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接余:写作狂札记

一、问题的由来 你现在知道其实你并不热爱艺术,你著迷的只是产生这一事物的如魔法般的隐秘乐声及其无法解释的用途。那么只要溢出效果好,主体的自我学被引爆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我合上《亚文化未定稿》卷三。 这已是我第五次通卷阅读与赏玩这份由萨波卡秋(Subculture,亚文化——编者注)的治学者——我们这一代的民间个性再造的工艺师们编撰发行的“我们自己”的刊物了。 (继续阅读)...

陈接余:反封建:任重道远

下个月的今天——12.19运动,即被冠以“反自由化”的学生与市民们被打压的自发性诉求运动,距今已24年了! 正巧,远在美国的一梁提起王若望逝去十年了。 想起随后即去了美国的夏雨,去了日本的其凡,最不济去了澳洲的那几个,也还算是幸运的。而偷越国境,走出中国的京不特;偷越国境,走进监狱七年的蒋存德就不是什么十种辉煌,九十九种秘诀能解脱的了的。能解脱的是后来赴美的西飏,和至今仍在上海,可我从不敢与之有...

陈接余:失去平凡的必将功于不凡

告诉我,你同什么人来往,我就能 知道你是谁(?) ――布勒东《娜佳》第一页 ――索莱尔《挑战》第一页 一九八三年,我二十一岁,是个腼腆而神往的文学少年。就象文学史上很多后来失去名字的人们一样,面对种种傲慢与蔑视,种种令人眩目的“词语的景观”,以至我今天仍把“现代派”当作了是为反抗这一局势所发明出来的“自我学”。 有那么七、八个不知其尚在何为的文学青年,我至今不知其真名实姓呐。那时,文学交往之后的...

陈接余:为什么中国成年人后来都成了酒鬼

全称判断,是的。所有的中年人。除非身体有病。 三十年来,一万天不眠之夜,原来是杯中物帮助我不至于坐牢,没捆进精神病院,逃躲过拘留,圈套,能忍非人的遭逢?一个无名作家,也就是有良知的学人,因为酔生梦死而得以苟活,得遥祝阮籍前辈的避世幻术:酒。 网览:“最近获得解禁的英国文件纪录显示,中共总理周恩来在1958年1月30号会见英国代表团时说,”中共希望香港目前的殖民地位继续不变“,并警告英国不得给予香...

陈接余:人性恶及其疯狂的理性——读阿尔都塞自传

哲学家杀妻并不惊世骇俗,惊恐的是他最后十年:作为福柯的老师,作为《保卫马克思》、《重读资本伦》这两部举世闻道的重头著的作者,他居然始终与20世纪最伟大的学科——佛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鄙视而拂违(萨特也是这样)! 这位法国高师的哲学教授,启迪拉康、德里达的后结构学先导,最后时期的自我瓦解却是履行一个心理分析的意识恢复过程,自我揭示一个共产党人一辈子自我欺瞒的恶果。 理性的大厦可以70年不倒,它的结构...

陈接余:一个中国作家的文殇

年轻时读到的两本翻译作品——-伊甸园之梦,流放者归来,让我脱离了中国文学的惯性逻辑,即1957年对西式知识分子的流放,1989年西式学子的流亡,六十年流氓文化实际上已将御用文人残剩的最后一点文学贵族气(传统)打磨,扭曲成了唱堂会的说唱艺人!中国文学不仅失去了悲天悯人的情怀,中国文人也瓦解了他们为民请命的义勇,伊甸园烟飞灰灭,流放者死不还家! 文学人不在场!在场的是阿合马,他一手握剑,一手耍玩堆成...

陈接余:草根花(第十七章)

1. 关键问题,不单是二黄在问(包括来自大丰劳改农场的小全来信也在问),青工金匀,小龙,小鸣,小强,二虎,技校的小政,信耶稣的小晨,还有劳教返厂的小光,小萨也在疑问:为什么工厂这个小社会,好人受难,落花流水?流氓重用,如鱼得水?因为他们怀疑头狼的权威?反抗分层区间的“二头狼”“三头狼”“四头狼”的不公正的次序职责而被列入另册吗?而流氓们无疑自来熟金字塔的法则,功能,超稳定格架,典身投报分层头狼的...

陈接余:草根花(节选)

第二十二章 1. 日晖新村,由日晖港得名,更主要的是开平码头,更著名的还是东面的江南造船厂;不是西边的东安新村,华侨新村,或者北边的中山医院,和该船厂齐名的是:南洋中学!不过不是真身,真身仅留个空架子,在徐家汇那:南洋模范中学,为什么?反动呗,正如造船厂及其附属的工人住宅区的居民一样:入住条件必须是工人成份!自然也就新建全新的南洋中学,只是二十年来除了贡献流氓,“拉三”(女流氓),贡献码头工人,...

陈梦雁:我没有中国梦

童年时,善就在眼前 少年的美,是猎奇和探索 因为直面真和追求,青年的屈辱 因封建差别,生不如死 成年了,转型成世俗功用的用器 中年,这用器升级成九十九个痞子 一个傻子 半百之后是流年,耽误,后悔,参透,疯狂 九十九个无信仰的亚洲老痞子 全都成了哲人 寄托的轮回,成了唯一的补偿 只有傻子在较真,流放,坐牢,街头愤不平 贫病中的鄙视,梛动,移进拉圾箱里的食余 他们的名字叫做作家,记者,律师,侠士 2...

陈梦雁:只有街头不是梦(戏仿鲁奖体)

你说过上了好日子 以尊严规则为代价 我知道肉是官员给我吃的,所以不能骂娘 想想过去断粮的日子 不要议政,不要上街 来自穷山,往上爬的狙击手 最高峰的体验就是肉球煞气时的叹息 你说来世不做中国人 那得先让自己成为富二代 官三代:他爸 象阿信那样嚷声“嗨咦!先得乐!” 倒背庄子,默颂阿奴多福 无名作家雄纠纠,气昂昂跨过拾荒的金光大道 陈梦雁 2014.11.10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