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流沙河用四川话来破解文字之谜,是中国学者说文解字的一种传统...

大家 2019-06-11 一般说来,说文解字方面的著述,要么流于质木无趣,要么变为“滑者,水之骨”的游谈无根。流沙河的《白鱼解字》(排印本名《流沙河认字》)出版后,比起其他文字学著作读者要多一些,其原因在于他解字的方式,与此前不少学者有异。因他的说文解字,既有学者的严谨,亦有作家的有趣,且不犯游谈无根之病。但有一个问题,却也被认真的读者严肃地提出来,即读完《白鱼解字》,似乎寻不着流沙河解说汉字...

冉云飞:一生负气成今日——张先生书序

01 二十五年前,我大学毕业被要到四川省作家协会不久,就与办《星星诗刊》函授部的张先痴先生相识。我那时也写点诗,但写诗只是药瘾子,老杜的“饮酣视八极,俗物何茫茫”,才是日常生活的核心主题。因此看到温良恭俭让的张先生,并没有想要结识的念头,只能算是点头之交。经过那场著名的口口后,我的诗心静悄悄地流淌了两年,就已基本干涸。加之读到阿尔多诺“在奥斯维辛集中营之后,写诗是可耻的”一说——虽然我不能胶柱鼓...

冉云飞:流沙河先生,阐释古今汉字高明的二传手

原创:冉云飞 大家 2018/11/16 古文字的释读和研究一直以来是冷门学问,问津者不多。但因中国人口基数大,还是有一些研究者,尤其是身居各高校的老师,是这方面的“就业”大军。这就像曹雪芹与鲁迅成了就业机构一样,不少滥伍其间的所谓研究者,也只不过是谋个职业,对自己所习的古今文字,毫无热爱,成为吃饭之具。 但这几年由于有财大势粗的买家介入和号召,国学开始热起来,于是各种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书籍趁机...

冉云飞:多么危险的世界啊(外一首)

八九过后很久不曾写诗了,因为被阿尔多诺说怕了:奥斯维辛集中营后写诗是野蛮的。但作为一位被上帝得着的人,岂能不在这个弯曲悖谬的世界,用祂赐我的平安喜乐,歌唱祂的全能与永不睡觉的慈爱。准备学习写《献给上帝的短章》系列,当然想写150首,但总要有感而发。这发出来的是初稿,以后定稿或许还有修订,冉云飞白 1:多么危险的世界啊 这个世界多么危险啊 比醉汉一直提着自己的清醒 把空气砍了很多刀 还成了风险投资...

冉云飞:人心比万物都诡诈:序王继《六月悲风》

2018-04-02 冉云飞 四季书评 冉云飞 基督徒,著有《沉疴:中国教育的危机与批判》、《庄子我说》、《像唐诗一样生活》、《尖锐的秋天:里尔克》等书二十种。目下研究领域为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中国教会史、基督教教育等。 一 著名小说家陀斯妥耶夫斯基说:我只担心一件事,我怕自己配不上自己所受的苦难。这句话不少中国人都认为相当有深度,但令人遗憾的是,恐怕没有多少中国人思考是否配得上自己所受的苦难。不...

曾伯炎:读书饕客冉云飞兼评新作《每个人的故乡都在陷落》...

冉云飞新出版的文化随笔《每个人的故乡都在陷落》,有变革的现实与悠远历史相互映照的特色,宏观视角把脉人文事象的探究,并具学人眼光观顾文化生态的沧桑咏叹。在今日,赶时髦玩点文字花招或意象魔方以广招徕的笔墨,何处少见?他这种书卷气加山野风,求索欲兼较真劲,并以奔泻与开放的笔触,去浑洒厚积薄发的文化积蓄,翻读时,惊其才情若溪流出山之涌。 这些年,接触时文,多以轻薄充华美,抄袭装宏博,泥古称典雅,皆假大空...

