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湘阴血案震撼人心

菲丽丝:你好! 好久没裸聊没通信了。这倒不是对你的情感淡薄、玉体遗忘,而是通信不畅、裸聊不成。不瞒你说,现在我上网,尤其上国内网站,不说世纪中国(那可爱的网站给朝廷处决,已安葬、吃了豆腐饭,并过了“头七”),只说新狼、砂家浜这类正统的、甚至具有官方背景的网站,我都受到阻挠。有的干脆屏蔽,有的要好一阵子才能打开网页。即使上了网,发了文章,有的文章不消一二支烟的功夫就给删除。 而且每次上网,衙役就迫...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八)

八、 近二点,小黄走了,陈检罗陪我往大人物那儿。大人物下榻于时凤18楼,住的是套房,门口守着两个便衣。陈检罗进门介绍我的身份是作家,我赶紧谦虚,过去是赌徒、社会闲杂人员,现今是候补嫖客,大人物矜持地笑了,他朝陈检罗看了一眼,陈队就找了个借口退下了。 大人物五十多岁,发型整齐,国字脸,微胖,他穿了件咖啡色羊绒衫,肚皮微凸,保养很好。有个老者坐在沙发上看手机,一个穿着蓝色羊绒衫的秘书模样的女孩给我沏...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七)

七、 吃茶当儿,陈检罗说,你那三篇关于润之兄的文章大家争相传阅,一气呵成,无可挑剔,尽管不合时宜,让政府生气。你的灵感哪儿来的?我答:张戎所写的毛泽东传记,其中有个情节触发了我。润之某年住武汉别墅,见山下农舍起火,之后熊熊大火照亮山谷,润之哈哈大笑,说烧得好,烧得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隔了一会,我对陈检罗说,能不能让我跟陈小琳见个面?你可在场,我怀疑她是给胁迫的,要是不让我见面,就证实我的...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网上消息,说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包养情妇,贪污一亿六千万,遭免职。据说临逮捕,打开公文包,想取出德国造的消声手枪自杀。 自杀?!文革中发生此事,则说持枪拒捕、负隅顽抗,并可当场击毙。再者,他公文包里的两支枪都上了子弹,而自杀是不需要两支枪的。 抄家搜查结果,王将军把“五千二百万现金藏在双门雪柜及微波炉中;美元现钞二百五十万,藏在西门子洗衣机内。在其办公室私设小金库账号内,还有存款五千余万元”...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六)

六、 陆文,该女士叫郑晓灵,不像你所说的陈小琳,她也不做净水器生意,是卖轮胎的。一千元的交易,我为你高兴,因为这证明你嫖了娼,而不能说你强奸了,这是你的救命稻草。当然你要明白我们有能力让陈女士告你强奸,而不提起你给她的一千元。你态度好的话,允许你在嫖娼与强奸两个罪名中选择,或者跟我们合作写悔过书,当夜就放你回家。直到现在,没搜你身,没扣押手机,没动手动脚,说明我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还是把你当作人...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假如铁凝是我妹妹,我一定凭血缘关系,劝她不要当作协主席。因为尽管姿色上乘,具有杨贵妃风度,妹妹才华却平常。其作品,一看就晓得回避现实、瞻前顾后,以墨水键盘,而不是以心血泪水写作的。说实在话,妹妹写作,就像开自来水,只要龙头打开,自来水就源源不断,又像更年期老太,逢人废话说个没完。 要是朝廷抓壮丁,至少应该推辞,说几句“不敢当”,以表示谦虚。仅仅会议期间躲在某个偏僻角落,说图个清静,显然在作秀。其...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五)

五、 才十分钟,两辆警车便到了城东派出所。派出所里灯火通明,里面还有四五个闲置人员。我明白这光明,这人群,今夜特地迎接近道而来的贵客,也明白没有工资的润滑剂,罚款的小金库,这里便是空房一座,因为那虚假的意识形态谁都不能把它当饭吃。当然它迟早要变空房的,天津大爆炸的现场,派出所一片废墟,衙役尸骨无存被气化,本身是人类末日的预兆。 旧地重游,人事全非,此时百感交集,因为既不见几十年前的所长顾根生,捆...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四)

