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6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象牙房子

在地理学界,探险处女作如此大胆而惊魂实属罕见。绝大部分有类似经历的年轻人都会被吓破胆,从此离开这个领域。但赫定,他正在策划一场不甘失败的“复仇”,他要再次深入塔克拉玛干,下一次选择从南向北穿越。回顾这场死里逃生的经历,感概良多。以旁观者的角度看,最大感概莫过于伊斯岚和卡西姆这两位忠诚、单纯的人活了下来;而心思复杂,算计多多的优奇,尽管用尽心机,却没能救了自己的性命。在艰险中,简单的念头要胜过一百个心思,那些成就真正伟大事业的人,往往发乎一腔赤子情怀,其中原委恐怕也大抵如此罢?

一八九五年六月十日,赫定一行从喀什出发,再次登上帕米尔高原。他的足迹已踏遍大半个帕米尔,仍然需要深入补充大量数据,为这片大名鼎鼎“世界屋脊”制图,不仅意义重大,也是他经历塔克拉玛干惨痛之后,重整旗鼓的一次不错调整。让他的身心在适度工作中得到复原。他一面测量山脉、河流和湖泊,渐渐走出了中国境内。英俄之间的紧张对峙已经过去,双方成立一个委员会,正在附近厘清分界线。大兵退去之后,中国方面也放松下来,边境重新变得轻松而通畅。他顺便造访了委员会划分边界的营地,受到双方的热烈欢迎,还见到了在喀什结识的老熟人马继业。随后,重新翻越四座高山,取道叶儿羌河源头回喀什。至此,帕米尔高原已完全揽入胸怀之中。

在赫定考察帕米尔高原的一百多年后,一个主权国家和一个恐怖组织之间战争,宣告恐怖主义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犯罪问题。对待恐怖主义和恐怖分子,不应仅局限于追求法律手段的制裁,必要时应该上升到用战争手段实施消灭的高度。在阿富汗的反恐战争,完全进入了现代高科技战争行列,奉行精确打击战术的美军所使用的,正是当年斯文.赫定用双脚跋涉,耗时十一个月,走遍整个帕米尔高原所绘制的地图。

因为一场高烧,在喀什休整到年底,等到订购的仪器运到,队伍再度整装出发。有忠实的领队伊斯岚,坚恩、猎人梅尔艮父子二人,带上猎人的目的,既可以一路狩猎取食,需要收集动物标本时也能派上用场。取道叶儿羌(莎车),当时新疆最大的城市,居民约十五万,大多患有“大脖子”病。一八九六年一月五日,赫定一行到达和田。当地人口传,这附近的沙漠里有个被湮没的古城,郊外村落里有人贩卖从沙漠中捡来的古董,希腊和印度混合风格的器皿和佛像,可以追溯到亚历山大的远征。还有两名当地人自告奋勇带他去寻找沙漠中沉没的古城。上一次直冲沙漠腹地的惨痛经历仍历历在目,他决定先进行一次袖珍行动,去寻找古城。

当地官员刘大人,是为慈祥和善的中国长者,他对赫定的一切计划和采购都鼎力协助。还带他去参观发现和田玉的河床,(在当时和田玉的开采是个保密行当,允许外国人参观需要宽广的胸襟)希望他在日后的考察中顺带留心有无其它产玉地带。一月十四日,大部分行李和钱寄存在和田一位商人家中,辞别刘大人并谢绝了他想给探险队添置两匹骆驼的好意,赫定带了几个星期的给养,四名随员,两名志愿向导,三匹骆驼和两头驴奔沙漠而去。队伍沿玉龙喀什河(和田河由玉龙喀什河和卡拉喀什河两水汇拢而成)向沙漠腹地挺进,一月十九日离开河岸进入沙漠,这里沙丘高度大约十米以上,第五天,在向导率领下来到古城“象牙房子”。这里的建筑没有完全埋进黄沙下,透过依稀可见的柱子和墙,还能看出城市当初的格局,佛教在这里非常兴盛。因为不是考古学家,他进行初步测量,收集少量文物标本,并未进行发掘。根据沙丘移动速度,可以推测古城大约在两千年前被黄沙吞没。后来英国人斯坦因和德国人特林克勒根据赫定的记录和地图,找到此地进行考古发掘,大有收获。

测量完毕,两位向导收下报酬,原路返回和田。赫定一行则继续向东,目标是克里雅河。沙丘高度一度上升到将近四十米,细沙形成的雾霾遮天蔽日,终日不散,根本看不见太阳,分不清方向,更看不见前方的景物。杀人迷宫再现,但赫定沉着地依仗罗盘稳步向前。克里雅河与和田河之间的距离并不遥远,只要杜绝象上次一样那些想当然的错误,一路果然平安无事,来到克里雅河岸边。

