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病毒与警察谁更可怕?

(德国之声中文网)苏联政治笑话之一:有一个落水者向两名警察呼救,但警察根本不予理会。这名落水者灵机一动,高喊:“打倒赫鲁晓夫!”两名警察马上跳进水中将他捞了上来。 这个笑话在中国被反复改编,这次新冠病毒疫情发生后也不例外。武汉大量感染者求助无门,有网民出主意说,只要打开窗户高喊:“打到中国共产党!民主自由万岁!”就会有人上门来。 看到那么多人家破人亡,凄惨无助,正经历着人间地狱,实在笑不出声来。...

长平:为什么没有查办武汉官员?

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后,中共为什么没有重演十七年前的“非典”(SARS)危机中的脚本,查办地方官员以安抚民意?时评人长平认为,主流民意没有跟上“新型官状病毒”变异的速度。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历过一次又一次天灾人祸的中国人民,已经磨练出顽强的忍耐意志以及各种生存策略。这一次在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以来,愿意再一次重复中国式救灾模式的人们,发现对官方的期待有些不灵了。...

长平:两次死刑带来什么正义?

被判死刑21年之后,孙小果再次成为“扫黑除恶”的典型,最近又被判处死刑。时评人长平当年是最早报道此案的记者之一,他看见死刑“震慑”的虚伪,以及《1984》自叹弗如的中国审查机制。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中国做记者的时候,我有若干次机会看见自己的报道对象被投进监狱,甚至被送上刑场。那种感觉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他们往往恶行累累,却被长期庇护,经过我的报道揭露之后引发轰动,沉冤昭雪,罚当其罪;另一方面...

长平:“六四”之后的最大成功

美国星条旗正大光明地在香港遍地招展。时评人长平认为,“内政”这块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脏了,西方社会对它仅存的一丝尊重也正在丧失。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以及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都被认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功效。其实,它们起了一个非常具体的作用,那就是延缓、甚至终止了“六四”镇压2.0版在香港上演的可能性。 由香港警察与消防等多个政府部门组成的安...

长平:“中中,你认错人了”

作家Taiye Selasi在英国出生,在美国长大,母亲和父亲分别来自尼日利亚和加纳。请问Taiye Selasi是哪个国家的人呢?Taiye Selasi在她的TED TALK中回答说:哪个国家都不是。人不是来自抽象的概念–主权国家,而是来自他/她生活的地方。因此,她不是美国人,而是纽约人。进一步地说,她认为不应该问是哪个国家的人,而是应该问生活在什么地方。 没有美国人会觉得Taiye Sel...

长平:中国需要非暴力,更需要不合作

(德国之声中文网)表面看上去,北京四面楚歌:中美贸易战硝烟未尽,香港抗议没完没了,新疆的“再教育”集中营屡受谴责……与此同时,这几乎也是专制政权的幸福时光:大权独揽,少有挑战;媒体一律姓党,唯有歌功颂德;人权律师群体被消灭殆尽,上访者再冤也只能跪着喊;贸易战不仅没有被扼住咽喉,还大有愈战愈勇之势,而且美国总统罕见地一再称独裁者为好朋友。其结果之一就是,异议人士遭到肆无忌惮的打击。中国网络异议的先...

长平:为非暴力不合作正名

(德国之声中文网)位于艾哈迈达巴德的甘地纪念馆里,四处墙上都写着甘地的名言。去年习近平访问印度时前往参观,我不知道他是否细读。我相信他对甘地的精神世界一定感到陌生。中共的历史教育,一直在论述暴力革命正当而有效。“弱者永远都不会宽容,宽容是强者的特质”之类的非暴力不合作说教,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上世纪九十年代,也正是这种陌生感,让中国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在遭遇了“六四”的残酷镇压之后,重新找到了精...

长平:香港为什么不能民主?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杜塞尔多夫本拉特宫,一位工作人员看我们是中国人,热情地拉起了家常。他说自己非常热爱中国,迄今去过32次。他拿出一份报纸,说他每期必读。那是一份中国政府控制的中文报纸的德语版,头版印着习近平和金正恩的头像。 假如我把所有德国人都设想成纳粹或者东德政权的支持者,并以此为前提跟他们套近乎,他们一定会感到受辱吧。但是,很多声称喜欢中国的西方人就是这样对待中国人的。他们赞赏中国政府,说...

长平:香港人为什么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林郑月娥称香港人的和平抗争为“暴动”。时评人长平回顾分析三十年前的“四二六”社论对运动的污名,提示香港人不要让历史重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籍华人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在推特提出,“香港人应获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200万名示威者——严守秩序、收拾垃圾、庞大人潮为救护车让路、给外国记者递上安全帽等装备——2019年还有其他更佳的和平抗争例子吗?”此提议在社交媒体广为转发,并被其...

长平:王全璋案,比你想象的更残忍

(德国之声中文网)李文足终于见到了王全璋——她的丈夫,一位正直勇敢的人权律师,自从在2015年“709”案件中“失踪”以后四年未能与家人见面的政治犯。仅仅长期剥夺与家属的会面权利这一条,就足以证明中国司法的荒唐与罪恶。但是,这里的罪恶永远比你想象的更多。 根据李文足友人透露的信息,在会见王全璋之前,她已作好充分的思想准备:跟其他被迫害的人权律师一样,王全璋显然遭受了足够多的身心折磨,他可能像李和...

