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中筠:中美各自面临的转折

译者秦传安 2019-07-19 现在大家都很关心中美关系。我对中美关系的看法是,今后的中美关系里,起决定因素的是各自国内怎么过这个坎,而不取决于具体在一个事件上,在外交上怎样去运作。当然,突发事件的运作也很重要,要是处理不好,偶然的事情也会变成一个很大的事;但是从长远的、宏观角度来看,我觉得现在真正决定性的因素都是在自己的国内。 我要讲的这些内容,和之前我访问美国时,对美国人讲的一番话基本差不...

资中筠:九十自述

开始起意写一部回忆录已经多年,期间受到许多朋友的怂恿和鼓励,特别是自何兆武先生的《上学记》问世并得到广泛的读者和好评以来,一时间出版人和媒体纷纷上门,或约稿,或提出为我做类似的口述历史。根据我的习惯,文思常是在写作中汩汩流出,并有自己的遣词造句的风格,还是想趁着还有精力时自己写,而不是口述。但是随时想写的东西很多,加以近年来似乎越来越忙,往往身不由己,很难静下心来集中精力写过去的事,还由于自己的...

资中筠:重建精神的家园

2001年被联合国定为“不同文明间对话年”。似乎伊朗是这一活动的主角之一,是“对话年”的发起国。在2000年9月的“文明对话会议”上伊朗总统哈塔米做主要发言,有一句话颇有警世的味道:“一个彻头彻尾为政治、军事、经济条件所控制的世界最终不可避免地要破坏环境,摧毁一切精神和艺术的家园 使人的心灵无所依归”。这一倡议对国际关系的影响和意义,以及伊朗领导人的意图,不是本文的关注点。它引发我深思的是:欧美...

资中筠:休将明月照沟渠,莫与脑残争高低

我观察过很多“争论”的场景,也经常被卷入争论的漩涡。发现这个现象有其“规律性”:中国式争论,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争论,多数都是因为话语的不对等,陷入抬杠的尴尬境地。 人与人之间一旦开始抬杠,就必然在情绪上严重升级,继而开始出言不逊。 比如有一次我谈到日本人的教养,就有一位同学大为不满,他数落我给日本人涂脂抹粉,长日本人的志气,灭中国人的威风。 我没有理他,因为我仅从他的话语中,就发现我们并不在一个平...

资中筠先生与赵梅对谈|《20世纪的美国》发布会实录...

2018年7月8日,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商务印书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资先生朋友和热心读者。资先生首先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同时谈了自己的美国研究的独特视角。活动下半场,资先生和《美国研究》执行主编赵梅女士做了对谈,今天刊发资先生和赵梅女士的对谈,更深入地展开关于“美国何以兴”的话题。 ——小编 资先生和赵梅女士对谈 《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上 资中筠先生与赵梅对谈 资中...

资中筠:中国走向文明、走向世界的两大阻力

我原来说,我不想讲话的,我有一种“欲语无言”的感觉。因为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听到的都是令我感觉到没话可说的,违背常识、背离知识,简直多得不得了,简直是越听越觉得难受。 我现在想讲几句话:第一,是我们在走向文明的过程中,现在有两个相反的力量,一个是野蛮要跟文明搏斗——我觉得我们有一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最近几年来,这种走向野蛮的趋势是越来越厉害。 还有一个,就是走向世界。虽然我们每年有成千上万的人出国,...

资中筠:贸易战绝对天大利好!不论和解,还是上演“行星撞地球”般大片...

资中筠,国际政治及美国研究专家、翻译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美国研究所退休研究员、原所长、博士生导师;兼任国际友人研究会常务理事,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专业方向为国际政治、美国研究。专业之外旁涉中西历史文化,关注中国现代化问题,撰有大量随笔、杂文,并翻译英法文学著作多种。她多次出访并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在国内主持过若干大中型国际研讨会,在组织中国的美国学和中美关系史的研究以及参加和促进中美学...

资中筠:一代风骨今何在?

——读《民国那些人》 2018-04-26 汉尊2 辛亥革命以后的中国,人们惯于以“动荡不安”来形容:军阀混战、“城头变幻大王旗”、党争、内战、列强瓜分、日寇入侵、山河破碎、民生凋敝……。近一、二十年以来,历史文化的研究有了新的视角,对民国史的研究逐渐采取比较客观、实事求是的态度,通过史学界有识之士的努力,那个时代的真面目连同其积极的建树逐渐现出轮廓。其中最重要的、对后人...

资中筠:古德诺劝进了吗?

2018-04-23 资中筠 资中筠 近来忽然想起上个世纪写过的一篇旧文,主要是辨明美国政治学家古德诺在一件公案中的作用。当时写这篇文章并无任何现实由头,只是偶然见到美国外交档案中有关此事的文献,出于好奇,认真研究了一下来龙去脉和古德诺的原文,感到与流传的说法不尽相同,遂成此文。最初发表于《读书》。后收入《自选集》。国人有一种惯性思维,好像一切坏事都是外来的影响:复辟君主制是受外人蛊惑;促进民主...

资中筠:有感于冯友兰的“反刍”

冯友兰先生晚年失明,在那种情况下,完全以口授的方式“吐”出其所学,继续完成了《中国哲学史新编》,他自己戏称为“反刍”。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是很多年前在他家里听冯先生自己说的。他那时还有一些听力和视力,不过阅读已有困难,在我致问候时,他半自嘲地说,现在成“反刍动物”了,不再能进,只能把过去吃的一点点翻出来,慢慢咀嚼。 我回去琢磨这句话,忽然想:如果我现在双目失明,不能再阅读,肚里能有多少东西供反刍...

