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真溅雪:抛开恩怨为“四类份子”子弟伸冤(上)

——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75年9月我从省城治肩伤后,回我下放的生产队,坐晚上十点多钟的火车从省城到距我们生产队二十多里路的一个小站下车,已是半夜十二点多,下车后,我先沿着这个小站到县城的公路往县城方向走。我在公路上走着走着,就发觉在我的后面离我五六十米远处总跟着一个人,我快...

田牧:席海明:封杀蒙古语教学是严重侵犯人权

从蒙古语教学问题,引发这一波内蒙古民情抗争运动,是中共政权长期的执政弊病与错误。民族区域制度,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能否保障各民族一律平等与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发展,恰好可以检验与衡量国家的民族政策与制度问题。 为此问题,笔者与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南蒙古大呼拉尔(议会)主席、自由印太联盟副主席席海明,有了一次约谈。席海明认为,最近在内蒙古地区因蒙古语教学问题,引发中小学生与学生家长、教师的抵制与反...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10)

第四章天命与人事 引言:从秦始竽开始使用的“传国玺”刻着八个字:“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天命”究竟为何物?真正主宰着天下分合的又是什么? 如果我们看看彩色的中国历史地图,在前面历朝历代的总图中所看到的都是不止一种颜色,要到清朝时,才能找到那一种颜色的秋海棠叶形状。千百年来,各王朝疆域时有变化,至此中国辽阔的疆域基本形成了。 但如果我们联系历史事实来看这套地图的话,那就绝不会只看到简单的色块和...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七):贵州同仁

“中国民主党”在1998年冲天而起,在如铁桶一样控制民间政治力量的中国不啻是向平静的湖面丢下一块巨石,许多人也是在这个时候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知道中国还有一批人不畏艰难在冲击似乎如顽石一样坚固的一党体制。但是很多人并不知道,几年前贵州的一批志士在更加艰难的情况下已经吃了这只“螃蟹”!1995年,贵州的陈西、廖双元、黄燕明等人经过思考和磋商毅然建立了“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当然等待他们的不出意外,...

张展:武汉的僵局

原谅,我的文章可能会写的越来越粗鄙、直接。因为个人处在极端危急和生存预警的状态。但有些问题我还得谈,得写,因为我一个人解决不了。 现在解封不是一个公共卫生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是人民的自由和生存与政府官员的恐惧发生对立和冲突的问题。 而且,这种对立和冲突,随着解封的推迟,将会越来越严重。现在人们还可以把收入减少归咎于疫情的需要。但一旦生活需要走入正规,大规模的经济萧条来临的时候,人们将生存的焦虑和...

张爱玲:金锁记

三十年前的上海,一个有月亮的晚上……我们也许没赶上看见三十年前的月亮。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往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月光照到姜公馆新娶的三奶奶的陪嫁丫鬟凤箫的枕边。凤箫睁眼看了一看,只见自己一只青白色的手搁在半旧高丽棉的被面上,心...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5)

第五章 莫正奇和他的士兵追到武昌城的保安门下,天正黑得厉害。 保安门城楼下的街市一片狼籍,仿佛刚刚被人洗劫过一番。店铺的门牌随意倒歪着。满地碎碴,脚踩上去吱嘎地响,也不知踩到些什么。不小心一脚踢着个物件,哐当一下,可能是口铁锅或者马桶。很多的人家已经不是家了。沿街的铺门齐齐闭着,没有灯光,门内却潜伏着骚动。莫正奇能觉出门背后藏有眼睛。那些窥视的目光紧张而恐惧。 跑在最前面的人,几乎与落在最后的敌...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9)

第三章 分合的标准 引言: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山如此,我们看中国历史,往往也是如此。 二、何为分裂 所谓“分裂”,也有加以区别的必要。 分裂是对统一而言的,如果没有统一,也就谈不上分裂。已经统一了的政权变成几个,或原来属于该政权的一部分脱离了,独立了,可以称为分裂。但从来就存在的、不属于该政权的地区或政权就谈不上是什么分裂。 从前面的...

王庆民:简论中国官方与民间的“民族主义”问题

我看到了于2019年10月11日刊登于纽约时报中文网的文章《别等到中国抓捕小熊维尼时再行动》,对作者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先生的这篇文章的部分观点不能苟同。作为一位在中国生活二十余年,离开中国仅一年有余的学生、自由作家,我在此谈一下我的个人看法。 毫无疑问,纪思道先生在文中提及的关于中共政权利用美国企业的贪婪,干预美国企业和个人的言论自由,是明确存在且有警惕的必要的。关于习近...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8)

第三章 分合的标准 引言: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山如此,我们看中国历史,往往也是如此。 一、何为统一 为什么以上计算出来的统一时间要比传统的说法短得多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统一的解释标准不同,或者说对统一的含义有不同的理解。 “统一”的本义 统一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们不妨追根寻源作一番讨论。 统,原来是指丝的关绪。《淮南子.泰族训》中有...

“蝙蝠人习近平”漫画是“种族歧视”?

原标题:餐厅挂「蝙蝠人习近平」海报被投诉「种族歧视」 网民指习掩盖疫情惹憎恨 菲律宾时尚网红「Bryanboy」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一间餐厅用餐时,投诉餐厅展示的「蝙蝠人习近平」海报涉「种族歧视」在社交媒体掀起讨论。海报创作团队指创作本意是愚弄习近平和中共,绝非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澳大利亚华裔政治漫画家巴丢草指,中国正刻意强化宣传海外对华人的歧视,以此煽动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认为艺术家在就疫情向中...

