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为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应天则经济研究所2019“新年期许”论坛约稿所作。 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蔚为通说,横行天下。与前者联袂而来的义项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枪杆子刀把子”的连称,刀光剑影,血腥腾漫。牵连浮现于后者的,不知为何,则为“杀人不用刀”的幽黯训诫,以及“无耻文人”、“舞文弄墨”与“指鹿为马”等一己心理,胡思乱想,秋水流转春山。究其实,正...

许章润:中国不是一个红色帝国

曾几何时,大国崛起,文明复兴,一手好牌,势不可挡。时惟戊戌,情势逆转,彷彿国运不再,开始走下坡路了,遂致人心惶惶。表诸现实,便是“一手好牌打成烂牌”,而内外交困。“要准备过苦日子”与“军事斗争”之舆议纷纷,堪为晴雨表。原因何在?为何走到这一步?抛开大国博弈、权势转移所引发的世界体系震荡等外在因素,追根究源,就在于近年来的立国之道指向“红色帝国”,或者,予人“红色帝国”的公众印象,四面树敌,八方开...

许章润:我拒绝和这个时代和解

01 曾几何时,年龄与学生相仿。有的同学齿德稍长,社会阅历更多。在师生分际的有限礼仪之下,彼此实际分享的是兄弟情谊,张口喊饭,一笑出门。皆贫,身无分文;都天真,心怀天下。多少个时辰,议酣血热,推杯换盏,称兄道弟,风斜河汉天香夜,精神如画。 它们构成了我青春记忆中的一抹彩色,说的是那一种叫做“八十年代”的故事,山远水长。存在长存,万物皆流,流水般的师生来来去去。 一转眼,不觉不晓,成了他们的父辈。...

许章润:自由主义的五场战役

更新于2018年12月21日 15:38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许章润 为FT中文网撰稿 【编者按】本文为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为纪念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进程而作。文中从历史宏观脉络起笔,厘清中国现代化进程在世界格局中所处位置,并直接回应了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因本文关乎重大公共利益,我们特别设置全文免费阅读,欢迎转发、参与并讨论。 现代早期以还,地中海文明一马当先,大西...

许章润:中国应深入学习日本现代化转型中择善而从的国家理性...

一、“封建制度建立了近代国家的基础” 晚近三百年的全球现代转型,在法政层面,其宗旨,其任务,不外“建设现代国家”。其间约分两层,而第次伸展提澌。一是完成现代民族国家建构,实现从朝代国家、封建国家或者部落国家,向民族国家的转型,搭起一个“民族国家—文明立国”的框架,并以此作为基本文化和政治单元,组构出列国笼统于条约和霸权双重辖制之下的世界体系。就实际情形来看,一些国家系帝国崩解或者殖民体系解体的产...

许章润:低头致意,天地无边

1980年代以还,中国重启大转型进程,历三十五年而未止,实为整个近代中国已然超逾一个半世纪文明大转型的有机组成部分。换言之,此番大转型,作为近代中国大转型的第三波,在“抗战”爆发导致常态转型进程中断四十年之后,终与前此两波大转型接眚,而前赴后继,连缀构成了“现代中国”第次成长的完整历史。其之起伏跌宕,惨烈异常,而风华无边,以“改革开放”笼统,真切得很,得体得很,要命得很。也就因此,所谓“改革开放...

许章润:当岁月流逝,它们也披满了忧伤

手上一册《律师文摘》,是 2005年第1辑。深蓝底色封面,白字套印刊名。中左寸半见方,嵌饰帧山水丹青。 一亭居高,瘦石临水,几树排闼,心事嶙峋。风过了,无痕,飞白留空处,此世矣,彼世矣,亦世矣,端的是与世无争。一上雅!一派安恬,满纸和平,好端端的嘛! 因为我的一篇文稿,印好的一万册,连同这封面,被迫销毁。 说来有些戏剧性。年初,国栋邀约大家餐叙。下午会程过半,送来了甫印出厂的这辑刊物,众人信手翻...

小安:清华教授许章润“冒杀头危险”写文?

2019-04-10 清华教授许章润(推特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专题节目《网络博弈》,我是节目主持人小安。 听众朋友,最近,清华大学知名自由派法学家许章润教授因言论遭到整肃的事情引起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57岁的许章润去年7月曾公开发表文章,罗列中国社会出现种种倒退迹象,比如修宪、取消最高领导人任期制。今年3月25号,许章润被清华大学撤销一切职务、停课接受调查的消息传到...

冯崇义:许章润的宪政理念和士人风骨

自从吾友许章润2018年7月直撄逆鳞、发表雄文《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很多人便一直担心其安危。2019年3月23日,党国当局终于将许章润列为定点清除的对象动手整肃,指派政治警察对他进行审问、并宣布对他实行停职审查。坊间议论,这一动作并非孤立事件,而是当局整肃知识界重大部署之组成部分。此前3月18日,习近平专门在北京主持召开“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强调要“善于从政治上看问题,在大是大非...

范度才:打压许章润,能堵众人之口?

许章润教授被封口已演化为中国知识界的群体性事件,许多清华校友和国内外良心人士发起联署在声援他。 他在2018年7月24日发表了《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提出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平反“六四”、杜绝援外撒钱等建言。这些内容不过是常识的表达,并无什么惊人之语。但在日甚一日的严酷形势下,他的表达确实需要惊人的勇气。 进入2019年,中共当局对政治风险的调...