冉云飞:一九四九年后的内部发行图书

“雪夜闭门读禁书”常被中国的读书人引为人生之至乐,其实这有何乐可言?一个自由之社会,何来禁书一说,即令有禁书,又何用闭门来读呢?自由学习任何知识,了解大千世界诸种思想,是一个人不可让渡的基本权利。只是吾国历来文网甚密,能在森然的肃杀氛围里,读到世上之禁书,能看到他不易得见的书籍,呼吸一点叛逆与自由的空气,也是困于铁幕之下的苦中作乐。苦中作乐固然不易,但把苦中作乐当作一种常态而持续赞美,恐怕难逃受...

冉云飞:名家与土改

土地改革是二十世纪影响中国历史进程重要的事件之一,台湾五十年代初的土改属于温和改革,而大陆的土改则属于暴力革命。这样的暴力革命,当然不是共产党心血来潮,从其早期的理念和行动来看都是如此,只不过因时势不同而有所收敛罢了。抗战军兴,共产党为了摆脱自己被围追堵截的被动局面,除了接受将自己的军队改编为八路军外,还接受了国民党要求不能没收地主土地的条款,国共第二次合作才得以实现。但即便在这样的情形下,共产...

冉云飞:一寸自由一寸血:悼力虹

一 在二十一世纪头一个十年的最后一天,正当壮年的诗人、作家力虹与病魔斗争大半生的作家史铁生一同去世。我于元旦新年写了一篇博客,名为《新年的悲伤和愤怒》。悲伤的是因为喜欢史铁生的散文和小说,他写了不少好文章,赢得了包括我在内的不少人的喜爱。在许多人毫无做人底线、成王败寇思想盛嚣尘上的中国,他尚有坚持不说假话的做人底线,实属难得。可以不夸张地说,他是当今少数几位能赢得体制内外的读者都认可的作家,在价...

冉云飞:中国的地下刊物

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刊,若有民刊,则基本上属于地下刊物。但我为何还要说地下刊物在中国的意义呢?话得分两头说。从产权(没有真正的私有报刊)、公开(地下刊物基本上都是内部)、合法(其合法只是新闻出版局的临时性登记证)、传播(传播有限)、售卖(不公开发售)、阅读(只有部分定向人阅读,读者很少能购买到)等渠道来看,四九年后的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地下刊物,如同四九年后中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民间社会一样——...

冉云飞:让异见资源代代相传

4月15日英国免费的《地铁报》第26版世界新闻摘要里有两条中国新闻,其中一条是讲《南华早报》将胡锦涛名字错译成胡佳的事。编辑取了个非常谐谑有趣的标题:Sorry,Mr President,you’re not dissident.总统(主席)先生的确不是异见人士,就像中国古代的江湖和庙堂,如今的民间和官方在很多方面是对立的一样,不仅因为角度和利益之别,更是价值理念上的巨大差异所致。 民主自由的社...

冉云飞:在祖国流亡

一 11月9日,当柏林墙倒塌二十周年纪念的时候,我正因大雾困在广州机场而不能返成都。此次是到广东北部连州小城,去参加一个非常小众的中文网志年会。网志年会自然是很有收益的,尤其是借机与新老朋友会面喝酒,聊天玩笑,实在是我们过于粗糙的人生难得的放松。而年会的举办地点选在连州地下河的入口真是别有新意,暗合柏拉图《理想国》里第七章里著名的“洞穴之喻”。 拜中国官方花纳税人巨款构筑的网络防火长城之赐,他们...

冉云飞:民歌造神运动数量举隅——以几册民歌为例

从共产党1945年确立“毛泽东思想”以来,到后来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万万岁!”,对毛泽东的众多神化而造成的大神话,在文革达到了高潮。如果说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揭示了毛泽东何以能打倒众多“政敌”,从而造就“红太阳”神化的开始,那么从1945至1976这三十一年间的诸多造神运动——讲话、会议、文件、指示、通知、书籍、报刊杂志、广播、电影诸方面——层出不穷,一波接一波,其参与人数之众,影响...