资中筠:杀君马者道旁儿

先解题:这句话的意思是,有骑手骑一匹好马飞奔,两旁围观者一个劲鼓掌喊加油,使他无法停下来,最后这匹马力竭而死。当年蔡元培因学潮而辞职时说过这句话。 最近外交上发生之事,使我想起这句话。 我注意到有的读者希望我对当前的中美贸易之类的话题发表意见。而我恰好有意不凑这个热闹。我一向认为,外交谈判,特别是危机处理,不论是政治、军事、经济,是非常复杂、细致而专业之事。不在其位,就不该谋其政。我认为自己没有...

龚龙飞:生于1930——这一代知识精英的精神底色

原载《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1月23日 记者/龚龙飞 提及当今中国知识界,吴敬琏、厉以宁、周光召、江平、资中筠等前辈犹如一座座高峰。他们虽然已经进入耄耋之年,但依然在各自领域中对中国社会转型的种种问题发声,他们的言语依旧影响着中国学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 他们之间有一个有趣的巧合—都出生于1930年前后。于是按照“1930”现象,我们找到了更多闪闪发光的名字,且他们之间还有千丝万缕的关联:人文学...

资中筠:宁可和明白人吵架,不与糊涂人说话!

2018-04-17 资中筠 荟思想4 如今都感慨,社会人群的价值观严重分裂,情同手足的同学,因为一件事的看法不一致,就争的面红耳赤,甚至恶言相向。 我观察过很多“争论”的场景,也经常被卷入争论的漩涡。发现这个现象有其“规律性”:中国式争论,其实都不是真正的争论,多数都是因为话语的不对等,陷入抬杠的尴尬境地。人与人之间一旦开始抬杠,就必然在情绪上严重升级,继而开始出言不逊。 话语的不对等,指的是...

资中筠:中文是一种文化底蕴

(有删节) 01 中文是一种基本底蕴 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中国人应该首先学好中文》。那是2008年,为了迎奥运,媒体大肆宣传学外文。打开电视,在记者的诱导下,街头各行各业的百姓似乎都在积极学外文,连在公园晨练的老大妈也说学了外文便于出国探亲云云。 与此同时,电视的字幕充满错别字,广告乱改成语成风,所谓“历史剧”中半通不通的对话,人物的称谓混乱:称对方父亲为“家父”,自己的妹妹为“令妹”,把自己家...

资中筠:大学“评估”弊大于利

2018-04-05 资中筠 资中筠 近期多位大学教授被揭性侵,暴露出大学体制及一些人借体制之便行不堪之事。其实大学之弊反应在很多方面,性侵行为属于容易暴露并引起共愤的,还有很多之弊根本外外界知晓。今天分享一篇资先生2008年发表于《中华读书报》的文章,谈大学“评估”之弊。 ——小编 由于一家大学领导对一位教育部考察组的秘书敬礼有加,并与之合影,惹得网上又热闹一阵,甚至出现“合影门”事件之说。文...

资中筠:一定要“团圆”到皇帝身边吗?

2018-03-26 资中筠 资中筠 看了一个关于纪晓岚的电视剧。本来,对这类号称历史性的电视剧不必认真对待,因为“戏说”已经成风,明知许多都是胡编乱造。有些观赏性,有些悬念,作为休闲,能看得下去就看看,否则就转掉,没有想过要花时间去评论什么。但是这一次看到最后,触发了我相当强烈的反应,有些话如鲠在喉,不得不吐。 ——资中筠 一定要“团圆”到皇帝身边吗? 文|资中筠 (本文首发于2000年) 看...

资中筠:世界与中国都面临转折

——重发2012年讲话 原创 2018-03-22 资中筠 资中筠 “现在放眼全球我们这个世界很不太平,这里也发生危机那里也发生暴力,好像硝烟不断,到底应该怎么样去看这个问题呢?或者我们的世界到底要走向哪里?”本文是资中筠先生2012年于华中科技大学的演讲。 ——小编 近年来冒我名的文章、讲话不断流传。连照片、场所,也可以伪造。例如让我的头像出现在我从未参加过的某种标准模式的会议上,同时放一篇以...

资中筠:致老友信

XX老友: 一年容易,又见寒鸦绕枯枝。前些时发表了一篇关于读书人与道统的文章,承蒙诸好友关注。本想歇息一阵,躲进斗室,效古人“如今但欲关门睡,一任梅花做雪飞”。但是本性难移,仍免不了忧思不断。所忧何来?年来脑中常浮起贾谊《治安策》开头的一段话: “臣窃惟今之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他背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进言者皆曰天下已安已治矣,臣独以为未也。曰安且治者,非愚则...

资中筠:新年贺岁致读者

2018-01-01 资中筠 资中筠 匆匆又是一年,所谓岁月催人老,这个“催”字不知谁人始作,实在太贴切了。回首我开这个微信公号已有两年。承蒙读者厚爱,竟然达到好几万的关注数,也收到不少回馈、留言。我精力、时间有限,而且在技术上不熟练,基本不作回应。最近更新较慢,不少朋友表示关切、催问。现在趁给大家拜年之际,对一些反馈意见一并做些反应,并与关心的读者谈谈心。 坦率地说,老朽如我,虽然对急剧兴起的...

资中筠: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

希特勒其人 我们一般对希特勒的印象是脸谱化的,来自卓别林的《大独裁者》里那样一个丑角,或者苏联电影里的恶魔和狂人。如果真是这样一个心智不健全的疯子,他不可能掌握这么大的权力,成就那样的“业绩”,有这么大的影响。希特勒出生卑微,但是受过正常教育, 并不是完全不学无术,他不愿继承小公务员父亲这样平凡乏味的生活,有一番雄心壮志。他从欧洲的历史里吸取了他所要吸取的经验教训。他经历过非常穷困潦倒的生活,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