放羊人: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写给许章润教授和他的支持者们 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逢九就作痛 我蹒跚在煤山的曲径 脊梁是中轴线在作痛 我度步在长安大街 脊梁是华表在作痛 我看向满街的匾额符咒 脊梁是核心价值在作痛 我登上京城的公共汽车 脊梁和人们的冷漠自信一起作痛 我那断了六十年的脊梁 逢九就作痛 因为它已经不能支撑身体恒久的 屈膝卑躬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顺从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盲从 六十年里 怕疼的我——遵从 ...

奕澜: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顺从

最近心情沉郁而又愤懑。 先是得知本院的一位同事,因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而遭停课处理;之后,又得知本校的一名学生,向校纪委举报思修课老师的上课内容与相应言论。两则消息虽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但从各个渠道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无中生有。 老实说,我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从三年前毕业典礼致辞所引发的风波开始,愚钝如我,才开始意识到政治风向的变化。从那时起,内心就一直有些不安。过去的两年里,这种不安感愈加地强烈。...

闵良臣:中国有两种“法治与文明”吗

【针对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被免职、停课、停止科研事件,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同时还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级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法学院学位分委员会委员,兼任宪法与行政法研究中心主任、外层空间法研究所所长、现为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讲席教授的高全喜在网络上公开发表一篇文章:】 大学不能这样做! 说您不信,看了上面那一...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敢言学者许章润遭撤职,习近平欲令天下无声?...

这个星期中国清华大学负有盛名的法学教授许章润,遭到撤职停课并被调查,外界怀疑这与许章润去年7月开始发表的多篇文章有关。许章润在文章中批评中国政治倒退、呼吁警惕“极权回归”、制止“个人崇拜”、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平反六四等,挑战当局的多个底线。许章润的遭遇揭示了什么?中共对言论和学术自由的掌控将到什么程度?不要许章润,宁要胡鞍钢,面对当局强力整肃意识形态,中国高校是否还能用人唯才? 新一波压制中国...

蔡楚:向许章润、唐云等捍卫言论自由权的读书人致敬...

皇权时代,读书人的命运货予帝王家。但当时土地私有,还可能产生陶潜似的人物,可以退而归隐田园。 党权时代,一生交给党宰割。党占领一切资源,读书人若不甘为当局吹喇叭、抬轿子,就只能关监狱、做苦力或逃亡。 我在大陆和美国做过二十多年苦力,知道底层苦,但底层讲义气,所以,也留有一份坦荡。 美国的机遇相对多些,所以,我这样的苦力还能保持尊严。而我的祖辈和父辈,为了尊严,都相继惨死于共产中国。 我辈若想独立...

张维迎:这么长的绳子怎拴不住你的嘴

——新编陕北民歌 三月里刮起数九的风, 满树的桃花结成冰。 天上的星星数不清, 清华园出了个许先生。 天下的营生三百六十般, 教书匠的生计怎就这么难。 平地里下雨水往一处流, 心里头有话你莫开口。 石板上栽花扎不下根, 满腹经纶你给谁听! 清华池养鱼水太浅, 你再大的委屈哪喊冤! 这么大的锅里放不下几颗米, 这么大的校园容不下一个你; 这么旺的柴火烧不热一锅水, 这么长的绳子拴不住你的嘴! 山挡...

劳东燕:许章润教授被禁言 更多中国知识分子站出来...

最近心情沉郁而又愤懑。 先是得知本院的一位同事,因之前发表的公共性言论而遭停课处理;之后,又得知本校的一名学生,向校纪委举报思修课老师的上课内容与相应言论。两则消息虽未得到官方的证实,但从各个渠道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无中生有。 老实说,我有一种恐惧的感觉。从三年前毕业典礼致辞所引发的风波开始,愚钝如我,才开始意识到政治风向的变化。从那时起,内心就一直有些不安。过去的两年里,这种不安感愈加地强烈。...

胡少江:许章润教授将民众的恐惧变成统治者的恐惧

2019-03-29 中国著名公共知识分子、清华大学法学教授许章润日前被校方停职并接受调查,这一消息已经为清华校友阎淮在网上公布的与许先生的微信聊天所证实。许先生告诉阎淮,他已经被学校撤销一切职务,禁止上课招生,停止科研工作,而且这还仅仅是第一阶段的处分。清华大学专门为此成立了专案组,宣布对许先生正式立案调查,然后再决定后续处罚。许先生举重若轻,对此令人发指的政治迫害只说了一句︰「求仁得仁,我早...

北京高校两学者“因言获罪”

香港 — 中国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的两位学者近日遭整肃,事件震动学界内外。不过,有评论说,当局此举实际上的效果是以政府力量,加大两位学者的政治影响。 北京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据报已被撤销一切职务,禁止上课招生。张千帆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关于当局对许章润的处理情况,他对美国之音说:“清华大学已经给了一个处理意见,包括停课、撤销职务,还有停止科研活动,看来回旋余地比较小吧。中国的事情往往是,上面定个...

郭于华:哪有学者不表达?

更新于2019年3月26日 12:38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郭于华 我的朋友、我的同事、我的榜样,也是清华大学的骄傲——许章润教授收到了校方如下处理决定:对其问题启动调查程序,等待调查结果;在此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不知何指)。原因我想大概是他近年来的一系列文章,其中令人印象深刻的有《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保卫“改革开放”》,《低头致意,天地无边》,《重申共和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