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将在十月二十日至二十三日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通过“依法治国”决定。如今中国,已无人相信“一党制”能依法治国,中共“打虎”越打越腐,但中共的“信息腐败”却被人忽视。

被掩盖的氨气污染

中国多数城市存在着严重的雾霾,但在官方的掩盖下,公众只知PM2.5的五个来源:燃煤、工业污染、机动车排放、施工扬尘及外来污染。据国内多位良知科技工作者透露,空气污染极重要的原因是氨气污染,这是PM2.5指数被持续推高的密码.

氨是PM2.5占绝大多数二次颗粒物形成的根本原因。中国空气中大量的氨气从何而来?农业大量施用化肥和禽畜养殖业是氨气污染的最大来源,城市周边工业氨排放也是其中的原因。经济改革三十六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氨气排放国。尽管近年来中国也走上了环境治理之路,但氨污染并不在治理之列。

氨气是灰霾的促进剂,作为一种碱性气体,氨气可以同水及酸性物质反应。正是这种化学特性,使其扮演了破坏空气的角色。有科学常识的人都知晓雾霾和灰霾的关系,燃煤、汽车尾气等排放出的二氧化碳、氮氧化物,在大气中先氧化成气态硫酸、硝酸,再与农业、工业排放的氨气中和,生成硫酸铵、硝酸铵的颗粒物。在充分吸收水分后,颗粒物的直径涨到可接近可见光的波段,它的消光作用极强。其消光效能是粗颗粒物的五倍,达到特定浓度后,就形成了灰霾天气。此种颗粒在一定条件下,可在空气中传输达数百乃至上千公里。

中国畜牧业、农业化肥施用贡献了百分之八十七的氨,两者分别为百分之五十四和百分之三十三。中国政府现有了二氧化碳、氮氧化物的减排目标,但还没包括氨,其最重要的原因是需要有长期的钜资投入,并对工业、农牧业、机动车产业及城市规划进行“革命”性的改造,要对经济发展的模式、道路、体制、政策等进行“颠覆性”改变。对此中共不但拒绝承认,而且也缺乏长期钜额的资金投入。

中共的“信息腐败”

中共的“信息腐败”往往被人忽视,尤其在“公共信息”领域。运用公权力谋私利,即为腐败;利用权力影响公共信息的公开和发佈,为私人、小团体服务便是“公共信息腐败”。

中共的信息腐败首先是,应公开的信息并未完全公开,有的部门对公共信息守口如瓶或“截留”。如官员“自保”,以侵犯国人的知情权去保护自己的仕途不出事,为的是掩其腐败。截留信息的目的是获利,信息早公开还是晚公开?,“卖”的是时机,获得是“时间差”的利益。

其次表现为利用信息收费获利,例如将财政出资进行调查的公共信息出版和贩卖.一些电子版的官方信息、报告本可在网上免费获得,但纸质版就需要高价购买.人口户籍信息之所以轻易被泄露,让“人肉搜索”迅速定位。

第三表现为强大的灰色产业链,有偿删除信息。一些公职人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控制并删除公共信息,为一些官员企业和个人牟利。

第四表现为让信息代理人当托儿。“信息代理人”是公共信息的第三方收集发佈机构,表面上是客观公正,却拥有迅速获取第一手公共信息,直接接触决策者的特权。这些代理人不需经“合法性审查”、不需经“招投标”程序就能在权贵者们的支持下获得公共信息代理的独家资格。

中国大陆的公共信息腐败已泛滥成灾,但中共却把精力投放在限制民众进行“信息的自给自足生产”。中共从未反思是否因一些官员的不廉、不公、不作为,所造成的公共信息腐败,代理人的贪婪及国人对信息的饥渴。这些都是加速执政党亡党失政的重要成因。

《大气污染防治法》的倒退

九月九日,国务院就《大气污染防治法(修订草案徵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徵求意见,截止时间为十月八日。但《徵求意见稿》却公然违背其上位法──人大通过的《环保法》。公众普遍认为,《徵求意见稿》让国人少了三只“眼睛”,即企业排放信息、环评报告的全文、政府监测信息。

《环保法》规定企业环评报告文本的全公开,而《徵求意见稿》对其只字不提。二○一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环境保护法》,其第五十五条规定:重点排污单位应当如实向社会公开其主要污染物名称、排放方式、排放浓度和总量、超标排放情况,以及防治污染设施的建设和运行情况,接受社会监督。目前,中国大陆约有四千多家企业的排放,产生了约占全国工业废气总量的百分之六十五。许多律师和专家指出,《徵求意见稿》应增设“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专章,但全国人大是否会最终通过并採纳这些建议,看来可能性很小。中共若不进行彻底及刮骨疗毒式的政治改革,信息腐败是难以根除的。

中共为何不让香港真正实现一人一票的特首选举,其公共信息腐败也是其重要原因。全国人大八月三十日关于香港政改的决定,其内部有何不同意见?这属“政治机密”,短期内不会公开,而最终引发的港人抗争,谁负其责?

文章来源:《动向》杂志2014年10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