再度穿越塔克拉玛干

还没有欧洲人沿着克里雅河走进过沙漠,无人知道这条河的尽头究竟是何模样?在地图上准确标记出这条河流如何?这是地理学的一片空白区域。当晚考察队在穹庐下守着营火露宿,现在大家都爱上了这种过夜方式,不喜欢睡帐篷。河畔的树林和草地上有牧民们遗弃的草棚,即便无法遇上牧民,野地里大量猎物也可随手拈来,队伍里有两名猎人,伊斯岚枪法也不错。人畜皆无断水断粮之忧,何不沿河北上,寻找这条河的终点?主意拿定,一行人沿着克里雅河向北,路旁的树丛里有很多兔子、獐子和鹿,就是看不见牧民的影子。原来岸上的牧民们以为他们是强盗,早早地躲了起来。对这种带着好几条枪、来历不明的外乡人队伍,恐怕除了强盗之外,当地人也不会联想到别的什么东西了。直到梅尔艮一次从树林带来一个牧人,误会才得以解开。在这种处女地上探险,记录下每一位当地居民的资料,是必需工作。于是他们总是带着一两个牧民同行,以打消沿途其他牧民的疑虑。克里雅河向沙漠中延伸的深度远远超过赫定的想象。随着一天天深入,河道越来越宽阔,岸边的林地和草地也越来越狭窄,有些地方,沙子已经逼近河岸。这时候,一个大胆的念头浮上脑海:如何河流向沙漠里延伸得足够深,那么也就意味着河流终点处,距离北方的塔里木河要比想象中近得多,穿过沙漠,去会会北方的塔里木河将如何?

一路上有牧民帮助,考察顺利了许多,牧民还告诉他,离开河岸西北方的沙漠里,有一座湮没的古城。于是队伍陷入寻找失落古城的狂热中,他们用两天时间找到并初步测量了喀喇墩古城遗迹,和象牙房子一样,古城在佛教盛行中亚时期湮没。详细记录下古迹地点后,二月四日,队伍又回到河岸上,继续沿河前进。

通古斯巴斯特,大意为“野猪窝子”,是克里雅河下游河岸上一个村落,稀稀落落住着几十户人家,基本靠放牧和狩猎为生。他们与世隔绝,以羊肉为主食,兽皮为衣,有的甚至穿着直接用野骆驼蹄子掏出来的鞋,真正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这个村落后来因斯坦因教授的考察而蜚声世界,在地理学和人类学界引起巨大轰动,获得“塔克拉玛干肚脐”之称。斯坦因教授五年后循着斯文赫定的足迹来到此地,发现这里的居民只记得祖宗三代的事,对更久远的事一概不知。更令人惊讶的是,经过斯坦因教授考察,他们居然是纯正的雅利安人。雅利安人是德语民族对白色人种中的显白类型的称呼。所谓“显白类型”对应的是“暗白类型”,虹膜和毛发色素沉积较少,外貌呈现“金发碧眼”,皮肤白皙、红润,体型高大、欣长,无论男女,尤其年轻时候非常俊朗漂亮。

雅利安人主要居住在北欧和德国,在中亚这片人种混杂,血缘极度复杂混乱的地区,居然存在血统十分纯正的雅利安人,在地理学和人类学上都具有轰动意义。

二月八日,结冰的河水已经来到了止境,但河床犹在延伸,等夏天来临,这条季节河还要向北流淌很远。从这天开始每天都需要掘井取水,井深需要一米五到两米。在河床的末梢是一片莽林,离开通古斯巴斯特之后再无人迹,荒野上是野骆驼的国度,这种珍稀物种曾经引起欧洲学术界的轰动,名声堪比大熊猫。但人们只见过一些标本,赫定是第一个记录野骆驼栖息地的人。

二月十一日,离开和田将近一个月,队伍来到克里雅河的尽头,河床变得模糊,白杨树仅零星可见,大多枯死。沙丘成了世界的主角,从这里达到塔里木河,直线距离超过两百四十公里,差不多是去年东西向横穿塔里木一样遥远。队伍携带四只充气羊皮的水,不过严寒是个有利因素,白天行军的消耗会小很多。惨痛经历仍历历在目,向前走需要鼓起巨大勇气。周遭还不时有野骆驼出没,它们非常怕生,闻到一丝陌生气息就会逃走,但这种靠嗅觉警戒的习惯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天敌从上风处逼近,它们就将毫无察觉。好在除了小得可怜的栖息地之外,它们需要应付的敌人并不多,老虎在本地已经绝迹,除了人类,它们没有任何需要顾忌的敌人。

当天扎营后,掘井三米以上仍不见有水。赫定决定第二天原地不动,继续掘井,当这种审慎成为一种习惯,他就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探险家。第二天,继续掘井到四米多深,有细流缓缓渗出,花一整天时间耐心喂饱牲口,装满羊皮袋之后方才继续前进。河床已经完全消失,沙丘高度七到八米,幸运的是一路上还能继续掘井取水,二月十七日仍能挖出水来,水量已经很小,仅够人喝,再装满一袋。次日扎营时已经无法挖出水来,但发现有狐狸向北跑到足迹,大大振奋人心,塔里木河已经不远。二月十九日,队伍断水,当天继续向前走,赫定决定:如果当晚挖不出水,就折回最后一次发现的水源。但当天挖出的水是咸的,人不能喝,牲口也不喝。尽管如此,经过审慎地计算、测量和观察,队伍仍继续向北走,果然没有走多远,地平线上出现塔里木河畔深色的森林。断水两个晚上之后,队伍在一个结冰池塘边扎营,人和牲口畅饮休整,次日,来到塔里木河边。

这一次成功穿越塔克拉玛干可谓是收获巨大,除了大量地理测量数据之外,还有发现两座古城、珍惜动物野骆驼的栖息地,以及赫定自己还没有意识到的巨大发现:通古斯巴斯特,对人类学的巨大意义。他已经跻身优秀探险家的行列:审慎行事;仔细检查;欲进先思退;不幻想庞大的计划,更不能被还未列入行程表的计划影响了正在进行中活动;尽量制定一小型、可预测的计划,再根据实际情况审时度势。他的成长速度之快令人赞叹。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