长平:香港人为什么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林郑月娥称香港人的和平抗争为”暴动”。时评人长平回顾分析三十年前的”四二六”社论对运动的污名,提示香港人不要让历史重演。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籍华人记者陈嘉韵(Melissa Chan)在推特提出,”香港人应获提名角逐诺贝尔和平奖。200万名示威者–严守秩序、收拾垃圾、庞大人潮为救护车让路、给外国记者递上安全帽等装备–2019年还有其他更佳的和平抗争例子吗?”此提议在社交媒体广为转发,并被其他媒...

长平:《流浪地球》中的“上海奥运”预言

国家电影局北京为《流浪地球》在北京召开“庆功宴”。时评人长平认为,站在极权体制的角度来看,“平庸的恶”就是“极端的恶”的组成部分。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明天的党员活动是去看《流浪地球》。””《流浪地球》咋还成了爱国主义教育片?””因为中国拯救了全世界。”这是有人截图贴出来的一段微信对话。很多人把它当一个笑话来传播,但事实上它道出了近年来中国政治的核心变化:从”与国际接轨”到”拯救全世界”。 ...

长平:流浪地球,中共统治到何时?

正在中国热映的影片《流浪地球》预示,直到太阳系末日,甚至地球移居新的恒星系以后,中国现有社会形态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时评人长平认为,雨果奖得主刘慈欣信奉的技术主义是一种政治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科幻文艺可以分为两类:乌托邦和反乌托邦。乌托邦就是幻想美好未来,人性战胜邪恶,民主战胜专制,人类战胜入侵者。自儒勒•凡尔以后,反乌托邦渐成主流。反乌托邦作品对人类未来充满焦虑,并描绘出来警示当下。这些...

长平:“一国两制”,到头来“都是我的错”

蔡英文表示台湾绝不会接受“一国两制”。时评人长平指出,从西藏、香港、澳门到台湾,无论是否接受、如何实践“一国两制”,最后“都是我的错”。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剧《指定幸存者》中有一个情节:趁着国难当头,密歇根州长实施种族主义政策,隔离和虐待穆斯林公民。临危受命的总统不得不强行干预,甚至逮捕州长。那位州长所干的事情,其实就是很多专制国家的常态,比如今天中国新疆的“再教育中心”。他想要的就是“一国两...

长平:孟晚舟,保释不必电视认罪

(德国之声中文网)孟晚舟女士失踪了。她人间蒸发一般地消失了。她的家人、朋友和华为公司全球寻人。人们只能推测她在加拿大转机时失联。但是加拿大政府、警方和媒体都保持沉默。国际企业家组织、人权组织强烈关注,中国政府强烈谴责。加拿大外交部发言人义正辞严,警告中国不要高举人权大棒,别拿法律当挡箭牌。 三个月后,孟晚舟出现在加拿大电视屏幕上。她痛哭流涕,称自己领导下的华为不仅违反了美国的伊朗禁令,而且欺诈银...

长平:重建西单民主墙

1978年12月5日,魏京生在西单民主墙贴出了他的署名文章《第五个现代化:民主与其它》。时评人长平认为,以西单民主墙为标志的当代中国第一波民主运动是“改革开放”四十年历史中被抹杀的重要事件。 (德国之声中文网)1978年,作为一个开始学习写作文的小学三年级学生,我对一位上初中的表哥充满了崇拜之情。我偷看他的作文,篇篇都能背下来。那些作文差不多都是这样写的:“让我们豪情满怀,展翅高飞,奔向二○○○...

长平:“我们不关心桂民海”

(德国之声中文网)先说一个笑话。有一个人,义正辞严地宣布:“我最讨厌两种人:一是种族主义者,二是说话前后矛盾的人,三是黑人,因为他们连数目都数不清楚!” 有正常理解能力的人都知道,这个笑话是在嘲笑种族主义者——他们宣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其实他们是;他们歧视某些种族不懂逻辑,其实他们自己前后矛盾;他们看不起某些种族智力低下,比如学不好数学,其实他们自己不会数数。 被嘲笑的种族主义者还没来得及生气...

长平:从“屁民”到“韭菜”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天,如果要选一种蔬菜作为中国国菜的话,那么它一定是韭菜。不仅仅因为它“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中国人种韭菜已经有三千余年历史,在《诗经》中就有“献羔祭韭”的诗句;也不仅仅因为它至今仍然是中国人餐桌上的常客——最近一轮通货膨胀中,暴涨中的韭菜价格成为一个象征性的指标;而且因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发现,原来韭菜一直在默默代言着自己的命运——准确地说,普通民众的政治身份。 “又要割韭菜...

长平:宁可欠子亏孙,也要让党放心

(德国之声中文网)“生育孩子对于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意义”,《人民日报》周一发表的文章《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说。难道外国人的孩子是随便生生而已,正如宣称重视家庭是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美德?不,这一次喉舌媒体不玩虚的,讲得再也实在不过:“中国依靠庞大的人口红利实现了大发展,而面对低生育率,政府应该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加以解决”。难怪网民说:“韭菜不够割了”,“从小便知道自己是祖国的花朵,长大了才知道是...

长平:“六四”对个体生命价值的摧毁

香港5月27日以“结束一党专政”、“建设民主中国”为口号进行六四纪念游行。 (德国之声中文网) 二十九年前的今天,在全世界媒体的聚焦之下,中共下令军队将坦克开进了北京的街道和天安门广场,屠杀和平示威的学生和民众。当时人们普遍相信,多行不义必自毙,黎明前的黑暗不会持续太久。然而,二十九年过年了,正义仍在考验人们的耐心。当年的热血青年,已经鬓发斑白。当年铁肩担道义的长者,大多走入耄耋之年,有的已经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