四、 钱花光了,你有没有零钱,明天去银行领了还你。分手时小琳对我这么说,很随便。我心咯嗒一下,觉得这时候流通货币真不是时候。不给钱出了事,在旁人眼里不过是网友约炮,上纲上线,也只能说偷情通奸,而给了钱,万一出事,就跳到黄河洗不清。这倒不是舍不得铜钿,反正炒股有蜜糖,皮夹子里也有近三千,况且欠了她那么多的情,五千一万也是应该给的。我是担心里面有什么猫腻。因为三木之下人都要背叛,出卖朋友,甚至亲人,...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三)

三、 小琳顺势倒在床上,跟我聊起了我以前跟她聊天时谈起的几个常熟朋友,问我的恩师俞小红的近况,还问老春的生意怎样,大红花呢,又问我《严凤英》的作者真名叫什么,能不能见个面。还提起诗中有画、千里草和燕舞,并问无锡小小顾夫妇请你白吃白喝,有没有表示谢意,还是抹抹嘴。我也跟她说了,上次送的香肠跟章平、唐教授们一起分享了,红酒我一人独吞了。 聊天间隙,小琳与我耳鬓厮磨,也不怕我的短胡刺痛她的粉脸。隔了一...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二)

二、 正如我所料,她进入大厅没往茶座,而是直往电梯那儿走,我心怦怦跳,不是猎艳的激动,而是在胡思乱想她下一步怎么走,还有她究竟是何许人也,会不会是我不认识的虞山文友朋友圈内的人。我还问自己,你有何必要冒险,你真的有偷香窃玉的欲望吗?我貌不出众,年老力衰,衣着打扮一看是底层人物,身上无油水可捞,要么她神经搭错才会打我钱袋的主意,这么一想,又豁然开朗。我还安慰自己,随机即兴式的男女非常规交往,风险的...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菲丽丝:我的爱! 来信收到,你资助我孙子的托儿所寄托费──三千婆罗洲币也收到。呵呵,你挺聪明,没换成卢布或美元邮寄。你知不知道,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当代“冉阿让”──杨天水,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接受了境外几百美元的援助,而被关在牢房里。今后如资助,请仍邮寄婆罗洲币,并请注明该汇款用途,以免夜郎衙役鸡蛋挑骨头。 你这次资助,解了我燃眉之急!因为下个月又要缴三个月的、共计一千二百元的寄托费。听说有的孩子...

陆文:年初八夜晚艳遇记(一)

一、 本月年初八,老婆与她的大姐二姐和五妹去无锡四妹家玩,说好第二天下午回家,我很开心,觉得一下子自由了。这倒不是说平时被老婆管制,但与其一起总觉得碍手碍脚的,上午八点起床,下午五点半吃晚饭,然后陪她散步,千篇一律,不要说激情,连话都说完了。不过她走了,我也没什么秘密活动,毕竟66岁了,雄性荷尔蒙已经枯竭,昔日的情妇早已远去,现在不见得再去另起炉灶,所以作息还是老样子,亮山景区转转,图书馆坐坐,...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菲丽丝:嗅你的最可爱处! 你这次寄邮件,还寄了你老公小蜜Ygf的相片,不知有啥用意。在我记忆里,给你的信件及跟你裸聊,我都没表示对她感兴趣,也没向你索取她的相片,也没看你偷拍的你老公在家跟其淫乱的录像。尽管看了相片,我承认她长得比你漂亮(不是指乳房,你的乳房无与伦比、盖世无双)。但人不可貌相,她毕竟是行尸走肉、人尽可夫的青楼女子,她的灵魂早已出窍,她的私处早成了污水横流的下水道,怎么可以跟白璧无...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我2003年上网,发现夜郎国有个特别嗜好,就是爱抓人。赌博抓人,嫖娼抓人,收容抓人,上访抓人,绝食抓人,请愿抓人…… 轮子学员不消说了,反正这些人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哪怕抓几十万,大家麻木了,亦不关注。哪怕将他们的五脏六腑,比如肝啊、肾啊,像汽车零配件那样拆东补西到处使用,然后将躯壳塞进焚尸炉,我们也不晓得。这些个体基本被抹煞,谁都不知他们的姓名、他们的住址,也不知他们在世的喜怒哀乐。他们成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杨天水

