成都近郊的龙泉公社八一大队去帮助农民春收春种。 那时候,粮食﹑蔬菜﹑副食品,甚至盐都是限量凭票証供应的。民众中传言说﹕“除了自来水不要票,其它都要票。” 我们学生每人每月定量供应大米或面...

蔡楚:致燕子

去年春天你飞到了这里, 整天衔集着温馨的泥。 在檐下筑就你第一个巢, 我爱听你喃喃的燕语。 你爱窸窸窣窣的夏虫, 夏虫吟一串云样的梦呓。 你说浮云载着你的剪影, 能掠过崎岖、穿越藩篱。 你爱淅淅沥沥的秋雨, 秋雨滴一朵梦样的云霓。 寒冷的冬天不会来么? 你梦里也是一片金色的土地? 终于,严峻的深秋来了, 你带着我的祝福飞去-- 愿北方有常驻的春天, 能筑下你永远的巢。 1964、9 文章来源:作...

蔡楚:无题

梦里常萦系一张笑脸, 萦系着死去的过往,纯洁的初恋。 友人们常说是应当珍惜, 在这寂寞的夜晚和白天。 那时我从未想到有一个花环, 会题上我痛绝的追忆、忘情的冷淡 ——心温柔地腾跳, 当我们十七岁那年。 196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成都《志古堂》传人的遭遇——纪念五姨妈和大表哥...

五姨妈(上)、表姐王宗敬(左)、蔡楚(中)和大表哥王宗祥 去年8月29日下午,我大表哥王宗祥在成都因病去世,享年83岁(1933年~2016年)。大表哥去世前,我小妹去363医院看他,大表哥脑梗后一时清醒一时糊涂。小妹在病房坐下不久,大表哥口齿不清地嘴里喃喃念叨:“外面有人在监视,喊你哥不要乱说,快走。”小妹没有马上走,他眉毛皱成一团,眼睛眯缝着左右顾盼,手指放在鼻口中间,非常小心神秘地又说“快...

蔡楚:青石上

清溪板桥照一弯新月, 暮霭霜风听三秋落叶。 青石上我俩初次约会, 她去了是往日的悲切。 谁能知我窒息的哽咽, 年年望月又岁岁伤别。 青石上我枯坐如山峦, 远鸡唱晓啼破这寂灭。 196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蔡楚:祭母文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唐·孟郊 (母亲邱淑珮和两岁的我) 今年是我母亲遇难五十周年,我特录制了自己唱的一首阿根廷民歌《小小的礼品》献给她,愿慈爱的母亲在天国能听到我的歌声(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0026)。 从今年2月中旬开始,我反复唱母亲当年教我的歌,以祭奠母亲。母亲是我热爱音乐的启蒙老师,她不仅教我唱儿歌,还教...

蔡楚: 追寻的灿烂——记邓垦二三事

1999年于薛涛墓前:邓垦:(右)蔡楚(中)和谢庄(左)。   蔡楚按:我们希望不再回到那个简单化的时代,极权者不再能强求人们只穿一套绿军装,(穿不上绿军装的都是剿灭的对象)而极权者却吹嘘那是人类的最高追求。人不能聪明到没有错觉,思维同样容易短路,使用谋略只能逞强于一时,这往往是极权者的致命弱点。 七十年代初期,野草文学群落的吴鸿君,常到我院邻谢家见他的老师谢朝崧先生。谢先生在文学界有...

蔡楚:纪念贾题韬老师

1972年至1979年期间,我在老友张友岚的家(位于成都上半节巷6号),多次见到贾题韬老师与友岚切磋书法和中国画技法。贾老师丝毫不像当时某些被管制的人那样胆小,而是淡泊自守,谈笑自若,神清气爽。 1975年秋之后,由于赵紫阳当政,四川的社会管控已趋放松。其时贾题韬老师常步行到张友岚家喝茶聊天。一天,当他讲到“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时,我在旁插嘴说是唐刘禹锡回赠白居易诗中的一句。他看我一眼,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