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89年“六四”屠杀的前夕,发生了一宗向天安门毛泽东画像扔颜料鸡蛋的案件。结果肇事人被天安门的抗议学生扭送公安部门,遣返回到湖南省。

后来在“六四”屠杀以后,肇事的3人──喻东岳、余志坚和鲁德成──被分别判处无期徒刑、20年和16年徒刑。这是“六四”政治事件中被处刑最重的案例之一。

过去以为他们3人可能是没有什么文化的百姓。最近中国和平组织公布的材料告诉我们,喻东岳先生原是湖南湘潭师院的毕业生,被捕以前是《浏阳日报》的美术编辑,大学期间就参与过民主运动,在前往北京毁损毛泽东画像之前,曾经制作和悬挂“结束一党专制,建设民主中国”的黑色巨幅标语于长沙火车站。这说明他的行动是以强烈的理性为支持的,决不是偶然冲动的结果。喻东岳于1992年又在监狱的墙壁上书写“打倒邓小平”的口号,被单独监禁,最后被逼到精神失常,至今已经不能辨认亲属家人。但是,中国监狱当局直接违反了中国刑法不得处罚精神病人的规定,仍然不让他保外就医。

向毛泽东的画像扔鸡蛋就应该判处无期徒刑或长期徒刑吗?毛泽东画像不是国旗、国徽。中国的法律不准毁损国旗、国徽,却没有规定毛泽东画像受损要判刑。

其实,在美国,毁损美国国旗也不得判刑。在民主自由的国家,示威群众向政府领导人扔鸡蛋是比较常见的抗议方式之一。

科尔担任总理期间,而且作为对统一有功的国家领导人在访问东德的时候,遭到东德群众的鸡蛋袭击。肇事群众遭到警察的制止,但是判处如此长期徒刑则是没有可能的事情。科尔的献金丑闻败露以后,出版了一本日记。在发行仪式上,他又一次遭到抗议者用白色奶油的袭击。抗议者也根本没有被判刑。

台湾总统李登辉在国民党败选后即将卸任前夕,遭到愤怒的国民党基层党员用红墨水喷洒,台湾警察拘留了该国民党员,也没有严重处罚,仅作了一点检讨而已。为此我特地向负责民众示威事务的德国警官咨询过这类刑罚。该警官告诉我,如果没有造成伤害性后果,处罚总是很轻微的。罚款或拘留若干时间罢了。

众所周知,68年学生运动时期,绿党人士费舍参与暴力事件,与警察于打,该警员严重受伤。可是费舍先生当时和现在都没有受到严重的刑事处罚。岂但没有重罚,在整整30年后,他竟然荣登联邦外交部长的宝座。

两相比较,判若霄壤。喻东岳仅仅是污损毛泽东的画像而已,还不是毛泽东本人的人身或尸身。没有人身伤害,就要判处如此可怕的刑期,湖南省法院的判决,根本就是于法无据,无法无天。即使依照中共的刑法,因毛画像由政府提供,属于公共财物,最多也就是毁损公共财物和影响公共秩序而已。如果牵扯到近年热门起来的肖像权的问题(只能由毛氏子女出面诉讼),共产党若敢让毛氏子女打肖像权官司,这种民事官司也决不会判出骇人听闻的无期徒刑来。保不定倒会变成一场公开控诉毛泽东祸国殃民罪行的诉苦会和辩论会。

国内报刊中质疑毛的历史罪责的文字已经不是凤毛麟角,而是屡见不鲜。共产党敢让人民来讨论毛的历史功罪吗?退一万步说,历史人物的千秋功罪,也不应由官方一言铁定。

毛泽东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到底是功臣还是祸首,共产党是人民的救星还是灾星,已经越来越清楚。毛泽东既不是推翻帝制的元勋,又不是首创共和的功臣。共产党建立的国家,民主程度比国民党的民主还差﹔专制程度远超国民党在大陆的时代﹔腐败程度则有过之而无不及。毛泽东公开感谢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使得共产党得以扩军占地,最后取得政权。

如果说中国大陆是民族独立的,那么国民党和民进党统治下的台湾也没有变成外国的殖民地。蒋介石国民党至少还有4年(1945~1949)统一了全国。毛泽东共产党至今没能统一过台湾一天,还逼出了一个西藏流亡政府在海外虎视眈眈,成为中国民族问题的痛风病灶。毛泽东共产党煞有介事地自我标榜是民族功臣,完全是打肿脸充胖子,欺世盗名。

历次政治运动,从土改到肃反、反右,从社教到文革,一直到“六四”屠杀和整肃法轮功,大批人民未经审判被杀害和侮辱、虐待,冤假错案到了文革以后,简直是舖天盖地、积重难返。知名的可以列出顾准、林昭、张志新、王申酉、彭德怀、刘少奇,而人民群众,在所谓“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是毛泽东一手造成的人祸)中,饿死的普通农民就高达三千五百万人以上,超过了中华民族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历次运动(尤其是文革中)被逼死、害死、自杀的人数多到现在仍然没法确切地估计。如果像美国越战纪念碑那样将死者的名字一一写出,那就真如中国古代的成语所说的那样“罄竹难书”了。

对于这样一名死有余辜的旷世暴君、独夫民贼,人民表示愤怒是理所当然的。

在目前共产党仍为执政党、毛泽东仍是共产党的法统象征的时期,喻东岳等人的行为是否有意义、是否值得?现在看来,他们的行为是功勋卓着的。由于共产党的宣传部门个人迷信式的歌颂、隐恶扬善的片面介绍,国际上很少了解毛泽东的真实面目和伪善本质。当时毛的形像比希特勒、斯大林、玻尔布特“儒雅”得多、也模糊得多。人们只读过《毛语录》,说的是要“做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他骄奢淫逸的性生活史直到“六四”以后才逐渐成为公开的秘密。国际上很不了解中国人民痛恨毛泽东的反抗情绪。

带有美术颜料的鸡蛋飞上毛泽东的标准像,向全世界昭示了中国人民的愤怒。这是共产党统治40年(1949~1989)的第一次。向共产党人自造的圣像画表示轻蔑,是人民觉醒的表现。这样的行动虽然不能直接结束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可是首开先河的意义是不可磨灭的。斯大林、列宁、齐奥塞斯库、霍查──所有这些共产党暴君的铜像一尊接一尊地随着柏林墙的崩塌,在苏联、东欧砰然倒地,实际上是从天安门前这几枚扔出的颜料鸡蛋开始的!

喻东岳和他的同伴是那种鲁迅曾经称赞过的为民请命的人,是中国人的脊梁,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民主祭坛上的牺牲。

2001

民阵德国分部挽余志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