在我记忆中,菲丽丝出台总是一身白肉,至多胸前乳罩,下身三角裤。今晚到了裸聊约定时刻,眼前的她,居然将胴体像棕子那样包得密不通风。一身军服,胸前斜挂武装带,腰间扎了根皮带,并插了支驳壳枪,头上还戴了顶美式船形帽。最让我惊奇的,她胳膊还套了只印有镰刀斧头的红袖章。那一瞬间,我仿佛又见到大中华的红卫兵女将。菲丽丝朝我媚笑一下,送了个飞吻,然后扶住电脑桌,做了个吴清华式的踢腿动作。由于动作力度过大,再加...

陆文:润之对异己的狠

在我记忆中,为了权力,而不是为了当的利益,他们杀自己人有三次,一次罗绮园杨匏安案,陈绍禹借战友之手将他们出卖,另一次向忠发案,还有一次柔石五烈士案,不过都是借杀刀人,手法都是派人向有关部门告密,尽管后两次没有证据,不过正付心中有数,就像仲共并没有与日寇订立什么协议,但提供情报、领取经费、不破坏津浦铁路线是明摆的事,潘汉年甚至将与延安联系的电台安置在日方的老巢中。润之在铲除异己的历程中,有时也采用...

陆文:润之对女子的欲

按《金瓶梅》猎艳五个标配对照,年轻时代的润之不算占优势,尽管相貌中上,眼神活灵,嘴巴也甜,还有时间,但没钱没地位,身上脏兮兮的,穿的布鞋或皮鞋,鞋底也薄得像一层纸,而且肉体并非一无瑕疵,据说还油耳朵、猪狗臭(腋臭),因此纵有满腔热血、无限精液,也不等于马上可以输出。润之兄说,他的性忍耐最多40天,可见早期的释放还是不稳定的。他与乡下姑娘成婚,固然是在父亲的高压之下,同时也说明了他当时的状况,没有...

陆文:润之对银子的爱

润之,乳名石三伢子,出生于湖南韶山冲,他从小与茶树竹林和水稻为伴,几乎跟大块的银子无缘相见,在他的记忆中也没有细软这个字眼。他的父亲叫毛贻昌,一说毛顺生,曾当兵种田,还会做生意,打算盘滚瓜烂熟,可以说做个会计师绰绰有余,他的业务是贩运生猪与大米,基本算得上是无风险买卖,史书上也没说他受到土匪的劫掠,或者工商行政的敲诈和衙役的罚款,所以说贻昌赚钱比较顺畅。他挣了钱,不给儿子花,不给他买手机巧克力,...

陆文:致朋友圈的2017年新春贺辞

人说四十不惑,我晚成熟,直至年过花甲才略有知晓人生的真谛、世界的真相。每想起驴游途中,夕阳西下,暮色苍茫之际,总有藏族、怒族、纳西族人开门接纳我这个过客,让我在藏床上、火塘旁温暖一个夜晚,每想起怒族女子知道我还想吃珍珠蒜头,大清早溜索飞渡怒江,为我采摘此野食,每想起讲好连吃带住一夜给六十,结果房东盛宴款待,视我如临门贵客,我就明白人是群居动物,每个人的存在都与你息息相关,每个人都有可能是你生活中...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菲丽丝:好长时间没联系了。你昨天来信说,海滩日光浴,有异国俊男勾搭你,他亮了三角肌,和豆腐干般崭齐的腹肌,还做了几个不堪入目的动作,一时迷惑,差一点当作美国舞男带他进度假房。 你问我听到这消息吃醋否?告诉你,当然吃醋,不过吃醋无济于事,因为远隔千山万水,你在婆罗洲,我在夜郎小镇。你的玉体,没有你的放盘,今生我难有机会享受,也许只能对着摄像头画饼充饥。我想,与其性资源闲置,你独守空房,还不如送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