胡平:胡锡进是不是“高级黑”?

2020-10-13 集红二代、公共知识分子和地产大亨等多种身份于一身的任志强以贪污、腐败等罪名,上个月被中共当局判处有期徒刑18年。10月11日,中共官媒《北京日报》公布了案件细节。无事不评的《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立即在他的个人微博上撰文评论。 胡锡进发文称,任志强既要在政治上出风头,又看重法律上高风险的经济利益,出事是注定的。胡锡进否认任志强被当局以经济罪名判处重刑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方方:武昌城·攻城篇(4)

第四章 过了汩罗,山便多了。一浪一浪,碧深绿浓,一直涌到天际边。又似乎山梁一圈一圈环围着,梁克斯和罗以南便更像是两只孤零零的蚂蚁,试图一圈又一圈慢慢地爬进群山中心。沿途是破败凋零的村庄,虽有深墙高瓦的老屋,但却呈一派的寂寥。恰如一个巨人趴在那里,鼻孔出气,却站不起身。墙根下偶尔看到的老人和孩子,也都眼露惊惶,显见得是少有见到陌生人的缘故。夜晚,他们多是投宿在这样的村庄。大的不过二十几户,小的简直...

一真溅雪:死里逃生

—— 摘自一真溅雪回忆录《史命》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赛程我已经跑尽了,当守的信仰我己经守住了。 摘自《新约圣经》提摩太后书4章7节 1967是我在农场“劳教”的第三年,这年的7月下旬“双搶”[註:1]还没有完,我就开始发烧,每天都是三十八度五左右,体温也不算特别高。“双搶”仍处于紧张阶段,生产组里的人手又不夠,我如果休息,组里的工作几乎就要瘫痪。生产组组长老潘[註:2]患慢性痢疾已近...

陈卫:“六四”这块试金石试出了什么

我长期在思考一个问题,政治哲学是从何而来的,换言之,宪政民主思想真的只是西方那片水土上结出的果实吗?难道像中国这样传统深厚的国家只能以“中国特色”来设计和建立一个与西方宪政民主完全不一样的政治体系吗?更让我困惑的是,难道政治哲学真的就是那么具有个性,在宪政民主体系外还留给我们一个“中国特色”空间?如果“中国特色” 是成立的,那么印度特色、埃及特色也应该成立,政治哲学根本就没有什么共同的东西,说它...

刘贤斌:民主党人印象(之六):湖南群雄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我与几个朋友一直在从事国内民运的横向联系工作。“八九”民运失败之后,民运的火种撒播到了全国各地,在每一个省市甚至每一个县市都有许多人因为参与“八九”民运而受到当局的清查甚至迫害,例如据我了解,仅湖南省各市县就有上百人遭到关押或判刑。在“八九”之后的九十年代初期,北京的李海作为一个民运有心人,一直致力于收集和联系各地受迫害的民运人士,这是李海对国内民运的重大贡献。但是李海与...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蔡英文双十节吁两岸“共促有意义对话” 大陆宣布将在福建海域实弹射击...

台湾总统蔡英文10月10日以“团结台湾,自信前行”为题发表国庆演说。在两岸关系部分,她表示,现阶段当务之急,是双方本于相互尊重、善意理解的态度,共同讨论和平相处之道、共存之方。她说:“只要北京当局有心化解对立,改善两岸关系,在符合对等尊严的原则下,我们愿意共同促成有意义的对话。这是台湾人民的主张,也是朝野政党的共识。”蔡英文强调,台湾不会冒进,也会遵守原则。维持两岸关系稳定是双方共同的利益,这不...

张展:汉口火车站,逃难的中国人

4月8日的汉口火车站人流明显加增了。没有网上说的开车的人可以按长笛和踩油门发泄。火车站站外等着的人大部分是农民工,沉默或是在低语,而某些对话,有人明显带着痛苦。 A 他是应城人,被圈在这个地方将近三个月了。他说住在单位宿舍,每天吃泡面。我问他回家有什么打算,他说先回家歇息调整一下。还会回武汉吗?他说,也会,不过过些时候吧。我说怎么看封城的影响,他说影响太大了,外地人都瞧不起湖北人,招工明确不要湖...

廖天琪:漫步海德堡哲学家小径的联想

金秋时节走在布满落叶的林间小道,脚下清脆的沙沙声,令人堕入时空的迷思中。“碧云天,黄叶地”,秋阳和熙,长空湛碧。中国诗词中悲秋的名句多于颂秋,然而秋的色调往往浓墨重彩,比春更艳丽温暖和成熟。这令我想起,德文里一个名词“Abendland”(Okzident 西方),直译是“黄昏国度”或“日落国度”,指的是西欧的如英、法、德、意等国家,也就是第五世纪,西罗马帝国衰亡后,欧洲所余下的那些拉丁语系的国...

葛剑雄:统一与分裂(7)

第二章分与合 引言:《三国演义》开宗明义地写道“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中,统一与分裂交替出现,然而仔细统计一下它们各自所占的时间,其结果令人瞠目。 三、分合大势之二 隋开皇八年(588年)发动了灭陈之战,第二年就攻克陈都建康,当年自江南至岭南全部平定,南北分裂的局面至此结束。隋朝存在的时间尽管很短,建立正式行政区域实施有效管辖的范围却超过了以往。 在北方,于仁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