阿信:冉云飞“家庭教育五讲”内幕揭秘

他盼望各位父母和他一样,不要把孩子看成自己的私有财产,用“爱”和“孝道”来绑架孩子,而是成全孩子之所是,让孩子独立自由的成长,并用自愿的、发自生命深处的感恩来回报父母的爱。一句话:给你爱的人以自由。 冉云飞的“家庭教育五讲”,前两讲由于时间原因,我没能赶上。听了后三场,做了笔记,感受很深。今天看到土匪在上海的两场读者见面会因故取消,为帮助希望聆听冉云飞演讲的父母教育好孩子,特免费公布“冉云飞家庭...

寇延丁:冉云飞开在后方的“信息铺”

冉按:512大地震后,我接触了许多NGO组织和个人,他们大多令我非常感动。但在512两周年后,现在还持续在第一线的NGO组织却并不多。NGO组织泰安爱艺文化发展中心(http://www.beautifulcn.org/)就是其中做得很好的一家,他们一直在青川做伤残儿童、少年的扶持救助工作,探索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办法。但在办理的过程中,我由于跟寇延丁女史接触较多,知晓个中艰辛,实非言语所能道尽,...

冉云飞:余英时先生大陆版书籍被删削的情况

  冉按:前不久官方下令将余先生的著述下架,引来一波对他书籍的购买狂潮,我不在此列,因为他不少书籍,我早就读过。官方成了余先生著述的义务宣传员,倒是件极好的事,因为余先生的著述,值得大家认真学习。余先生是将公共知识人与专业知识人结合得很好的典范(用知识人代替知识分子的提法,也是余先生的一项“发明”,在此谨遵并同意),在这个时代的华人学界,实在是凤毛麟角了。七年前就写了这则小文,对余先生...

冉云飞: “违禁”书籍三十种

  冉按:有朋友问四九年后的内部出版物有没有人进行完整的研究过?我说就我目前所知,似乎还没有。数量有多大?我说,也没办法得到确据,至少似乎没有统计过。有没有内部出版物的目录可供查询?我说以我所搜的目录来看,似乎没有这样的专门书目,但若是花点工夫的话,也不是不能拚凑出个大致的出版“地图”的。 四九年后的许多方面,人们的了解都是相当粗疏的。其原因,当然是有许多禁区,但是缺少有心人的研究,也...

冉云飞:学古诗文是为了做一个现代人,读经班就不必去了...

澎湃新闻记者 张博 钱冠宇 【编者按】 现代社会还需要学古代诗文么?学什么,怎么选,如何教?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古诗文教育这一话题采访了知名作家冉云飞,他曾著有《沉疴:中国传统教育的危机与批判》《像唐诗一样生活》《给你爱的人以自由》等书。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探索民间古诗文教育十多年的思考者和实践家, 坐言起行,筚路蓝缕。目前他正在自编教材《古诗文初步》。 让我们来听听冉...

冉云飞:每个人的故乡都在沦陷,但我还是关照与热爱...

我一直相信人要接地气,一定要对自己所居住的地方有相应的关照与热爱,才不致于悬浮失重,不致于使自己与所居地处于油与水的关系,两不相洽。 巴蜀之地因为地形气候、四围阻隔、交通不便而不得已形成了一些自己独有的东西。 先秦典籍中的宋人常被视为蠢货,它地人民以“蠢殷”、“顽民”目之,大约因其为殷人之后,被周人看不起,后又被“守株待兔”之类的故事编排得众人皆知。讲故事的高手庄子是宋人,但他书里的蠢人却也几乎...

冉云飞:四九年后著名作家的“特别创作”

冉再按:现在许多作家动辄出全集,可是他们许多人的“特别创作”,根本不见踪影。所谓为尊者贤者讳的传统,在中国根深蒂固,说到底就是要把稍微有点名声的人打扮成完人。这固然有许多作家的后代从中作梗有关,同时也有一些研究者成为其研究对象的“守护神”有关,但更与有关方面害怕历史真相、意识形态坍塌有关。这官民势力合谋起来,造成了把这样的“特别创作”剔除在其“全集”之外的情形。 专制是沉默者共同铺就的,更是有名...