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22 山民遇水 念君子之温

如果十三姨都不算二毛子,那么谁还算呢?

如果十三姨都不算二毛子,那么谁还算呢?

义和团把洋人称“大毛子”或“老毛子”,信洋教者称“二毛子”。“大毛子”们是必须“杀无赦”的,但因为搞不定“大毛子”们,义和团就到处搜杀“二毛子”。据说,义和团曾经排过一个序列,除了“二毛子”之外,其他通洋学、洋语及用洋货者,被称为“三毛子”以至“十毛子”等。

不过翻遍了能翻的资料,在我能力范围内,并没有找到这份关于“十毛子”的准确记载。不过随着进一步翻书发现,也许我把义和团想得有点好了,以为他们会先制定一套标准,再照着标准来给人定罪。根本不是那回事,他们是看谁不爽,就给他顶“二毛子”的帽子戴戴。这种场景,年纪大一些的中国人,想来非常熟悉的吧?

那么,究竟哪些人被当成了二毛子了呢?

以下我们根据亲历这场动乱的北京居民仲芳氏的日记。这位仲芳氏是位传统旧式书生,读四书五经的,祖上几代跟洋务都不沾边,家住在东便门附近。他曾问过义和团:“你们为国除害,固然是义举,但如果洋人来报复怎么办?”团民回答说:“不妨,洋人必然坐船从海路来。只要我们大师兄做法,朝海上那么一指,他们的船就会动弹不得,自焚而亡。若从旱路来,只需避开他们的枪炮,然后团民一涌而上,必然束手就擒。”听得仲芳氏直摇头,暗自叹息:“如此诞妄之谈,直如梦语,足见乱惑愚人,恐非正道也。”

那么,然我们顺着仲芳氏的日记,来看看究竟都有哪些“二毛子”吧,待我徐徐为诸君整理来:

第一,信洋教的,这个自然不必说。

凡在奉教之人,团民呼之为 “二毛子”。哄言在教之人,头顶皮内暗有十字,团民一望而知,视如杀父深仇,众团民枪刀并下,即时杀毙,尸骸掷露道旁,无人敢为掩埋,竟为猪犬所食,惨不可言。

第一,义和团成群结队一路烧高香,不买香跟着烧的。

第二,烧高香队伍路过时,“亵渎神路”的。因为当时北京城没有下水道,居民都在街上泼脏水。如果泼水时不凑巧,赶上烧高香队伍路过,那么该着了“亵渎神路”。

夜间团民手执点著高香,百十成群在各胡同喊嚷,家家须向东南方烧香,街上不许泼倒脏水,渎亵神路。

第四,义和团挨家挨户搜砸洋货、洋物时,敢于私藏不交的。

又哄传各家不准存留外国洋货,无论巨细,一概砸抛;如有违抗存留,一经搜出,将房烧毁,将人杀毙,与二毛子一样治罪。

第五,私藏避祸教民的。如果被勇营或者义和团怀疑家中藏有“二毛子”,那么就先将主人杀害,再搜杀藏匿者。著名“大刀王五”便死于此。王五在义合拳刚起的时候,曾受天津义合拳大师兄邀请,去当民团教习。不明就里的江湖人士王五到了天津不久,很快嗅到风头不对,逃回北京来。一是因为自己曾经是谭嗣同的保镖(维新派在义和团眼里和“大毛子”一样可恶),自身难保;二是他自己的理念也不支持义合拳乱来。王五本来准备收拾行李向西北逃难,无奈很多朋友跑到他的镖局来避难,这些人中有不少是教民。因为王五是回民,镖局地处回民区,义和团一直忌惮回民的剽悍民风不敢在回民区太过于乱来。但是王五的镖局很快被官军包围,由于记载缺失,我们只知道他在当天死于镖局中。

有因奉教二毛子躲避进院,营勇团民追入院中,玉石俱焚者;有因二毛子进院,先将良民杀害,欲图藏匿者。

第六,和团民或者军官昔日有私人恩怨的。

京中各坛团民借端生事,搅扰不堪。凡夙昔略有微嫌,即误指为 “二毛子”,或一人,或全家,必搜寻砍毙。

第七,入夜以后家门口不挂义和团红灯笼的。

义和团坛内传出,令街巷 铺户住户,每晚门前各点红灯笼一盏,违者即按“二毛子”治罪。

第八,家中有财物或者妇女被看上的。

诸如诬良为匪, 指民为 “二毛子”,搜抢财物,奸掳妇女,强买强卖,霸占民

房,焚烧铺户,种种残虐,不堪枚举。

第九,烧香不灵的。义和团会把人随便抓来,用烧香来判断,纸灰三次没有飞扬起来的,就是二毛子。

近日更有善取者,或在路遇,或自家中,将良民指为 “二毛子”揪扭至坛上,强令烧香焚表,如纸灰飞扬或可幸免。倘连焚三次,纸灰不起,即诬为教民,不容哀诉。登时枪刀并下,众刃交加,杀毙后弃尸于野,因是负屈误死者不可胜计。

这份《庚子记事》,因为是民间日记,还有很多是作者所看不到的。比如义和团几名四名大师兄,还曾深夜入宫觐见老佛爷,声称自己不为加官进爵,赏赐而来。但求除“一龙二虎三百羊”。这“一龙”,是指光绪皇帝,光绪皇帝曾经下诏变西法,被义和团认为是“洋教教主”。“二虎”则是李鸿章和庆亲王奕劻,李鸿章时任两广总督,发起“东南互保”,联合长江以南各省拒绝助拳参战;奕劻则是满洲皇族中最坚定的洋务派,同时也是慈禧红人载漪在宗室内的最大政敌。“三百羊”,则泛指一众洋务官员。

这厮们“体察上意”,政治敏感度之高令人拍案叫绝。当时老佛爷曾想废掉光绪皇帝,立载漪之子,十五岁的“大阿哥”溥僎登基。因为老佛爷需要一个未成年的皇帝便于控制。

欧阳小戎-公众号

好了,二毛子们数完了,不知各位看官有何感想?再分享两则有趣的故事:

义和团杀老百姓虽然厉害,但真正遇上阵仗就歇菜了,在进攻西什库教堂时,他们久攻不下,认为教堂内有“人皮阵”,能“辟除枪炮”,需用狗血破之。于是四处“杀黑狗取血,以喷筒遥射之”。

稍有年岁的人,应该记得初代抗日神剧《平原游击队》。据仲芳氏记载:有一夜几个洋人带着“二毛子”七、八十人,朝一伙团民和一伙清军,各自放枪。随即就从这位仲芳氏家附近溜号了。引得清军和民团在黑夜里相互开火,各自死伤数人。象不象《平原游击队》里头鬼子和伪军之间被李向阳挑逗得自相残杀的镜头?

帮八国联军架梯子的“带路党”们

帮八国联军架梯子的“带路党”们

后来洋兵进城了,老百姓成了“带路党”,几十万义和团“一夜一日之间,踪影全无”,他们在逃走前后,还不忘脱下行头,扮成土匪,明火执仗四处抢劫。

欧阳小戎-打赏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